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画派再次出现开宗立派式人物不现实

2016-1-30 11:26|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金羊网-新快报

摘要:  前两日单位开年会,晚饭后一个人呆在房间摆弄手机。在同事转发到朋友圈的一条微信上,读到老院长张绍城先生的一篇大作《谁是岭南花鸟画的扛大旗者》。整篇文章真诚而朴实,是他惯有的论调。读来仿佛又在画院的“午 ...
  前两日单位开年会,晚饭后一个人呆在房间摆弄手机。在同事转发到朋友圈的一条微信上,读到老院长张绍城先生的一篇大作《谁是岭南花鸟画的扛大旗者》。整篇文章真诚而朴实,是他惯有的论调。读来仿佛又在画院的“午餐讲堂”上听了老人家的一席教导。

  画院提供午餐的饭堂,现在就只剩下了张绍城徐兆前赖征云几个资深画家和我们这些尚未搬到大学城的行政人员。老院长向来独来独往,语直心善。他常在饭堂午餐 时独坐一隅,往往又突然发言,语惊四座,说出大家在书中不怎么看得到、平常不怎么听得到的言论来。而这篇文章,几乎是他近日午餐时零星言论的集合体,当然 文中也不乏透露了自己对岭南画坛的期待。作为一个文字爱好者,感叹了一下张老院长简练朴实的文风后,未对文章内容过多深思,读完也就罢了。

  没想到,昨晚又在微信中读到两篇貌似质疑《谁》(编者注:《谁是岭南花鸟画的扛大旗者》)文内容,指认张、方两任院长“演双簧戏”,并点名要张老院长作出回应的文章。作为一个读者,一个熟悉张老院长处事为人的晚辈,忽然生出发言的冲动。

  首先,张老院长已退休多年,对广州画院有感情却无利害关系。他不需要讨好任何人,也不怕开罪任何人。而且,一直以来,我所认识的张老院长是一个常鼓励后生,也常出言鞭鞑社会不良现象,万事随着自己“真性情”行为言谈的人。

  其次,说说这次争论的主题“扛大旗”。梁江先生对于张老院长提出的“扛大旗”,似乎给予了更高意义的解读,认为“岭南花鸟画扛大旗”之人,只有在文化裂 变、艺术本体产生剧烈变革时期,才可能出现的攻城略地、独占山头的独秀于林的大树。但在如今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艺术繁荣时期,“扛大旗”更大意义上,应 该是“最具代表性”或“艺术价值最高”的艺术才华出众的领军人物。可以是一个人,也可能是一群人。

  说起岭南画派缺乏开宗立派式人物,我想,岭南画派自“二高一陈”创始以来短短百余年,就期望能再次出现“开宗立派式人物”,是不现实的。历史上也没有任何 一个画派的发展更替能神速至百年飞跃。任何一种艺术门类,从它的兴起到鼎盛再到没落后的革新,如果只是在百年内便经历了整个轮回,只能说明这种艺术形态本 身的脆弱和无以立足。而现在的广东画坛和岭南画派,即便不能称之为鼎盛时期,也可称得上繁荣年代了。我所认识的一批优秀的中青年花鸟画家们,没有一人不在 努力加强文学修为、积极探索新的高度,他们通过各种艺术形态的滋养,在画作中积极寻觅审美制高点,他们为岭南画派的传统和发展,以一己之力做着维护和积 累。“扛大旗”者若能出自他们,我觉得并非无此可能。

  另外,关于梁江先生指出张院长的文章“无太多建设性、前瞻性的观点”,本人窃以为,张院长抛出的这个问题,已经引发了这样一场论争,说明他的文章已经引起 了集体思考,无论他的立论是正确还是偏颇,至少他提炼出了这个时代的发问,是一场督促时代进步的有为之举。至于建设性和前瞻性的观点,这是下一步,思考之 后该有的反应和作为。

  而且,张院长这篇文章虽以疑问和批评为主,但比起那些只“在背后唧唧歪歪”、当面奉承背后抹黑的画家评家,这一文章无疑以其磊落的风格,在岭南画坛的历史上将写下不容忽视的一笔。(文/王晓慧(广州画院拓展部副主任))

责任编辑:加加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9-7-22 01:37 , Processed in 0.240922 second(s), 16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2842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