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徐晓华的“意蕴情深”展 这14位名家有话说

2018-2-10 12:08| 发布者: 壹号收藏 |原作者: 彭云燕

摘要: 开幕式嘉宾大合影 2018年2月6日上午,“意蕴情深——徐晓华中国画作品学术展”在湖北省美术院美术馆隆重开幕。开幕式上,湖北省美术院原院长陈立言对展览给予了高度评价:“这个花鸟画展就可以用‘徐晓华’的名字来 ...

开幕式嘉宾大合影


      2018年2月6日上午,“意蕴情深——徐晓华中国画作品学术展”在湖北省美术院美术馆隆重开幕。开幕式上,湖北省美术院原院长陈立言对展览给予了高度评价:“这个花鸟画展就可以用‘徐晓华’的名字来命名,他的画法是我们湖北省一个创新的成就。”

研讨会现场


      开幕式后,“徐晓华中国画作品学术展研讨会”也随即举行,研讨会由著名画家吕绍福主持。沈伟、贺飞白、孙恩道、李乃蔚、樊枫、魏金修、吴良发、丁竹君、李瑞洪、陈勇劲、施江城、陈人钰、陈立言等艺术家先后发言,对展览和作品进行了深入的探讨,现将具体内容整理如下:

艺术家吕绍福主持研讨会


      吕绍福:今天,徐晓华的展览我们院里隆重开幕,徐晓华是一个内敛低调的人,他不喜张扬,安心做学问,虽然我们很熟悉他,但是看了今天的作品还是感到很震撼。

      我为什么喜欢徐晓华的画呢?因为我觉得他的画沉静内敛、格调高雅,看他的画可以勾起你一些思乡的情感,他的画可以让你感受到他灵魂深处的独白,可以勾起你对艺术无限的热情。他的画能够有这样的成就,首先他的画是从生活中来的,但同时他的作品又高于生活,是典型中的典型,所以他的画是能够接地气的,这样才能够有两次全国联展获奖的记录。

      刚才开幕式上陈院长的发言非常好,徐晓华有自己的样式,他不张扬、他内敛,但是他形成了自己的艺术处理方式和自己的文化情怀,真的让人很感动。今天这个展览是大家对他重新的认识,在座的各位艺术家都是徐晓华和他夫人的老朋友,希望大家对他的画提出珍贵的批评意见,希望大家可以畅所欲言。
    

艺术家沈伟发言


      沈伟:首先祝贺徐晓华的展览在临近春节的时候开幕,现场也来了很多的好朋友,刚才绍福讲得很好,也非常贴切,晓华画画非常宁静。我们一般口头上总在说画如其人,艺术是从生活中来的,但是实际上真正能在现实生活中做到的并不多,徐晓华确实做到这一点了。

      这么多年他一直是用非常平淡的心态在画画,刚才绍福讲到他获了很多奖,我认为对于徐晓华本人来讲他之前未必考虑这么多,他只是喜欢画画。徐晓华来省画院之前应该说是衣食无忧的,绘画对他确实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喜好,而且也是一种坚持,这个坚持并不在于普通意义上的涂抹,它实际上是保持了坚持自己的样式,就是他内心所断定的他心目当中绘画的样子,或者一种类型、一种风格、一种美感,或者更进一步讲是个人的一种体会,而这种个人体会形成了他绘画的面貌,也正因为这样,他的画多少年都可以坚持这样的画风。

《玉米地》


      晓华的画有自己的风格,而且现在越画越深入。一方面是因为他进入省画院以后开始了新的思考或者实践,尤其是跟大家交流,或者一起深入生活。前两年省画院多次组织大家去大别山,最初大家都画得很苦、很累的时候,觉得他画得很轻松,然后大家为了一个艺术的姿态都在很纠结的时候,又觉得他画画的状态也很轻松。

      随着这两年他更进一步地深入生活以后,他的画画可以说在过去的基础上又进一步提升了,就是说在过去轻松、愉悦的画面的基础上,他同时又融入了一些更加具体的内容,有很多有硬度的东西,以前比较柔美、比较婉约,后来多了一些比较尖锐的东西,这个也是非常难能可贵的。而且他的画面同时可以做到很协调,尽管他的画构图很丰富、题材样式也是很多样,但是他画如其人,始终保持着自己的面貌和状态,这一点在今天是非常难得的!
    

艺术家贺飞白发言


      贺飞白:我非常喜欢看徐晓华的画,他的画有品位、有格调、有境界、有难度,为什么喜欢看他的作品?因为他的画就是中国的诗、中国的词,我也喜欢读中国的唐诗宋词,所以看他的画就是一种审美的提升。

      词以格调为高、以境界为高,所以我认为徐晓华抓住了中国画作品的核心,追求它的气象和境界,这些在他的作品中体现得很充分。而且从他的画里面我想到了“意司契而为匠”,后来杜甫把它概括为“意匠经营惨淡中”,所以为什么说徐晓华的画有难度?因为他确实是徐晓华的工笔画,他最大的特点是以工笔的技法画中国写意画。中国艺术审美的体系就是一个写意的体系,一切艺术都是写意,不是说逸笔草草就叫写意,我认为中国好的工笔画是耐品耐读的,是不能用写实两个字来概括的,因为它带有很重的写意的成分在里面,所以它耐品耐读。

《大别山遗韵——晨》


      展览我没有看完,后面还有精彩的作品,我以前零星地看过他的几张作品,今天是第一次这样集中地看他的作品,我认为如果他没有坚持自己的艺术观和艺术追求,他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就像沈伟刚才说的现在越画越深入。中国画尤其是写意的中国画,现在在技法的提高上很容易流俗,但是我认为徐晓华的作品不流俗,他的工笔画有他非常鲜明的个性和特点,就是徐晓华的工笔画。

      在中国文化艺术的发展中什么叫贡献?我相信每一个人用他的意匠精神,无论是在技法还是境界上的追求,能够有他自己鲜明的个性和特点,我认为就是对中国画发展的贡献。我虽然年纪大了,但是这一点还得向徐晓华学习!
    

艺术家孙恩道发言


      孙恩道:我感觉徐晓华是一个非常有创新能力的画家,徐晓华的画从形式上来讲它是一种新的工笔形式,跟传统的工笔形式完全不同,包括用的绘画材料上有非常浓郁的湖北特色,在全国都是没有的。我不知道看得准不准,特别是他用粉的形式,徐晓华把粉用得太精彩了,他的粉可以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他想表达什么就表达什么,所以它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工笔了。如果要把它列到工笔中,从材料上、从技法上都有非常大的突破,应该是我们工笔花鸟画的一次大的改革,所以非常有创新精神。

      另外徐晓华画远看看不出来,近看充满了浓厚的文学情感。刚才贺老师讲到了唐诗宋词,有宋词的意味,我感觉他的作品有文学性,他传达了文学的意味,情感很充沛,在画画的过程中他融入了自己的情感,很动人。

      我们现在绘画普遍有一个现象,就是只重视技法,不太重视情绪了。情绪的宣泄是工笔画最根本的一点,画家情绪的宣泄,这个画才能动人,而且这个情绪不是别人的情绪是自己的情绪,徐晓华这一点做得非常不错。我看了他的几张画非常有感触,我感觉徐晓华的一草一木都有自己的情感,这才是真正的艺术追求,我们现在很多艺术创作都不讲情感了,都是很喧嚣的,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艺术家李乃蔚发言


      李乃蔚:今天看这个展览给我有一个很深的印象,它都是鸿篇巨制,这一点出乎我的意料。因为在中国画里,工笔和写意相比较而言,在绘画的过程中工笔花的时间比较多,当然徐晓华先生他是把工笔当写意在画,某种程度也可以说是把写意当工笔在画,整体感觉很清新。

      另外,作为徐晓华在传情达意这方面做得非常好。我也是画工笔画的,我知道工笔画出大作品很不容易,因为它的制作过程相对比较长,我希望徐晓华如果下一步精力、情绪都很好的话,他能够继续出大作品,因为工笔画的大作品中好的并不多,但是他能够有他的特色。给徐晓华定一个位的话,可以说他的工笔画跟李老师的山水画是同一个级别的。
    

艺术家樊枫发言


     樊枫:我和徐晓华是老朋友,看他的画最深刻的体会就是画如其人,这句话用在他身上是非常贴切的。在一起多年了,平常的徐晓华都是非常平和的,而且他对有些事看得非常淡。从画中来看他也营造了这样的一种氛围,徐晓华是一个造境高手,他用不同的方式都造出了他自己心目中的图像和状态。

      按说工笔画很多都是用线,以线为主,但是徐晓华的工笔画没有用线,从这一点来讲他是在中国的工笔画中有创新的。他的创新的状态应该说在宋代的黄荃的基础上又往前走了一些,黄荃画竹子有些地方变了一些,实际上黄荃创作了一种没骨的工笔,那么徐晓华是在没骨的工笔上又往前走了一步。而且他在技法层面还有一点可取的地方,他在没骨的用法上,先用写意的方式,然后再把它转化为一种工笔,在这个转化上就强化了画面的生动性和活力。此外,他在色彩的运用方面,看上去很平淡,但实际上里面暗藏玄机。

《蚀》


      在一个语言体系里面往前推进一步都是很不容易的事情,而且徐晓华这么多年一直在坚守他的这种方式。他的作品在营造的过程中还有很多来自于写生的迹象,这种写生的迹象就加强了画面的生动性,我认为这是徐晓华非常可取的一点。而且很巧妙的把水彩画的技法和中国画的技法进行了嫁接,但是他在嫁接的过程中又还原了中国画和中国人的特有的一种对境界的审美方式,这种审美跟水彩画取景的方式和气氛的营造还是很不一样的。那么这样的一种坚守,这么多年他哪怕是往前推进了一步也是很不容易的。

      而且刚才肖丰在跟严荣利副厅长介绍的过程中就讲每一张画都非常耐看,他的画有时候留下了一些干干的痕迹,然后再用湿的方式在旁边润滑,这就强化了画面的苍凉感,特别是上面有一些细微的痕迹,这些痕迹都非常可贵。

      但晓华在出画册的方面还不是很内行,出画册应该要印几个局部,要把局部和整体的关系体现出来,通过这样的方式可以更好的呈现出自己的语言体系,我觉得你的语言体系是很有特色的,而且它随着年代的推移在将来会留下痕迹。
     

艺术家魏金修发言


      魏金修:刚才樊枫的发言非常精彩,他的绘画确实是从没骨的工笔画中延伸了很多东西出来。我们讲画如其人,徐晓华的画看上去很平淡,但是它的内容很深邃,他确实是一个造境的高手。现在画画的人写意也好,工笔画也好,非常多,但是没有自己的面貌、没有自己的个性。在当下这么浮躁的状态之下,对绘画特别是对工笔或者是写意理解得这么深入,徐晓华的这种坚守值得我们敬佩。我们虽然是同事、朋友,但是我也是第一次看他这么巨幅的作品,并且有几幅画都没有见过,还是感觉到很新奇。一个人在这么喧嚣的时候沉下心来画这么多很好的作品,这是值得我个人学习的。

      因为美术院是创作研究的单位,那么它就需要有创作的成果。徐晓华他一直在全国美展上面特别是在花鸟画这个门类中获奖,在全国联展中可以获铜奖是很不容易的,特别是花鸟,因为花鸟画和山水画、人物画相比,从题材上讲它就是一个弱项,但是徐晓华每一次全国美展不是铜奖就是优秀奖,像我画了一辈子最高的奖就是优秀奖。

      我希望他能够在今后创作的过程中,更上一层楼说得太低了一点,我希望他可以保持状态、永葆青春,登上花鸟没骨画的高峰! 
        

艺术家吴良发发言


      吴良发:徐晓华在中国画坛应该是一个比较宝贵的少部分画家,为什么这么说呢?改革开放以来文化战线有很多坎坷,因为文化的改革一直在起伏跌荡当中,晓华在这种大环境当中能够保持他的状态,心很平静,这样很不容易,可以说是我们画家小部分中的小部分,所以说很赞赏这类画家。

      得不得奖是次要,作为艺术家他的艺术人生是最重要的,我们应该从晓华他的创作状态当中吸取营养,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成天很闹腾,文化怎么可能静得下来?文化是需要很安静的大环境,而不是沸沸扬扬的炒作,或者是闹得天翻地覆。所以这种乱象,作为国家的机构、政府包括我们美术院应该反思,如何组织、营造这种良好的氛围?这是当下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机构包括美术社团应该反省的地方,这一类的画家应该得到很好的对待,他应该是我们画界的模范。他平时低调的为人、不张扬的个性让他有了这种平常的心、平静的心,他静得下去,他的画才有深度,否则都是过眼云烟,留不下什么东西,今天晓华的个展我最重要的感受就是这一点。

艺术家丁竹君发言


      丁竹君:今天参加这个画展首先心情很激动,非常感谢晓华办了一个高水平、高质量的汇报展。当我们环顾四周,看到墙面挂着巨幅的写意工笔的时候,其实我们内心读的都是诗篇,读的都是文章,读的都是文雅,所以在这样文雅的学术气氛的包围下召开座谈会真是别开生面,这是我的一点感受。

      很多东西可说不可学,有时候你意识到了也学不到,这就是画如其人,因为他徐晓华是这样的人,才能画出这么精致的画。我们在看画的时候,其实我们也是在欣赏徐晓华这么一个人,更欣赏坐在他身边的美丽的妻子,我衷心的祝愿徐晓华的的绘画艺术人生美满。

      我们谈画谈得太多,认为一谈学术就是很深奥的,其实不一定,学术其实就是在平平常常之中,所以他美好的内心造就了他平平和和,没有火气、那么温润又是那么感人且充满着诗意的画面。有一句俗话叫“响鼓不用重锤”,徐晓华的画从来不用重墨,通过他的画面我们可以想象到我们以前看过的宋画,但是那是古典的绘画,我自己定义为徐晓华是新宋画、新古典,他营造了一个崭新的工笔画的写意的风采!

汤湖美术馆副馆长李瑞洪发言


      李瑞洪:今天的展览除了晓华的作品让人眼前一亮以外,我今天参加开幕式最大的收获是听了陈院长总结性的致辞。确实是这样的,因为我们画花鸟画都有一个同样的感受,刚才樊枫、沈伟、金修加上我,我们都是画花鸟画的,知道花鸟画非常难,难就难在走出陈式确立自己的风格,这是最大的难点。徐晓华的成功之处就是他建立了一个新的样式、新的语言、新的花鸟画,刚才竹君说他是新宋画也好,是老宋画也好,也就是说他的画里面有宋画的影子,但是又有时代的气息,这是最主要的。

      陈院长在中国画学会上的《继往开来创新局》这篇文章我反复学习,文章里面最大的一个观点就是要传承文脉,传承文脉最主要的就是中国画的传统、中国花鸟画的传统要在湖北的大地上传承下去。但是这个传承必须是创新的传承,一味的因袭古人和模仿前人以及模仿自己,这都不是传承。徐晓华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成功的例子,就是建立一个花鸟画的新语言。

《寂》


      最近我应晚报之约写了一篇关于晓华展览的文章,题目叫做《诗意的空间》,最后一段也是关于画如其人我的一点小观点,我在这里跟大家读一下:如果说画如其人的提法过于宽泛,但至少对于徐晓华而言还是比较合适的,他的艺术特质正是画家本人性情的外化,这样我们便可以从徐晓华的人生态度、行为规范、情怀心术、性格特征到艺术风格之间演绎出一种线性的因果关系。每个画家笔下的形象都渗透着他们各自不同的思想和情感,理性的画家会更加注重历史与人文的因素,感性的画家则最更关心每个自然形象的内在性格,并把客观物象的个性加以概括、提炼,呈现在徐晓华的作品之中,我们更多的感受到了色彩和光影的和谐与律动,更多的体会到了作者的每一个笔触、每一个色彩在洁白的宣纸上的快感,以及成功的用笔墨建构起了徐晓华的花鸟画的新空间。
    

艺术家陈勇劲发言


      陈勇劲:我和徐晓华先生在一起共事了十余年,我觉得是非常幸运的事情,因为我们两个人经常在一起探讨关于绘画的事情,当时我还在美术院工作,有机会和时间可以和他在一起聊非常专业的事情,作为一个画家来说是非常幸福的事情。后来我到了武汉画院,我发现徐晓华先生跟我有很多的早期的关联,我们两个人除了艺术上的沟通以外,又多了一个沟通的层次,就像他的作品一样每一个细节都有很多的层次的呈现。

      今天的展览很大程度上我觉得很意外,因为之前我们看到的徐晓华先生的作品都是单幅或者几幅的状态,但是今天在场馆中看到这么多绘画的呈现,它其实是在某程度上通过徐晓华先生的绘画给我们制造了一种语境。我是画西画的,跟国画有区别,但是徐晓华的作品中有很多水彩的痕迹,我本身对水彩理解是比较深的,我们以前对水彩的表达方式和技法也有过很多的沟通,我虽然不是画国画的,但是感觉到徐晓华先生的作品很亲切。

《子夜》


      首先徐晓华的作品中画面传达着温婉和优雅,是他将个人对艺术理解诗意的呈现,可以看出他对生活、对艺术的提炼,将情感和视觉氛围成功的结合在一起。从徐晓华的作品中不难看出,他在不断的艺术实践中从未忽略过对中国传统文学的研读、思考和实践,多年的创作积累和修为才可以让今天的观众看到一场诗性的盛宴。

      我认为徐晓华先生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除了绘画以外怎么样把他个人的感情、家庭对他的影响以及他的社会之间的关系通过一种温婉的方式呈现出来,这是他不断在创新、革新、实验的地方,这一点我非常尊重他。因为我们所有艺术家都有一个共识:创作是一种冒险。我们任何人都基于传统,但是我们怎么样可以掌握自己的未来,其中很重要的就是我们怎么样去创新,基于传统我们可以沿袭,可以学习很多的知识,可以建立一个基础,但是你要创新,你不创新可能将来在历史上就消失了,这是我们所有艺术家都面对的问题,而且为之努力的事情。

      所以我们今天看到徐晓华先生的展览和他的作品,我觉得他通过这么长的艺术实践能够有今天的呈现,就是因为他一直在思考、他一直在创作,这是我发自肺腑的很尊重他的一点。
      

艺术家施江城发言


      施江城:以前只是偶尔看到一两幅晓华的画,但是今天这样集中展示出来,洋洋大观,的确,晓华这几年辛勤的汗水结出了丰硕的果实。

      我对晓华的印象,第一点,我认为他是有追求的艺术家。我们现在很多艺术家没有追求,失去了追求,因为商场、官场把人搞得晕晕乎乎的,应酬比较多,追求反而比较少,应酬严格意义上是被动的,追求你是主动的,当然你要敢于寂寞。徐晓华属于可以静得下心来做事的人,这可能跟他在协和医院里工作过有关系,医生的气质在他身上得到了体现,做事精益求精,一丝不苟,而且在画画的过程中他所有的激情都表现在他的精益求精上,他不像我们画写意画,激情来了以后大笔一挥就激动了,一下就一大片,他的激情是慢慢发酵的,是慢慢的长久的发酵,这一点杨萱体会得更深一些,他慢慢在释放他饱满的激情。这某种意义上跟写意相比,又是另外一种模式。

《月移》


      此外,从晓华的画中我也感受到了每张画都有激情,而且他的激情是通过长期的释放、锤炼。我们作为大写意的画家确实在这方面要向你们学习,相比之下我们似乎有点浮躁,有点赶场子,不像你们能够静下心来。我认为徐晓华的画很纯洁,这个在现在非常少了,这也是我们要向你们学习的地方。

      大家都是美术院的人,不是美术院也是美院的人,美术院我们是大半辈子生活的地方,我们每个人在这里都经历了酸甜苦辣,老一辈就不说了,现在徐晓华也马上要退休了,年轻人又来了,如果在座有年轻人的话,希望你们可以吸收美术院的好作风,并且延续下去。
    

艺术家陈人钰发言


      陈人钰:非常高兴可以参加徐晓华工笔花鸟画学术展的开幕式,说实在话我是一个局外人,但是我非常喜欢徐晓华的作品和他的风格,所以今天我是自觉、自愿的来参加开幕式和研讨会。

      我是从西画切入艺术的,主要画油画和壁画,我为什么喜欢徐晓华的作品呢?我有两点感受特别深:一是他的原创,我第一次接触到徐晓华作品的时候就感觉到特别新颖,没有见过这样的表达的语言和形式,而且仔细看他的作品之后,我觉得他在整体的氛围之下里面每一个细节都非常的丰富,做得非常的精道,真正是做到了聚精微致广大,它充满了张力,所以每一件作品可以看很长时间,这个给我的印象非常深。二是他的色彩,他的作品很亮堂,充满了阳光感,充满了春天的气息,这种气息的造成是因为他色彩的运用,这个跟我传统对中国画的印象拉开很大的距离。

《萱草》


      我是学西画的,我对色彩始终充满了敬畏,我觉得色彩是一个最神秘的领域很难把握。但是我看到徐晓华的作品,我觉得它破解了色彩的密码,在他的作品中他对色彩的应用非常的自如,整体看它有它的面貌,但仔细看每一件作品、每一个细节都不一样。而且他表达的不是我印象中传统的中国画的这种笔墨,而是一个色彩,这个对于我一个局外人,作为我学西画的人来说充满了启发。

      在我的印象中色彩为什么神秘?因为释迦摩尼在《般若波罗密多心经》中有一句话我印象非常深,他说“色即是空”,我体会这个‘空’不是没有,而是一种空灵,是包罗万象,是一个无限广阔的空间,这一点我在徐晓华的作品中也看到了,而且他确实在中国传统画的基础上往前跨了一步。在我的印象中从色彩学的角度来说,世界上有几大色彩体系都是西方人创造的,比如奥斯挖的色彩体系等等,但是我们中国人有几年的文化传承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色彩体系,我希望通过徐晓华的展览能够激发我们关于这方面的理论家、专家进行系统的研究,从而建立中国画或者中国的色彩体系,这是我的一个愿望。
    

艺术家陈立言发言


      陈立言:刚才李瑞洪提到我在中国画学会上曾经写过的一篇文章,那篇文章被施会长带到北京的时候广为散发,也给了大家一些触动。那篇文章主要是为湖北和武汉来写的,也可以说是为湖南、湖北、江西来写的。历来中国画在历史上面是为皇家服务的,正因为它是为皇家服务的,因此它的市场基本上都在首都,所以没有做过首都的位置基本上是没有市场的,我们武汉一直没有市场。

      这一片实际上在近代的中国画中是举旗的位置,但是却被忽视了。在革命上面这里有武昌起义,这是举了旗的,但是绘画上面呢?难的就是要出人,这个地方就是缺人,我们的齐白石和傅抱石,一个“南石”,一个是“北石”,齐白石去了北京,现在很多人可以说都是他的学生,北京的大名家都是他的学生,这是“齐派”,然后南京的傅抱石,这个地方是了不得的地方,但是就是在我们这个地方没有市场,要是有市场齐白石就不会到北京去,傅抱石也用不着到南京去。

《依旧》


      没有市场的画家是不简单的,我们这些人是不简单的人,再一个没有市场支撑的地方我们在努力的画画,武汉不是卖画的好地方,而是画画的好地方,我们这些人在武汉奋力的画画,画出了这么多好画,这是很不容易的,真是不得了,我们出现了这么多好的画家,但是宣传的力度不够,这不怪人家,是我们自己能力不强。

      我为什么写这篇文章呢?就是趁中国画学会成立的时候我们要告诉他们中间是有画派的,而且不是一般的画派。比如说齐白石,齐白石如果不是湖北人的帮助就没有今天这样,因为齐白石当时就是因为湖北和湖南的市场不好他才会去北京的。但是我们湖北武汉现在不要着急,我们虽然没有市场,但是肯定会有市场的,因为武汉这个城市成名的时间还是太短了,只有一百多年的时间,别人是六朝古都、十二朝古都、十三朝古都,但我们还有非常大的潜力,我们要努力。大家要知道湖北是一个了不得的地方,特别是昙华林是藏龙卧虎的地方,是块风水宝地,所以晓华在这里才可以画出这么多优秀的作品。
    

《皈》


      吕绍福:今天的研讨会到此结束!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8-7-16 14:46 , Processed in 0.351342 second(s), 18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