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一级市场总结之陈海涛:对画廊经营的进一步反思

2018-2-11 08:59|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雅昌艺术网专稿

摘要: 站台中国参加Art Basel HK 2017  导言:在2015年年底搬入798艺术区之后,站台中国有了很大的变化,不仅是一个全新的空间,在艺术家上也有了一些调整。过去的一年是画廊反思的一年,就像一个艺术家去反思自己的艺术 ...

站台中国参加Art Basel HK 2017

  导言:在2015年年底搬入798艺术区之后,站台中国有了很大的变化,不仅是一个全新的空间,在艺术家上也有了一些调整。过去的一年是画廊反思的一年,就像一个艺术家去反思自己的艺术创作,在画廊艺术总监陈海涛的理解里:做画廊就像做艺术家一样,这是站台中国成立的初衷,也是画廊一直坚持的经营方向。

  “2017一级市场总结”之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艺术总监陈海涛专访:

2017年3月17日,邱瑞祥个展“兔子,巢穴和谷仓”开幕

  雅昌艺术网:首先请您对2017年画廊以及一级市场整体的情况谈一下个人的看法?在过去一年,是否在一级市场上观察到一些新的展览形态?

  陈海涛:我们是2015年底从草场地搬到798艺术区,之后空间有了很大的变化,艺术家也有一些调整,2017年应该还处在一个调整和适应期,可能最重要的是反思,像一个艺术家对艺术的反思一样:在这个时间结点上我们怎么去面对艺术,思考艺术,怎么去建立评判的标准,这是我们17年最重要的一种状态。

  说具体一点我们可能会做五、六个展览,在年龄上可能是会有80、70、60后的艺术家,在结构上会有我们长期代理的艺术家,也会有新合作的艺术家,并且有一些新的力量加入画廊当中,丰富画廊的展览的形态。

  2017年整个一级市场也有很大的变化。曾今画廊经营可能是一个市场化的结果,经历过很大的起伏,但现在已经慢慢形成一个内在的机制和次序,这应该是一个比较稳定的状态。

娄申义艺术工厂个展:想的美现场

  雅昌艺术网:除了在本空间的展览,去年你们还支持了艺术家在国外的和其他机构的展览项目,这是出于怎样的思考?

  陈海涛:站台中国最初是以一个非营利的形态出现的画廊,所以跟艺术家之间更多的是一种合作的方式,全全代理的反而不是很多。我一直认为画廊与艺术家的合作可以是多种方式的,这是指艺术家的开放性,严格地说他是属于社会的,不是属于某个画廊的。一个画廊,无论再怎样好,对某一个艺术家的推动还是有限的。尤其是对新媒体的艺术家,他的展览应该有更开放的可能,他跟画廊可以更多的以合作的方式,这对艺术家来说更有益。

  雅昌艺术网:除了展览项目,画廊去年还参加了西岸博览会、艺术深圳等博览会,这些博览会上的销售情况如何?和画廊展览的销售对比,博览会销售情况是否更好?

站台中国 | 上海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现场

  陈海涛:从销售的比例上,可能博览会和画廊的展览是差不多的,我感觉是一半左右。

  博览会确实是一个好的销售平台,但也有它的局限性。比起画廊的展览,它更开放,但同时,也很难在展览形态上有更多变化的可能,尤其是参加西方的博览会,评判的标准就是西方的,这是博览会的双面性。

  雅昌艺术网:去年,上海、深圳等区域的艺术市场表现很活跃。而北京现在比较缺乏一个专业的博览会平台,2018年ART 021即将进驻,也即将举办第二届画廊周,您怎么看未来区域市场的发展趋势?

  陈海涛:2017年北京出现了画廊周,我觉得是一件非常好的事,也是非常有意义的事,他不仅是补缺了北京没有好的博览会这样的一个情况,更重要的是一种新形态的诞生。我们也期待2018年画廊周会做的更好、更专业。

  我们都知道在2010年前几乎是北京当代艺术统揽天下,但随着经济的发展,国家宏观政策的调整,上海、深圳,他们越做越好也是应该的,我相信未来北京也会越来越好,如果021不进来,也有可能产生新的博览会。这个市场就会越来越多元,生态也会越来越成熟,参与博览会的人群基数也会越来越大,质量也会越来越高,这都是朝着好的方向在发展。

童昆鸟德国杜塞尔多夫个展:当狗嘴里吐出象牙

  雅昌艺术网:除了各个区域性市场的发展,我们也看到在过去一年,国外艺术家的身影活跃在国内一级市场,您认为这是否对藏家的品味带来影响和变化?

  陈海涛:我认为这是有关“艺术潮流”的问题,但是潮流有时候不是本质。潮流有潮流形成的背景,这个世界相互融入的程度越来越强,因此世界在融合的时候西方成熟的艺术系统和价值评判系统会强势地侵入弱势文化。

  中国也在主动地去融入这个世界,中国的经济在发展,中国的科技也在进步,可以说成为世界很重要的一个角色。但非常可悲的一件事情是中国文化的影响力并没有随着国力同步地上升。几百年来,西方从现代工业革命进入后现代科技革命,形成了这个世界的主流科技,主流经济,包括政治文化,政权形态,他们的各方面已经形成一个比较成熟的机制,也做了世界性的推广,引领这个世界的发展。这个客观事实我们必须承认。我们的经济、科技,都可以随着这种世界的潮流去同步发展或是赶超,但是艺术是一个复杂的事情,因为他本身是从属于一个文化命题,这种文化命题又牵涉到很多更复杂的问题,包括国家形态、民族、宗教,包括我们所谓的人性和人的生活。这种复杂性使它没有跟中国的国力形成应有的国际影响力,这是我们这个时代面临最主要的问题,也就是我们这些从业者要思考和参与解决的问题。

  雅昌艺术网:这就需要更多的人参与到艺术发展的过程中来,您认为过去一年,消费型市场呈现了怎样的变化?

  陈海涛:艺术品挺复杂的。80、90年代之后艺术品在西方开始成为金融衍生品的一种属性,只不过在中国还没有系统地建立起这种机制。因此艺术消费不好界定,其实艺术品买卖的各种动因挺复杂的。理想的(狭义的)消费论是:我们爱艺术,并且让艺术体现出它应有的价值,丰富我们的生活。

  前一段时间我回老家跟我一个发小同学吃饭,他赚了很多钱,但在吃饭的时候大家谈论的话题依旧是怎么赚钱。他对我做画廊的评价是:“哎呀,你做这个事情太不赚钱了”。我反问他说:“你赚这么多钱还没有赚够啊!”,结果他一下子愣住了。我觉得有时候是需要对社会这么说一句。其实艺术有很多很美好的东西,比如我们过年过节在吃饭聚会的时候可以不谈钱,还可以谈谈艺术和文化,甚至可以谈谈生活,可能比谈钱更有意思一点。

  雅昌艺术网:那么作为一家已经经营十多年的画廊,您认为如何体现画廊的价值与意义?

  陈海涛:这个问题可以从两方面来看:一方面是每一个做画廊的人怎么去界定自己的工作,或者是怎么去理解自己的初衷。我想每一个画廊主都会有差别。我们画廊最初是我们夫妇一起做,我们都是学艺术的,应该属于艺术家出身,有非常理想化的热爱,甚至是乌托邦的这种成分。我的理解是做画廊应该跟做艺术家一样。我们也是这么做的,有一些时候要坚持自己对艺术的理解。我认为世界上如果要有一种新的媒介,它可能是一个平台(Platform),这是我们画廊名字的由来。比如说绘画是个老媒介,电影一百多年了也是一个老媒介,装置观念都会变成一个老的媒介,但在今天面对艺术系统化的时代,可能“平台”是做艺术的新的媒介。

  第二个方面是很具体的怎么做画廊,这与第一点是相互制约,相辅相成的。每一个画廊主如何定位画廊,就决定了他怎么去做一个展览,怎么去选择一个艺术家。所以我们会带着一个对艺术系统的思考去选择艺术家和确定一个展览。而在具体的技术操作层面上,每一个画廊不会有很大的差异。其实做画廊就是在大同中求小异。

《观念三要素》刘港顺个展现场。刘港顺大型个展《所有》分为三个部分“观念三要素”、“历史的笔记”、“午夜出版社”。将分别于2017年12月23日、2018年1月20日与2018年3月3日举行三次开幕。展览第一部分《观念三要素》于12月23日成功开幕。

  雅昌艺术网:这个小异的部分正是体现画廊工作价值所在,你们在具体确定一个艺术家展览时是如何考虑的?

  陈海涛:我对每一个展览的理解首先是:对一个艺术家来说,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间点上做一个展览?这是首先要明确的事情,如果这一点不明确的话可能就是一个简单的商业行为。如果要说有小异的话应该是从根本上去寻找这种差异,不是在表面的事物细节上存在的差异。

  比如我们年终做刘港顺的这个展览。他是63年生人,一直游离于艺术圈比较边缘的位置。他持续二十几年的工作积累了很成熟的工作系统,积累了很多作品,而且他作品的形态是需要比较完整的去看,才能更清晰地对他的工作进行解读,并且理解他,理解他的作品。其实他这个展览应该是美术馆级别的一个展览,在一个更大的空间以更完整的一个结构去做一个更完整的呈现。但因为我们空间有限,所以我们会用一个时间的线索,用三个阶段来呈现他的创作,每个阶段的呈现又是一个完整的个展。这些具体而客观的分析是我们针对任何一个艺术家都会做的工作。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8-12-16 13:39 , Processed in 0.255100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2842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