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化孙志沟发现辽代墓葬 墓主为契丹贵族

2017-5-18 11:00|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承德晚报

摘要:   日前,根据群众提供的线索,河北省文物研究所会同承德市文物局和隆化县文保所组成考古队,在隆化县尹家营满族乡上京堂行政村孙志沟自然村北部发现一六边形墓葬。  孙志沟墓群位于尹家营满族乡上京堂行政村孙志 ...


  日前,根据群众提供的线索,河北省文物研究所会同承德市文物局和隆化县文保所组成考古队,在隆化县尹家营满族乡上京堂行政村孙志沟自然村北部发现一六边形墓葬。
 
  孙志沟墓群位于尹家营满族乡上京堂行政村孙志沟自然村东北1000米,当地俗称“朝阳地”的山坳南坡。“朝阳地”约呈半圆形,坡度约20°.原为梯田,现为退耕地,种植有山杏树。东侧为“窟窿山”,南为一道冲沟,俗名“小北沟”。
 
  据隆化县文保所工作人员介绍,在1999年,隆化县文保所对该墓群中一处被盗墓葬曾进行清理,西北距此次被盗墓葬约10米。为石砌椁室、砖砌墓顶的圆形墓葬,出土有黄釉长颈瓶、马镫等。
 
  抢救性考古发掘
 
  2016年6月16日,隆化县公安部门接到群众举报,孙志沟墓群被盗。隆化县公安和文物部门立即赶赴现场进行取证、保护,并上报上级文物部门。同年6月26日,受河北省文物局委派,河北省文物研究所对隆化县孙志沟古墓群进行了现场调查。不久后,根据河北省文物局指示,河北省文物研究所会同承德市文物局、隆化县文保所组成考古队,对孙志沟墓群被盗墓葬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
 
  孙志沟墓群被盗墓葬位于墓群北部,地表较平坦,南为断崖,北为山坡。墓葬中部可见两个竖井式盗坑,均为长方形,二者大体为V字形,东侧盗坑较浅,约2.5米。西侧盗坑较深,约3.5米,南、北壁有脚窝。两个盗洞已深至墓室,将墓室中部、北部破坏。该墓南侧为一断崖,高约2米,断崖底部有一圆形横向盗洞,直径1米,深3.5米,斜向下贯穿甬道深入墓室中,将墓室南部破坏。揭露完表土层后,发现在表土层下还有两个现代盗洞,位于竖洞南部,同样已深入墓室,其中发现有蜡烛、塑料袋等。
 
  墓葬内结构复杂
 
  墓葬处的地层堆积可分为两层。其中第一层黄褐色土,土质较硬。夹杂石块、植物根茎等,含白色颗粒,厚0.3米;第二层灰褐色土,土质疏松,含白色颗粒,厚0.75米。以下为生土层,距地表1.75米以上为黄色土,以下为红色黏土。墓葬开口于第二层下,打破生土。
 
  孙志沟墓群被盗墓葬为圆形竖穴土坑墓。南部为甬道,底部有生土二层台,二层台内为墓室。墓圹上口距地表1.6米,平面呈圆形,剖面大体呈袋状,斜壁,平底。口部直径6米,底部直径6.4米,深1.35米。甬道在墓室南部,距地表2.35米,被盗墓横洞从南北向贯穿。南端在墓圹上,北端与墓室相通。两侧下部为生土修成的土墙,上部为毛石干垒石墙。
 
  土墙高0.45米,毛石干垒石墙共有5层,高约0.7米,宽0.4米。石墙长1.9米,束腰状,南、北口皆宽1.3米,中宽1米。甬道顶部石块上可见红色柏木残存,可知顶部原搭有柏木顶。甬道地面为生土。
 
  二层台位于墓圹底部,距地表2.95米。在红色生土上挖掘而成。呈六边形。东、西两侧二层台的上部有红色粘土层,平面大体呈月牙形,厚约5厘米。二层台上部为斜坡状,下部直立。最宽处0.5米,高0.9米。墓室距墓圹口1.93米。呈六边形,边长1.5米,从外向内依次为填土层、木炭层、柏木护墙、柏木墙护石。
 
  木炭层上部与二层台中间有填土层,为疏松的灰褐色填土,夹杂小石块,宽30厘米、厚30厘米。木炭层下部紧贴二层台内侧,为粗细不一木炭竖立构成,厚0.3米。木炭所用木材由原木略做修整而成,枝杈清晰可见。
 
  各角上的木炭较粗,应为立柱,保存较好,高0.8米,直径0.15米。立柱之间的木炭较细,略有倾斜。木炭层下与铺地砖间有厚10厘米红色黏土。木炭层内侧部分区域残存红色柏木痕迹,应为护墙。柏木横放,似为三层拼起,原高0.9米,厚0.1米。柏木墙内侧原应有一圈用于加固木炭墙及柏木墙的石块,由于墓室被盗扰,现仅在甬道处及尸床西侧地面可见少量残存石块。
 
  墓室扰土内发现“开元通宝”铜钱
 
  墓室顶部未发现任何类似于墓顶的遮盖遗迹,从甬道上搭有柏木板分析,墓室原来也可能有木板制成的顶部,或许被盗坑整体破坏无存。墓室地面用青砖沿二层台内侧边缘平铺,地面东西3.8米,南北3.9米。
 
  接近甬道口处地面用长条砖铺砌。中部为方砖铺砌,各边角处以方砖碎块拼合。墓室北壁处为东西向的砖砌尸床。东部被盗坑破坏,仅存西部和东端。尸床原为四层,中间以方砖平砌,东西两端以长条砖砌边。尸床上可见下肢骨、足骨三段,大体平行。足骨在西侧,可知人骨头向东。下肢骨骨骼以上均被盗坑破坏无存。从骨骼形态、大小分析,应为两个个体。
 
  其中北部、中部骨骼属于一个个体,放置于尸床中部,形态自然,骨骼较为纤细,可能为女性。与之相比,南侧人骨位于尸床边缘,尸床南侧被扰乱的填土中发现另一段人骨,可与之相配,属同一个个体,骨骼较为粗壮,似为男性。可知该墓葬为两人合葬,女性先行下葬,男性则为后来葬入,而尸床的宽度仅可容一人,造成了后来葬入者难以容身,勉强将其放置在女性南侧,致使部分骨骼掉落于尸床下。
 
  墓圹南侧顶部有灰坑一座。开口于第二层下,打破墓圹及填土,距地表1米。平面近似椭圆形。斜壁,圜底。填土以草木灰烬为主,有明显层次,夹杂少量素面碎砖块。该灰坑与墓葬开口于同一层位,打破墓圹,或与下葬完毕后举行祭祀活动有关。灰坑南壁底部有一个横洞,下距灰坑底40厘米,南北向,洞口立面呈半圆形,与灰坑相通。洞深1米,洞内有填土,分层,较硬,每层厚约10厘米。该横洞应附属于灰坑。此次清理仅在墓室扰土内发现少量遗物。种类有铜丝网衣上的银靴底、“开元通宝”铜钱、鎏金铜带銙残片、牛皮带残片、白瓷片等。
 
  墓主为契丹贵族
 
  经勘查,该墓群被盗墓贼多次“光顾”,盗洞多数已经深至墓室,墓室、尸床被破坏严重,随葬品大部被盗,保存情况很差。所幸墓葬形制大体保存。该墓的形制较为独特,没有斜坡形墓道,没有墓门,甬道在墓室内。墓室结构复杂,用多种材料、多种方式制成。此前尚未发现同样形制的墓葬。
 
  六边形的墓室以及柏木护墙均与辽代墓葬的六边形柏木椁有相似之处。少量盗余随葬品为近一步判定墓葬年代提供了标本。出土的开元通宝,确定了墓葬不早于唐代。银靴底为铜丝网衣的组成部分,为辽代中晚期贵族墓所常见。铜鎏金带銙也是辽代贵族墓常见的随葬品。因此,可以大体认定孙志沟墓群被盗墓葬的年代在辽代中晚期。
 
  在该墓地已被清理和被盗的墓葬中,孙志沟被盗墓葬属于规模最大的一座。大面积的墓圹、结构复杂的墓室、铜丝网衣的银靴底等,均意味着墓葬属于贵族墓。
 
  根据聚族而葬习俗,这座墓应该是这个家族墓地中级别较高的一座。只是出土物过于稀少,加之没有对其他墓葬进行清理,不能确定墓葬形制在墓群总体形制演变序列中的位置。可以肯定的是,墓葬具有鲜明的契丹民族特色,墓主应为契丹贵族。
 
  孙志沟墓群被盗墓葬虽然规模较大,等级较高,年代较为确定,但还有一些问题待解。如墓圹顶部灰坑和横洞的用途、在没有墓道的情况下如何下葬、仅能容纳一具尸体的尸床上两具尸体与墓葬规模相矛盾等等,这些问题有待于进一步工作才能获得解决。
 
  “目前,墓葬中的文物已经出土清理完毕,墓葬已经被回填,专家们将对出土的文物及墓葬规模等问题进行进一步的研究。”隆化县文保所工作人员说。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7-7-26 06:41 , Processed in 0.158858 second(s), 18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