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科梅蒂的遗失素描真迹终见天日 10月将亮相拍卖

2017-8-24 13:40|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澎湃新闻

摘要:   两张(一张纸正反面的两张素描)一度被认为遗失的私人收藏,2017年初在古董店被找到并被认证为20世纪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阿尔贝托·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的真迹。这张素描将在今年10月12日进行拍卖 ...
  两张(一张纸正反面的两张素描)一度被认为遗失的私人收藏,2017年初在古董店被找到并被认证为20世纪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阿尔贝托·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的真迹。这张素描将在今年10月12日进行拍卖,估价4万至6万英镑。

正面:贾科梅蒂,《人像习作4幅》,1947年


  英国收藏家、古董商艾拉·格雷厄姆(Eila Grahame)于2010年去世,2016年剑桥切菲斯拍卖行接受委托,对她位于肯辛顿教堂街的古董店进行遗产清点和拍卖。拍卖行一位叫马丁·米拉德(Martin Millard)的经理称,在清点过程中,他们找到了一份保险估价清单,上面列有两幅可能是贾科梅蒂的素描画。而这两张一度被认为遗失的画,找到的地点是艾拉·格雷厄姆的古董店。

  “但当时我们不知道这两幅素描是否分在两页纸上,尺寸多大,是在香烟盒背面还是较大的画布上,毫无头绪。”米拉德补充道。因此工作人员一开始没能找到这张素描,误以为已经遗失或出售,直到2017年初才在古董店布满灰尘的绘画和古董堆里找到这件作品。

背面:贾科梅蒂,站立的裸女,1947


  这张素描正面绘有4幅人像习作,底部签有Alberto Giacometti的字样以及1947的年份标注;背面则绘有一名站立的裸女,均为铅笔素描。但这并不意味着就是贾科梅蒂的真迹。此后这幅素描被送到巴黎的贾科梅蒂基金会,经认证确实出自贾科梅蒂之手,现已将其加入艺术家作品目录。

  米拉德庆幸这幅“沧海遗珠”终于得见天日,“它还从未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但我们希望它可以引起博物馆、美术馆以及私人收藏家的兴趣。”据悉,这张素描将在今年10月12日进行拍卖,估价4万至6万英镑。

  延伸阅读:贾科梅蒂作品解析

  作为20世纪最伟大的雕塑家之一,贾科梅蒂成熟时期的雕塑作品显现出惊人的一致性,似乎只需要雕刻一件就足够。但贾科梅蒂仍然做了重复的、难以胜数的作品,奇怪的是,作品的重复并没有削弱内在的力量,反而像潮汐一样构成一种巨大的冲击,无论是个体还是群像,不断重复的背后是生命的脆弱、茫然和浓重的孤独。

《行走的人》(Walking Man),1960年


  但如果认为一句话或一尊雕塑就可以概括贾科梅蒂,那就大错特错了。像所有非凡的艺术家一样,在形成自己的风格前他也经过了长时间的探索。初到巴黎,自由而开放的艺术风气对他而言犹如一种精神解放,他全面接触前卫艺术的潮流,受到立体主义影响,创作出《汤匙造型的女人》(Spoon Woman,1927年)等,而在超现实主义影响下的作品,诸如《喉咙被切掉的女人》(Woman With Her Throat Cut,1932年),尤其是《悬浮球》(Suspended Ball,1930年)等,都是当时的杰作。

《汤匙造型的女人》(Spoon Woman),1927年


《喉咙被切掉的女人》(Woman With Her Throat Cut),1932年


  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开始明白,不可能将我所看到的原样画成一幅画或做成一件雕塑了,必须放弃真实。于是我在十年里创作——真实之外的——记忆”。然而超现实主义并没有解决贾科梅蒂所关心的“真实所见”问题,它恰恰是无视“真实”。

《悬浮球》(Suspended Ball),1930年


  1935年至1940年贾科梅蒂又回到模特写生,并在做雕塑的过程中对视觉与距离判断提出了全新认识。他曾记录下他的观察:“我对对面街上行走的那位女人的微小形体感到惊讶,看着她越变越小,而我的视觉范围则大幅度扩大,我看到的是一个四面八方浩瀚的空间。相反如果她靠得太近,比如两米,那么我自然再也看不见她,连实物原型尺寸都不是,她已经侵占了全部视野,只是一团模糊。若我停止观看时,她的存在几乎终止了。”对于贾科梅蒂来说,雕塑和绘画作为视觉产物,最应该还原的就是“看”的真实,而不是对“知识”的复制。因此这个时期的作品,一开始是正常的尺寸,但为了距离上的真实,就越来越小,最后变成那些著名的“小人”。

1951年贾科梅蒂在工作室


  而他大部分绘画都在1947年后创作完成。在1954年以前,他的绘画作品多探究人物(物体)与物理空间的结构关系,这一时期的线条交错,比如《穿着格子衬衫的迭戈》(1954年),1954年到1966年间,人物被迷离的色块包围,营造出暧昧迷幻的背景空间,艺术评论家莱因霍尔德·霍尔(Reinhold Hohl)称其为“召唤现实的想象空间”。人物背后模糊的色块打破了与背后空间的协调性,增加了人物与空间的疏离情态(见1956年的《迭戈》)。

《迭戈》(Diego),1956年


  “贾科梅蒂是独树一帜的,不属于任何流派”,泰特现代美术馆馆长弗朗西斯·莫里斯(Frances Morris)说。他在远古与现代之间凿开了一条深深的隧道,把从来没人到过的地方带到我们眼前,或者引领我们重新回到生命原位。无怪让·热内(Jean Genet)说,贾科梅蒂的雕塑一旦放进哪个房间,这房间就成了一座庙宇。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7-9-22 03:10 , Processed in 0.380608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