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这个约20平方米的考古工地缘何震动中国考古界

2017-8-18 09:00|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洛阳晚报

摘要: 现代人类是源自非洲的热带雨林,还是在世界各地自由进化?这是全世界学界长期争论的话题。栾川县龙泉洞遗址的考古新发现有望为解决这一问题提供新的线索,为揭示人类在不同区域演化的多样性,研究人类进化提供重要依 ...

勘测现场

  现代人类是源自非洲的热带雨林,还是在世界各地自由进化?这是全世界学界长期争论的话题。栾川县龙泉洞遗址的考古新发现有望为解决这一问题提供新的线索,为揭示人类在不同区域演化的多样性,研究人类进化提供重要依据。

  日前,来自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等单位的专家齐聚栾川县,对龙泉洞进行实地探访并召开学术研讨会。与会专家认为,该遗址对现代人类起源研究有重要意义,应该用几十年的时间对其进行细致、系统的发掘。栾川县近年来发现大量旧石器时代遗迹,也将进一步巩固洛阳在中华文明中的核心地位。

骨器

  事件

  一处小小的考古工地,震动中国考古界

  草木郁郁葱葱,青石砌成的台阶延伸向山顶,一路走来虫鸣鸟叫声声入耳……位于栾川县城北的龙泉山公园是许多当地人散步纳凉、登高望远的好去处。不过,很少有人知道,公园旁有一处小小的考古工地,这个工地发掘面积不过约20平方米,最近却在中国考古界引发震动。

  故事要从2008年说起,当时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正在进行,各地都在认真摸排古代遗迹。“四河三山两道川,九山半水半分田”的栾川虽然风光秀丽,但文物古迹十分缺乏。

  “古人要选择地势开阔、交通便利的地方营建城市,这正是我们的劣势。”栾川县文广新局文物保管所负责人庞海娇说。相关专家却不放弃,根据栾川县的气候、地貌特点,他们给了这样一个建议——排查洞穴,重点找旧石器时代人类活动遗迹。

  旧石器时代,即距今约300万年到约1万年前,当时的古人类已经可以使用打制石器但不擅长建造房屋,需居住在洞穴中。山高、林密、洞穴多,栾川县在当年很有可能是古人类的乐园。

刮削器

  缘起

  遛弯儿捡到的小石块,揭开龙泉洞遗址奥秘

  2008年夏天的一个傍晚,阵雨初霁,栾川县文物保管所一名工作人员来到龙泉山公园遛弯儿,顺便观察附近山上是否有洞穴。边走边看时,路边一座土台上的白色小石块吸引了他。小石块原本埋在土壤中,刚刚被雨水冲刷露出一角。该工作人员捡起小石块一看,颜色洁白,呈半透明状,材质正是北方地区古人类常用的脉石英,上面还有人工打制的痕迹。

  就是这样一次偶然事件,让龙泉洞遗址走进了大家的视野。随后,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栾川县文广新局文物保管所和北京师范大学对该洞进行了第一次发掘。经过测年,该遗址人类活动的时间大约为距今3万至4万年前,属于旧石器时代晚期,和北京“山顶洞人”时间相近。

石核

  现场

  古人类咋“选房”?记者带您看

  沿着小道一路向上走去,记者来到了发掘现场。说是洞穴,现在却看不出洞穴的样子。“地质专家来现场看过,这个洞发生过坍塌。”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工作人员顾雪军指着一块巨石说。他是该项目的负责人,已经在栾川县做了近10年旧石器时代考古工作。

  选择龙泉洞作为生活之地,当年古人类着实动了不少脑筋。龙泉洞的洞口开阔,光线可以深达洞内,通风条件也好。这里比伊河河道高大约7米,走下长长的坡道可以方便地取水又不受水害。附近环境宜居,即使在今天,龙泉洞遗址附近也有不少住户。

  不少市民应该知道,为了明确位置、方便发掘,工作人员会在考古现场布置探方,一般的探方是10米×10米的,而记者在龙泉洞遗址看到,这里的探方是1米×1米的。“这就是旧石器时代考古和其他时期的不同之处,一方面是因为遗址本身面积太小,另一方面是出土标本很小,一不小心就会遗漏重要信息,所以要加倍认真细致。”顾雪军说。

  到底要细致到什么程度?顾雪军举了这样一个例子:遗址中的每一寸土都要经过仔细筛选,看看里面有没有细小的石英碎屑及化石。“古人类把石器打制好就拿走使用了,但制作时产生的碎屑肯定留在原地,这样我们就可以搞清楚制作工具的地点在哪里,进而了解整个洞穴的功能布局。”顾雪军介绍。

石核

  成果

  发掘如同“过筛子”,出土标本近13000件

  顾雪军介绍,在第一次发掘过程中,发现了石核、石片等石制品,以及鹿、牛、犀牛等动物骨骼化石。在发现的各种化石中,部分有灼烧痕迹,应该是经过了人为加工。

  2014年,为了进一步搞清遗址状况,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又和栾川县文物保管所在上次发掘区域南侧开始了第二次发掘。此次发掘面积约20平方米,经过如同“过筛子”一样的发掘,目前出土标本近13000件,包括石制品、动物化石和骨器等,另外有大量淘洗出的标本尚未统计。石制品的原料以脉石英为主,类型包括石核、石片、工具、断块、碎片和搬入石材等。

  目前,该遗址暂时还没有人类化石出现。顾雪军推测,如果有人类化石的话,应该在已经坍塌的洞内。按照旧石器时代古人类活动洞穴的功能布局,一般情况下,洞外侧是工作区,内侧是休息区。

  “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古人类,已经有了埋葬同伴的行为,一般就埋葬在生活区内。”顾雪军说。在北京山顶洞遗址,还发现被埋葬的古人类周围被撒上朱砂作为装饰,这也能看出古人类有了情感寄托和悲悯之心。不少市民可能有疑虑——将同伴埋在自己的休息区中,实在是不可思议。其实,一直到二里头时期,墓葬、祭祀区也是在城内,后来考虑到卫生等问题才逐渐分离开来。

  发现

  古人类爱吃啥?3个火塘或帮还原古人类食谱

  在所有发现中,最引人注目的当数3处用火遗迹,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火塘。与同时期其他火塘相比,龙泉洞遗址的火塘结构更清晰,制作更精致。

  “其他遗址的火塘大多只能看到一摊灰烬,这里的火塘则是用石头围成的,这对控制火很有帮助。”顾雪军介绍。记者在现场看到,3个火塘呈“品”字形排列,每个火塘都被石块围成近乎圆形。曾经有考古工作人员进行实验,用石头围成类似的火塘,即使将火塘中的明火熄灭一段时间,也能轻松重新引燃。

  远古时期,火是古人类的生命线,它不仅可以烹饪食物、抵御严寒,也是驱赶猛兽的有力武器。火塘里不仅有红烧土、碳屑、灰烬等与火直接相关的物体堆积,还有人类烹制食物的遗留物,通过研究这些有望还原古人类食谱。“下一步,我们将把这些物品送到实验室进行提取研究,看看古人类到底爱吃啥。”顾雪军说。

  遗址现场还出土了大量化石,多为破碎的牙齿和骨骼。经过初步鉴定,主要物种有鹿、牛、羊、犀牛及部分食肉动物。此外,还有一些骨器非常独特,它们做工精细,不像其他地区出土的磨制骨器一样只磨一个尖,而是做出了刃部。专家认为,这个磨制骨器刃口不是很锋利,肢解动物也许没有石器有效,可能用于加工兽皮做衣服。

  意义

  处于人类进化关键时期,弥补东亚地区研究短板

  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史家珍表示,龙泉洞遗址的发现,填补了豫西地区旧石器时代晚期考古的空白,完善了河洛地区作为中华文明摇篮的资料。“我们的先民就是这样顺着伊河、洛河走出大山,创造出灿烂的文明的。”史家珍说。

  “这个遗址很重要,3万至4万年前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阶段,现代人类就是在这时出现的。”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王幼平介绍。他表示,欧洲已经做了很多该时期的发掘、研究工作,但东亚地区特别是中原地区,对当时古人类活动有什么特点并不是很清楚。龙泉洞遗址既有丰富的石制品、动物化石,又存在骨器及用火遗迹等,可以很好地揭示古人类是如何生活的。

  建议

  长期细致发掘,申请“国保”单位

  此外,专家们还对龙泉洞遗址及栾川旧石器时代考古的方向给出了建议。

  建议一:长期细致发掘,多学科交叉研究

  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杜水生表示,龙泉洞遗址值得花上几十年去发掘研究,最后成果有望成为一个经典结论,在世界史前史学界产生影响。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高星认为,因为龙泉洞遗址意义重大,所以要做好长期规划,进行认真细致的发掘。“比如和火塘比较接近的地方,每隔5厘米就进行取样分析,研究洞穴的功能分区。”高星说。国外在进行类似研究时,曾经发现一个区域含草量特别高,从而推测这是人类当年睡觉的区域,因为铺草能够睡得更舒适。他还提醒,在考古发掘的同时,还应该和地质、生物等学科进行交叉,从多角度入手研究,最大限度地还原当时场景。

  建议二:申请成为“国保”单位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陈星灿表示,第八批全国文物保护单位的申报工作将要开展,龙泉洞遗址已经获得了相当的发掘成果,可以考虑申报。如果入选,不仅能够为遗址保护提供便利,还可以对公众进行展示,普及考古知识。

  建议三:建立旧石器时代研究中心

  高星还表示,栾川县的旧石器时代遗址富集程度全国罕见,可以建立一个研究中心,做好博物馆、库房、科研机构等配套,不仅能够将标本妥善保存,成为相关专家进行观察、研究的基地,还可以进一步拉动旅游业发展。同时,加大对栾川境内旧石器时代遗址的整体保护,保障文物安全。

  延伸

  现代人类从何而来?龙泉洞遗址提供线索

  我们的祖先是谁?他从哪里来?这是无数人不断追寻的问题。目前在世界范围内有两种声音:一种认为,现代人类是6万至7万年前第二次走出非洲的智人后代;另一种则认为,300万年前人类共同祖先走出非洲后,就在世界各地分别进化,形成了现在的人类。那么,对这两种说法,龙泉洞遗址又将提供怎样的线索?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第二次走出非洲的说法在学界内很有影响力,随着中国旧石器时代考古不断有新发现,该说法受到了挑战。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史家珍介绍,就拿栾川来说,近些年先后发掘了孙家洞遗址和龙泉洞遗址。“孙家洞中人类活动的时间是距今40万至50万年前,龙泉洞中人类活动的时间是3万至4万年前,但他们使用的石器技术是一脉相承的。”史家珍说,而欧洲同时期古人类,使用的石器技术和中国完全不同,如果真的是6万至7万年前一起从非洲走出的,不应该出现这样大的差异。

  高星也表示,龙泉洞遗址对揭示人类在不同区域演化的多样性具有重要意义,结合全国其他地区的考古成果,对认识人类进化很有帮助。(洛阳晚报记者 潘立阁/文 张斌/图)

  相关链接

  自2008年开始,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和栾川县文物部门以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和旧石器旷野地点为重心进行调查,发现七里坪旧石器遗址、樊营旧石器地点等旷野遗址,以及孙家洞遗址、龙泉洞遗址等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这些遗址类型非常丰富,所发现遗物是珍贵的科学材料,科研潜力巨大。

  尤其是旧石器洞穴考古方面,文物考古部门近些年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绩。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时对孙家洞遗址进行调查,发现了大量动物化石。根据统计,这些化石主要属于中国鬣狗、熊、大熊猫、狼、獾、貘、豪猪、竹鼠、刺猬等。孙家洞遗址还出土了6颗人牙化石,被评选为2012年全国考古十大新发现之一。除此之外,后坪洞遗址、蝙蝠洞遗址及龙泉洞遗址的第一次发掘,也曾引发广泛关注。

  目前,栾川县仍在对遗址进行野外摸排,希望能有更多新发现。需要提醒的是,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的特点是向阳、背风、近水源,洞内为土质地面,地层中有老百姓俗称的“龙骨”,也就是各种化石。如果群众发现有类似洞穴,请及时向文物部门反映,工作人员将对其进行进一步调查。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7-11-19 01:52 , Processed in 0.291316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