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件重器拉动10个亿 “青铜热”的市场效应怎么看

2017-7-29 09:52|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雅昌艺术网

摘要: 在文章开篇,请先回顾下本季海内外这些国宝重器的新传奇。中国,杭州。7月15日已近凌晨,西泠春拍的拍卖大厅还是人潮汹涌,此刻大家等待的焦点是一件唯一存世的南宋宫廷旧藏青铜重器“兮甲盘”的现身,而这件珍贵国宝 ...
  在文章开篇,请先回顾下本季海内外这些国宝重器的新传奇。

  中国,杭州。

  7月15日已近凌晨,西泠春拍的拍卖大厅还是人潮汹涌,此刻大家等待的焦点是一件唯一存世的南宋宫廷旧藏青铜重器“兮甲盘”的现身,而这件珍贵国宝的国内首拍究竟会创造怎样的成交记录,花落谁家?

南宋宫廷旧藏西周重器国宝兮甲盘 拍卖现场

  当晚,这件唯一存世的南宋宫廷旧藏兮甲盘在拍卖师口中以1.2亿元人民币起拍,在场内买家最先应价,一路加价至电话委托报出1.7亿,场内买家继续加到1.75亿,在两方的几分钟的思考等待后,一声落槌,场内买家最终以1.85亿元成功拿下兮甲盘,加佣金后的成交价达到2.1275亿元,创造了古董艺术品中国的拍卖纪录。

  兮甲盘为何如此珍贵?兮甲盘是南宋宫廷旧藏青铜器中唯一一件保存至今的西周传国重器,是已知国内拍卖市场中字数最多、级别最高、分量最重的青铜器,其铭文媲美《尚书》。腹内铭文有十三行共计一百三十三字,所讲述的是周宣王五年兮甲大将军率兵与匈奴征战,最终大获全胜的英雄事迹。

兮甲盘 成交价:2.1275亿元

  兮甲盘铭文

  而后的朝代更迭中,兮甲盘在宫廷与民间中几经流浪,最终在道光末咸丰初年间,被晚清金石藏家陈介祺买入。吴式芬《攈古录金文》一书最早录入兮甲盘全铭,陈介祺亦制盘铭拓片,晚清民国的金石图册多有收录。而又在长达百年的“不知所在”和众多仿品混杂中终于重现天日,真身在拍场出现,以2.1275亿元成为国内青铜器拍卖的首位擂主。

商晚期青铜龙纹觥 586.5万元成交

商晚期青铜光鼎 成交价:425.5万元

  在一番鏖战后,西泠春拍南宋宫廷旧藏西周重器国宝兮甲盘专拍暨中国青铜器专场,8件青铜器取得白手套成交,成交总额达2.27355亿元。商晚期青铜龙纹觥(估价RMB: 1,800,000-2,800,000 )最终以586.5万元成交;商晚期青铜光鼎(估价RMB: 3,500,000-5,000,000)成交价为425.5万元。

  而就在三个月前,一场关于青铜器的盛典就已经拉开帷幕。

  美国,纽约。

  当地时间3月17日晚7点,在佳士得洛克菲勒广场的拍卖大厅,“宗器宝绘—藤田美术馆藏中国古代艺术珍品”拍卖即将举槌。此次专拍集合了日本艺术收藏的翘楚——藤田家族所藏的31件重要商周青铜礼器、佛教石雕造像、中国古代绘画及文房用具。其中,最值得瞩目的就是当晚4件重量级青铜国宝的拍卖。

纽约佳士得 宗器宝绘—藤田美术馆藏中国古代艺术珍品 拍卖现场

  专场的盛况被称之为继佳士得安思远私人珍藏专拍后再一次的“空前绝后”。经统计,这场藤田美术馆专拍的总成交额高达262,839,500美元,约合人民币18.117亿元,成交率达93.5%。作为压轴的四件青铜重器的成交额共计125,310,000美元,约合人民币8.63亿元,占本场成交额近一半。

  据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介绍,此次的竞标者以大中华区为主,也有不少欧美及日本的买家参与。“这次竞标人群主要分为两类人:一类是顶级行家,如艾斯肯拉齐(Eskenazi)、蓝捷理(J.J。 Lally)等一线古董商;二是圈内新手,多半是企业家,虽然没有太多收藏经验,但知道机会难能,也不想错过。六件石渠宝笈的书画和青铜器是关注的焦点,光是电话竞标很多拍品就需要十条以上的电话线。”

商晚期 安阳 青铜饕餮纹方尊 成交价: 37,207,500美元

  率先登场的商晚期青銅饕餮紋方尊是本次争夺最为激烈的一件拍品。因为青铜方器相比圆器铸作难度大,因此数量稀少,而它所代表的社会等级也更高尤其是体量较大的方鼎,可以视之为“王权的象征”。方尊肩部四角的圆雕龙首形鸟,该异鸟长尾大喙,鸟头上再置一圆柱角的龙头,铸造精湛,充分体现了商晚期青铜铸造高超的艺术语言和技术水平。

  当晚,这件商晚期青銅饕餮紋方尊(估价500-800万美元)以650万美元起拍,最终以3300万美元落槌,加佣金3720.75万美元成交,约合人民币2.51亿元,一举创下高古青铜器的世界拍卖之最。

商晚期 安阳 青铜饕餮纹方罍 成交价:33,847,500美元

  拍卖市场中最著名的罍当属2014年由佳士得私洽的皿方罍,被湖南藏家团体聚资用2000万美元(约1.35亿元人民币)成功洽购,并捐献给湖南省博物馆,与馆藏罍盖正式合体。这是自1922年出土于湖南桃源后,分离近一个世纪的“方罍之王”再度身首合一,回归故土。

  而此次上拍的方罍,就罍的艺术性与重要性而言,业内认为这次藤田上拍的方罍并不亚于当年的皿方罍。在随后的竞价中,此件青铜方罍以3000万美元落槌,以3384.7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28亿元成交。

商晚期 安阳 青铜饕餮纹瓿 成交价:27,127,500美元

商晚期 青铜羊觥 成交价:27,127,500美元

  另外的两件青铜饕餮纹瓿与青铜羊觥均以2400万美元落槌,加佣金以2712,7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83亿元成交,纷纷加入青铜器亿元俱乐部。

  这次藤田美术馆专拍的“含金量”如此之大,也是与藤田家族藏品的高端品质相关。此次的拍品全部来自日本著名的亚洲艺术品收藏家藤田传三郎与其儿子藤田平太郎和藤田德次郎的珍藏。为了此次专拍藤田美术馆方面也是在佳士得与苏富比(微博)两大拍行中经过一番审慎考察,才决定最后委托的。

  藤田美术馆创始人 日本关西最著名的亚洲艺术品收藏家藤田传三郎(1841-1912)

位于日本大阪的藤田美术馆

  藤田传三郎是日本近代史上重要的实业家,同时也是一位古代艺术的爱好者,曾斥巨资搜藏了多件国宝级文物。二战之前,藤田家族从当时国际上最大的中国古董销售商之一、日本山中商会(Yamanaka&Company)处购买了许多中国艺术品。藤田美术馆的收藏囊括两千多件日本及中国艺术品,其中以其所藏的9件国宝以及52件重要文化财闻名于世,数量为日本私人博物馆之冠。

  在拍卖结束后,日本藤田美术馆官方在Twitter上发布消息,宣布正式闭馆,将利用这笔拍卖资金在接下来的三年进行大规模修整,并称今后会更注重日本美术品、茶道美术品方面的收藏,预计在2020年再次开馆。

2017年春拍 青铜器成交TOP10

历年青铜器成交TOP10 

  表中对比可看, 2017年春拍的五件重器,刷新了青铜器拍卖TOP纪录。

  这场青铜热会持续引燃吗?

  从海外到内地,此次纽约佳士得藤田美术馆专拍达到近年来青铜器拍卖市场的高点,而兮甲盘作为国内首次的亿元青铜器成交,无疑再次增添了不少关注度,这或许对于此前“外热内冷”的青铜器拍卖市场传达出一份积极的信号。

近年部分青铜器专场成交数据

  从雅昌艺术网近年检索出的青铜器专场成交数据看,大部分成交依然在海外拍场。最被看好的青铜器市场当属美国,佳士得与蘇富比对海外青铜器及其他高古类的作品销售在运作上已经非常成熟,并且有庞大的购藏群体作为支撑。

  19世纪末期,国内曾出现大量的高古铜器被盗劫或贩卖到海外市场,而国内高古铜器一直是国家文物法规重点保护的对象,只有1949年前出土且有明确收藏传承记录的传世青铜器才能交易,严格的政策限制了青铜器在内地市场上的交易空间。香港虽然不受限制,但是仍然受到部分影响,青铜器交易没有过高的活跃度。

  2013年9月17日,纽约蘇富比此次秋拍推出的“朱利思·艾伯哈特瑰丽青铜礼器”专场拍卖会,颇为引人注目,本次拍卖会上呈现了10件近年来从未现身市场的顶级青铜礼器。这10件青铜器的年代涵盖了商、周、春秋和战国,除了材质一流,且全是近年来从未亮相的精品,本场拍卖会的总成交额达到1678.6万美元。“西周早期作宝彝簋”创造了本次拍卖会上的最高价,以666.1万美元成交;其次是“西周早期青铜作册瞏卣”以307.7 万美元的高价成交。价格排名第三的是“西周早期青铜母辛尊”以216.5万美元成交。

商晚期青铜兽面纹斝 成交价:954.5万元

  2014年12月,西泠拍卖推出“中国首个青铜礼器专场”,16件拍品100%成交,成交额达到3900.8万元,成功开启了中国首个青铜礼器专场的先河。其中,卢芹斋旧藏、菲利普斯递藏商晚期青铜兽面纹斝,400万起拍,经激烈竞价,以954.5万的高价被场内买家竞得。

  西泠首届青铜礼器专场的试水成功,是否会改写内地青铜器交易市场的现状?西泠印社拍卖总经理陆镜清曾在拍卖后谈到:“不仅有激烈的竞价,而且参与的人这么多。像国外的青铜器拍卖我经常去参加,也经常去拍卖,按道理,青铜器举牌的人,不会那么多。青铜器不是一个特别广的艺术门类,它不像书画参与的人很多。青铜器很‘宅’,其实能够有今天这样的局面,也在表明中国艺术品市场,正在进行着改变。青铜器的市场好,也是中国艺术品市场成熟的一个方面。”

  西周早期青铜卣 成交价:2300万元 

  2016年西泠秋拍再次推出了青铜器专场,北京保利、中国嘉德、北京翰海、保利香港也在每年的春秋大拍中特别推出青铜器的单品拍卖。在本季春拍中,北京保利“禹贡古董珍玩之夜”中,一件西周早期青铜卣以咨询价形式上拍,现场以950万元起拍,2000万元落槌,加佣金以2300万元成交。保利香港推出的商代青铜龙纹方鼎,最终的成交价达到708万港元。

  由于政策限制,导致青铜器的价位出现两极分化:没有来源和普通的作品价位比较低,甚至私下里也非常不好销售。但是来源清晰,有明确1949年之前的出土纪录,且作品本身铸造技艺高端,或者有铭文记录,价格普遍较高。

  青铜器是国之重器,具有很强的历史文化价值。青铜器收藏也同样具有专业性,并且需要一定的实力,因此青铜器的藏家群体还算“小众”,但随着青铜器的交易变热,人们认识到青铜器的收藏价值,这就保证了未来的保值和升值空间,同样,青铜器品种的稀缺性也决定了它未来的涨幅。

  此次藤田美术馆专拍与兮甲盘成为青铜器拍卖的亿元标杆,这两次轰动艺术市场的新闻也使得成功的在大众层面普及与提升了青铜器的关注度。但是如此高端的青铜重器对于拍卖市场依旧是极少数。

  随着高端青铜器开始向内地市场云集,藏家多了,精品进入收藏领域就藏而不漏了。因为鼎、彝、尊、卣这类青铜器中品级较高的藏品存世量不高,且价格昂贵,所以这几年有一些中小藏家把原来聚焦在礼器上的目光,转向了青铜兵器、铜镜、杂器等小门类在市场上崭露头角。

  从小件、残件开始研究收藏青铜器是不错的途径。有专家介绍:“小件青铜器收藏热,一方面是因为它们有一定的存世量,且价格大众化,上手也比较容易。对于普通藏家来说,收藏小件青铜器既可以把玩,又可以鉴赏,还能练眼力。此外,这些小门类占据一定的市场地位,也是对青铜器价格体系的完善。”对于未来的青铜器市场来说,这些高与低的搭配,可以为国内市场的下一步开拓奠定基础,并形成青铜市场的集聚效应。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7-8-18 09:01 , Processed in 0.392968 second(s), 18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