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写意油画的实践与理论研究:探索与前行

2017-7-6 09:39| 发布者: 壹号收藏 |原作者: 陈向兵|来自: 美术报

摘要: 近些年来,“写意油画”成为当代中国油画的一种新的学术现象,一大批油画家重视在文化精神层面弘扬传统、驻足本土、探索创造,体现了一种新的文化自觉。
  写意油画的现代性认知

  近些年来,“写意油画”成为当代中国油画的一种新的学术现象,一大批油画家重视在文化精神层面弘扬传统、驻足本土、探索创造,体现了一种新的文化自觉。如果从明代出现的第一张油画算起,油画传入中国已近四百年历史,它一直是以西方文化“基因”的外来绘画品种而存在,而油画的中国化进程也一直伴随着“中西合璧”的本土化向前发展,如第一代油画家冯钢百、李铁夫、刘海粟、林风眠乃至倡导写实主义的徐悲鸿,他们的作品中都或多或少含有中国文化的气息。而董希文、吴冠中、靳尚谊等这代画家不只是在表现方式上更在文化的意蕴上进一步推进了油画的本土化。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油画的现代性似乎可视为在多种选择中探索不同形式和风格表现复杂的现代经验的结果,其中也不乏来自内在的要求和叩应,产生出不少的颇具中国文化底蕴的好作品。但我们也应看到,这么多年的尝试与实验,因为没有具体的理论建构与倡导,缺乏与中国传统文化的融合与支撑,总是难以回避西方模仿论、西方中心论与西方话语主导等问题。随着学界对传统文化回归的迫切呼唤,写意油画也由此应运而生。

  实际上,写意油画作为一个批评术语和研究维度,其内在就是以中国传统文化为指向的,而其外在则表现为书写性的、既相像又有别于中国画写意的当代油画语言。这两年,探索写意油画的实践与理论的最大贡献莫过于在强调写生的基础上,依托中国古典传统的文脉,另辟蹊径,从中国艺术的现状出发,重新思考中国油画的历史、现实与问题。通过对中国油画近百年历史的文脉梳理,并作为一种形式与内容之有机体的确认和重构,写意油画正逐步探寻与厘清其内在的价值与文化依托。所以,写意油画几年来迅猛的发展势头虽引发了不少争议但也开创了新的局面。

  笔者以为,写意油画在当下最重要的使命与意义就是如何将对中国文化的关切与本土油画的构建相结合,在学术对话的机制中树立我们自己的话语方式。通过对艺术史的研究与写意油画近几次的展览观察,笔者还是感觉到可以将写意油画的本体论思考进一步推进到写意油画的现代性的认知上。当我们观照写意油画的趋前性特质时——写意油画的趋前性在于它的动力源自艺术家对中国文化传统的全面扬弃——以及对当代油画中的如图像的媚俗化、照片化等问题的自觉规避与反拨时,在精神上,写意油画是强调新时代新经验新传统的一种当代性的表达。就当代中国写意油画本身的写意精神而言,其目的就在于提出另一路径的中国精神论述的可能,并以此建立学术对话的机制,且这种学术研究须站在传统与实践的基础上,才能真正有效地形成中国写意油画对传统的承接与转变、流转与开拓。

  写意油画近几年的研究成效

  纵观写意油画这几年的发展,笔者以为,其主要的研究成效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首先,逐渐显现了写意油画的模糊面相,虽然目前对写意油画及其理论本身我们还缺乏充分的研究与认知。但事实上,写意油画的理论及思想本身是很丰富,它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与西方绘画的关系以及其自身的发展的必要性,均体现了其未来强劲的一面。而关于写意油画的“书写”历史与多元“表意”的分析,事实上也会为实践者提供一种更为有效的思考路径。因此,许多有洞见的学者已经洞察到写意油画并不是纯粹的绘画问题——何况,不同历史时期,它的观点和立场也发生着变化。其次,对于写意油画的文脉传承达到了基本认知,对其理论和思想生成的历史背景有了较为充分的理解与文示。同时也进一步认识到,写意油画还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如果缺乏必要的自觉和反思,而一味移植传统、简单地套用传统的文化与理论,在逻辑上是未必自洽的。另外,对写意油画的研究已然开启了新的问题及话语视野。一方面,就写意油画及其理论本身还有待我们进一步深入研究。比如,写意油画与意象油画的关系、写意油画与其它流派(写实油画、表现主义)的关系、写意观念的思想及其历史变迁、研究等问题至今还没有真正厘清,而若要讨论“写意画派”或反思写意油画在中国的探索意义,这是前提。另一方面,许多学者认识到,对写意油画的研究思考、援引及重构写意油画必须建基于对中国当代艺术这一现实语境的自觉和反省。在这里,强调的不是简单地挪用中国传统文化及其理论,关键在于如何基于对中国文化、政治及社会现实和写意油画理论与实践的双重反思,从而付诸审慎、理性的判断、选择和再造。换言之,这不仅是对中国当代艺术的自觉和检讨,也是对写意油画及其理论的反省和超越。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我们相信不论是对于写意油画实践本身的研究,还是对于中国当代油画的发展及其理论的推进,对于写意油画研究,都是一个新的开端和契机。

  笔者以为,研究写意油画不能受过去讨论中“传统”与“现代”、“中”与“西”、“写实主义”与“现代主义”的二元思维模式的僵化对立,以及把主题题材与语言风格混为一谈的做法,应在广阔的艺术视野中考究写意油画的渊源与趋势,并通过与写意油画的历史相比照,凸显写意油画作为一个文化性实体所附有的中国油画的“现代性”问题。写意油画从早期的尝试摸索到现代的重新界定,实际上就是从边缘到中心的转化。当年的“边缘化”不是一个短暂现象和特例,而是写意油画必然会承受的命运和内在化了的现代性本质,也是从边缘出发的历史位阶和实验中摸索自身、测定自身并维护自身的一种过程,更是写意油画近百年发展历史的一种文脉。

  可以说,近几年,通过写意油画的研究与实践,写意油画的语言已经逐渐显现了中西方艺术的古典传统与现代传承的融合,它的意象超越了传统的婉约或纯粹的抒情,提供了对古典的重现和现代性转化的机缘。作为一个多元的、内向的、与众不同的探索,写意油画从早期的探索者到当代的写意油画学派,经历了形式与意象上的转化过程,跨越了从偏重形式的探讨和本土化沉淀到语言的自为与现实的关怀与观照。尽管,现在的中国当代写意油画还没有形成一个普遍性的价值系统和整齐同质的阐释体,众多的艺术探索者们也还一直在从事种种原创性实验和理论陈述,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当代写意油画已经迈向了一个新纪元。

  (作者为深圳大学师范学院美术系教授)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7-11-18 23:59 , Processed in 0.330191 second(s), 18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