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骚扰指控蔓延到时尚摄影行业 著名摄影师受指控

2018-1-17 10:14|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好奇心日报》

摘要:   对于时装模特来说,拥有能够激发别人欲望的魅力是成功的关键。模特工作往往要求他们展现裸体并施展诱惑;能否挑逗起人们的欲望成为了卖点。在这个行业中,模特受到的种种待遇往往处于灰色地带,很难判断它们是否 ...
  对于时装模特来说,拥有能够激发别人欲望的魅力是成功的关键。模特工作往往要求他们展现裸体并施展诱惑;能否挑逗起人们的欲望成为了卖点。在这个行业中,模特受到的种种待遇往往处于灰色地带,很难判断它们是否合意。

  这种模糊不清的界限酿成了恶果。数十年来,一些著名摄影师一直在肆无忌惮地做一些过分的事情,对模特和助手进行性骚扰却始终不用受到惩罚。以前,这样的现象被视为是模特换取事业成功要付出的代价。但现在,人们给它贴上了新的标签:滥用权力和性骚扰。

  15 名曾与著名摄影师布鲁斯·韦伯(Bruce Weber)合作过的现任和前任男模特向《纽约时报》透露,在拍摄工作期间,他们曾被要求在不必要的情况下展现裸体和发生强迫性性行为。布鲁斯?韦伯凭借为 Calvin Klein、Abercrombie & Fitch 等品牌拍摄的性感广告片,成为了现今最著名的商业和艺术摄影师之一。

  这些男模特都提到,在与韦伯私下会面时,他曾要求他们脱掉衣服,带着他们做呼吸和“能量”练习。他们所给出的供述均十分一致:韦伯要求模特练习呼吸并移动双手,触摸模特自己和他的身体,找到能让他们感觉到“能量”的部位。韦伯还经常用自己的双手抓着模特们的手进行“指导”。

  模特罗宾·辛克莱(Robyn Sinclair)回忆道:“我记得他曾经将他的手指放入我嘴里,又用手抓着我的私处。我们从来没有发生过性行为,但也做了很多事情。很多身体上的接触,很多猥亵行为。”

  在讲到 1990 年代中期的经历时,13 名曾经和摄影师马里奥·特斯蒂诺(Mario Testino)工作过的男性助手和男模特向《纽约时报》揭露,这名备受英国王室和《Vogue》青睐的摄影师曾对他们进行性骚扰,有时甚至包括摸索下体和手淫。

  两位摄影师的发言人表示,他们对这些指控感到失望和震惊。

  韦伯在律师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这些针对我的指控太离谱了,我感到非常震惊和悲痛。我绝对没有做过他们所指控的那些行为。”

  特斯蒂诺的代理律师事务所 Lavely & Singer 对提出性骚扰指控的男模特的人品和可信度提出质疑,并且写道:律师所曾与几位前员工交谈过,这些员工“对指控均感到十分震惊”,并且“无法确认其中的任何指控”。

  遭受过性骚扰的受害者表示,面对这些情况,他们的选择显而易见:如果默许这些性骚扰行为,他们就能获得广告活动的工作机会,如果直接拒绝,会让自己的事业冒上遭到阻碍甚至被封杀的风险。但许多人都表示,他们还是不会选择公开发声。

  2011 年,摄影师布鲁斯·韦伯出席米兰举行的一个时尚活动。图片版权:Evan S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时尚行业,年轻男性特别容易受到剥削。前任模特翠希·戈夫(Trish Goff)表示,男模特是“最不受尊敬、最易被支配的”。

  1996 和 2002 年间,基恩·柯岗(Gene Kogan)在模特经纪公司 Next Management 担任经纪人。他说:“通常,如果某个摄影师有一些特别的名声,我们会在工作前事先提醒模特。”

  但他补充道:“如果你说自己不打算跟布鲁斯·韦伯或马里奥·特斯蒂诺这样的摄影师一起工作,那你还不如直接收拾好行李,转行去。”

  和好莱坞一样,数十年来,模特行业关于性骚扰和性侵犯的指控不时就会传出来,但每一次都没有什么持久的影响。从模特经纪人到造型师再到时装品牌,这个行业向来似乎更看重维护其完美无瑕和光鲜亮丽的形象,而不是找出其中行为不端的人。

  关于女性模特所经历的不正当待遇,《60 Minutes》节目早在 1988 年就曾对巴黎模特经纪公司进行过调查,但这些不时被曝光的性骚扰事件最后只会逐渐平息。那些被指控强奸年轻模特的经纪人还继续在工作。摄影师特里·理查森(Terry Richardson)在一部有关女模特性侵事件的纪录片中被指控后,还继续为很多著名时装品牌工作。事情一直到关于制片人哈韦·维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报道出来后,才有了新的转机。

  导师

  麦当娜第一个女儿出生时,为她女儿拍摄《Vanity Fair》照片的掌镜人正是当时 63 岁的特斯蒂诺。他还是英国威廉王子(Prince William)和凯特·米德尔顿(Kate Middleton)订婚时的摄影师。2014 年,他被授予大英帝国勋章。最近,他还为《Vogue》拍摄了 2 月刊的封面:著名网球运动员塞蕾娜·威廉姆斯(Serena Williams)和她的女儿。他一向以热情洋溢和充满魅力的个性而著称,也是深受名人欢迎的摄影师,曾合作的品牌包括 Michael Kors、Burberry 和 Dolce & Gabbana 等。

  两名模特指控他在 1990 年代拍摄 Gucci 品牌广告期间,曾对他们作出不当行为。

  拍摄这个广告的模特之一杰森?费德雷(Jason Fedele)说:“如果你想和马里奥一起工作,你需要先在马尔蒙庄园酒店(Chateau Marmont)拍摄裸体照片。所有的模特经纪人都知道,这样做可以帮助你的事业。”

  比起拍摄裸体作品,一些性骚扰行为才是真正让他感到困扰的事情。费德雷说,特斯蒂诺仿佛在衡量哪些“动作”可能奏效一样,“不论是语言上骚扰,还是隔着毛巾摸我们,他都做了。”

  2014 年,摄影师马里奥·特斯蒂诺出席巴黎的一场时装发布会。图片版权:Miguel Medina/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赖安·洛克(Ryan Locke)是 Gucci 另一个广告中的模特,他说:“他(特斯蒂诺)就是一个‘性捕食者’(sexual predator)。”

  洛克表示,当他跟其他模特说自己要去见特斯蒂诺时,“每个人都开始调笑,说他臭名昭著,让我‘勒紧自己的腰带’”。

  这次试镜是在特斯蒂诺所住的酒店里举行。特斯蒂诺没有在大厅里见洛克,而是让他直接去自己的房间里。特斯蒂诺穿着宽松的长袍打开了门。之后,他们就模特是否需要全裸拍摄陷入了僵局。

  洛克表示,自从自己接拍 Gucci 广告后,特斯蒂诺一直表现得很主动,言行举止也很轻浮。据他回忆,拍摄工作最后一天需要拍摄一组躺在床上的照片。当时,特斯蒂诺说道:“我觉得他还没找到感觉。你们都出去。”

  洛克称:“他关上门还上了锁。接着爬到床上,跨坐在我身上说道,‘我充当女生,你来做男生的部分。’我劝他最好赶紧滚开。我把毛巾摔到他身上,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时任 Gucci 创意总监的汤姆·福特(Tom Ford)称他当时并未在场,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他表示自己对那些被骚扰的模特深表同情,但同时也告诫称,倘若摄影师需要拍摄模特躺在床上的脸部特写,拍摄的角度通常会非常有限。

  特斯蒂诺的前几任助理也表示,特斯蒂诺习惯聘请一些年轻的男模特。这些模特通常都是异性恋,不得不面对特斯蒂诺越来越得寸进尺的行为。

  1996 年,刚从西方学院(Occidental College)毕业不久的雨果·提尔曼(Hugo Tillman)最初以自由职业者的身份担任特斯蒂诺的摄影助理。特斯蒂诺曾邀请提尔曼和他的母亲共进午餐,表示愿意指导他。提尔曼称:“当时我真的很喜欢他,打从心底里敬佩他。”

  于是,提尔曼搬去了巴黎,担任特斯蒂诺的全职助理。很快,他便由第四助理提拔为第三助理。“一切看上去就像罗伯特·奥特曼(Robert Altman)所展现的那样,梦幻般的时尚。”但他却说:“拍摄过程中,特斯蒂诺经常要求我给他按摩,其他助手、模特和时尚编辑都在现场,这让我觉得很不自在。”

  据提尔曼称,某天晚餐结束后,特斯蒂诺曾在大街上抓着他想要亲过来。几个星期后,他们一起出差。特斯蒂诺在酒店房间里和他碰头,要他给自己卷了一支烟。接着,特斯蒂诺把他推倒在床上并顺势跨坐上来,还紧紧压住他的手臂。后来,特斯蒂诺的弟弟进了房间,把摄影师从提尔曼身上拉了下来。

  杰森·费德雷在位于佛罗里达州家中的店里。费德雷曾是一位知名时尚模特,如今则身兼数职:既是木匠,也兼做网页设计。图片版权:Zack Wittm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特斯蒂诺的辩护律师称,特斯蒂诺的弟弟“坚称没有发生过这种事”。在一次访谈中,提尔曼的前女友确认提尔曼向她描述过这个故事。去年 12 月,提尔曼还就这段经历向纽约市人权委员会(New York City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作证。

  谈及酒店房间的那段经历,提尔曼表示:“当时我很害怕,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周后,提尔曼就辞去了工作。现在他是一位艺术摄影师,位于伦敦的英国国家肖像馆(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和上海双年展(Shanghai Biennale)都曾展出过他的摄影作品。

  上世纪 90 年代末到本世纪初,模特泰伯(Taber,他在工作中不使用自己的全名)曾与特斯蒂诺有过诸多合作。据他描述,特斯蒂诺曾把一只手放到他裤子背后。有一次,特斯蒂诺还来到他的酒店房间,要和他发生性关系。自那以后,泰伯便不再将特斯蒂诺视为好友:“他曾是一位良师益友,但他做得太过分了。”

  上世纪 90 年代末,罗曼·巴雷特(Roman Barrett)曾担任特斯蒂诺的助手一职。他表示:“性骚扰时有发生。”特斯蒂诺曾用勃起的下体摩擦他的腿部,甚至还曾当着他的面手淫。

  他说:“他会在酒店房间、坐在车内后排甚至头等舱内做出这些不当行为。在那之后他又会一如往常,让你感觉自己好像精神错乱了一样。”

  十年之后,特斯蒂诺的另一名助理称,特斯蒂诺曾在工作期间拉下他的裤子,抚弄他的臀部。还有一名助理表示,某次出差途中,特斯蒂诺曾当着他的面手淫。因为担心职业生涯受到影响,这两位助理都匿名做了这些陈述。

  还有一些曾与特斯蒂诺共事过的人也间接受到了性骚扰的影响。2008 年至 2016 年期间,摄影监制托马斯·哈格里夫(Thomas Hargreave)曾与特斯蒂诺有过多番合作。他表示:“马里奥经常表现得像是在开一个天大的玩笑。但这一点都不好笑。处于这种局面(被骚扰)的对象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他们看着我面露疑惑,‘搞什么?我该怎么办?’这实在是太糟糕了。”

  为特斯蒂诺提供辩护的 Lavely & Singer 律师事务所在一份回应函中表示,向《纽约时报》做出这些陈述的个人“不能被视为可靠的消息来源”。他们在回应函中称,提尔曼曾对特斯蒂诺赞誉有加。此外,他们还对提尔曼的精神状况表示质疑,认为把他作为消息来源“将会非常草率”。针对费德雷就私下裸体拍摄表示出的不满,特斯蒂诺的辩护律师表示,其他摄影师也曾拍摄过费德雷的裸体,且费德雷本人亦于 2015 年在 Instagram 上传了一张由赫伯·里兹(Herb Ritts)拍摄的裸照。除此之外,他们还称,哈格里夫和巴雷特在为特斯蒂诺工作期间都心怀怨怼。

  巴雷特表示:“我心怀不满是因为我受人摆布、加班加点、获得的酬劳极低,甚至每天还得受到性骚扰。”

  哈格里夫也表示:“我所说的都是事实,因为必须要制止这种性骚扰事件。”

  出售性

  在韦伯的帮助下,Calvin Klein 建立了性感的品牌形象。最近,该品牌创始人克莱(Klein)告诉《纽约时报》:“我根据自己一贯以来的标准挑选照片——那些让我心跳加速的。”(2008 年起,韦伯就不再和 CK 合作了。)他并不在意拍摄这些照片的过程中,是否会涉及到一些令人无法接受的东西。

  福特说:“我们出售性。”

  杰西·英格里希(Jessie English)是一名女性摄影师,在能够独当一面以前,她曾做过三年的摄影师助理,主要跟一些男性摄影师工作。她说,她在时尚摄影界看到了这样的情况:“如果我需要触碰你腿间或者抓揉你的胸部,那是为了你的脸上能露出合适的表情。大家就是这么拍的。”

  时尚和媒体品牌说,保护模特是经纪公司的工作;经纪公司说,品牌应该承担起不雇佣臭名昭著的摄影师的责任。至于摄影师,他们则表示,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拍出最好的照片,满足客户的需求。

  模特没有工会。他们年轻,渴望成名,因此不愿口出怨言。

  曾经担任过模特的记者爱德华·西登斯(Edward Siddons)说:“模特没有接受过某些行为是否可以接受的相关教育,他们甚至常常不知道要怎么表达自己的经历。”

  福特说:“男性模特拿到的酬劳更少,他们没法成为偶像明星,因为我们的文化习惯利用女性形象售卖物品,如果改成男性,人们会觉得很不舒服。”

  “我知道,如果大家不想和你做爱,如果大家不觉得你漂亮,你就不那么有吸引力,”泰伯说,“得到工作的都是那些造型师和摄影师喜爱的模特。我也想让别人喜欢我,尤其是那些行业里有影响力的人物。如果他们不想和我做爱,我会觉得自己受到了冒犯。这就是我受到的教育,我就是这么考虑事情的。”

  费德雷回想了过去和特斯蒂诺一起工作的经历,他说,在挑选演员和拍摄私人照片的环节中常常会涉及到这类“试探”。“摄影师会通过这些来试水,看他们是不是能够泡到你,”他说,“因为如果你能得到这份工作,大部分时间你都不会赤身裸体或穿泳衣。所以,这些人其实是在试探你到底是开放、害羞还是保守。说白了,他们就是在试探你到底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看你愿不愿意和他们调情,愿不愿意为了工作服从他们。”

  呼吸练习

  自 1970 年代以来,现年 71 岁的布鲁斯·韦伯一直是最重要的商业和美术摄影师之一。《纽约时报》在 1999 年写道,他的名字已经是“年轻美男子色情化描写的代名词”。

特斯蒂诺的前图片助理,雨果·提尔曼在纽约的家中。图片版权:Vincent Tull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2005 年,他为时装品牌 Ralph Lauren 拍摄模特罗宾·辛克莱的照片。除此之外,他们还一起做了很多事。据辛克莱透露,当面和通过电话的“呼吸练习”是他们交往中的频繁行为。

  他说:“我既有些情愿,又有些抗拒,我只是想工作。”

  模特们说,韦伯会和年轻模特单独相处,在午餐休憩期间一起散步,或者邀请模特私底下去他的房间。

  瑞典模特鲁迪·多曼耶(Rudi Dollmayer)和韦伯有过三次拍摄合作,他说:“他们甚至给这种行为起了一个专用语:‘他要被布鲁斯(Brucified)了’。”

  女模特艾琳·威廉姆斯(Erin Williams)曾在 Abercrombie & Fitch 两个广告特辑中和韦伯有过合作,在谈到裸体工作时,她说:“看上去这是个人选择,事实并非如此。”在提交给纽约市人权委员会的证词中,她写道:“到了第二天,那些拒绝裸体的模特的镜头都被剪了,而接受裸体的模特会得到更多的拍摄时间。有些男模特在拍摄工作结束之后,会和布鲁斯单独在酒店客房相处,他们将会得到更多拍摄重要广告的机会。”

  2011 年,在迈阿密的《Vogue Hommes》国际版拍摄工作期间,韦伯邀请 21 岁的模特乔什·阿道夫(Josh Ardolf)进入一个私人房间。韦伯在房间里拍摄阿道夫的裸体照片,当阿道夫感到不舒服的时候,韦伯就让他做一个练习。

  阿道夫说:“我引导他的手,触摸胸部、肩部和头部,然后我把他的手放置在我的腹肌上。开始做呼吸练习。之后,他硬要将手放到我的生殖器上。我一开始非常震惊,我不知道该想什么,随后我退缩了。我感到非常不舒服,而且恶心。”

  “我感到无助,”阿道夫说,“就像我的经纪人说的,他的权力很大。他已经拍摄了许多重要的广告特辑。我的脑海里有一个声音,‘我不能搞砸了。毕竟,我已经在模特这个行业走了这么远。’”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韦伯给阿道夫打了许多通电话,并且提到了未来的拍摄计划。阿道夫说,他在电话里不停地提到呼吸练习,而且要求阿道夫触摸他的生殖器,从而刺激自己。

  模特泰隆·伍德(Terron Wood)在 2007 到 2010 年期间和韦伯合作拍摄过多个广告,他说:“我知道关于布鲁斯的第一件事就是,他经常将别人置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模特蒙蒂·胡珀在费城参与韦伯的试镜。图片版权:Mark Makel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的第一份工作是为 Ruehl 担任模特,这是一个已经不存在的 A&F 旗下品牌。当时,他被邀请单独进入韦伯的酒店房间。

  韦伯把手放在伍德的额头上,叫他闭上眼睛并且深呼吸。接着,韦伯往后退,一边拍照一边让伍德脱掉自己的衬衫。之后,韦伯又让他脱掉自己的短裤。

  伍德说:“和斯蒂夫·厄凯尔(Steve Urkel,喜剧《凡人琐事》中的角色——译注)一样开心过后,唯一的选择就是脱下衣服。”

  最终,伍德露出了生殖器,韦伯继续给他拍照。

  伍德说:“衣服慢慢地褪去,他在一旁指导,而最紧张的时刻就是当我的身体完全暴露,而且被要求抓住生殖器、‘保持这个姿势’的时候。因为你并没有在拍摄照片,你会想,‘我拿钱不是为了做这个的’。”

  他说自己有一种罪恶感,自己之所以答应让韦伯看到自己的生殖器,仅仅是因为“他是 Ralph Lauren 的摄影师”。韦伯最后为他提供了拍摄 Ralph Lauren 广告的机会。

  2007 年,模特鲍比·罗奇(Bobby Roaché)参与了韦伯的拍摄工作,在韦伯试图“将手伸进我的裤子里”之后,他就离开了。他的一名经纪人说:“他就做了这个吗?你本来可以在这个行业走得更远的。”

  模特蒙蒂·胡珀(Monty Hooper)说,在 2014 年参加韦伯的 TriBeCa 工作室试镜时,韦伯告诉他“要变得更加脆弱”。在那次拍摄中,胡珀在还没有露出生殖器的时候就没再脱衣服了,因此韦伯叫他做呼吸练习。胡珀说,韦伯告诉他,“如果我变得更加脆弱,我在模特这个行业就可以走得更远。”

  胡珀说:“他紧紧地抱着我。”他感到不安,对韦伯表达谢意之后就走了。他说,在这之后没多久,自己的工作邀约就大幅减少。

  胡珀和许多模特一起住在 Soul Artist Management 公司运营的公寓里,其中很多模特都曾与韦伯合作过。在一次试镜前,这家代理机构的创始人贾森·坎纳(Jason Kanner)对其中一名模特杰森·博伊斯(Jason Boyce)说:“这个机会对你很重要,你必须抓住。”12 月,博伊斯向纽约州高等法院(New York State Supreme Court)起诉了韦伯、坎纳和小熊公司(Little Bear Inc。),这家公司是由韦伯的好友兼经纪人南·布什(Nan Bush)运营的。

  博伊斯在申诉中说,韦伯摸了他的下体还吻了他。在 12 月底提交的答复中,韦伯的律师认为这篇申诉完全是“捏造的”(坎纳表示,这个月他也会做出回应)。博伊斯的代表律师是丽萨·布鲁姆(Lisa Bloom)——她在哈维·韦恩斯坦第一次被指控性骚扰的时候,担任了他的代表律师——更多时候,她的委托人都是性骚扰受害者。

  在宣布诉讼的发布会上(韦伯的律师认为这是一场“诽谤发布会”),布鲁姆提到了另一名室友马克·里吉特森(Mark Ricketson)。马克说,2005 年,韦伯也让他做了不恰当的呼吸练习,当时他才 18 岁。

  韦伯在发给《纽约时报》的声明中说:“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使用普通的呼吸练习为上千名裸体模特拍摄专业照片,没有不恰当地触碰任何人。鉴于我一生的事业,这些扭曲真相的指控太让人感到沮丧了。我已经拍了超过 40 年的照片,而且十分尊重我拍过的每一个人。我从来没有、也不会试图伤害任何人,或者阻止他们成功,这不符合我的性格。”

  杰夫·阿奎隆(Jeff Aquilon)是韦伯于 1978 年发掘的“缪斯”,长期以来为他提供了诸多灵感。去年 12 月,阿奎隆表示,自己和这名摄影师之间没有不愉快的经历。

  阿奎隆说:“过去几天听到的事完全不符合我印象中的韦伯,太让我感到意外了。一两天前,我和他谈过,我说:‘布鲁斯,我不相信外面的新闻。看到你不得不面对这些问题,我感到抱歉。’他说:‘你会为我们祈祷吗?’我说当然会的。”

  翻译:熊猫译社 李秋群 唐尘 钱功毅 孙泰明

  题图版权:Ryan Yo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Amanda Luci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8-9-23 12:58 , Processed in 0.343123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