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佩尔茨:视觉艺术趋向浅化和荒芜化

2015-5-9 11:18| 发布者: 壹号收藏 |原作者: 钱梦妮|来自: 第一财经日报

摘要: 有学者认为,吕佩尔茨把政治、神话都当作是创作的动机,它们只是触发他提起画笔的诱因,并不是最终表达的内容——最终表达的是他自己的主观意识,或许是潜意识。


魅力十足的吕佩尔茨



有学者认为,吕佩尔茨把政治、神话都当作是创作的动机,其实它们只是触发他提起画笔的诱因。


  马库斯·吕佩尔茨(MarkusLupertz)不爱谈自己的作品,他在上世纪60年代德国新表现主义艺术潮流中崭露头角、在80年代获得极大的艺术成就,向来主张“没有形式、不解释、不要求理解、是抽象又不是抽象”的创作理念。

  这位出生于1941年的德国新表现主义大师,被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朱青生誉为“艺术史教材里会单独为他开辟一个章节”,近日飞到北京参加他在时代美术馆的新作开幕式,同期在北京大学和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做了两场主题不同的演讲。据美术馆工作人员透露,刚刚度过74岁生日的吕佩尔茨甚至连时差都不用倒,飞机落地就开始工作,直到行程紧凑的三天结束回国。

  本次展览展出了吕佩尔茨近十年的作品,包括56件架上绘画、25件雕塑作品,是迄今为止中国国内举办过的规模最大的个展,将持续至5月24日。

  绘画从未消失

  马库斯·吕佩尔茨7岁随父母迁居西德。他在克莱菲尔德和杜塞尔多夫的艺术学院学习绘画技艺,21岁时到西柏林开始艺术家的职业创作,不久还与朋友开办了一间画廊。

  战后的德国百废待兴,同时整个传统绘画世界也从20世纪初开始仿佛走到了尽头。抽象主义、表现主义、至上主义之后,人们面对画布和画笔时仿佛已经不再有什么是前人没做过的,无法再玩出什么新花样来。于是艺术史学家纷纷哀叹:绘画已死。

  “我这辈子大概听了七八次关于绘画已死的论调,但这都毫无意义。”吕佩尔茨说,“先锋艺术家如杜尚、博伊斯、克莱因、冯塔纳,他们试图通过自己的创作来终结艺术,当然他们带来了新的视角并且玩得很开心,但它使得以前那种‘大师’丧失了。于是在美术馆里出现了各种无意义的激进、喧闹,没完没了,一切都不仔细追究,甚至只为纯粹娱乐。我们面对的是视觉革命的时代,几乎影响到每个人,电脑、影视都是吵闹喧嚣急躁地主导着我们的审美世界。”

  他坚信,绘画这种纯粹用双手劳作而进行的艺术形式才是目前最为经得住时间考验的。新媒体诞生才50年,绘画却长达5000年,甚至在20世纪之前的很漫长的岁月里,“艺术”二字的定义范围还仅仅局限于绘画与雕塑。“很多人甚至把真正的艺术屏蔽掉了,视觉艺术存在浅化和荒芜化的趋势。”他认为,傻瓜相机和手机拍照让人们沉迷于肤浅廉价的视觉内容,并且导致人们已经失去了站在一幅画作前面欣赏它、独立思考并与之交流的能力。

  而这种能力应当是上天赐予人类最伟大的能力。“绘画艺术是最美的沟通媒介,人们能够因此而成为更好的自己。一个人如果没有看过风景画,可能不会欣赏真正的大自然;如果没有看过女人像,不知道人体有多美。”他在讲座上这样说道。

  也正因此,吕佩尔茨从不怀疑绘画的命运,甚至认为对其意义的探讨本身都是没有意义的。

  酒神作画无需形式与解释

  在这样的信念之下,吕佩尔茨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的艺术实践才会被史学家们称为“绘画之后的绘画”。他主张抛开各种各样的“主义”形式,扔掉抽象与具象之间的枷锁,甚至象征符号、主观情绪等等合乎逻辑的解释——单纯地回到作画本身,同时也把欣赏画作的任务重新交予观众自己。

  比如他的作品中常常出现著名的钢盔、人体、蜗牛和骷髅头,都可以被轻易解读为反战标签,最高深也莫过于生死命运之类的主题。然而艺术家本人却毫不以为然,从不解释,也不会给予任何引导,他在接受访谈时最常说的话就是:那要问你是怎么理解的,而不是问我。

  “我们这一代没有战争前的生活体验,没有对生命的恐惧感。我们笔下狂放好战的绘画只与绘画本身有关,与摆脱小市民的狭隘有关,为的是使自己的绘画更具活力。”他说,“绘画是永恒的,它与时间并存,所以绘画的现实意义这个问题根本就不存在。”

  有学者认为,吕佩尔茨把政治、神话都当作是创作的动机,它们只是触发他提起画笔的诱因,并不是最终表达的内容——最终表达的是他自己的主观意识,或许是潜意识。这就是他自己所说,绘画即是画作本身。

  吕佩尔茨与他同一代的其他艺术家共同构成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最为活跃的“德国新表现主义”,竭力主张还绘画以本来的面目。

  他认为艺术是绝对自由的,这也就意味着艺术家不应该屈从于任何一派政治力量。他说自己曾经去酒吧喝酒,人们因手上的油彩颜料而误以为他刚去参加了政治斗争。尽管在当时的艺术界十分流行左派思想,但吕佩尔茨始终只视艺术为最高信仰。

  “艺术是种社会力量,可以拯救大众。艺术有多自由,民众就有多自由。”他说,“艺术家是自由的、不道德的,有教养的说谎者,制造幻象者,迷途羔羊,勤奋的手艺人。社会属性好坏都无所谓,穷富也无所谓。”

(责任编辑:致远)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9-11-14 21:56 , Processed in 0.221912 second(s), 16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2842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