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钦松:中华文化要在世界有话语权

2017-8-30 16:57| 发布者: 壹号收藏 |原作者: 曾文杰、彭云燕、刘洋

摘要: 壹号收藏网专访艺术家许钦松现场 许钦松,1952年生,广东澄海人。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1998年获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跨世纪之星”荣誉称号,2007年当选当代岭南文化名人50家。现为全国政协委 ...

壹号收藏网专访艺术家许钦松现场


      许钦松,1952年生,广东澄海人。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1998年获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跨世纪之星”荣誉称号,2007年当选当代岭南文化名人50家。现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广东画院院长、全国政协书画室副主任,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国家画院院务委员、中国画学会顾问、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广州大学美术学院名誉院长,广东中国画学会名誉会长,并担任2010年广州亚运会开闭幕式艺术顾问,2012(伦敦)奥林匹克美术大会艺术指导委员会艺术顾问。

许钦松《春雾轻曼》中国画 184×147cm 2011年


      壹号收藏网:这次“吞吐大荒——许钦松山水画展”在武汉美术馆展出,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武汉的朋友有机会跟您有一个这样的接触?

      许钦松:2012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吞吐大荒”个人山水画展之后,又回到广东美术馆,办完以后就停下来了。从去年开始启动了全国巡展,就把2012年以后的一些新作补进来,走了上海、郑州、西安,第四站是武汉。

      为什么选择武汉呢,因为武汉是一个重要的城市,而且我对武汉有非常好的印象,我的母校广州美术学院的前身就是中南美专(中南美术专科学校),中南美专搬到广州去了以后就成立了广州美术学院,我的很多老师都在这里工作过,有些是湖北人。而且武汉是一座了不起的城市,不管历史上还是近现代史中都是一个重镇,不仅是交通方面,还有政治和文化方面,都在我国占据着重要的地位。这次展览走进武汉,更多的是想得到武汉同行的批评、指正,来获得我对山水画创作的进一步思考和判断。

许钦松版画  《潮的失落》  1989年


      壹号收藏网:这次展览展出的是您的国画作品,据我了解您最开始是画版画的,版画的创作对您的国画产生了哪些影响?

      许钦松:我很小就开始学习中国画,到了美院我选的是版画专业,成绩很好。后来又进了广东画院,也是创作版画,所以我一路创作了很多版画作品,但我个人首次在国外的展览是山水画展览。到后来有的题材适合版画我就画版画,适合画国画我就画国画,两条腿并行走路,实际上我的国画走出国门的次数也很多,去过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加拿大、澳大利亚很多国家,我不是说哪一天突然转了风格。

      大家可以从我的国画作品中可以看出我借鉴了很多版画里不同的语言元素,为什么版画的创作给我的山水画发展带来了很有利的变革动力,是因为刀刻和毛笔之间的这种关系。过去说“金石味”,古人写的毛笔字刻在石头上,刻字的过程让书法很有力度,苍劲有力,“金石味”入画成就了我的版面的力量、雄壮、深沉。我用笔的力度很大,把毛笔当刀用,我画画时的毛笔都是用箩筐装起来的,因为力量太大,毛笔搞两下就坏了,这是我的山水画有力量、雄壮的一个重要因素,这个画种也使得我的山水画变革创新出了一个新面貌,这种面貌是我许钦松自己的,别人画不来。

许钦松   《长江揽胜》   2016年


      壹号收藏网:去年您的作品《长江揽胜》入选国家“历史画创作工程”,被国家博物馆永久收藏,我也了解到您为了完成这幅画曾经四下长江去写生,我发现写生在您的创作中有着很重要的地位。

      许钦松:《中华文明历史题材历史画创作工程》一共165个创作题材,只有3张是山水画——长江、黄河和长城,我很荣幸地能够中标来画长江,前后用了四五年的时间来完成这幅画。这张画比较大,6.8米宽,4.8米高,是一个接近四方形的构图,想把万里长江装到这个四方的构图里很难,那就要对这条江有透彻的了解,因此我就四下长江进行实地的考察写生,对完成这张画有很大的帮助。

许钦松《壁立千古》 248×62cm 2015年


      你刚刚提到写生对于山水画创作的意义,这是毋庸置疑的。山水画家必须要对自然山水有透彻的了解,要让山水的方方面面进入到你的头脑里头,而且要进入到心灵,然后在你的心里长出另外一番山水景象。我们面对的自然景观是第一自然,进入到心里之后成长出来的转化为第二自然,它是一个再度创造的过程。

      到实地的山水里去写生只是功课,是了解自然最有效的一个手段。有很多的人靠一些资料、图片,也有一定的作用,但是一定要到实地去,就像我看一个人的照片和一个真人是不一样的,人有气息、表情,这些照片里是看不到的。只靠图片的话,那是表面的,并且在写生当中,会放弃我们对艺术语言创造的一些思考,比如我们国画里面的皴法,皴法来源于体察自然以后总结的一套艺术语言,它最重要的还是来源于实际的山水的地理结构,我们在写生的过程当中发现古人了解自然总结出来的皴法,只是自然界的一小部分,更多的还没有去开发,它留下了很多空白,那实地写生的画家在体察自然的过程中你就会把你学习到的传统皴法跟现实中的山水进行连接,你会发现有的地方是有的,有的地方是没有的,你就会思考这样的山水怎么表达的问题,你就会提出一些问题,这是一个艺术家创作的必备路径。

许钦松《豪雨》 123x123cm 2000年


      壹号收藏网:石涛曾提出“笔墨应随当代”,作为一个当代水墨画家,您的山水画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风格,能不能给青年艺术家一些建议?

      许钦松:我的山水画属于当代山水画,为什么这么定义呢?它既不是过去传统的,也不是未来的,它是当下一个叫许钦松的个人的个体,在连接传统与未来的当下,这个人对山水画的创作提出的思考,并且通过作品的实践解决很多学术的难题,它是面向当下的,它必须面对当下的审美。每一代人的审美都是有一定的流变的,历史的审美过程是一个流变的过程,作为艺术家,你必须去了解这种变化,然后做出判断,我画的画是要给我们当代人看的,给以后的子孙后代看,不是画给古人看的,它在流变的过程中是向前的,它不能往后。

      那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有一个思考的主题——你的画该怎么审美,我认为既不能忘掉了传统里的基因、文脉和内涵,但同时更重要的是它要结合当代的审美,把二者融合然后呈献给当代人看。为什么观众喜欢我的画,有的看了一次不够,来第二次、第三次,因为我能够思考到这门艺术如何做一种当代的表达,我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契合点,能够让他们没有障碍地进入到一个审美的天地。

许钦松 《丰碑》 中国画 240×600cm 2011年


      现在的年轻人跟我们这代人已经有了几十年的不同了,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一部手机在手就能知晓天下事,信息的来源和渠道无比的宽广,选择性很强,知识面很宽,信息量也大。年轻人在一个这样的信息海洋里很容易找不到方向,特别是搞艺术的人,那么多爆炸式的信息,年轻人在这样的一个海洋里最重要的是如何甄选出对自己有用的东西,要懂得判断的吸收,不要沉迷其中,应该有主观能动性而不是被动的,我们的大脑应该空留一片天地来填充你需要的东西。

      这个时代的年轻人比我们要幸福得多,但他们面临的挑战也更多,因为他们是在一片海洋里头。作为一个特立独行的艺术家,你必须是一个能思考有判断力的个体,要跟别人有不一样的人格,你才有可能成为一个大艺术家。还有就是现在生活也好了,什么都讲究便利,有人提出一个观点“科技的发展是因为懒”,因为懒,他必须发展某种东西让自己更舒服一点,同时懒也促进了艺术的随机性,找一些不用下苦工的东西去做,非常方面快捷地就弄出一张作品,而不追求扎实艰苦磨炼的东西,这是年轻人普遍存在的现象。

      艺术劳动本是一个愉快的事业,但它同时是艰苦的,所以在甘苦之间怎样获得精神上的升华,然后朝着自己选择的正确道路去走,这是目前年轻人急需解决的一个问题。人为什么强大,其实就是心理强大,一辈子做一个事情,把它做到极致。艺术是一场长跑,是需要用数量累积然后才有质变的过程,这个过程是艰苦的,但对艺术创作来讲,总体的心境应是痛并快乐着,年轻人得懂得平衡这样的心态,我希望有更多这样的年轻人成长起来。

许钦松《大岳涌云》 239×600cm  2016年


      壹号收藏网:作为广东人,您觉得岭南文化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许钦松:“岭南文化”是一个较为笼统的概念,它是由几个不同的部分组成的,岭南文化原本有它自己地域性很强的文化。秦始皇统一中国之后开始在全国推行以汉文化为主的中原文化,推动文化的统一,在这样的强势推动下,不知不觉就让地方性的文化受到一定的挤压。还有就是西方的传教士进入中国,让我们跟外国文化有了交流。更重要的是近200多年,清王朝把广州定为唯一的一个通商口岸,就来了很多外国人,把外国的文化带进来,这样就有了外来文化。所以岭南文化就有三大块:本地的区域性文化、中原文化、外来文化,三者融合在一块,形成了独特的岭南文化。这样解释还只能说个大概,重要的是在这样的文化碰撞当中,岭南文化的消化力很强,“胃力”很厉害,什么都消化的很好,外国的文化进来不管是什么味道吃进去立马就消化吸收了。还有就是革新的精神,它“敢为天下先”,经常是第一个吃螃蟹的,这是岭南文化的表征而且是最本质的地方。

许钦松《雾中晨光》 123×123cm 2000年


      壹号收藏网:作为全国政协委员,2014年两会您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提到了“文化自信”的问题,您觉得我国现阶段加强“文化自信”应从哪方面努力?

      许钦松:鸦片战争之前,中国是很自大的,好像全世界都以中国为中心,所以才有“中国”这一说,外国全部要来朝拜,外国的使者要来见皇帝很不容易,要花好几个钟头,这是高度自信,也可以说是自大。

      一场鸦片战争打败了,又从高度自大的顶峰跌入了高度自卑的低谷。那个时候就觉得洋人很厉害,火柴叫“洋火”,铁钉叫“洋钉”,还有“西洋菜”、“西洋镜”,什么都是“洋”字,那个时候中国人看世界觉得很自卑,进而就怀疑我们自己的文化也不行,而文化是最能摧毁心骨的,所以那时候就没有文化自信可言了。

      新中国成立之后,特别是进入联合国成为5个常任理事国之后,中国开始在世界有话语权了。现在习总书记把“文化自信”提高到了一个战略的高度,我们的标准不再是西方的标准,我们中国要建立自己的标准,哪一天世界的哪个大奖是中国的什么奖,这是我们未来要做的事情。我们要强化中华民族文化在世界的话语权,形成我们强有力的文化自信,让东西方文化平衡发展,让中华文化屹立在世界文化的序列里,我们的中华文明要成为世界文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许钦松《九华山胜景》184×147cm 2011年


      壹号收藏网:谢谢许老师,感谢您在百忙之中能够接受我们的采访。

      许钦松:也谢谢你们,还要谢谢关注我的网友们!

壹号收藏网记者与艺术家许钦松(中)合影留念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7-9-24 02:04 , Processed in 0.799431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