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讯】“李白诗行”许培武摄影展-广州站

2017-6-15 11:44|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摘要: 展览海报 展览时间:2017-06-16 - 2017-08-31 开幕时间:2017-06-16 20:00 展览城市:广东 - 广州 展览机构:广州扉艺廊 展览地址:农林下路五号亿达大厦12楼 (地铁一号线东山口站C出口) 主办单位:扉艺廊 参 ...

展览海报


      展览时间:2017-06-16 - 2017-08-31
      开幕时间:2017-06-16 20:00
      展览城市:广东 - 广州
      展览机构:广州扉艺廊
      展览地址:农林下路五号亿达大厦12楼 (地铁一号线东山口站C出口)
      主办单位:扉艺廊
      参展人员:许培武
      展览备注:艺术支持:墨孔文化艺术

      展览介绍

漫游太白——寻踪诗仙

文/许培武

      1984年,购得日本学者松浦久友撰写《李白——诗歌及其内在心像》一书。从那时起,李白飘逸、畅饮、仙游深入我心。若干年后,我以图片为铭志,追寻李白足迹,以长江开篇,拍摄李白诗意。

      一、 寻诗漫游白帝城

      公元725年,李白仗剑去国,辞亲远游。由故里蜀地昌明(今四川江油)启程,出峨眉,“夜发清溪向三峡”,经瞿塘峡“白帝城边足风波”,到西陵峡口“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游至金陵,与金陵子弟畅饮,面对滔滔江水,感叹“别情与之谁短长”。太白年轻时游历长江所写诗篇,奔放洒脱,充满浪漫情怀。晚年,流放夜郎,诗风大变,欢快变凝重,浪漫成悲情。在巫峡,“我在巴东三峡时,西看明月忆峨眉”与初出川时的“峨眉山月半轮秋”,同是峨眉,前句却是充满对故土的眷念。同是诗送友人,早年目送孟浩然至广陵,极目“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晚年在浔阳送别友人,惆怅“云帆望远不相见,日暮长江空自流”。愁酒,伴随李白于当涂采石矶,水中捞月,骑鲸升天。

      2013年初春,我达瞿塘峡,寻诗白帝城。李白诗中风景已是往事,白帝城再无猿猴啼鸣,江面也无巨礁险滩。在奉节新城高处,寻得一处可把夔门白帝城尽收镜下客栈。入夜,架好相机,打开快门,任其曝光至天明。午后,去往距客栈十里外白帝城。入城,过江,上古栈道达临江楼,此处,乃观瞿塘峡夔门最开阔处,是日,天色凝重,风急水绉,大江截流后,此地险滩激流化高山平湖,我依然看到夔门雄壮,风中摇动的松树传出阵阵啸声,且以为猿猴啼声,取意“两岸猿声啼不住”诗句。在拍摄的法则上,改变以往采用的标准程序,一卷胶片8个底片只拍一景,确定一个截取画面后,镜头光圈固定最小,用不同的慢门曝光,在底片里寻有中国山水绘画意境的画面演绎太白诗境。这个拍摄法则,贯穿日后的整个拍摄里程。

      二 、 天姥剑阁将进酒

      我视《将进酒》、《蜀道难》、《梦游天姥吟留别》为李白的诗篇巅峰之作。黄河也是李白一生重要游历地,写下诸多黄河诗篇。为 “西岳峥嵘何壮哉!黄河如丝天际来”诗意,我而登临华山南峰寻眺黄河。为千古绝句“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2015年冬,值陕晋黄河峡谷融冰之际,我去往壶口瀑布,领略黄河从天而降之境。正月十六,壶口涌现桃花汛,冰融雪水流至瀑口,从悬壁直泻,撞击岩壁即回荡腾空,水花四飘,如烟如云,河谷激流,前波未歇后波纷涌,滚滚洪流向东流逝。

      这年夏天,继续去往四川剑门关,感受蜀道难。从剑阁南端入内,转至剑楼,过剑门,顺石阶下行半里,穿过一道吊桥,到达这里唯一客栈——仙云客栈。连日晴空,不料傍晚下起雨来,入夜,电闪雷鸣,大雨如注。翌日天亮,有风无雨,来到吊桥边,但见崖壁风过树晃,壁下溪谷,激流拍石,分泉出山。正是:“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雨后山谷,水气升腾成雾,渐渐笼罩剑峡中央剑阁:“剑阁峥嵘而崔嵬,”莫过如此。而后上山,直奔鸟道——一条仅容一人单边通行,借力铁索方能攀行的悬崖绝道,亲历一番“猿猱欲度愁攀援”诗境。艰难攀至鸟道高点,呼啸山风迎面掠过,刮得铁链铿铿作响,脚下千仞绝壁深渊,对面山峰绿色山包上,一块丹霞岩壁横空出世,蔚为壮观,山谷之间,浮云飘游,我于浮云之上,若临“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之境。

      转眼又过一年,再寻《梦游天姥吟留别》诗句到江南。天姥山位于浙东新昌崇山密岭,江南二月,寒雨飘忽,雾烟笼罩。我到天姥山脚时,已是暮霭。沿一条环山公路,在天黑前上山。山亦高,雾亦浓,未达半山,五米开外,一片迷蒙,在山路绕升近十弯,现一白色屋宇,门口挂牌太白山庄,山庄主人热情劝宿,言翌日天晴可山中环游。此刻,风高夜将黑,山庄庭前,松林影影绰绰,路径依稀可认,暗合“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呼啸山风乃“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太白之梦游,本属梦境,我不觉意间身处此境,夫复何求?!于是,决定辞别刚到达的天姥山,不必待天明之后,失向来之烟霞,而太白骑访名山的白鹿,或是太白一生好入名山游,随同太白仙游庐山后,庐山脚下白鹿书院内石雕的化身。

      三、凭吊诗仙入当涂

      太白年轻即以大鹏自居,《上李邕》诗云“大鹏一日随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在荆州遇道教领袖司马承祯又文《大鹏赋》,自喻己为大鹏司马为稀有鸟。然而,平生期望像大鹏凌空翱翔的诗仙,在长安天子身边虚度了一年半载后,重返江湖,作诗“狂风吹我心,西挂咸阳树”,“古道连绵走西京,紫阙落日浮云生”,道出离京之痛,幻想一朝再回长安。 763年在当安徽涂写下绝诗:“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

      年迈李白依然希望像大鹏飞振八方,可是飞到中天无力再上,寄望余风激励后世,依然希望游扶桑——回到皇帝身边。松浦久友先生对诗句“后人得之传此,仲尼亡兮谁为出涕?”这样注释:“大鹏的命运多么令人痛心,即使后人知道这件事情,并且把它当成故事流传下去,可在孔子早已死去的今天,以后还有谁理解我的志向,为我痛哭泣涕呢?”,太白怎么能够得知,一千多年后,他游历之处,皆为景点,其诗 “蜀国多仙山,峨眉貌难匹”成为峨眉山导游词,国内李白纪念馆就有四座,当涂县城东南的青山西麓李白墓内,绘制太白生平丹青挂壁,碑林铭刻后人李诗笔迹,园林造景《姑熟十咏》诗境。马鞍山采石矶建成全国最大太白纪念公园,2016年2月16日,我重访此地,薄云有风的上午,漫步至太白祠中庭,一棵苍柏耸立顶天,末端树梢枝叶风过摇荡,犹如大鹏“中天摧兮力不济”,千古绝唱,在此天地间。

      许培武简介:

      1990年代开始拍摄广州城市影像,历时15载完成《昨日广州――宽幅城市》;《南沙――最后一只蜥蜴》;《广州――一座幻城的肖像》。2010年后游历河山,持续拍摄《林泉高致――向郭熙致敬》;《诗仙李白》。

      摄影集:
      《消失在新城的失乐园》(2004)
      《南沙――最后一只蜥蜴》(2006)
      《龙•马•精•神――许培武ALPA摄影日记》(2010)
      《白马•升月》(2014)
      《林泉高致――向郭熙致敬》(2016)
      《诗仙李白》(2017)

      艺术品收藏:
      广东美术馆
      伯明翰博物馆
      香港M+博物馆
      恭王府
      扉艺廊
      雅伦格文化艺术基金会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7-6-25 13:31 , Processed in 0.346703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