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件一级文物重现晋楚争霸

2018-2-5 09:14|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太原晚报

摘要:   山西博物院年前大展“争锋--晋楚文明特展”,昨日在省博一层开展。展览展出山西博物院、湖北省博物馆、河南博物院、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宜昌博物馆、襄阳市博物馆等6家单位收藏的331组660余件文物,其中,一级文物 ...


  山西博物院年前大展“争锋--晋楚文明特展”,昨日在省博一层开展。展览展出山西博物院、湖北省博物馆、河南博物院、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宜昌博物馆、襄阳市博物馆等6家单位收藏的331组660余件文物,其中,一级文物102件。展品规格之高,为山西博物院举办特展以来首次。

  展览的主题为“争锋”,在春秋时期,晋国和楚国来来回回“打斗”了两百多年,晋楚争霸就是春秋的关键词,两国轮流“占山头”。那么问题来了,晋楚的政治、经济、文化、艺术,到底有多牛,谁才在“山头”?文物来告诉你。

  “目测”晋楚文化差异

  卢文雨是山西博物院讲解员,29岁的他已经在省博服务了5年。卢文雨说,参观展览首先要对展览框架有一个总体把握,先看展板,了解策展人的思路。

  两周时期,以晋文化为代表的黄河文明和以楚文化为代表的长江文明,各自在竞争中发展壮大。黄河文明与长江文明一直以来双峰并峙,西周初年,周成王封其弟叔虞于唐国故地,后叔虞之子改唐为晋。同时,成王亦封熊绎于楚蛮之地,“封以子男之田,姓芈姓,居丹阳。”楚虽受封于周,但对宗周的挑战从未停止。春秋时楚庄王问鼎中原,就是这种斗争的戏剧化表现形式。那时晋国是中原头号强国,所以晋楚争霸就成为春秋时代最显著的特点。

  晋楚交争,是江、河两大流域文明的全方位竞争,至今在器物的层面尚可窥见端倪。晋文化,承继宗周,糅杂戎狄;楚文化,尊崇周制,浸淫蛮夷,两者南北并立,各领风骚。

  走进一层展厅,正对面是两尊大鼎,左边是晋鼎,墙上书写着金文“晋”字,右边是楚鼎,对应着楚简中的“楚”字。观众高先生说,“直观地把两国礼器放在一起,差异可以‘目测’。两个文明体系的对比,让我们对黄河文明和长江文明代表的华夏文明有了总体认识。”

  青铜器里看“家国”

  晋文化和楚文化差异在哪里?文物说话。

  展厅左侧的铺首牛头螭纹蹄足铜鼎,出土于太原市金胜村赵卿墓,一组5件,大小相次成列,器形、纹饰基本相同,出土时鼎内还残存有牛、羊等祭祀动物的骨骼。器物为覆盆形盖,上置三卧伏状犀牛作钮,犀牛昂首,竖耳,圆眼,阔鼻。盖正中有桥形钮,衔环。盖面上自内向外有三组花纹,依次为鸟纹、牛头双身螭纹和夔凤纹。

  展厅右侧的楚式铜升鼎,是战国中晚期的器物,一组5件,用于盛牲肉以供祭祀。“楚王好细腰”的审美,似乎也影响到了鼎,敞口、束腰、平鼎、平底的鼎是典型的楚器。周礼规定,贵族按照身份享用列鼎,通常是奇数。五件鼎,显示墓主为大夫身份。楚国的鼎,与同时期各诸侯国所用的鼎相比,形态富于个性,称之为楚式鼎。

  卢文雨介绍,楚国重祭祀、喜巫近鬼,楚文化神秘浪漫,又吸收了少量蛮夷文化特点,所以楚鼎的花纹繁缛,样式恢诡谲怪。而晋文化秉承中原正统,兼受戎狄影响,器物大气端庄,威仪自现。

  特展展品尽管种类繁多,有青铜器、玉器、陶器陶范、漆器、简牍、钱币等,但青铜器占了大半,“周以礼治天下,青铜器是重器,能反映国家体制、礼制等。”

  赵卿铜鸟尊“游玩”归来

  卢文雨在省博呆了5年,总共也没见过“赵卿铜鸟尊”几面。人家老在外面“游玩”,不是借展就是巡展,总也“不回家”。此次特展,这只鸟尊终于又见家乡父老。

  赵卿铜鸟尊,1988年出土于金胜村赵卿墓,是盛酒器。形如昂首挺立的鸷鸟,头顶有冠和双角,双目圆睁,颈细长,钩形的喙。腹腔中空,与颈、喙相通,钩喙为自动开合的流口,设计十分巧妙。鸟背设盖,上有虎形提梁,盖以链条与提梁相连。鸟双腿直立,足间有蹼。鸟尾下有一虎形支脚,小虎前腿支地,后腿向上蹬,很萌。鸟尊通体浮雕羽翼,羽纹华丽清晰,富有层次感,铸造技术精巧至极,是晋国晚期青铜工艺中的杰作。

  楚国大诗人屈原,大家都知道的,善写各种华丽绚烂的“骚体”诗。特展中有一件展品是屈家的。楚屈子赤角铜簠,是春秋器物,1976年随州鲢鱼嘴出土。它是一件食器,底、盖均为长方形,直口,斜腹,平底,有四蹼形脚。底、盖内壁有六行三十一字铭文。屈、景、昭为楚三大姓,是王族的分支,分别是武王、平王、昭王的后裔。楚屈子赤角铜簠为存世仅见的屈氏礼器。

  文物让历史“说话”

  《老子》竹简和侯马盟书,是楚晋两国有代表性的有珍贵史料价值的文物。

  1993年,对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四方乡郭店1号墓进行抢救性发掘时,发现703枚有字竹简,内容为先秦典籍,其中以道家著作《老子》甲、乙、丙三篇和《太一生水》最引人瞩目。由于墓曾被盗,《老子》竹简的内容只有其他版本《老子》的三分之一。竹简本《老子》,文字纯正古朴,部分文字极难注解,但对学习其他版本《老子》仍有重要参考价值。

  上世纪60年代,山西侯马市晋国遗址出土了大量盟誓辞文玉石片,称为“侯马盟书”,是春秋晚期至战国早期晋国卿大夫举行盟誓的约信文书,亦称“载书”。文字是用朱笔书写在玉石片上,共发现5000余件,可以辨识的约650余件,总字数约3000余字。除去重复,单字有近500个。古文字学家张颔把盟书分类,归纳为宗盟类、委质类、纳室类、诅咒类、卜筮类等。按照当时习惯,盟书一般一式两份,一份由主盟人藏在专门掌管盟书的盟府,一份要向神明告示,之后埋入地下或沉入水中。展出的盟书应该是埋在地下的那份,是研究春秋晚期晋国历史的第一手资料,对研究晋国历史及古文字意义重大。

  晋、楚两国器物丰富的品类、优美的造型、精湛的工艺,蕴蓄的是勃勃的创造力和精益求精的大国工匠精神,支撑着政治军事舞台上的历史故事。

  “争锋--晋楚文明特展”展期自2月3日至3月11日,观众可领取门票免费参观。配合展览,还有《晋风楚韵--编钟古乐演奏会》、系列公众讲座、情景剧导赏、博物馆小课堂、教师分享团活动、寒假小小讲解员展厅讲解等活动。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8-9-26 10:35 , Processed in 0.339938 second(s), 18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