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岩与湖北水墨人物画家学术对话交流会现场实录

2018-3-24 15:09| 发布者: 壹号收藏 |原作者: 彭云燕

摘要: 嘉宾合影 壹号收藏网讯 (记者 彭云燕 通讯员 小嘉)2018年3月22日下午3点,由湖北省美术家协会、湖北美术学院和香港翠荷堂艺术中心联合主办《梁岩与湖北水墨人物画家学术对话交流会》在香港翠荷堂艺术中心隆重举行 ...

嘉宾合影


      壹号收藏网讯  (记者 彭云燕 通讯员 小嘉)2018年3月22日下午3点,由湖北省美术家协会、湖北美术学院和香港翠荷堂艺术中心联合主办《梁岩与湖北水墨人物画家学术对话交流会》在香港翠荷堂艺术中心隆重举行。此次学术交流活动由著名画家梁岩领衔,集结了湖北水墨人物画领域老中青三代近30位画家,旨在探讨中国和湖北水墨人物画创作现状及发展的诸多问题,从而促使我省水墨人物画创作向更好的方向发展。湖北省美术家协会秘书长刘春冰、湖北美术学院国画系主任叶军、湖北美术学院教授钟鸣联合担任学术主持。

活动现场


活动现场


活动现场


活动现场


学术主持、湖北美术学院教授钟鸣介绍到场嘉宾


学术主持、湖北美术学院国画系主任叶军介绍此次活动的缘起


      活动现场,艺术家们从各自专注的角度出发,各抒己见,对湖北水墨人物画的发展提出了问题,也解决了诸多问题。现将具体内容整理如下:


      学术主持、湖北省美术家协会秘书长刘春冰:这次活动以梁岩先生作品展示为主,其他艺术家们携带作品参与展示,互相交流,这种形式非常新颖、特别,很有意义。既让湖北省水墨人物画的创作通过交流得到一个提升,又能让大家在交流中有所启发,以迎接明年的全国第十三届美展。梁岩先生是创作高手,对生活非常熟悉,强调艺术与生活紧密相连。另外,中国画讲究气韵和神形兼备,古人讲绘人要绘其情,梁岩先生在这个方面非常值得我们去学习。梁岩先生的水墨人物肖像有自己一些独特的东西,非常精彩。他对东西方的绘画都有研究,打破了铁线描,行云流水描,以现代独特的风格来表达人物的主体性和想法,将人物的心理状态表现的淋漓尽致。


      湖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徐勇民:在翠荷堂以一种交流会的方式举办活动,在以前是没有过的。湖北是个教育大省,美术和设计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这样的活动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在发展的过程中进行研究和传承是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情。以梁岩先生为个案来进行分析,作为一个成熟的艺术家,如何在自己成就的基础上继续发展创新,以深挖一口井的方式,来找出答案。这次交流会特别希望听到年轻的老师和学生的声音。


      湖北省美术院原副院长刘文谌:梁岩先生的作品是从生活到艺术,他的绘画技巧、创作经验对我们,尤其是年轻人都有好处。现在后起之秀层出不穷,但是想要更好的发展,一定要有扎实的生活基础,有了生活基础,就有了发展的可能性。


      湖北美术学院副教授周颢:我对“回望宋元、跟随时代”的理解是,中国画博大精深,它有一定的文化内涵来支撑绘画,今人不一定要像宋人元人那样去画画,而是应该学习其中的精髓,可以说宋元绘画还有很多值得我们深挖的地方,但并不是表面技法上的一些东西。从中国画在当代的发展来看,宋元绘画做了很多有益的探索,这是值得借鉴的。我对水墨艺术一直充满憧憬,水墨艺术的发展空间是巨大的,然而我们一直没有开发出来,我认为它代表了中国艺术最精华的部分。20世纪以来一直到梁岩老师以及其他前辈们不同的探索,使得水墨终于更加接近生活,在我看来是非常成功的,水墨的维度不断地在拓展,这是非常有益的。将中国古代的优秀艺术通过自己的理解带回到当下,这对中国文化的发扬是很有好处的。我心中也有很多问题,其中我认为判断力很重要,就借此机会向梁岩老师提问:如何判断一幅画的好坏?


      著名画家梁岩:这个问题是很宽泛的,也很难回答。现在的中国画界,都在追求自己的东西,对于创作,我想用四个字概括:有感而发。画自己的所思所想,这样画出来的画应该就具备了作为一幅好画的一个重要条件。其次,我们应该继承传统,而不是一味跟随潮流,为了一些目的去画画。所以画画一定要有感而发,只要是自己想表达的,不管是什么形式,具象、抽象都可以去尝试,但是也有些画家既能表现自己又能迎合潮流,也是不错的。画画不要千篇一律,要百花齐放,才有更多的可能性。总之,我们既要继承传统,也要吸收西方的一些元素,要不断的尝试,走自己的路,但不可丢下中国的笔墨,这是最基本的。对于一个艺术家最重要的是说自己的话,讲自己的语言。追求自己的东西,挖掘的越深越好。现在制作作品的画家很多,都在模仿,希望这些画家能从这些模仿中跳出来,形成自己的东西,不断的学习,从而丰富自己的作品。还有一点,作为一个画家,不要停留在工作室里,要走进生活,了解形形色色的人,通过写生、速写,形成鲜活生动的作品,走近生活才可以给画家提供更多的可能性。


      湖北省工笔画学会会长李乃蔚:与其他创作路子很宽的画家不同,我一直是从事中国画的。原来我画连环画,而连环画主要是线描,线描从客观讲就是中国画最基础的东西。我非常赞同刚才周颢老师回到宋元这个观点,因为我刚从北京回来,看了300多件作品,大部分都是水墨作品,总体质量还不错,主要分几类,一类是用素描成分来画水墨,主要展现在巨幅的作品上,画面效果是不错的,很有力度也有厚重感;还有一类是比较传统的手法,追求韵味和意趣的。我认为素描的一些感觉可以适当的运用在水墨里,但万万不可大力度的使用。梁岩先生的作品很有人文情怀,我很认同他的观点。我们现在对中青年画家说得最多的是要创新,但万万不可只追求表面的冲击力,失去骨子里的东西,失去传统。应当是在上下几千年这个传统的基础上,继续吸收传统的养分,然后体现自己,体现当代。


      原湖北中国画研究院院长孔奇:近百年来水墨人物画的发展比山水画和花鸟画要快很多,因为人物画吸收了西方素描的一些元素,使得人物画的发展空间变大。有些人说传统绘画不能出现素描的元素,我认为是不完全正确的。绘画是一门造型艺术,需要素描来丰富画面。写意画讲究线条质量和味道,国外的线是为了形的需要,中国的线讲究味道和趣味。所以我觉得写意画要加强传统的训练,要有中国传统绘画线的基本功。一个画家要不断追求表现出自己所想的,要注重生活。说实话,画人物是非常难的,画准不行,太死板,画不准也不行,其实最重要的就是传神。水墨人物画一定要重视传统,就是学技术,再加上生活,就能创作出好的作品。人物画既要表现每个时代的生活,也要具备时代性。画家画好画,一定要去写生,要通过不断的画画,慢慢找出自己的风格,不要刻意的去追求。有了格调,再有风格,就能成功,这其实是很难的,所以我们要一步一个脚印踏实的追求。


      湖北美术学院博导银小宾:这次学术对话的目的就是启发后辈,使得湖北省水墨画有更好的发展,希望这种形式可以扩大推广,还可以引进美院。中国20世纪以来,艺术上最大的成就就是水墨人物画,因为山水和花鸟都超越不了宋元时期。从徐悲鸿引进西方绘画方法,受益最大的是写意人物画。当时把写实绘画引入到写意绘画中有了一定的发展,走到今天又遇到新的瓶颈,社会在变动,如今有了新的审美趣味,再看上一辈的作品,是有时代痕迹的。现在社会体验变了,视觉元素变了,我们现在怎么像当年梁岩先生那一辈一样,找一个突破口,是现在艺术家和教学都面临的问题。在美术史上,中西方都不约而同的在用写意代替写实,西方的印象派,宋元时期的写意……所以说写意是真正符合人的心理的,但是表达心中所想的好是很有难度的,还需要不断的努力。


      湖北省美术院老画家吴良发:我觉得画家的作品和风格,首先要满足自己的审美需要,艺术家要去大胆的做,去找自己的方式。我觉得传统的东西要坚持,同时对外来的从古至今的东西也要关注,根据个人的感悟去选择方向。


      著名画家虞小风:梁岩先生的笔上功夫了得,有很强的笔墨在里面,每个人都不可能十全十美,但是梁老师下笔很准确,也不打稿。画人物画要传神,不要光追求形式感,画的多了自然会在你手里形成一个风格,其实这次主要是想了解梁老师的人物渲染是怎么画的。


      湖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李也青:本次学术对话的主题是水墨,这就有了指向。湖北省在全国还是占到一定地位的,但是湖北是个美术大省,却不是个美术强省。浙江省、辽宁省、陕西省都有各自的水墨画派,所以这次活动很有意义,可以讨论湖北省的水墨该往哪走。谈到创新,现在能看出来很多作品都有趋同性。一幅作品既要有感而发,又能表现的很好,这是很难的,是现在年轻画家面临的巨大挑战。创新的话要从传统找,如今很多画家,画技一般却说是创新,其实创新还是要注重技术的,吸收传统的程度和取向是要靠画家自己判断的。我本人喜欢石刻,所以我就想能不能把水墨和石刻放在一起,做了一定的探索,于是我在北京做了个展览,名字就是水墨石刻。画家要自己把握一个点,自己找到一个学术定位。当代画家追求写实,现在写实、具象、抽象有很多种风格,好的作品审美既要格调高,又要有技术难度,希望年轻的艺术家多做些有意义的探索。


      湖北水墨画院副院长李发胜:中国水墨画 ,既非抽象,也非具象,实际上是主观与客观的一种情感交流。但是现在很多创作对照片的依赖性很强,作为一个画家一定要有思想,不能依赖照片。我认为画家不能因为参加一个展览而画画,这样迎合潮流是对艺术的亵渎。所以我认为,艺术一定要纯粹,不能参杂其他的东西,心有所思,笔有所现。另外,西画的线表达的是轮廓,中国画的线是情绪的表达、情感的宣泄,这样才能打动人,如果包含太多虚假的情感,是不能令人感动的。


      湖北省国画院培训部主任曹晓凌:人物、山水和花鸟,都包含着人的审美趣味,艺术就是人性。水墨代表了中国文化的一个重要标杆。怎么画好水墨画?我认为就是技术、学识、修养、天赋、过程和激励这几个字。画什么和怎么画?是一个高度的问题。水墨画的性格体现在粗犷和精细之间,繁简和浓淡之穷,在虚实和未知之无。我们所处的比较民主的时代,是培育艺术家的土壤,也是灵魂的归宿。


      原湖北省国画院副院长刘成春:对于如何画好水墨画,我认为有两点,第一点是兴趣爱好,第二点就是执着。现在的艺术家一定要执着,无畏的坚持自己全部的教育修养所形成的道路。


      原湖北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胡智勇以“尴尬”为题对百年来的中国画现象作了尖锐的批评:我想讲几个尴尬的问题,第一点,从古典进入现代以来,真正取得最大成就的还是水墨人物画,这是不容否定的,但是走到现在,非常尴尬。50年代以来画的什么东西,是一种尴尬的体现,特别是解放后。第二代的人物画家里面,一样的尴尬,刘文西坚持到当下,越坚持越尴尬,笔墨很硬,为什么?我们要思考一下。很多人在改变,但是不敢恭维。很多画家,想要的东西表现不出来,才开始改变,实在是一个很尴尬的现象。当下,东北画派,用素描画对象,但是怎么拼得过油画?还有一波,就是所谓的继承传统,把笔墨不停的堆积,是否真有学术价值是值得思考的?北方这一套水墨人物没办法走,南方人却在玩技巧,这样对不对?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造型问题,就是要以形写神,可是很多人下了乡,都是走马观花,结果还是把自己的一套理论往上套,这样的写生是没有作用的。可以把人物按照自己的感受进行夸张,但是要有自己的真实感受。脱离自己的思想,把固有的概念套用在生活上是错误的。



      湖北省美术院专业画家柳秀林、王丹:对于继承文脉这个问题,我们做的还有点薄弱,但我们要不停的思考。我认为我们表达的东西要跟时代相结合,要有年轻人的气息在里面,笔墨要承载自己的对生活的感悟。


      襄阳美协副主席黄大军:因为当官的缘故而使绘画路程中断了几年,前几年幡然醒悟,发现艺术才是自己的归宿。11年前重新拿起画笔,又开始了刻苦习画的行程,并且于2016年在襄阳美术馆办了个人画展。但是今天来了以后,有了更高远的见识,有了跟大师交流的机会,感到非常荣幸。我既然重新拿起了画笔,我就再也不会放下了,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著名画家梁岩:今天整场效果很好,也揭示了一些问题,我总觉得还不够,比如刚刚谈到的“尴尬”问题。我很认同大家的观点,虽然现在水墨人物画发展了,但是也出现了很多“尴尬”,这是几代人物画家共同面临的问题。

      有感而发的创作,是非常重要的。有的画家为了全国美展、重大题材创作,有的花费了几年的时间。命题的创作要画,但我认为要画自己想画的,有激情的创作要放在首位。
画自己想画的,自己的想法不要被别人左右,不要为了拿奖项,拿名次改变自己的想法。画家在有感而发的过程中,可能会产生更有震撼力的作品。

      另外就是绘画从传统到发展变的问题,比如石虎,我认为他是人物画家的典范,他在七八十年代从部队转业以后到人民美术出版社,他去非洲写生回来出了本画集,震动了全国,这就是写实的写生,非常的传神。后来就变了,画了很多重彩,虽然很厚重,但细看其实有很深的内涵,他其实是在画自己想画的东西,即使改变了表现手法,但基本功十年如一日。作为一个画家,你没有扎实的手法,你怎么能表现心中所想呢?这就是我一直强调的基本功的问题,作为一个人物画家,基本功训练是非常重要的,这就有了架子,有了架子再添加别的东西会显得非常扎实。没有能力写生,也是个尴尬的事情,大家要注重写生,有这个深厚的基础,再进行创作,心理会很有底。我不反对制作,但我现在看到大部分都是制作的作品,真的想说能不能把毛笔拿起来,加强基本功的训练,这是我对现在年轻人的一点建议。


      接受记者采访时,翠荷堂堂主何敏表示,翠荷堂是个平台,希望把更多爱好艺术的人和已经成名的艺术家沟通融合起来交流学习,让艺术更加健康的发展,同时她表示翠荷堂愿意为更多年轻人提供机会。

      作品欣赏:

梁岩1


梁岩2


梁岩3


梁岩4


刘文谌


钟鸣1


钟鸣2


叶军


李发胜


谭崇正


肖蓝


周颢


贾佳


李思洁


柳秀林


王丹


韦伶


余晖


朱国栋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8-4-24 12:56 , Processed in 0.353694 second(s), 18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