文交所暴涨暴跌 国有控股成定局

2012-3-6 11:51|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摘要: 据报道,天津文交所的股权重组事宜已取得实质性进展,国有控股几成定局,消息称这将为该所今后的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  通过法人治理的改良确实能在一定程度上挽回投资者的信心,但仍然没有回答“艺术品份额化交易 ...
       据报道,天津文交所的股权重组事宜已取得实质性进展,国有控股几成定局,消息称这将为该所今后的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
  通过法人治理的改良确实能在一定程度上挽回投资者的信心,但仍然没有回答“艺术品份额化交易究竟是否合法合规”这一要害问题。因此,面对“金融创新先行先试”的招牌,在现有投资者保护制度欠缺的背景下,或许,牢记“买者自负”才是投资者自我保护的不二法门。
  暴涨暴跌过半破发行价
  对天津文交所来说,过去的一年可谓“惊涛骇浪”。从艺术品份额价格的暴涨暴跌到交易规则的朝令夕改,从扑朔迷离的股东身份之谜到国务院下发清理整顿全国交易所的“38号令”,天津文交所的“份额化交易创新”引爆了曾经曲高和寡的艺术品市场,也将各地雨后春笋般冒出的“文交所”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在天津文交所之前,艺术品只是少数巨贾名流们的禁脔,但是将不菲的艺术品权益等额拆分为“1元/份”却让普通投资者染指艺术品市场成为可能。事实证明,散户们的力量超乎想象。2011年1月26日正式登陆天津文交所,发行价均为1元/份的“黄河咆啸”、“燕塞秋”两款画作在当年3月底即录得18.70元/份、18.50元/份的峰值,身价一度高达1.12亿元、9250万元,此后于3月11日上市的8款艺术品也均在4月录得6.69元/份的最高价。
  艺术品价格的疯涨令文交所陷入舆论漩涡,最初,文交所一方面提高投资者进入门槛,一方面调整日价格涨跌幅比例,但这并没有遏制住非理性的投机,反而在媒体质疑的配合下引发了断崖式的暴跌。从去年4月开始,“黄河咆啸”和“燕塞秋”便一蹶不振,月线录得10连阴,2011年最低价格分别为1.20元/份、1.12元/份,较最高价深度缩水93.6%、93.9%!
  截至去年底,天津文交所上市的20只艺术品份额,共有11只跌破发行价,另有1只保本。其中,“翡翠珠链”、“翡翠龙壁”、“翡翠福豆”、“苏绣富居”、“苏绣百鸽”跌幅均在40%以上。天津文交所年报显示,2011年,“天艺综指”回落22.59%。
  “疯狂炒作”将文交所的种种乱象曝光于天下,为防范金融风险,国务院去年11月发文要求对国内各类交易所进行清理整顿,文化艺术品交易所即赫然在列。此前,深圳文交所已于2011年3月22日暂停了所有艺术品份额化交易,至今仍未复牌;汉唐艺术品交易所、湖南文交所亦于同年11月进行停牌整顿或者清理已发行份额;南京文交所则在去年12月自动终止了首个艺术品投资组合的发行和上市。
  文交所何去何从标准尚未统一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表示:“监管部门不统一,是导致交易所跟风出现的一方面原因。”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各类文交所大约有40家,除北京、上海、深圳、成都四家获国家级机构认定之外,其余均为各地方政府以“金融改革”等名义批准成立。截至去年底,全国文交所公开发行了总计近18亿元的艺术品份额。
  如何清理金额巨大的艺术品份额成为摆在监管者和为文交所面前的一道难题。因艺术品价格暴跌被套和无限期停牌,天津、泰山、北京汉唐、深圳等文交所的投资者纷纷建立维权组织,要求按发行价或买入价赎回艺术品份额。尤其在“38号文”发布后,文交所的合法性存疑,投资者更加忧虑。
  迫于监管与舆论压力,一些文交所开始有所行动。2011年8月15日,因承诺的上市交易迟迟不能兑现,湖南文交所开始受理退款申请;陕西文交所也在“38号文”发布后不久暂停所有新品发售,并为中签者办理全额退款。深圳文交所亦于去年12月成立“艺术品权益拆分业务善后小组”,允许投资者选择收回投资成本、拍卖变现等方式处理所持艺术品份额。
  不过,由于地方政府是设立文交所的幕后推手之一,“38号文”的执行遇到颇多掣肘,天津、郑州等文交所的艺术品份额化交易至今仍照常进行,天津文交所甚至已将“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模式”申请专利。“38号文”有关“除证券交易所或国务院批准的金融产品交易场所外,任何交易场所不得采取集中竞价、做市商等方式进行交易;不得将权益按照标准化交易单位持续挂牌交易等”的规定成一纸空文,有业内人士甚至猜测“38号文”最终不了了之。
  显然,若严格执行“38号文”,国内几乎所有的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均须叫停。但有律师表示,“38号文”同一般的法律一样具有“法无溯其利”的特性,即只对政策和法规生效以后的行为进行规范,对之前的行为在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则无约束力。天津文交所创始人之一的雷原也呼吁,文交所的创新应该及时引导,不能封杀于襁褓。
  有学者认为,艺术品还是应该回归画廊交易和拍卖交易。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向勇称,文交所如果要继续生存下去,就要实现产权交易,认定有资质交易商的模式,通过产权交易后实现产品的价值增值。
  文交所的命运最终何去何从,仍需拭目以待。或许,正如中国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研究员西沐所言,艺术品份额化本身可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艺术品份额化给我们带来的一些理念、规则与做法。
 

最新评论

手机版|Archiver|关于我们|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 鄂ICP备11002691号 )

GMT+8, 2021-12-8 08:45 , Processed in 0.075720 second(s), 14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2842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