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文物修复师:木漆器“航空母舰”一修十多年

2017-5-2 09:30|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成都商报

摘要: 刘晓彬(右)与杨弢(左)正在清洗发掘出来的漆皮等待修复的漆皮记者 宦小淮 编辑:覃贻花  “仅11.8米的船棺就足以开创历史性的修复工作。”成都出土的漆器,一件的大小就能抵过湖南战国漆器几十件。可别小看这些 ...

刘晓彬(右)与杨弢(左)正在清洗发掘出来的漆皮

等待修复的漆皮

  记者 宦小淮 编辑:覃贻花

  “仅11.8米的船棺就足以开创历史性的修复工作。”成都出土的漆器,一件的大小就能抵过湖南战国漆器几十件。可别小看这些漆器,在春秋战国时期,都是皇室贵族才能享有。成都出土这么多“奢侈品”,与天府之国的富饶、经济水平发达不可分。

  水平之高

  成都漆器代表了汉代用漆工艺的最高水平。“很多人在博物馆看过这些漆器文物后都问是不是后来画上的。”杨弢替文物“叫屈”,“天地良心啊,纹饰本来就这么精美,想画还画不出来呢”。而在老官山汉墓中出土的医学书简则是一种知识水平的象征。

  文化融合

  在商业街船棺出土的漆器上,一个回龙纹与山东枣庄徐楼村出土青铜器上的纹饰相同。两千多年前,跨越两千多公里,“这说明在那个年代就有了文化交流。”杨弢表示,蜀地本来就是一个文化中转站,南亚文明和中原文明在这里融合。

  成都博物馆内,素有镇馆之宝之称的经穴漆人、医学竹简总是引来不少人注意,漆器上脉络清晰的穴位,总是让人难以置信。“是不是假的哦”?出土木漆器保护研究人员杨弢听到过市民质疑的声音,这倒是逗得他哈哈大笑,“不生气,这说明巴蜀大地上出土的文物精美绝伦。”

  穿越千年,重回博物馆,不少文物都要经历一个修复过程,文物修复师往往起到“妙手回春”的作用,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文物保护与修复中心,杨弢和他的同事们每天都要面对一些“重症”文物,日复一日地工作,让文物恢复原貌。

  木漆器中的“航空母舰”呼之欲出

  走进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文物保护与修复中心,准备“手术”的文物让人眼花缭乱。其中,出土漆器最具巴蜀特色,修复起来也费时费力。出土漆木器修复师刘晓彬从装满蒸馏水的塑料盒中,取出树皮一样的东西。“这些是漆皮,胎已经脱落了。”刘晓彬形容这些文物跟嫩豆腐一样脆弱,要将这些剥落的皮粘合起来,难度远远超过拼图游戏。

  在这些漆皮的旁边,放着一些长方形木架,纹饰精美、朱颜未改,从龙纹上可以看出这件器物的尊贵。“这应该是一个完整的榻,从商业街船棺中出土。”杨弢告诉记者,这件文物,极有可能就是古蜀王使用过的,目前修复完成约百分之八十,正在进行最后的纹饰补全。

  据他介绍,这件复合结构的木漆器,最长的部位超过3米,宽1.5米,高度有一人多高,修复完成后有八九立方米。“这将是国内最大的一件出土漆器。”杨弢告诉记者,这个无异于漆器中“航空母舰”的东西,修复前后花了10多年。脱盐就花了7年时间,脱水又花了5年。修复过程中,安排了四位修复师,一年半的时间就修复这么一件文物,“人少了不行,抬都没法抬”。

绘色修复漆木器文物
  
  巴蜀木漆器之大反映经济发达程度

  四川的木漆器以体积庞大蜚声国内。“仅11.8米的船棺就足以开创历史性的修复工作。”杨弢解释说,成都出土的漆器,一件的大小就能抵过湖南战国漆器几十件。可别小看这些漆器,在春秋战国时期,都是皇室贵族才能享有,有史料记载,一件漆器能换10个铜器。

  “普通工人采漆,一天也就收集小酒盅那么多。”而一件漆器刷漆要五到十遍。成都出土这么多“奢侈品”,与天府之国的富饶、经济水平发达不可分。

  而在商业街船棺出土的漆器上,刘晓彬发现了一个回龙纹,这种纹饰在其他出土文物中鲜有出现,一直到看到山东枣庄徐楼村出土青铜器上的同样纹饰,他才恍然大悟。这件铜器与东周时期的徐国有关,其青铜器上的龙纹一直与中原地区的纹饰大不相同。

  两千多年前,跨越两千多公里,成都就与胶东半岛的文物发生了联系。“这说明在那个年代就有了文化交流。”杨弢表示,蜀地本来就是一个文化中转站,南亚文明和中原文明在这里融合。

查看浸泡在水中的零散漆木器体积之大
  
  成都漆器代表汉代用漆最高水平

  杨弢是安徽人,实习期间就参与了老官山汉墓的发掘,后又参与经穴漆人的修复,这个木人在他保险柜待过足足待了三年,“每天第一件事就观察它的变化”。

  杨弢告诉记者,成都漆器代表了汉代用漆工艺的最高水平。“很多人在博物馆看过这些漆器文物后都问是不是后来画上的。”杨弢替文物“叫屈”,“天地良心啊,纹饰本来就这么精美,想画还画不出来呢”。

  “这就说明当时成都经济繁荣。”他解释说,在老官山汉墓中,还出土了医学书简,“这还仅仅是一个富家子弟的墓穴”。医学竹简就是一种知识水平的象征,即使是海昏侯墓中的竹简,也都只是一些记录清单的作用。而出土的织机,也说明蜀锦制造业之发达。

  在修复室中,杨弢介绍着用于文物修复的顶尖设备。这个修复中心,目前已经是全国市一级中最大的修复室。“还是小了点。”杨弢指着满屋子的文物说,随着城市建设加快,考古发掘工作的推进,相信修复任务还会更重,将会有更多的文物被送进这个文物修复室来。

  成都商报记者 宦小淮 摄影记者 王效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7-11-19 01:38 , Processed in 0.328755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