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连环画至今仍未出全 画家补绘

2018-3-20 11:35|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北京晚报

摘要: 《梦斩泾河龙》中第35幅,图为魏徵梦中魂魄出窍。画面中的围棋棋盘就是根据出土的唐代文物考证后画成的。付爱民 绘图为《梦斩泾河龙》画稿 付爱民 绘画家付爱民刘继卣所绘《齐天大圣》。人民美术出版社于1956年出版了 ...

《梦斩泾河龙》中第35幅,图为魏徵梦中魂魄出窍。画面中的围棋棋盘就是根据出土的唐代文物考证后画成的。付爱民 绘

图为《梦斩泾河龙》画稿 付爱民 绘

画家付爱民

刘继卣所绘《齐天大圣》。人民美术出版社于1956年出版了其所绘《西游记》连环画3册。

  以经典传统小说《西游记》故事为基础改编的各类艺术作品层出不穷,衍生出的形象让人眼花缭乱。在这些作品中,《西游记》系列连环画成为了几代人的难忘回忆。但由于诸多原因,《西游记》连环画没有像四大名著中的其他三部一样,绘制过完整的一套,尚缺《梦斩泾河龙》、《唐王游地府》等5册。

  曾经出版过36册《西游记》连环画的河北美术出版社一直致力于寻找能够完成《西游记》连环画的画家,在2016年与学者型画家、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付爱民达成一致,开始连环画的补绘工作。需要补绘的5册连环画现已完成《梦斩泾河龙》一册。

  这些补绘作品将会陆续出版,预计将于2019年底全部完成绘画。

  1、《西游记》连环画至今仍未出全

  《西游记》是中国的国民大IP(知识产权作品),以《西游记》为母题进行改编的作品层出不穷,各个领域的作品也都不乏珠玉之作。系列电影《大话西游》是“80后”心中的经典、“神作”。近年更是年年都有西游主题电影在贺岁档上映;央视版动画片《西游记》成为了“90后”认识西游故事的主要途径,为一代人所津津乐道;电视剧版《西游记》更是成为了最常与电视观众见面的“老朋友”,电视剧台前幕后的故事也感动了许多电视观众。不同于这些依赖于现代传播手段的作品,《西游记》连环画出现更早、受众更广,为几代人开启了他们的“西天取经”之路。

  有资料显示,自出现连环画这种艺术形式以来就有了《西游记》连环画。1929年3月,上海世界书局就出版了由金少梅、章兴瑞绘制的连环画。1949年后,随着社会环境日益稳定、经济发展以及文化的日益繁荣,《西游记》连环画多次出版单册故事。20世纪50年代,上海聚集着众多连环画画家以及出版社,由此成为中国连环画出版的“圣地”。宏泰书店出版了朱光玉绘制的《真假猴王》以及锋芒等编绘的《龙宫借宝》;五华书局出版了徐一鸣等编绘的《孙悟空大闹通天河》;1954年,上海美术出版社出版了由徐宏达绘制的《火焰山》,还出版了“连坛泰斗”陈光镒绘制的《大闹天宫》、《真假美猴王》以及《通天河》;1955年开始,上海美术出版社又陆续出版了凌涛、刘锡永绘制的《无底洞》;董天野、乐小英绘制的《白虎岭》;张令涛、胡若佛、张之凡绘制的《怒打假国丈》;徐宏达绘制的《假西天》、夏书玉的《狮驼国》以及郑家声的《智激美猴王》。1962年,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由赵宏本、钱笑呆绘制的精装版《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连环画。

  在此时期,为了丰富文化生活,国家相关部门开始组织将古典“四大名著”集中改编为连环画进行出版。其中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认领”了《红楼梦》、《三国演义》的编绘、出版工作;人民美术出版社负责《水浒传》连环画的编绘出版,河北美术出版社则负责《西游记》的集中编绘与出版。

  不同于其他三部作品的情愫深深、江湖豪情以及权谋诡计,《西游记》在古典“四大名著”中受众极广,师徒四人克服万难、勇斗神魔的故事为各个年龄段的读者深深喜爱。

  就此,河北美术出版社出版了26册《西游记》连环画,这次集中出版具有极其特殊的意义。学者型画家、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付爱民介绍,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版的作品是南北两地画家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地就一个整体创作工程进行合作。在全国范围内组织了当时最具有代表性的一批优秀人物画家参加了这项工作,如刘凌沧、刘汉宗、任率英、汪玉山、宗静草、宗静风、胡若佛、钱笑呆、池振亚、徐燕孙等。在这次合作过程中,南北大家们达成了前所未有的协作共识,将主人公服饰元素统一,努力在艺术手法上保持高度的一致性。到了20世纪80年代初,连环画出版的热潮再次涌起。由于此前的部分画稿遗失,河北美术出版社组织画家补绘了10册,使套书故事更趋完整。

  尽管经历过多次单册出版以及一次集中出版和补绘工作,但囿于彼时的文化氛围,《西游记》故事中《寻访取经人》、《佛祖收悟空》的部分桥段以及《梦斩泾河龙》等神话色彩过于浓厚的故事难以付诸画面、付梓出版。所以《西游记》连环画至今都不完整,在付爱民开始补绘工作之前,仍有《梦斩泾河龙》、《寻访取经人》、《唐王游地府》、《佛祖收悟空》及《唐僧出世》等5册连环画待补。

  今年1月,付爱民刚刚补绘完成《梦斩泾河龙》所需的62幅画稿。据付爱民透露,其余补绘作品将会陆续出版,预计将于2019年底全部完成绘画。

  《梦斩泾河龙》的故事是《西游记》故事的重要引子:唐贞观年间,长安城有一相士,名曰袁守诚,为渔户占卜下网之处,百筮百中。此事引得长安城附近泾河龙王大怒,为保护自己河中子民,泾河龙王化作一白衣秀士,来到袁氏相摊之前。二人以第二天降雨量打赌,若袁守诚占卜不准,则不许他在长安城内继续占卜。袁守诚说出了准确降雨量,竟与玉帝所下旨意分毫不差。为了赶走袁守诚,泾河龙王私自克扣了降雨点数,犯下大错,引得玉帝降旨,欲斩杀龙王。

  情急之下,龙王求助于行刑官魏徵之主唐王朝皇帝李世民,希望李世民能够拖延住魏徵,使其无法行刑。魏徵刚正不阿,一边敷衍皇帝,一边梦中神游而走,梦斩泾河龙王。由此,泾河龙王之魂经常骚扰太宗,在作法平息龙王怨恨的过程中,法师玄奘被观音大士的化身告知其所诵经文竟然有错,遂决定去西天取经。

  2、付爱民承担补绘任务

  河北美术出版社一直致力于寻找合适的人选,将《西游记》连环画所缺的内容补全,更兼补全“四大名著”连环画。但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开始,书画市场原创画作价格渐高,而连环画稿酬却相对固定,与之前的稿酬几乎无差,由此使得创作人才逐渐离开连环画创作阵营。这就让5册画稿的补绘人选问题越发难以解决。对于曾经参加过河北美术出版社20世纪80年代第一次补绘的老编辑张鸿林老先生(笔名戈兵)来说,也许“这种缺憾,将成为一段永远不能补缺的历史”。二十多年来,张鸿林一直在坚持寻找能够承担补绘工作的画家。但一直都会被一个矛盾困扰着:能够达到此前珠玉之作水平的画家需要的稿酬太高,而愿意拿低稿酬的画家水平又不能达到张鸿林的要求。

  2016年10月,付爱民到河北石家庄为之前出版的图书进行签售,与河北美术出版社的编辑们进行交流。“张老先生当时看了我的画,中午饭都没吃好。”付爱民这样回忆。张鸿林席间就向付爱民讲述了此前遇到的问题与“矛盾”。

  一直以来,付爱民坚持画了多年古法线描人物画,有能力补绘《西游记》连环画,他也深知张鸿林为经典作品的缺失感到遗憾。因为如果《西游记》连环画能够补绘完成,“四大名著”的连环画就全了。其实付爱民心里知道,如果承担了补绘任务,他将为此付出大量的时间与精力。但面对年过八旬、心中满是遗憾的张鸿林,面对“使自己的名字在未来或许有机会和那些少年时崇拜的老艺术家们同列在一处”的荣誉,付爱民当即向在座的河北美术出版社的领导和张鸿林承诺,接下补绘5册《西游记》连环画的任务。

  3、补绘画稿仍有自己的特色

  较于之前上美、冀美以及人美的珠玉之作,付爱民此次补绘的作品仍然有着自己的亮点与特色。其一是对于画面中建筑、装饰物以及人物服饰等方面的细致考究。

  2017年,付爱民开始着手补绘工作,直到今年1月才将《梦斩泾河龙》补绘完成。总共62幅画面历时八个多月,倾注了付爱民许多心血:“这一册是此次需要补绘的几册中所需画面最少的,但是却是最‘难’的。因为其中涉及的建筑、摆设以及人物的服饰都需要细细考究。”

  在刚刚补绘完的《梦斩泾河龙》中,付爱民画了尉迟恭作为门神的形象(因为唐太宗不堪泾河龙王魂魄的骚扰,故而命秦琼、尉迟恭两位大将为其守门,后将二位大将的画像挂在门上,自此二人形象成为了经典的门神形象),其中尉迟恭的肩部铠甲与胸甲是通过皮带和铜襻儿连接的。有爱好者看后问付爱民,唐代真的有这样的连接方式吗?付爱民的回答是肯定的,因为他是经过严格的考证的。付爱民的严格考证源于他擅长利用当下发达的通讯手段和技术,“现在查任何资料都很便捷。我有一个微信群,一百多人,其中三分之一都是博物馆工作人员,有人是搞服饰研究的,有人是搞器物研究的,还有人是研究家具的,都比我专业很多。”付爱民认为只有在当下,才有条件如此细致的考证。

  这次补绘过程里,“专家群”的优势体现得尤为明显。付爱民依照老画家的作品在一幅画稿中画了个蕉叶纹的瓶子,“有个来自南方的研究者告诉我,目前还没有可靠的证据表明唐代有这种瓶子,但是现在有可考证据表明这种瓶子在宋代出现了。”这幅画稿已经几近完成了,“我已经做了很多工作,也不在乎再多画一稿了。”付爱民轻松地说,但是这“轻松”背后却是更多的努力:付爱民又找来许多瓶子,把这些形象发给研究者,得到“这些都没问题”的答复之后才画在画面上。

  不同于现在广为流传的穿窄袖服装的唐太宗形象,付爱民在一幅画稿中画了一个穿宽袖的唐太宗。“其实是我画错了,之前都画窄袖,有点厌了,就画了一幅宽袖的形象。”付爱民说,“有一位爱好者指出我画错了,但是立刻就有其他研究者反驳说,付老师没画错。因为考古资料显示,这个时期宽袖服饰多,但李世民因为爱射箭所以常穿窄袖,可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李世民不穿宽袖。”这幅画面的诞生有些“戏剧性”,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付爱民专家团队的可靠性。

  这样的考证还有很多,像作品中出现的“腰鼓形束腰墩”就是唐代世俗生活中经常出现的坐具。《梦斩泾河龙》中的第60幅图出现了一个装饰用的铜炉,就是以陕西茂陵中出土的鎏金银竹节铜熏炉为原型的。其他画面中出现的诸如棋盘、胡床等都是根据已经出土的唐代文物进行绘制的。

  之前出版的《西游记》连环画都秉承了原作者的固有风格,上海美术出版社的作品多带有汉代风格,而南京画家的作品则带有明显的宋代风格。付爱民的画稿都通过准确考证而严格地体现着唐代风格,用付爱民自己的话说,这里面是有“物质逻辑”的。

  付爱民补绘西游的第二个特点是用纸与之前不同,之前连环画作品都是“白纸黑线”,这次补绘的画稿底色都是灰绿色的。付爱民这样考虑:如果彩绘的话绘制成本很高,可能一本作品只能画20幅画稿,阅读的连续性达不到。所以要将这套作品做成四色线描作品:“最开始的底色偏黄,但是视觉会有疲劳,所以用了灰绿的底色来画,这些都是经过慎重考虑的。”

  同时,由于印刷技术的长足发展,付爱民可以画更大的开幅,更细致的线条,画面更为精美。

  4、稿酬“还是一百块钱一张”

  付爱民与《西游记》有着极其特殊的联结,付爱民回忆说:“我两岁半、不到三岁就开始画画,会画的第一个形象就是孙悟空。”当时付爱民临摹的是一张经典水墨动画片《大闹天宫》的宣传画,画上孙悟空正吹了三根毫毛变化出小猴儿,欲与哪吒缠斗。付爱民一边回忆一边比画着孙悟空的动作,让人不禁回想起《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

  付爱民学画画是从写实开始的,并没有经过现在儿童学画的“半抽象的儿童画”阶段。“小时候临摹的也都是古代的仕女。”所以他在五六岁上就能把一个东西画得很像。“其实那个时候画的基本上就都是‘连环画’了。”

  对于付爱民这一代“70后”来说,连环画不仅通过其故事在文学上、想象力上给予他们启蒙,在绘画上也有启蒙之功。“70后”们在童年时,经常会画连环画中人物拿的武器、盔甲当做娱乐,丈八蛇矛、青龙偃月刀、如意金箍棒对于他们来说就如龙珠之于“80后”、变形金刚之于“90后”。

  所以,在这次补绘的过程中,付爱民会经常想起自己童年乃至青少年时的情景,补绘也变成了一次对过往美好时光的回忆。聊到这,付爱民回想起他曾经有过的一个一米多长的樟木箱子,里面放满了《三国演义》、《杨家将》、《说唐》等作品的全套连环画。众所周知,樟木特有的味道能驱虫,将连环画放在这里,也足见付爱民对它们的爱护。彼时的连环画收集不像现在追剧或者买书,可以“养肥了再看”(指作品播映、出版了一定数量之后再补看),一旦某套连环画出了新作,就会引起爱好者疯抢。由于信息传播不便, 那时想等一本连环画十分不易。“直到我高考之前,因为家里实在放不下,父亲与我商量着把这些书卖掉的时候,《兴唐传》还没出全呢。”付爱民在忍痛卖掉这些心爱之物前从中挑了几本留作纪念,其中就包括刘汉宗所绘《齐天大圣》以及胡若佛画的《盘丝洞》。“这些都画得特别经典,怎么也舍不得!”

  付爱民十三岁左右就开始学古代的工笔人物画:“老师示范的是仕女,但是我就会先画出来个关羽之类的将军,再画个仕女。”说着说着,付爱民忍不住笑了。这样“顽皮”的经历不止于此,付爱民初中时偶尔会“逃课”:他住的大院有班车把需要上学的学生们都放到安定门一带,下车付爱民就溜了,冬天的时候也会在北京城里乱转,等到下午再跑回学校去美术组画画。冬天天冷,付爱民为了取暖就“晃悠”到了当时东单附近的中国书店,他帮店里的老师傅登梯子爬高整理书籍,老师傅们则给他提供一个免费看书的场所,还有一杯热茶。

  从那时起,付爱民就开始接触古籍。“二十五史、佛学史资料汇集都看。其实一开始是为了看少林寺(微博),但是看着看着就不是武术了,都是佛学的知识。”高中的时候,付爱民就“花了13块钱,自己买了一套《王阳明全集》”。这些经历为付爱民在不经意间打下了很扎实的古典文学、文献功底。在付爱民看来,画连环画一定要有相应的文学水平:“只有文学水平够了,才知道画面应该怎样安排。才知道画面的重点应该在哪儿,这不是单纯的技法问题。”付爱民也精通影视语言,在这次补绘的《梦斩泾河龙》画稿中处处可见视角的变化、景别的变化等影视表现手法。

  青少年时期的经历为付爱民的知识构成打下了传统文化的底色,在求学与创作实践的过程中他又精益求精。曾经,他为了试验色彩的搭配进行过每天几十次的尝试。在40岁之前,付爱民经常下乡采风,曾在两年中累计用了5个月的时间调研云南的42个村寨。彼时交通不便,去云南要坐硬座,“我就从学校找一床学生不要的旧被子,铺在座位底下睡觉。”如果付爱民自己不说,别人很难想到他居然对于挤硬座火车也这么有经验。

  对于云南西双版纳的调研让他认识到了传统文化现代化所需要经历的过程,在付爱民看来,那里曾经经历过将近十年的“低品位”开发。但从2008年之后,开发逐渐变得有序起来,一切都在好转。这些经历让付爱民认识到:“学者的任务就是加速、缩短这种过渡的过程。”

  这次补绘《西游记》连环画其实也是对“缩短过渡过程”的实践。有一次,付爱民通过自己的“00后”孩子发现,现在孩子们看到的很多版本的诸葛亮形象竟然不再是“羽扇纶巾”,而是穿着铠甲的。这让他产生了要用连环画给孩子们的成长、教育提供帮助的想法,这种帮助体现在两方面:一是让孩子们在欣赏连环画通过线条构筑出的画面时,能够“心静”;另一方面便是通过严格的考究、考证给下一代人展示传统文化中的审美形态以及做事应有的认真态度。

  “认真”也是付爱民对自己补绘画稿信心的来源。付爱民这样看待前作给自己的压力:在补绘之初,他就知道“读者观看作品就是为了要发表评论”,但是他也知道,不能光考虑怎么与前人的作品去比,“刘继卣、刘汉宗、胡若佛等等前辈画家的作品太优秀了,也许很难超越,但是在我补绘过程中,认真的态度要超越前人。”采访的最后,记者问付爱民这次的稿酬到底是多少,付爱民淡淡地说:“还是一百块钱一张。”据了解,《梦斩泾河龙》不久就将与读者见面。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8-4-23 00:28 , Processed in 0.272669 second(s), 18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