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看够凡高5幅《向日葵》 全球5家博物馆直播

2017-8-16 09:00|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澎湃新闻

摘要:   1888年至1889年,凡·高创作了他最著名的系列作品——七幅《向日葵》。而今,其中五幅被收藏于全球5家博物馆中,北京时间8月15日00:50-02:25,伦敦国家美术馆、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慕尼黑新美术馆、费城艺 ...
  1888年至1889年,凡·高创作了他最著名的系列作品——七幅《向日葵》。而今,其中五幅被收藏于全球5家博物馆中,北京时间8月15日00:50-02:25,伦敦国家美术馆、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慕尼黑新美术馆、费城艺术博物馆、东京损保日本东乡青儿美术馆的艺术专家将轮流站在镜头前,通过Facebook直播平台,以15分钟时间向世人展示各自所藏《向日葵》的风姿。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专门编辑这一直播视频并带读者走进这场虚拟而有趣的艺术活动。

收藏于全球5家博物馆的5幅《向日葵》


  当地时间8月14日17时50分,离伦敦国家美术馆闭馆还有10分钟。馆内的工作人员想必已经开始催促参观者离开展厅,美术馆绘画策展人Christopher Riopelle来到凡·高的《向日葵》面前。面对镜头,向全世界的网友介绍这件作品。

伦敦国家美术馆策展人Christopher Riopelle在凡·高的《向日葵》前向全世界的网友直播介绍这件作品。


  这是Facebook的“向日葵直播”项目,在1个多小时时间里,全球5大博物馆轮番出镜,各自利用15分钟时间,向网友讲解馆藏的凡·高作品《向日葵》。

  作为艺术家凡·高最著名的系列作品,他的《向日葵》总共只创作了7幅,其中有一幅在战争中损毁了,另一幅在私人收藏家手中,本次5幅作品一起出镜,也是集齐了所有收藏于美术馆的《向日葵》,这在一个真实的展览中是难以想象的。

  “2014年,我们就曾同时展示两幅《向日葵》,另一件来自凡·高博物馆。”伦敦国家美术馆的Christopher Riopelle在直播时表示,“当时的展览收到了非常热烈的反响。此后,我们就有一个愿望,要将5件作品聚集在一起。但这件事情太难了,一些作品已经非常脆弱了,另一些,由于太受欢迎,没法从其美术馆里借出来。因此,我相信这次全球直播是一种比较好的替代方案。”

  “凡·高居住于法国南部的阿尔,他一直希望在当地建立艺术社区。在阿尔,艺术家可以在炙热的阳光下以新的方式做画。”Christopher Riopelle介绍说,“为了迎接高更的到来,凡·高画了两幅《向日葵》(现收藏于伦敦和慕尼黑),用以装点高更的房间。”

高更笔下正在画向日葵的凡·高


  两位艺术家在一起工作了几个月,但并不特别成功。他们的生活和艺术观念并不完全相同。到那年圣诞节的时候,两人分道扬镳。高更离开了阿尔,留下的凡·高崩溃了,他割下了自己的耳朵。凡·高去世的时候还籍籍无名,但不久之后,他的名声传遍全球各地。

  伦敦国家美术馆获得这幅《向日葵》是在1920年代早期,当时的凡·高已经被视为现代艺术的大师,而他的《向日葵》也已经是全球追捧的作品了。

向日葵(局部),1888,伦敦国家美术馆藏


  Christopher Riopelle介绍完毕,网友开始纷纷转战凡·高博物馆的主页。此时正是阿姆斯特丹当地时间19时10分,凡·高博物馆刚刚闭馆,馆长Axel Rüger信步走到《向日葵》前,对着镜头娓娓道来。

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馆长Axel Rüger直播现场


  Axel Rüger也提到了《向日葵》作为一种友谊的象征,最早是为了迎接他的挚友高更的到来而创作的。起初,艺术家打算创作12幅,后来改作7幅,在高更到来的时候,实际上他只完成了2幅。

  两位艺术家的相处充满激情,甚至于就像是一场战役,最终双方都筋疲力竭。凡·高割下了自己的耳朵,而高更仓皇离开。次年,高更希望凡·高赠他一幅《向日葵》。艺术家因此开始重新回到这个主题。他并没有简单地复制原来的作品,而是试图将其不断改进。

  1930年8月18日,费利克斯·雷伊给欧文·斯通书信中的梵高耳朵的肢解图纸,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班克罗夫特图书馆藏


  现藏于阿姆斯特丹的这件作品是根据伦敦那一幅绘就的,它们有很多相似性,例如同样有15朵花,花的姿态也大同小异。但是在细微之处,凡·高做了很多改变。尽管一样是黄色为底色,艺术家还是作了很多颜色上的变化,“仿佛是一出黄色的交响曲”。

向日葵(局部),1888,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藏


  当镜头给到慕尼黑新美术馆,当地时间已经是19时30分,美术馆已经闭馆多时。研究员Nadine Engel将观众带到了第21展厅,在这里,现存最早的一幅凡·高的《向日葵》与高更的作品陈列在一起。

慕尼黑新美术馆研究员Nadine Engel介绍现存最早的一幅凡·高的《向日葵》


  慕尼黑新美术馆能够拥有这幅《向日葵》,多亏了一位美术馆工作者的勇气和自信。Hugo von Tschudi在1900年为柏林国家美术馆收购了印象派作品,当时德国的美术馆对于法国的现代主义艺术还颇为不以为然,因此馆长Kaiser Wilhelm将其辞退。Hugo von Tschudi深信自己的眼光,他继续收购了很多法国新兴艺术家的作品,但由于他无法动用公共资金收藏法国现代艺术,因此,他和他的同事找来大量私人赞助。而今,他所收藏的马奈、莫奈、凡·高等大师杰作,作为Tschudi的馈赠,成为慕尼黑新美术馆的重要部分。

向日葵(局部),1889,慕尼黑新美术馆藏


  每逢周一,是费城艺术博物馆的闭馆日。因此,当镜头来到费城,策展人Jennifer Thompson同样站在空空如也的展厅里。

费城艺术博物馆策展人Jennifer Thompson讲述凡高的《向日葵》


  费城这幅作品和慕尼黑的很相似,均有14朵盛开的向日葵,其中一朵在右下角低垂着脑袋。Jennifer Thompson强调说,即便是重画的作品,凡·高也没有简单地复制。在他的画笔下,赋予每一朵花以强烈的个性。

向日葵(局部),1888,费城艺术博物馆藏


  在凡·高写给弟弟提奥的书信中,他曾经画下三幅作品的素描。而今世人可以了解到,当时的艺术家曾经把两幅作品(阿姆斯特丹、费城)与其好友奥古斯汀·鲁林的肖像并峙,仿佛是宗教里的三联画的形式。或许,艺术家是希望以这样的形式,给自己的内心带来些许安慰。

凡·高写给弟弟提奥的书信


  直播镜头给到东京损保日本东乡青儿美术馆的时候,当地正是夜深人静之时,馆长Shoko Kobayashi站在空空的展厅里。在这里,凡·高的《向日葵》同样有高更的作品陪伴在旁。

东京损保日本东乡青儿美术馆馆长Shoko Kobayashi介绍凡·高的《向日葵》


  东京的这幅作品,与伦敦、阿姆斯特丹的作品相似,但其背景没有那么对比强烈。据悉,这幅作品是1983年在伦敦佳士得拍卖会上获得的。当时,损保公司正要迎来百年纪念。该公司创立于1888年,实际上,是与《向日葵》同年诞生的。

向日葵(局部),1888,东京损保日本东乡青儿美术馆藏


  短短一个小时之内,就有超过10万人次观看了此次直播视频。在线网友纷纷留言自报家门,其中不少是来自欧洲和南北美洲的网友,毕竟,直播时间对于他们来说更加适宜。也有来自澳大利亚的网友在直播视频页面留言,称自己可能因为时差错过直播。主办方表示,所有视频均可在直播结束后在线点击观看。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7-11-19 09:18 , Processed in 0.359019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