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山月和他的时代——二十世纪山水画研究展

2017-6-26 09:51|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中国文化报 美术周刊

摘要: 由杨晓能策划的“关山月和他的时代”专题展,以20世纪不同时期具有代表性、风格相异、途径不同、成就突出的山水画家为范例,探索了关山月的山水艺术和20世纪中国山水画的发展轨迹。该展由“变法——先驱之路”“争鸣 ...

壶口观瀑(国画) 143×365厘米 1994年 关山月

革但司克造船厂的贝鲁特号(国画) 32×41厘米 1956年 关山月

三灶岛外所见(国画) 145×83厘米 1939年 关山月

汉水流水解冻(国画) 35×47厘米 1954年 关山月
 

行云流水醉秋山(国画) 168×173厘米 1988年 关山月

敦煌莫高窟(国画)127×64厘米 1948年 关山月

  由杨晓能策划的“关山月和他的时代”专题展,以20世纪不同时期具有代表性、风格相异、途径不同、成就突出的山水画家为范例,探索了关山月的山水艺术和20世纪中国山水画的发展轨迹。该展由“变法——先驱之路”“争鸣——时代颂歌”“殊途——同归艺术”三个板块组成,共展出关山月作品36件、齐白石作品7件、黄宾虹作品5件、高剑父作品3件、林风眠作品4件、潘天寿作品2件、傅抱石作品4件、李可染作品5件、石鲁作品3件、吴冠中作品3件、刘国松作品6件。其中既有齐白石《借山图册》、高剑父《东战场的烈焰》、潘天寿《接天荷叶图》这样的名作,也不乏首次公开展出的艺术家早期代表作。

  变法:

  先驱之路(1912-1948)

  传统与变革是20世纪中国画现代转型的重要主题。20世纪以来,中国社会的系列巨大变革所带来的新文化因素直接刺激了中国画的现代化发展。处身变革时代的现代中国画先驱们,出于对自身文化的焦虑和来自战争所引发的民族主义意识,开启了中国画现代转型的探索之路。

  这一专题以高剑父、林风眠、齐白石、黄宾虹四位中国画大家为代表,展示了这一时期中国画家在传统与变革之间的个人抉择和独特探索。其中游学日本的高剑父提出以“折衷中西”的“新国画”理念改造中国画,留法的林风眠则以“西体中用”的路径参与了中国画的革新,从而实现了中、西艺术的融合和创新。齐白石在文人画语言中融入了民间趣味,实现了雅俗的统一,从而赋予了中国画新的生命。黄宾虹则凭其深厚的学养,在对传统山水画的笔墨法做了系统性的总结之后,创造出了属于他自己的现代山水画风格,为中国画的现代转型和实验探索提供启示。此时步入的关山月,在乃师高剑父的引领下,远涉南洋,深入中国的西南、西北,领略各地民俗风情和名山大川,这些与岭南迥然不同的自然景观,激发了关山月对于笔墨语言的新思考;同时,又通过到敦煌临摹壁画,提升了自己对于中国画传统的认识。不仅如此,他还通过举办画展,以画会友,使他与当时几乎所有著名画家如徐悲鸿、张大千、赵望云、吴作人、刘开渠等有了广泛接触,从而获得了转益多师的良机,创作出《漓江百里图》《塞外驼铃》《鞭马图》《今日教授之生活》等重要作品,践行了老师“折衷中西,融汇古今”的艺术理想,也显示了关山月在中国画现代转型历程中的独特创造。

  争鸣:

  时代颂歌(1949-1977)

  该单元以李可染、傅抱石、潘天寿、石鲁的作品为代表。1949年之后,新的社会现实对整个旧的文艺提出了新的要求,具体到山水画就是要把传统山水画那种脱离现实的闲逸状态和通过画谱而世代相袭的创作方法,改造为关注和表现现实并为社会主义新中国服务的工具。而改造的方式主要是按照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精神,通过国画家们的实地写生来进行,从而产生了一批深具影响力的艺术家和风格:李可染强化了笔墨尤其是墨法对景观形象和意境的塑造,突破了写实性描绘的旧程式;傅抱石通过潇洒淋漓的笔墨个性,对现实感受进行了富有激情的发挥;潘天寿博采众家,独辟蹊径,点石成金般赋予边角小景以雄奇阔大的气魄和蓬勃向上的豪气;石鲁在荒蛮粗犷的黄土高原中感应出奇崛躁动的颤笔,开拓了表达感受真实性的又一境界。

  对于长期坚持写生和关注社会现实生活的关山月来讲,能够及时通过有效地艺术创作的方式对此做出积极反应,使得他在新中国山水画转型探索中,能够以其自身的生活经历、艺术实践和同行的相关交流、学习,占得风气之先,而且终生坚持不懈,创作出《新开发的公路》(1954年)、《山村跃进图》(1957年)、《煤都》(1961年)、《绿色长城》(1973年)等重要作品,并由此确定了他在20世纪中国美术史的地位。

  殊途:

  同归艺术(1978-2000)

  此板块以吴冠中、刘国松的作品为代表。十一届三中全会为中国社会的发展开辟了新的历史时期,也再度引起了对山水画转型话题的讨论。由于在特定的文化背景里,经济与科学的现代化成了全社会关注的中心,而所谓山水画转型正是以建设现代社会和呼唤现代思想为前提的。

  有感于“内容决定形式”的观念长期成为艺术创作的金科玉律,曾受西方形式主义美学熏陶的吴冠中提出关于“内容”与“形式”孰先孰后的问题,这与中国画是否穷途末路的讨论一起,成为了新时期山水画转型的催化剂。在这个历史视野里,山水画的表现范围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拓展,自然环境、现代都市乃至天体宇宙和梦幻心象,纷纷成了人们探索新的审美空间和确立个性艺术图式的载体;写实、表现、抽象以及形式主义等,或溯源传统或借鉴于西方经验的诸多审美取向,随着都市化程度迅速提升,国际交往日趋活跃,信息传媒和艺术资讯高度发达,呈现出越来越自由与多元的特点。

  面对这样的社会情境,吴冠中的回应方式是强调对形式美的追求;刘国松则致力于打破传统媒介的窠臼,以新发明的纸张和技法来表现中国画的抽象意境;而注重表现生活、反映时代精神的关山月,此时则以回归传统做出了自己的回应。这三位画家代表了新时期中国画家的三种不同途径,并各有建树,使我们感受到中国山水画在经历了20世纪前中期激荡的社会政治变革之后,终于转向对自身美学问题的关注,回归到艺术的追求。

  此次展览是文化部2017年度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展出季项目,得到了深圳市宣传文化事业发展专项基金的资助,以及广东省博物馆、北京画院、上海中华艺术宫、浙江省博物馆、广州艺术博物院、山东弘川现代美术馆、中国美术馆、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关山月家属、石鲁家属以及参展艺术家刘国松本人的支持。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7-11-18 16:08 , Processed in 0.519367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