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圈潜规则丑闻 是否只揭开行业冰山一角?

2017-10-30 10:51|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artnet

摘要: 奈特-兰德斯曼(Knight Landesman)在纽约。   打开泄洪闸门并不需要很久时间。  《艺术论坛》的联合出版人奈特-兰德斯曼被指控犯有不适当的性骚扰行为,对此,artnet新闻已经做过报道。新闻一经公布,女性们开 ...
奈特-兰德斯曼(Knight Landesman)在纽约。
 
  打开泄洪闸门并不需要很久时间。

  《艺术论坛》的联合出版人奈特-兰德斯曼被指控犯有不适当的性骚扰行为,对此,artnet新闻已经做过报道。新闻一经公布,女性们开始对这位极具影响力的艺术媒体人进行进一步的指控。兰德斯曼不敌风波,在一名前《艺术论坛》雇员Amanda Schmitt 提出针对他和杂志的指控之后,最终辞去了长达35年之久的杂志联合出版人职位,诉讼指出兰德斯曼多年骚扰她并对其他六位女性有着类似行为。杂志方还表示此次性骚扰事件违背出版社长期以来争取的女权主义理想而表示遗憾,并回应将创建一个专门负责日后监管的女性特别工作组。不仅如此,杂志主编Michelle Kuo也递交了辞呈。她的职位由担任《艺术论坛》网站12年的编辑David Velasco接任。据说,Kuo是在此次性骚扰指控风波前就递交了辞呈。

  artnet新闻陆续收到了来自五位艺术圈年轻女性的声明,她们中大部分并没有在诉讼中被提及。她们说兰德斯曼运用它作为一个国际艺术重要杂志出版人的特权身份,向她们提供职业机会或建议,前提是她们必须容忍非自愿的触碰以及进一步性相关的行为,并且要给予他赞美以及分享她们性生活中的亲密细节。

  无独有偶,兰德斯曼与艺术家、策展人、画廊和作家的交往也极为类似:他会安排早餐或者茶会以讨论专业事宜,经常在最后一刻将地点改在他家、办公室或者酒店,并将话题由工作转变为私人,他会找借口触碰她们,并随后给她们发送示好的电子邮件。

  “直到我读到新闻中,年轻女性被好莱坞电影导演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邀请共进早餐,最后却去了他酒店房间,我才意识到兰德斯曼在骚扰我,“与artnet新闻取得联系的一名策展人Zoe Larkins说道,“我知道他的行为是不适当的,但是我认为,因为他此种行为的‘声誉‘已经众所周知了,所以似乎已经被大家接受,但事情却不仅仅如此。”

  一次偶然的相遇

  Larkins虽然不在诉讼的女性当中,但她在2010年秋天遇见兰德斯曼时是公共艺术非营利机构Creative Time的一名23岁的实习生。她当时在地铁在上看书,突然一名身穿着奇异彩色运动服的男士打断了她,并和她聊起了这本书,她说。她当时并不知道他是谁,直到他介绍他自己是《艺术论坛》的出版人。

  “他告诉我,他认为我可以为这本杂志撰稿,“她在邮件中和artnet 新闻说道。“我们在同一站下了车,当我们到达街上的时候他挽了我的手臂,并问我可不可以和他一起走去公园,他打算在那里跑步。我当时离预约时间还早,所以我答应了。”

  后来,他们通过邮件交流了一阵,最终决定见面来讨论她的撰稿事宜,她说。她提出她可以去《艺术新闻》的办公室,而他提议吃早餐,但却没有指定明确地点。在约好见面的早晨,兰德斯曼让她去他的公寓见面。当她到达时,她才发现他的妻子和孩子出门去了。

  “在他准备早餐时,他有意地在厨房周围来回移动,并且和我的肢体做了不必要的接触,“她说。他开始询问她的性生活,“后来他亲吻了我的脖子和背部。”

  她感到疑惑,同时也很“激动“,因为他给了一些如何在《艺术论坛》发表艺术评论的建议。他也承诺会让她和杂志“Critic‘s Picks(评论家选择)”栏目的编辑取得联系,她说道。

  Larkins陆续为杂志网站写了几篇短评,每篇大约50美元,并且向兰德斯曼询问撰写长篇评论的事宜。在2012年2月,这次他们约见在杂志的办公室。在电梯里,他问她是否有男朋友以及最近是否亲吻过任何人。

  “他在几个月前的早餐问了相同的问题,但这次并不显得愚蠢,或有一点不合适,而是非常让人感到羞辱,“她说道。当她没有进一步回应他时,他告诉Larkins他没有任何关于写作的建议,并说她应该和编辑部门的人讨论,然后他带她去了一个编辑的桌前。

  Larkins与那位编辑进行了简短的交流,但她并没有给予太多的反馈意见。虽然她不知道这位编辑的真正想法,但她担心她占用了这位女士的时间。这次的互动让Larkins怀疑这是否是兰德斯曼“抛弃“自己,因为不符合他的心意。“我觉得房间里的每个人都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以及怎样到达这里的,”她说道,“我尽快离开了那里。“

  在2013年3月,也就是他们在《艺术论坛》会面的一年后,兰德斯曼给她写了一封邮件,她将这封邮件分享给了artnet新闻。“我记得我们甜蜜的早餐,“兰德斯曼在邮件里这样说。

  一个亲密的纹身

  一个希望匿名的年轻艺术家回忆起2014年在《艺术论坛》办公室更加奇怪的会面。当时,兰德斯曼带她到自己办公室,关上了门。她回忆说,他问她:“你想要一个核桃吗?让我喂你吃个核桃。“她把手掌伸了一下,但他指示让她闭上眼睛。“他真的想要喂我(吃核桃),”她说道。“所以我闭上了眼睛,张开了嘴,并说服我自己,作为一个艺术家,我应该可以办到。“

  他让这位艺术家打开网站给他展示作品,但是她刚开始说就被打断了,兰德斯曼开始问她在和谁约会,这个约会对象是否也是艺术家。“可悲的是,虽然和我的作品完全无关,但我是在约会一个艺术家,而我不得不用十五分钟谈论他的艺术。这应该是最有损我人格的事情了。“

  随后,兰德斯曼要求她“看着我的眼睛,说出‘没有人比你更能理解我的艺术‘,“她说道。“我做了他要求的事情,不带任何感情,就像在讲一个笑话。他似乎并不喜欢这样,并问我为什么不相信(他让我说的话)。我回答目前我只谈论了十分钟我的艺术实践,而他似乎完全不明白我的艺术。‘当我给你高潮的时候就会明白你的艺术了,’他说。我尝试一笑而过,然而他继续谈论一些涉及‘酒店‘的‘安排’,并确保我‘为我的作品而活。‘我生气地表示我已经可以靠艺术生存了。”

  最后,兰德斯曼要求在她的皮肤上画一个“纹身“。她同意了,但要求他画在她的背上,这样别人不会注意到。她转过身背对他,他拉下了她的裤子,“在我一边的屁股上画了一个三角形,并称我的屁股非常棒,”她说道。

  “我尝试笑笑就算了。我试着保持‘冷静‘并(为我的艺术)争取好的条件。毕竟那是《艺术论坛》。但是,我刚到达电梯,就感到非常恶心,以及这个行为是多么的错误。“她立刻给兰德斯曼发了消息说,他的行为“是不对的”。他回复我,‘不要在打翻的牛奶上哭泣(意为不要后悔已经做过的事)。’“

  公开的序曲

  另一位匿名的杂志女编辑抱怨说,这是一个愚蠢的骚扰。 “我在一个画廊的开幕式上遇到了兰德斯曼,他拍了我屁股,然后提出要把我带回家,我居然错误地接受了,“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 “他试图在出租车后座与我亲热。”后来,Landesman邀请她喝茶、晚餐和早午餐,并建议她为他们杂志撰稿。 “我天真地认为这是一个孤立的事件。“

  另一个女人是位画廊主说,兰德斯曼在2016年在NADA艺博会迈阿密海滩的展位接近了她。“他打了招呼之后,把手放在我的屁股上,“她说。 “我记得当时感觉很不舒服,我说,你的手不合时宜,然后他说‘哦,对不起,亲爱的。‘”

  后来兰德斯曼邀请她去了《艺术论坛》办公室,一起喝茶讨论画廊项目。她同意了—— “我们不要忘记他是《艺术论坛》出版人,真想哭啊!“但是因为一场暴雪,所以会面被取消。后来兰德斯曼继续不停邀请她,为此,她发短信给在杂志工作的朋友,看看他们是否在办公室。 “不,不要去,”朋友这样告诉她。

  兰德斯曼在artnet新闻发表第一篇文章前的一封电子邮件中承认,他已经“试探某些界限“,但他认为“我从来没有故意或有意伤害过任何人,“我真心想要寻求帮助,确保我今后与朋友和同事的行为不会再受到责难。“在artnet新闻首篇文章发表的一封电子邮件中承认,他已经“测试了某些界限”,但他认为“我从来没有故意或故意伤害任何人。不过,我完全从事寻求帮助,确保我今后与朋友和同事的行为不会再受到高度责难。“他没有回应artnet 新闻针对新的指控向他征求评论的要求。

  在2016年Schmitt对他提出性骚扰投诉之后,《艺术论坛》曾经要求兰德斯曼寻求治疗。但在访谈完员工们的几天后,其他联合出版人Tony Korner,Charles Guarino和Danielle McConnell得出结论说,“这种行为破坏了我们长期以来争取的女权主义的理想“,而且兰德斯曼“涉足了一种不可接受的行为,并制造了一种充满敌意的工作环境。”在宣布兰德斯曼的辞职的声明中,他们还宣布将杂志内部建立一个女性事宜专案组。

  在Schmitt诉讼中的另一名女性Abigail Toll,于2015年与兰德斯曼相遇,当时她是一家柏林画廊的助理。她告诉律师,当时她25岁,在电子邮件的交流中他询问了什么是她“梦想的工作,“并告诉她“让我们看看我们能否让它实现。”次年兰德斯曼回到柏林时,他们约好了见面。

  Toll以为见面的地点是个公共茶室,但实际上那是一个带花园的私人公寓。兰德斯曼在自己卧室替她准备早餐,而床也并没有收拾。他问了一些关于她性偏好的问题以及她是否对现在的性生活满意。他以第三人称“Abigail喜欢什么“来提问,她回忆道,“像一个孩子一样。”他站在她的身边,用大腿触碰她。

  Toll将此前与兰德斯曼交流的邮件转发给artnet新闻,说自己回答了他的问题,因为“我误以为这是一种平等的对待并表达女性可以像男性一样自信谈论性。“

  兰德斯曼在他们见面后写道:“Abi喜欢他烤面包,她的鸡蛋流淌了……今天更多了解了你一点,我们建立了一座友谊的小桥。“(Toll 向artnet新闻提供了邮件复印件)。Toll回应道:“我希望‘小‘友谊意味着‘短暂’……昨天发生的事并不是我所期待的交流。我预期的是一种智力上的碰撞,并且是基于相互的尊重。然而,你问我了一些不可思议的关于性生活的私人问题。这些对于一个并不亲近、在专业领域的相识是有辱人格并且不可接受的问题。”

  遇见人生导师

  根据Schmitt诉讼中的一个说法,另一位女士Valerie Werder表示,兰德斯曼在2016年5月的一个艺术行业聚会上认识了她。他许诺给她介绍“任何她想认识的人,作为交换,她必须陪他一个晚上。““兰德斯曼最终给她介绍了她想认识的人,”一位女权主义小说家Chris Kraus,“在介绍之后他抓了她的臀部,并在她和自己职业偶像Kraus女士对话的全程都没有放手。“

  Toll、Werder、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策展人,以及其他五位女性都提供了自己经历的描述来声援Schmitt的诉讼,但她们并没有被作为原告。这起诉讼声明兰德斯曼违反了纽约市的人权法案,该法案禁止因反对工作场所性骚扰而进行报复行为。她们同时指责《艺术论坛》并没有采取足够的行动来阻止莱德斯曼的行为。

  在Schmitt诉讼公开前,《艺术论坛》在一份提供给artnet新闻的一项声明中称,她的说法是“毫无根据“的。出版人们声称她的指责似乎是“试图利用她故意努力开始并维护的一段关系。”他们还补充说道,杂志“绝对不是同谋或者有罪的“以及他们利用这个投诉的契机,加强工作场所相关政策。

  为了回应artnet新闻对这些新的指控的询问,《艺术新闻》回复了一则关于兰德斯曼辞职以及创建全女性专案组的声明。

  但是很多人认为这本杂志的回应很让人失望。“我太有可能因为‘努力制造和维持‘和兰德斯曼的关系而被指责,“Larkins告诉artnet新闻,“我如此努力建立我所认为的一种职业的联系,这可能有利于获得写作的机会或者工作机会。在这样一个竞争激烈的领域,任何拥有雄心的年轻人都会像我们这么做。”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7-11-24 15:49 , Processed in 0.339279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