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永:关于编撰《中国画院志》的几点想法

2017-6-26 09:56|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中国文化报 美术周刊

摘要:  “画院”作为中国官方实施的一种文化体制,自五代时期已具雏形,两宋以降更缘于帝王的抬爱和重视,其体制和体量均有了进一步的完善和充实,臻于一种全盛期,因此创造了大量彪炳千秋的绘画精品巨作并流传至今。
  “画院”作为中国官方实施的一种文化体制,自五代时期已具雏形,两宋以降更缘于帝王的抬爱和重视,其体制和体量均有了进一步的完善和充实,臻于一种全盛期,因此创造了大量彪炳千秋的绘画精品巨作并流传至今。

  到了上世纪新中国建立之初,“画院”这一官方传统体制重新得到了国家的高度重视,并在周恩来总理的直接关怀下于1957年在首都率先成立了独具社会主义特色的北京中国画院,随后又相继成立了江苏省国画院和上海中国画院等,将各地的业界翘楚悉数纳入到体制之内,充分发挥他们高屋建瓴般的笔墨才情去为人民服务和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既很好地起到了学术传帮带的重要作用,也创造和存留下了一大批文化艺术的宝贵财富,从而也充分体现了社会主义在文化建设上的优越性和先进性。

  抚今追昔,在中国画传承发展的事业上,历朝历代“画院”一直功勋卓著,几乎贡献了中国美术的半壁江山。令人缺憾的是时至今日,尚无一部可以代表中国画院发展历史和现状的权威著作面世。鉴于此,浙江画院经过酝酿、研究、请示后决定自2015年底联合相关机构,启动编辑出版大型系列著作《中国画院志》的工作。

  在党中央实现“中国梦”和“文化强国”决策的感召下,努力编撰出版一部有关“中国画院”的精美巨著,其中的学术权威及文化价值和现实意义是不言而喻的。该项文化工程已经得到了浙江省委省政府的首肯和支持,希望赢得全国相关机构的鼎力协同,将这一存续了千年的艺术体制能在当代画院人手中归纳梳理,不辱时代赋予的使命。

  去年5月,中国国家画院联合浙江画院,在杭州举行了《中国画院志》编撰工作座谈会。全国各省区市40余家官办画院的代表,以及中央和地方传媒20余家参会。既面向业界吹响了编撰工作的集结号,又向全国昭示了这项重大文化精品工程的正式启动和有序推进。

  追根溯源,促成我们决意编撰出版一部史无前例的巨著宝典——《中国画院志》的缘由,要回溯到10年前,其时文化部主推全国文艺院团体制改革的强势举措。随即又发生了以吴冠中为首的呼吁“取消画院和美协”的事件等等。总之,当年国有画院“四面楚歌”“危在旦夕”。除了想方设法摆脱生存困境外,画院人更需要从自己的灵魂深处革命。反省间我五味杂陈,生发出不少的想法。

  当年“取消画院”和“不养一群不下蛋的鸡”等论调甚嚣尘上时,我们坐拥着祖祖辈辈创下的千秋伟业,竟然不会回应对手,逼急了也仅仅搬些“断章”或“碎片”出来与人理论,落得个百口莫辩的狼狈——当年我们居然真的拿不出一部足以证明自己又令人折服的相关典籍。

  据初步考证,近一个世纪间有约80%的画坛名家高手与画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中国画院已给国家留下不计其数的艺术瑰宝,尤其是新中国之后成立的画院也走过一个甲子的光辉历程,其所创造的成果及对新中国美术的贡献,足以彪炳千秋。因此,中国的画院必须拥有一部全面、系统、客观、详实的典籍,来充分彰显那份由来已久的尊贵和辉煌。否则,今天的画院将如同锦衣夜行般不招人赏识和待见……

  如今,无论什么人,都可以自己命名一个“画院”,由于人的趋利本能,近10年来,山寨版的民间“画院”可谓任性的野蛮生长——有独行侠的,有夫妻档的,更多的是帮派团伙……总之,当下的业界是寨头林立,乌烟瘴气……鸡鸣狗盗的事多了,难免犯了众怒而备受诟病,而鱼龙混杂间原有的国有画院也难免不时“躺枪”而蒙羞……当然,我们必须正视:个别国有画院确实存在尸位素餐、滥竽充数的现象,有道是“几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鉴于此,务必提起警醒而引以为戒。因此,我们也将通过《中国画院志》的认真梳理、严格甄别、分层考证和详实数据等精确的编辑工作,以期达到一种拨乱反正、正本清源的良好效能。

  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将义无反顾地怀揣着画院人所应有的敬畏、感恩和公德之心,为使这部典志早日顺利面世而努力。

  (作者为浙江画院院长)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7-11-19 16:28 , Processed in 0.270257 second(s), 15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