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0年前 古蜀人特权阶层最爱玉石和象牙制品

2018-1-6 10:03|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四川日报

摘要:   神秘的三星堆和金沙遗址,以其精美出土文物揭开了古蜀文明的灿烂辉煌。然而在三星堆之前,成都平原的史前聚落,又是何时出现特权阶层、并最终一步步进化到更高层次的社会结构呢?  1月4日,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 ...



  神秘的三星堆和金沙遗址,以其精美出土文物揭开了古蜀文明的灿烂辉煌。然而在三星堆之前,成都平原的史前聚落,又是何时出现特权阶层、并最终一步步进化到更高层次的社会结构呢?

  1月4日,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对外公布青白江三星村遗址发掘成果。在这片宝墩文化四期(距今约3800年至3700年左右)的遗址中,再度发现了象征特权的玉石和象牙制品。它们和此前成都平原出土的同一时期玉石器等一起,破解出又一历史密码——在距今3700年以前,成都平原史前聚落中,已经开始出现特权阶层。而此后100多年,三星堆孕育出最独特的青铜文化。

  A、玉石和象牙成为权利象征

  2017年5月,成都青白江文物保护管理所对三星村遗址进行了文物勘探,发现有土坑墓痕迹。此后,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等相关单位开始了对墓葬的抢救性发掘。随着清理面积逐步扩大,考古人员发现了距今3800年至3700年之间的房址、灰坑以及墓葬。而已经清理完成的30多座墓葬中,发现了用玉石和象牙做成的玉锛、发簪等饰品。

  据考古领队杨占风副研究员介绍,此次发掘的墓葬成组分布于遗址区域。每组墓葬中,墓室再成排并列,并且每座墓室中骨骸的安置方向完全一致。杨占风说,这说明当时的社会形态已发展到以家庭为单位,“当时的人们以家庭为单位居住在一起,去世以后也以家庭或家族为单位进行埋葬。”

  这些进行了严格规划的墓室中,宝墩文化二、三期时没有发现过的玉石和象牙器,也出现了。

  在编号M7的墓室中,考古人员发现墓主的后脑勺部位放有玉石做成的管状束发器。墓主手边,是打制得颇为精细的玉锛和玉圭锛两用器。编号M12的墓室中,用象牙做成的漩涡状器物,被放置在了墓主的肩胛骨附近。随着考古持续推进,工作人员在更多墓室中发现了象牙掏空后做成的手镯、装饰用的象牙头帘、象牙发簪以及穿孔牌状器等器物。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出土的玉器3件、象牙器20多件,全部出土于墓室之中。这个发现让考古人员惊喜不已。杨占风说,“玉器和象牙器出现在墓葬中,就说明它们在当时已用于代表权利和身份。”

  B、演绎古蜀文明进程

  这批考古材料的发现,成为探索成都平原社会复杂化进程、文明起源及其背景的重要证据。

  1986年出土的三星堆祭祀坑,以令人震撼的青铜神树、青铜面具等随葬品,证明在公元前16世纪时,古蜀人已经创造了独特的青铜文化。然而在漫长的史前时期,散布于成都平原上的史前城址,又是在何时完成“进化”的呢?秘密就藏在看似不起眼的出土文物中。

  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江章华介绍,在新津宝墩古城、温江鱼凫古城等成都平原史前城址中,宝墩文化四期以前的城址只有大小规模的不同,此外并无太多区别。尤其最近几年的考古发掘中,可以发现宝墩文化从距今4500年左右开始,在前三期的六七百年间,人们去世以后几乎没有任何随葬品,说明社会成员在此时还没出现明显分化。但2017年在宝墩文化四期的三星堆仁胜村墓地发掘中,就出现了玉锥形器、玉泡形器、玉矛等随葬物品。而此次青白江三星村的发掘,再度发现了玉器和象牙器等高等级奢侈随葬器物。

  “这说明在距今3800年至3700年,这些史前聚落中已出现拥有一定权力的特殊阶层。更重要的是,聚落之间也可能出现了分化:三星堆聚落可能因为掌控了某些特殊资源或特殊物品的贸易渠道,逐步强大,成为强势聚落。”江章华说,此次青白江三星村的考古发掘,为研究成都平原文明起源以及三星堆文明诞生的历史背景,提供了珍贵材料。而将这些零星材料进行拼接,成都平原的人们如何从新石器时代一步步发展到古蜀王国,他们的社会如何运转和管理、人群如何组织等秘密,有望揭开。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8-8-18 16:05 , Processed in 0.347499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