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百人盗掘文物被抓 河南一政协委员涉案逃亡海外

2017-11-28 09:44|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法制晚报

摘要: 被查获的文物  一个未挖穿的盗洞牵出了西北地区盗墓、销赃、非法收藏的一整条犯罪链条。  2017年11月17日,由公安部挂牌督办的陕西淳化“7·20”系列盗掘西汉古墓葬案宣布告破。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接受法制 ...

被查获的文物


  一个未挖穿的盗洞牵出了西北地区盗墓、销赃、非法收藏的一整条犯罪链条。

  2017年11月17日,由公安部挂牌督办的陕西淳化“7·20”系列盗掘西汉古墓葬案宣布告破。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接受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采访时说,这是近年来全国破获的重大文物犯罪系列案件之一。

  整个案件侦破历时16个月,涉及5省16个地市。一举打掉盗掘、倒卖文物犯罪团伙8个,抓获犯罪嫌疑人91名(包括公安部A级通缉令通缉人员2名),破获被盗掘案件96起,追回被盗文物1000余件。其中许多珍贵的文物被无损追回,追缴的100余件青铜编钟、汉代陶俑等罕见文物价值极高。

  “不速之客”频现汉云陵

  七月的淳化县铁王乡大圪垯村,天气炎热。此时地里的玉米已经长到一人多高,但并没到收获的季节,地里鲜有人去。所以,2016年7月20日,当淳化县公安局局长贠彦武得知这几天有人在夜里频繁出入于玉米地时,一下子警觉起来。

  贠彦武的警觉并非毫无来由,因为这片玉米地下面,是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汉云陵。

  汉云陵地下长眠着汉武帝刘彻的宠妃、汉昭帝刘弗陵的生母“钩弋夫人”。钩弋夫人一生颇为传奇,传说她“天生握拳不能伸展,被汉武帝召见时,才将手展开,掌中握有一玉钩”。

  现在更流行的说法是褚少孙在《史记》里的补记:汉武帝为防患女主乱政,立子杀母。汉昭帝刘弗陵即位后,追封母亲为皇太后,将其迁葬云陵,并且陪葬了大量珍贵文物,所以汉云陵历来都是盗墓者眼中的“香饽饽”。

  得到线索后,贠彦武和副局长杨改过赶到群众举报的地点进行乔装侦查,果然发现了新挖掘的盗洞。幸运的是,此处盗洞较浅,汉云陵的文物并没有被盗出。淳化县公安局局长贠彦武说:“因为没有盗出文物,按正常情况下如果我们不深挖、不追查的话,这个案子就可以草草的结束。”

  然而盗洞的出现,证明了盗墓者的存在,只要他们一天不落网,文物就始终处于危险之中。

  淳化县公安局立即决定成立由局长贠彦武任组长、杨改过副局长为副组长的“7.20”专案组对该案立案侦查。

  在摸排走访过程中有群众反映,前段时间曾在大圪垯村附近见过一辆白色日产越野车。通过调取高速公路的监控录像,专案组发现车牌为陕A**7BW的白色尼桑越野车与群众描述高度吻合。

  该车在2016年6月底至7月初的一段时间,每天晚上十一二点从淳化收费站驶离高速公路,又在凌晨四五点钟从淳化收费站回到高速公路,行动规律符合盗墓的作案时间。

  经调查,白色越野车车主名叫李某英,没有正常经济来源,出手却十分阔绰,身边经常聚拢一些有盗墓前科的人。据此专案组确定,这是一个以李某英为首的犯罪集团,并围绕李某英摸排出与他同行的另外五个人。

  专案组民警通过技术手段得知,这伙人在汉云陵的盗墓活动并没有得手。但不久前,李某英团伙曾在西安灞桥薄太后墓群挖掘出贵重文物。他们还约定9月7日在西安市户县太平国家森林公园的农家乐聚会,庆祝这次“大丰收”。

  专案组认为,这是将犯罪团伙一网打尽的绝佳时机,遂立即组织20余名民警,由专案组组长贠彦武和副组长杨改过亲自带队,身着便衣,奔赴太平国家森林公园伺机抓捕。

  虽然,专案组民警已经得知团伙的聚会地点在太平国家森林公园,但附近有500余家农家乐,排查难度很大。整整五个小时过去了,民警们并没有发现嫌疑人的踪迹。

  眼看着天色渐晚,吃饭的人们纷纷离开,大家内心十分焦急。就在此时,李某英的陕A**7BW白色越野车突然从大家眼前一闪而过。民警们一下子兴奋起来,一路跟踪该车来到西安市电子三路众森宾馆。

  通过前期排查,专案组已经掌握到众森宾馆正是该团伙的落脚点。并且这伙人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为了方便逃避打击,没有住在临近的房间里,而是分散在各个楼层。

  团伙成员到达宾馆后,为防止打草惊蛇,民警们埋伏在尚未熄火的陕A**7BW车旁。不一会儿,一名男子走到车旁准备上车,民警迅速将其控制,这个人正是团伙头目李某英。

  根据李某英的供述,民警将分散在各个房间的其他6名团伙成员一举擒获。第二天,两名藏匿该案文物的嫌疑人也相继落网。

  淳化县汉云陵古墓葬及西安灞桥薄太后墓群多次被盗掘案成功破获,追回被盗掘文物共计24件。经查,该团伙作案范围涉及全国5个省、16个地市。

  盗墓团伙构成复杂 内部嫌隙渐生

  虽然李某英团伙已经落网,但专案组并没有就此结案。根据现场起获的盗墓工具,民警发现该团伙使用了多个地域不同的盗墓手法。

  专案组民警介绍称,关中盗墓是用凿杆确定墓道位置,陕北则是用炮铲砸墓,山西用洛阳铲探墓,河南和甘肃盗墓还要使用筛子,因为这两个地方的墓葬经常葬有金珠和琉璃珠。

  据此专案组判断,李某英团伙成员应该来自不同的盗墓团伙。经过几天的审讯,以刘某平为首的山西籍盗墓团伙,高某鹏为首山西籍盗墓团伙,以袁某红为首的陕西宜川籍盗墓团伙等多个盗墓团伙相继浮出水面。

  有趣的是,李某英盗墓团伙也存在内部斗争。他们怀疑李某英从中赚取大量差价,于是在盗墓活动时私藏一部分文物准备私自卖出。其中王某广在墓坑里将四个小编钟藏在自己的袜子里带上来,又与掘土的其余两人合谋藏了十几个编钟。团伙头目李某英直到事发后才知晓这部分编钟的存在。

  从2016年12月初到2017年3月份,专案组先后赴山西、甘肃、西安、韩城、延安等地实施抓捕,多名犯罪团伙成员落网。

  专案组查获被盗的国家二级文物青铜编钟1件及青铜鼎、青铜剑、陶罐等文物30余件,后又成功追回被盗文物100余件。

  盗墓销赃 文物贩子逐一落网

  在审讯过程中,专案组得知一个绰号为“四牛”的人是李某英的重要上线。经过两个月的摸排侦查,专案组终于掌握了四牛的真实身份和住所。

  四牛真名张某战,在西安有两套住房,分别住着他的妻子和情人。张某战年近不惑,他的情人是个23岁的姑娘。

  然而张某战并不经常在这两处居住,而是整天住宾馆,并且经常更换,行踪十分难掌握。

  直到十几天后的2017年3月28日,专案组通过技术手段得知,张某战即将到一家羊肉泡馍馆吃饭。当民警赶到泡馍馆时,见到一个身穿白色风衣,戴着墨镜,脸上有刀疤的男子,此人正是张某战。随后,民警将张某战及其妻子和情人分别抓捕。

  经过一番政策攻心,张某战表示愿意配合警方,但希望见见他的两个女人。随后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两个女人同时来到张某战的审讯室,一左一右抱着张某战痛哭流涕。张某战叮嘱她们出去以后不要闹矛盾,要团结,共同把他的两个孩子抚养成人。

  可这个在看守所仍然左拥右抱的张某战在接受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采访时却称,自己走上犯罪道路是“为了生活铤而走险”。

  张某战自称出身农村、家境条件差,从小受人欺负。成年后为了赚钱“搞过土方、干过工程、搞过拆迁、干过食堂”。后来因为古玩交易中利润大,他甚至成为盗墓者的上家,一步步堕入深渊。

  张某战交代称,案发后自己很纠结,也没有离开西安市,一直在犹豫是否投案自首,终被警方抓获。

  本案中,张某战作为中间人获利150万元,但他说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宁愿用300万元换取自由。“家里还有两个儿子,他们一个上初中,一个上小学。”张某战说。

  除了李某英,张某战手下还有张某阳和武某生等人。张某阳盗掘职业性很强,曾因盗掘墓葬获刑10年,是圈里的“风云人物”。甘肃天水的武某生家族都从事盗墓,兄弟三人同案被抓。

  顺藤摸瓜 私人博物馆暗藏被盗文物

  据张某战交代,他的主要买家是孟老大和李叶军。由于李叶军十分狡猾,有很复杂的社会背景,非常熟悉专案组的侦查思路和侦查措施,对他的抓捕工作困难重重。李叶军现被列为公安部通缉重大文物犯罪在逃人员。

  在这种情况下,专案组及时调整侦查方向,将主要精力放在对孟老大的抓捕工作上。经长期走访摸排,专案组查出孟老大原名孟某建。

  孟某建的反侦查能力很强。当他得知张某战被抓后,手机常常关机,行踪难以捉摸,给专案组侦查工作带来很大难度。

  2017年4月13日晚上,专案组民警终于掌握了孟某建的位置。14日早晨,蹲守了一整夜的民警将孟某建抓获,并对其住处进行搜查,共搜查出疑似文物70余件。

  孟某建交代了在2011年、2013-2016年期间的所有犯罪事实,专案组民警先后查获各类文物250余件。

  孟某建供述,他的一部分文物卖给了甘肃天水的商人张某平。张某平酷爱古玩,有自己的私人博物馆,名下还有多个公司,具有一定的社会关系及影响力。

  克服了重重阻力后,专案组得知张某平的情人王某将乘坐4月26日的航班从北京飞往西安,专案组民警在西安机场蹲守王某,发现王某乘车前往西安香格里拉酒店。当晚,民警将隐匿在西安香格里拉酒店的张某平成功抓获。

  然而之后的审讯却异常艰难,张某平坚称自己的博物馆是经文物局批准的,购买古玩时并不知道这些东西是盗墓所得。

  经过长久的心理攻势和民警的反复工作,张某平终于承认,他知道孟某建的东西是从古墓里挖出来的珍贵文物。

  4月27日,陕西省公安厅成立跨省追缴涉案文物专案组,刑侦局局长吴仲飞任总指挥。

  当天,专案组50余名民警赶赴位于甘肃省天水市的张某平博物馆追缴文物。之后,张某平又供述在西安的会所还藏有部分文物。29日,专案组又去往西安追缴文物。

  这两次共追缴鎏金编钟、双螭虎鎏金底座、石磬、陶马等珍贵文物200件,其中青铜器81件、陶俑64件、石磬36件、陶制编钟及配件18个、陶马1个。

  根据孟某建的供述,除了张某平,他在河南郑州还有两个上线:收购陶器的福建王和收购玉器的李某。

  孟某建并不知道福建王的真名,只知道他原籍福建,整天在广州、郑州和西安的文物市场上转悠。

  专案组查出福建王真名王某县,为对其进行抓捕,民警两赴广州,一赴深圳,四赴郑州。终于在第四次去郑州时获得消息,福建王正在郑州一个宾馆里面进行文物交易。

  民警随即赶到,将福建王和另一个文物贩子,以及收购文物的两人一起抓捕,人赃并获。之后民警又三赴郑州,抓捕了李某。

  专案组押解李某从郑州返回陕西,途径洛阳时,遇到了罕见的大雨和冰雹。车被暴雨打的摇摇晃晃,路上飞溅的雨水比车还高,冰雹险些砸穿前挡风玻璃。

  杨改过当时最担心的不是自己和同事们的安全,而是一旦冰雹砸破车窗,李某受伤将影响押解行动,贻误案情。

  在审讯中,福建王和李某都交代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买主——郑州的张学溥。

  张学溥是河南省政协委员,名下有建材市场、房地产公司,年收入近千万。他也有自己的私人博物馆:郑州市黄淮艺术博物馆。

  专案组的下一步工作是抓捕张学溥,然而张学溥却已经逃往加拿大,目前他是公安部A级通缉令通缉人员。

  法网恢恢 追逃仍在进行中

  在循线追踪、抓捕文物贩子的同时,专案组也没有放松对盗墓集团的追捕。截止到2017年6月24日,10个涉及陕西、甘肃、山西等地、常年以盗墓为业的盗墓团伙悉数落网。

  另外,专案组还加大对上网逃犯的缉捕力度。7月31日,公安部发布A级通缉令公开通缉10名涉嫌重大文物犯罪的在逃人员。

  8月30日,上网逃犯王某某在山西省运城市一街道被专案组民警成功抓获。

  9月8日,公安部A级通缉令通缉的在逃盗掘古墓葬犯罪嫌疑人王某某向淳化县公安局投案自首。

  9月19日,被上网追逃的康某某来淳化县公安局投案自首。

  11月10日公安部发布第二批A级通缉令。11日,公安部A级通缉的重大文物犯罪在逃人员李某某来淳化县公安局投案自首。

  目前,该案案情全部查清,主要犯罪嫌疑人均已到案,已批准逮捕54人,上网追逃10人,案件进入移送起诉阶段。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陈士渠表示,本案的告破不仅严厉打击了文物犯罪,保护了文物安全,净化了市场环境,而且大量珍贵文物成功追缴,为国家和人民挽回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文化损失,彰显了法律的尊严和国家对保护文物的坚定决心。

  亡羊补牢 田野文物保护亟待加强

  此次系列盗掘古墓葬案的侦破收获颇丰,然而它也暴露了田野文物保护的一些薄弱环节。

  盗墓团伙的目标多为皇陵,皇陵的面积普遍很大,很多达到几百甚至上千平方公里,然而保护方式却主要靠文管所工作人员的日常巡视。

  “这么大的面积,即使开车巡视也需要数小时,还有很多开车甚至步行都难以到达的地方,而这些地方正是盗墓分子经常选择的地点。”“7·20”案专案组组长、淳化县公安局局长贠彦武说。

  与此相对照的,则是文管所人员的严重匮乏,每个皇陵的文管所只有三四个人员编制。这样的人员比例,显然无法对皇陵进行有效保护。

  对此,贠彦武提出三个建议:首先,加大人力投入,对文管所扩编,加强巡视力度。其次,加大科技投入,增加视频监控,使用无人机上天巡查。第三,加强对工作人员的管理培训,提高相关人员的职业道德和职业素养,让他们充分认识到自己工作的责任和义务。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7-12-13 22:40 , Processed in 0.304528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