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公立美术馆与私人美术馆的“相爱相杀”

2018-3-27 10:42|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21世纪经济报道

摘要:   近年来,全球公立美术馆由于获得的政府补贴减少导致运营压力提高的问题引发了广泛讨论。3月1日,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正式放弃自愿捐赠入馆的门票策略,改为对非纽约地区观众收取强制性门票费用。全球美术馆面临的挑 ...


  近年来,全球公立美术馆由于获得的政府补贴减少导致运营压力提高的问题引发了广泛讨论。3月1日,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正式放弃自愿捐赠入馆的门票策略,改为对非纽约地区观众收取强制性门票费用。全球美术馆面临的挑战及其衍生的各方反馈,正逐渐影响全球艺术格局。

  在艺术家与藏家聚集的荷兰,一种新的艺术生态正在形成。富有的藏家们通过创立私人美术馆,找到了一种全新的认同感和使命感,同时也弥补了公立美术馆因运营困境导致的缺位。

  无处展示的藏品

  自2013年开始,荷兰政府立法要求公立艺术机构完成盈利目标,2017年,盈利目标从全年支出的15%增长至21.5%。公立美术馆策展人面临的负担越来越重,为缩减成本,不得不放弃部分展览。

  藏家Geert Steinmeijer就遇上了这一问题。他的私人收藏原本由荷兰的特温特国家美术馆(Rijksmuseum Twenthe)策展并长期对外开放。2017年底,美术馆策展人联系他表示,为了缩减成本,美术馆需要关闭部分展厅,因此即将终止合作,不再展示他的收藏。

  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Steinmeijer表示他完全理解策展人面临的困境。“我知道他们没有别的选择,但仍然忍不住想问,这样的资助削减对荷兰真的有益吗?”了解到这一信息,Steinmeijer开始为自己的收藏寻找新的展示空间。

  “我不希望这些作品被挂在卧室里,直到死后被捐赠给美术馆。”Steinmeijer在2012年因心肌梗塞被送往医院抢救,他希望自己的艺术收藏能够以更好的方式被欣赏和记住,“我相信很少有藏家会考虑建一座私人美术馆,如果可能的话,还是会选择公立美术馆作为展示空间。”

  但是最终,面对公立美术馆的普遍困境,Steinmeijer还是选择建立一座私人美术馆。幸运的是,这座美术馆不必面对补贴削减和销售门票的压力。“我们暂时不会花费太多精力去考虑吸引观众,但我们当然不希望这里每天都非常冷清。”Steinmeijer从事企业收购和并购20年,目前则将时间完全投入私人美术馆的策展工作中。他在荷兰德尔登(Delden)租下了一套庄园作为馆址,美术馆预计将在今年4月15日开幕:“我想传达的信息很简单:艺术带给你的独特感受无法被取代。”

藏品租借 互利互惠

  不少藏家与Steinmeijer做出了相同的选择。2016年在海牙开幕的Voorlinden美术馆、2017年在荷兰东部开幕的MORE美术馆以及在阿姆斯特丹开幕的Van den Broek家族艺术博物馆都有着不输于公立美术馆的重量级策展。

  有些藏家则很难有精力创建和管理一座私人美术馆。荷兰制药产业巨头Pieter Schulting是著名的现代艺术藏家。在过去的20多年中,Schulting夫妇收藏了班克斯、安迪·沃霍尔和卢西奥·丰塔纳等艺术家的重要作品。Moco(阿姆斯特丹现当代美术馆)则是由Logchies夫妇创立的私人艺术展示空间。Logchies夫妇对艺术充满热情,但也毫不讳言Moco需要吸引观众来挣钱。他们依靠租借来的艺术品开展高质量的策展,而像Schulting这样的藏家则非常乐意以低廉的价格租出这些艺术品。

  “租赁艺术品在Moco展示能够帮助作品获得关注度和认证,同时也可以获得一笔收入。”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Logchies夫妇表示,“但是很多藏家并不在意这些,对他们而言,重要的是能够分享自己的收藏。”

  Moco展出英国涂鸦艺术家班克斯的作品时,提供租借的藏家Schulting正要度过自己的60岁生日。在Logchies盛情邀请下,Schulting度过了一个独特的生日:“150人围绕在班克斯作品周围,一起为我庆祝生日,班克斯让每一个人情绪都激昂起来了。”

  如今,一系列私人博物馆和私人艺术展示空间的建立,为荷兰公立美术馆的困窘提供了另一种可能性。Logchies夫妇认为:“对于藏家而言,艺术市场的风云变幻是一种魅力,而感知艺术并与他人分享收藏则是另一种魅力。”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8-9-20 21:36 , Processed in 0.325758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