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正善:艺术家要树立一个不可代替的自己

2017-10-30 10:42| 发布者: 壹号收藏 |原作者: 曾文杰、彭云燕、刘洋

摘要: 壹号收藏网专访艺术家郭正善(右)现场 郭正善,1954年出生于湖北武汉,1983年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现为湖北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湖北油画学会常务理事,湖北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 ...

壹号收藏网专访艺术家郭正善(右)现场


      郭正善,1954年出生于湖北武汉,1983年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现为湖北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湖北油画学会常务理事,湖北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

静物》     布面油画    80cm×95cm    2006


      壹号收藏网:郭老师,您好!感谢您能够接受我们的采访,提到您的作品,大家首先想到的是静物,请您给我们讲讲您的绘画感悟?

      郭正善:我比较喜欢简单一点、凝固、不是很浮躁的东西,所以比较喜欢静物,由各种形状组成的画面,这是一种本能的喜好。我画静物以来,除了示范几乎没有写生过,也没有画过照片,30多年的静物几乎都是编造的,我不喜欢有对象来约束我,我是按照自己对画面的认知来排列或者取舍,这是我比较喜欢的方式。有对象的时候我会被对象牵着走,我一定要在一个主动的位置来摆弄对象。
      我总在找一种可能性,今天我还看了尚扬老师的一篇文章,其中说到“成熟不是一件好事”,我理解的就是要不断地给自己找麻烦,在母题不变的情况下,寻找更多的可能性和表达方式,我学到的东西和平常遇到的事物,我都可以通过这个母题尝试着让它有所体现。

《静物》    布面油画     80cm×100cm    1993年


      壹号收藏网:以我的理解就是,虽然只有静物这一个母题,但是您也在尝试不同的可能性。

      郭正善:静物仅仅是个载体,它不是最终目的。像冯小刚的一篇文章讲到的那样,作为我们表达的对象,我们不能自己把葡萄拿出来,艺术家要把它酿成酒拿出来,这个酒是什么味道什么风格,这是艺术家的选择,你自己把葡萄拿出来是没有多大意义的。当我画一个静物,如果是很容易辨识出是什么东西的时候,我觉得我就没有价值,我一定要把它酿成我希望达到的某种口味的酒,再呈现给观众品尝,这样才会显得深刻。但我们不能按照观众需要的来,我们要把自己所解读的图像和色彩通过静物这个母题来呈现,这样让观众能有更多欣赏的可能性。鲁虹给我写的那篇文章里面也讲了,我不是那么激进、颠覆性的,但我绝对喜欢有变化,不断地有更新的可能性,我自己之前也讲过,类似于“和平演变”这样子,不断地把一些东西通过静物这一母题表现出来,这种感觉我特别喜欢。

静物5》  布面油画 85×60cm 2007


      壹号收藏网:那静物画了30多年,您觉得您最成功、最惊喜的作品是哪一件?

      郭正善:我真的没有过惊喜,我非常痛苦,而且我总感觉达不到我的期望,我从来没有一张画让我自己满意的。画的过程中就觉得很难、很矛盾,又想有变化,又想变化不要太大,又想把某种东西表达出来,又想不要表达的太明确,始终处在这种矛盾中。可能受众会比较喜欢我的某些作品,但是我自己本人始终感觉我想的东西出不来,但是我还比较喜欢这种过程,这种焦虑。

      我不太喜欢迅速地画画,一画一大堆,在一个展览里,别人看了一张就不需要再看第二张就知道整个展览是什么样子,我希望我的展览像一桌菜一样,我的个人风格是一个菜系,但是能有多种菜拿出来,可能这属于轻度的不本分。

素描静物1》   尺寸:35x35     材质:素描     年代:2014


      我们小时候受的是苏联绘画的教育,我们当时是画投影、画素描,我很庆幸周边有一些朋友,所以有那个气氛在,新的东西也在冲击着我们,我到现在都还没有摆脱童年时期的那些塑造。陈顺安老师对我影响很大,以前是我们学校设计系的一个老师,他是一个高人,武汉很多设计师都是他的学生,他让我们认识了毕加索这些大家,以前我们的审美只有一个样式,所有的人都用这个样式来评判,后来发现有很多不同的审美方向。

      我喜欢在一件或几件东西上投入巨大的感情和热情,按照自己想像的方向做的更深入一些,
我的作品名字永远都叫“静物”,所以他们给我写文章很困难,他只能说我是在某一时间段的静物,每张画没有具体的名字。我比较偷懒,一方面觉得取名字很麻烦,再一个我比较讨厌画里面有情节故事,不喜欢借用文学的东西来体现作品,视觉艺术是用图像和色彩来让自己欢愉或者痛苦的, “文革”时期还有那些主题创作,那是文学的东西,不是视觉的东西。

      现在我画画更加自由了,一是到了现在这个年纪,没有人管我了,就像我们的消费意识,我们在享受这个过程,我不可能再按照设定的某种路线去走,所以不断地就有很多“越轨”的行为,不按照规矩来,但是跨度也不很大。而且因为我们长期在教学中,我周边有很多年轻人,这对我有很大的好处,我很害怕自己老了,害怕自己变成一个对学生产生危害的人。我读书的时候很讨厌保守的老师,所以我不愿意变成一个保守的人。我们需要了解时尚的东西,了解年轻人需要的东西,在教学当中也是尽可能产生对等的互动,而不是强迫性的。实际上我们也占了很多便宜,年轻人对我的反馈也很多,这让我的思维不至于老化的太快,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

油画静物3》  尺寸:80x100    材质:布面油画  年代:2013


      壹号收藏网:那在您这么多年的艺术教学生涯中,在教育学生这一方面有什么心得?
 
      郭正善:我有很多学生现在都画得比我好,我觉得老师应该是医生的感觉,要有很强的预判能力,能够发现学生与众不同的地方,再一个就是能够感觉到学生欠缺什么东西,是要消炎还是要怎么样,你要很清楚学生在某个阶段需要什么东西或者克服某种东西。

      教学是一个平等的事情,老师不要刻意强化自己的意识,一定要站在学生的立场去理解一些东西,这样学生更容易接受。还有鼓励非常重要,鼓励肯定比批评的作用大。有时候我也在学生的画里寻找自己要学的东西,他们可能也是无意识的,但是他们的年轻和无拘束散发出来的东西可能更是我需要的。

      此外,我觉得艺术家一定要树立一个不可代替的自己,不管你喜不喜欢,我的东西一看就是我的,不要让别人看到你的东西就觉得像那谁谁的,艺术家一定要有自己的一个样式,我对学生也是这样要求的。

“浅步轻移——郭正善、王祥林、宋克静作品展”开幕式到场嘉宾合影


      壹号收藏网:前段时间您和王祥林、宋克静两位老师在汤湖美术馆举办“浅步轻移”展,您对另外两位老师有什么评价?

      郭正善:他们俩是很优秀的,是我的同学,我们在一起将近四五十年了。我们方向都不太一样,长处不一样、喜好也不一样。这个展览是个平行的展览,都在某个范围内在做自己的东西。王心耀馆长年初的时候告诉我,我以为是个小型的展览,后来才知道有那么大的空间,所以当时很紧张,如果有足够的时间,我觉得还可以更充分一点。

      他们俩有很多我需要学习的地方,像宋老师这次展出的作品,明显跨度很大,他以前是近似于超写实的东西,颜色很客观,现在更平面、主观一些了,这是在往当代走的一种方式,包括他的内容也是。王老师更在意气韵这个东西,画面里面有一种幻化之后混浊的一种气韵感,我觉得做的非常好,我需要向他们学习。

《静物》


      壹号收藏网:下一步您有什么规划和打算呢?还是继续画《静物》吗?

      郭正善:后年我有个展览,我也不知道还有一年多的时间能够准备的怎么样,但肯定会有一些改变,我不愿意太安分。人就是这样的,对未知的东西总有想试一试的欲望,他不会安于某种状态,这是人的本能。我也不知道我会变成什么样,但我想试试我还有没有其他的能力。

      不过不像年轻的时候立志一样,现在没有很明确的目标,也有可能会失败,但这不要紧。对艺术而言,意义很重要,有的人喜欢有趣、有意外但又在规则之内,像有个菜叫菠萝油条虾,既不是粤菜,又不是鄂菜、川菜,有菠萝、油条、虾,还要加沙拉,不是中餐也不是西餐,但是吃了之后又觉得很好吃,它需要有个人把它做出来。艺术家需要坚持而不是一定要坚守某个东西,一张画,你可以任性的发挥,不要那么拘谨。

《静物》


      壹号收藏网:那我们也期待郭老师以后能出一些更好的作品。

      郭正善:谢谢,希望如此,但我更享受这个过程。

壹号收藏网记者与艺术家郭正善(右)合影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7-11-22 11:33 , Processed in 0.345989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