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立新:书法始于“技”,终于“道”

2017-9-13 10:59| 发布者: 壹号收藏 |原作者: 曾文杰、彭云燕、刘洋

摘要: 壹号收藏网专访书法家虞立新现场 虞立新,号九如,先后师从金伯兴、程大利先生。中国书协会员、曾获全国第二届行草书展一等奖等,入选湖北省中青年优秀文艺人才库,"湖北十大青年书家"之一。许浑《早秋》横披 虞 ...

壹号收藏网专访书法家虞立新现场


      虞立新,号九如,先后师从金伯兴、程大利先生。中国书协会员、曾获全国第二届行草书展一等奖等,入选湖北省中青年优秀文艺人才库,"湖北十大青年书家"之一。

许浑《早秋》横披 虞立新行草


      壹号收藏网:虞老师,您好!首先请您简单跟我们分享一下您学习书法的经历。

      虞立新:书法是打小就比较热衷,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后来到武汉是因为金伯兴先生在书协的工作比较繁忙,他在工作当中需要一个帮忙的人,所以就把我从黄梅文化馆借调过来工作。从县城到省城,我的视野更开阔了。

李约《江南春》斗方   虞立新行草


      壹号收藏网:在您的“墨韵禅心”书画展开幕式上,您提到自己有过“北漂”的经历,能跟我们聊一聊吗?

      虞立新:我的性格当中总是有一个不断挑战自己、折腾自己的劲儿,那个时候在黄梅文化馆总觉得视野还应该再开阔一些,就到了武汉。虽说在武汉得到了金老师的教诲还有同行们的帮助,有了一定的起色,但那个时候我还有一个梦想要挑战自己,因为北京是全国各地人才的一个聚集地,就想去北京进行深一步的学习,所以当时就去了。

      后来有一个契机,北京凤凰岭书院开了一个高端的精英班,没有进入科班一直是我的遗憾,到了中年就越来越强烈,我说我一定要补补课,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就报了名,最后一学就是好几年。

《墨梅册页》 虞立新


      精英班从国学的角度要求一个画家、书家首先要成为一个文化人,同时把太极拳、佛学融入进去,我以前只是在书法上画了心思,在那里我就觉得我需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所以就很投入,很认真。

      第一届的时候跟着曾来德先生学习书法学了两年,他有很严格的训练方式,他要求我们把以前所学的东西归零,也只有把自己归零了才会有新的东西接收进来。以前因为我性格的原因,碑学特别倔强、硬朗,曾先生就让我从帖学的东西去梳理一遍。第二届的时候我又跟着程大利先生学山水画,程大利先生是当代的山水画大家,理论和建树影响都很大。我因为书法出道的比较早,有很好的笔墨基础,所以从书法进入绘画,笔墨的问题基本就完善了一半。

曹操《观沧海》   虞立新 隶书


      壹号收藏网:您先后师从金伯兴、程大利先生,两位都是在书坛、画坛德高望重的前辈,您从他们身上收获了些什么?

      虞立新:来到武汉,和金先生朝夕相处的过程中,先生的人格魅力打动了我,他做事情非常投入,精力永远都很充沛,在书协工作的时候,有时熬夜我一个年轻人都熬不过他。程大利先生跟学生强调三个字“静”、“淡”、“慢”,他说这三个字做到了,就是进入一个学问状态的前提。

      我在北京这些年,变得沉稳了。到了这个年纪,还是想稍微安静一下。真正做学问的状态,不是说你多张扬,做多少活动,有多少影响力才能做好,我很感谢程大利先生,我真正拜师的先生有金伯兴先生、程大利先生。他们是我人生的有两个很大的转折点,金先生对我有提携之恩,程大利先生对我有再造之福。
  

《心经》小品    虞立新正书


      壹号收藏网:我记得您说过书法在一个“养”字,这个“养”要怎么理解?

      虞立新:这个话是程大利先生在教我们的时候说的。说书法是要“”,这个话是说,功夫是在书(法)外的。书法开始是技术,最后是道。书法的学习、研究、提升是“道”的一个过程。中国文化分儒、释、道三块,其实“道”不是孤立的,它们三者有很密切的关系。我觉得书家要对中国传统文化要有一个全面的、深刻的、重要的了解。

诸葛亮《淡泊宁静》联  虞立新隶书


      人在看字的时候更多的是看字背后这个人,这个人有没有品、有没有道行、静不静,他的才情、人生的阅历、知识的积累,都可以从中看到。人是什么状态呢?气质是天生的,更多的是通过后天的学习、阅读和修行获得的。画面上的气质和人的气质、书法上的气质是养出来的,把书法当作长情的陪伴,“滋养”不是说三天两头的,他应该是诚心的、沉静的,要像一个虔诚的佛教徒一样。

      就书法家而言,从年轻时候的浅薄、肤浅,到后来慢慢地积累,对传统就会存在一个敬畏之心。我很欣赏我北京的一些同学,他们的状态非常好,不断反复地充电,从一个比较好的状态到一个更好的状态,戒骄戒躁。
  

邓石如龙门对长联 虞立新章草


      壹号收藏网:有人评价您章草的特点“入古出新”,有古人的特点,也有您自己的特色,我想了解您的书法创作是如何去创新的?
  
      虞立新:写章草我也不是一开始就写章草、一直写章草。开始也写汉隶、魏碑、唐楷,在学书的过程中慢慢认识。不是说一眼就能看见它的好,只是学了以后,随着自己审美的意识的提升慢慢觉得这个很有味道。

      我说“师心不师迹”,不是学他表面上的东西,要学习他是如何变化的,学他成功的经验。刚开始的时候我就是“偷”,我“偷”的是王蘧常中年的东西,个性不是很强,我往上找,找他师父沈曾植,沈曾植是如何变化的呢?沈曾植是清代碑学盛行时期的大家,他把碑学里的倔强、雄浑、大气加到章草里去,章草只是一个框架,一个结构,你要往里面加一些元素,就像装修房子一样,你要什么样的风格,需要充实什么样的内容,这些是能够体现你的个性的东西。我开始做章草的时候写过一篇文章把这称之为“偷梁换柱”,就是说学书的人要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心气。

陶博吾《夜开早上》联    虞立新碑版


      因为我开始是写碑的,最后写章草的时候,刚开始很倔强,碑的硬朗在里面。2003年第二届全国行草展的时候,可能当时学章草的人不是太多,在我之前也有别人学习王蘧常,但学的都是晚年的东西,一看就太像王蘧常了,但是我从他中年的时候开始学起,往上追,就像做菜一样,我加了猛料进去了,王蘧常的东西柔和、温润、高古,我当初加的也是我的认识、我的观念,显得比较厚重、古拙,所以在那次展览里脱颖而出了,我就像捡漏一样捡了个一等奖。

      后来我也想到纯粹地写章草不行,所以写了一阵子就停了,又写大草,二王的帖学,中间又跨越式地学画,我觉得在学习的过程中相对的应该有个阶段的持续性。

《泰岳松风》中堂 山水


      壹号收藏网:我们知道您对诗词、佛学、太极也有研究,它们对您的书画创作产生了哪些影响?

      虞立新:我在北京的时候画画、写诗、打太极,我觉得他们都是相通的,我写诗的时候会反复去推敲,诗是练出来的、推敲出来的。我又反推到书法创作当中,书画当中必须要有意境,你不是抄古人的诗,画不是题了古人的诗词你就有诗意,这个诗意是你由心而发的,你首先要懂,你能够写出来,这个时候是在练诗意,有了这个诗意,你在写、画的时候诗意就是流出来的。太极拳讲究阴阳、刚柔、以意导气、以气催力,把太极这种精妙的东西用到书法当中来是很有好处的,有的朋友看我在写字当中的舒缓、气息,这些都是从太极中找的,我的书法当中的文气是从诗里面获得的,还有绘画里的开合、浓淡,它们会避免书法里线条直白、僵化。

      当然也有先生和朋友说我做泛了,让我把章草再深入地做一下,把个人符号再加强一些,但是我觉得基础不宽的话想把这些东西竖高一点是很难的。今年我在做章草的时候准备把这些年来积累的书法之外的养分运用到我的章草里面来,比如帖学里面的东西,太极的刚柔并济、一气贯通的气息,诗词里的文气等等,让它更高古。

《文征明诗意图》斗方 山水


      壹号收藏网:谢谢虞老师,祝您在书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虞立新:也谢谢你们!

壹号收藏网记者与书法家虞立新(中)合影留念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7-11-19 09:20 , Processed in 0.198258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