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陨石 白发老翁站甘蔗地喊:1克1万 60克60万

2018-6-12 09:27|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红星新闻

摘要:   在看到火流星视频的那一刻,李博方亢奋了。他相信,这将带来一场陨石雨。  在确定这场陨石雨的基本方位之后,他立刻定好机票,从北京千里迢迢赶赴云南西双版纳。接下来,他参与了一场疯狂的陨石搜寻之旅。   ...
  在看到火流星视频的那一刻,李博方亢奋了。他相信,这将带来一场陨石雨。

  在确定这场陨石雨的基本方位之后,他立刻定好机票,从北京千里迢迢赶赴云南西双版纳。接下来,他参与了一场疯狂的陨石搜寻之旅。

  一场规模性的陨石雨

  6月1日晚,国际陨石学会会员、“陨石爱好者网站”创办人李博方,在北京住宅附近的公园里遛狗时,手机上突然传来一段火流星照亮天际的飞行视频,一位记者朋友问他:这次会不会有陨石掉下来?

  公园里没有Wi-Fi,他没有立刻点开视频。十几分钟后他回到家一看,就立刻亢奋了。根据火流星飞行方向,他判断这必定带来一场陨石雨。

  这段视频里,有人在澜沧江边跳广场舞。“以视频中的高楼做参照物,我判断火流星飞行方向为偏东向偏西。”

  从2000年开始,陨石收藏成为李博方的一项业余爱好,他也因此逐渐成为我国“陨石猎人”队伍的代表人物。这一次,他做好了随时出发的准备。

  第二天早上,他又看到了一段傣族村民展示陨石的视频,“但他们说的是方言,我找人翻译之后,确定在西双版纳边境地带有陨石降落。”李博方说。

  他立刻通知远在广东的朋友吕金成,“我叫他赶紧去西双版纳,再也不要耽搁。”吕金成是陨石生意从业者、“KK陨石工作室”负责人。

  相对而言,吕金成到云南更近。但他当时还有些犹豫,即到了西双版纳州州府景洪市后,接下来该怎么走?“我告诉他不要着急,到了景洪市之后,先去澜沧江边找到视频里的那栋楼。”李博方说。

  他们的初步设想是:找到这栋楼,结合地图,对准位置,往火流星飞行方向一路搜寻。

  6月3日,吕金成从广州出发,经贵阳转机,于上午11点到达西双版纳州景洪市。

  而此时,在后方的李博方已经通过《国家天文杂志社》的编辑朋友与云南地区陨石爱好者的协助,掌握了陨石降落的具体村落。

陨石散落区主要集中在曼伦等村寨

  第一块陨石是在勐海县勐遮镇曼伦村岩香开家发现的,下午两点多,吕金成赶到曼伦村。

  这天,吕金成发现,当地已不止一个村寨发现了陨石,“大约找到有七八块,有的二三十克,有的一两百克”。

  根据吕金成反馈的前端素材,李博方再次确定,这是一场规模性的陨石雨,“肯定会有小个体的密集散落区”。

  李博方再也不能等下去,他向单位请了年假,携带检测陨石的改装手杖,于3日晚定好21点45分航班直飞昆明。

  他在昆明长水机场的候机楼熬了一宿,4日6点多,坐头班飞机赶赴西双版纳嘎洒机场,又从机场包车直抵勐遮镇。

  “以为是醉汉砸房子”

  勐遮镇所在地是西双版纳最大的坝子,当下正是稻禾吐穗时,田间地头香气弥漫。这些天,当地常有阵雨,土地松软湿滑。

  李博方是在4日上午10点乘坐租来的摩托车赶到曼伦村的,“我要尽快掌握更多素材”。

  他检查了那些被陨石砸坏的瓦片,记录当地村民对此次陨石降落的各种描述,并亲自走访稻田田埂和甘蔗地,当天中午,他基本摸清楚了散落区的中心轴。

  他告诉记者,此次陨石雨散落区呈枣核状,方向为东南向西北,具体而言,陨石由曼光村经曼央囡、曼么代等村寨,向曼庄村寨方向洒落。

  此次火流星坠落的方向与地球自转方向相对,“地球自西向东自转,火流星从东南飞向西北,因此它会承受更大的大气压力与摩擦。”他说,这种相对飞行的火流星,注定不会只是一块石头落地。

  此次陨石降落的具体时间为6月1日晚9点45分左右,当地村民称,当地天黑得晚,这个时间点,仍有很多人在聊天、喝酒。一些人家开着窗帘,通过窗户看到奇景。村民描述:他们先是看到10秒左右天亮如白昼,接着他们听到了爆炸声、像人开大货车的轰鸣声、像风吹过的“呜呜”声,以及各种“嗡嗡”、“呼呼”、“轰轰”声……

  曼伦村村民岩香开的孙子、孙女则听到“有人砸房子”,这两个不到10岁的孩子吓得瑟瑟发抖。岩香开的妻子玉儿说称,她家没一个仇人,“还以为是醉汉砸房子。”

  到天亮后,玉儿说一家发现,自家屋顶砸了一个大洞,二楼的客厅里掉进来一块黑色的石头。北京天文馆原工程师张宝林找上门来了,他告诉这家人:“这不是普通的石头,这是陨石。”

玉儿说家的楼顶被陨石砸了一个大洞

  发现陨石的消息轰动了各个村寨,人们四处搜寻,越来越多的陨石被找到了。这些陨石,有的砸坏瓦片后碎裂,散落在院子里;有的砸坏村民的牛棚;有的落在甘蔗地松软的土里,砸出十几厘米深的窟窿眼。

  曼么代村的年轻姑娘玉来兴奋得不得了,她的家人在甘蔗地找到了两块陨石。在拍视频时,他们还不忘说一声:“谢谢老天爷。”

  吕金成整天待在村里,他也想碰碰运气,“陨石是地表物,属于发现者”。他看到,村民先是在房前屋后找,后来在甘蔗地里找,再后来是在附近的山坡上找,“在发现陨石的位置,基本上是闻风而动,一哄而上”。

寻找陨石的人们

  全国各地甚至马来西亚的陨石猎人都跟来了。从4日开始,曼伦、曼么代等村寨附近的甘蔗地,到处是寻找陨石的身影,“有很多熟人,外地人来了数百人,和本地人数量相当”。

  吕金成说,陨石猎人一方面想碰碰“捡到陨石”的运气,另一方面则希望从村民手里收购到陨石,“可是,这个东西也要看缘分”。

  疯狂的陨石

  曼么代村的一位老人已经102岁了,她用夹杂不清的声音告诉村里的姑娘玉来,她这一辈子也没见过这样的石头。

  这是疯狂的石头。

  记者掌握的一段视频里,一位白发老头站在甘蔗地里,他插着腰,对当地村民呼喊:“继续找!继续找!一克一万,60克60万!”

  李博方发现,从4日起的短短几天里,村民们的心态发生着复杂的变化,“他们首先不知道这东西能卖钱,一开始只要有人给钱就卖。后来陨石猎人进来,收购的人越来越多,价格就炒得越来越高,他们就开始试探,自己不开价,只问你们给多少钱,形成有价无市的局面。”

村民找到的陨石

  李博方至今有过七八次“追陨石”的经历,“几乎所有陨石降落区的人们,都有这样的心理变化过程”。

  除了参加一档视频直播节目外,李博方其他做得最多的事,是帮村民鉴定所捡到的“石头”是否是陨石,“我根本不问他们卖不卖,因为我知道他们就不可能卖。不管卖什么价,他都觉得亏了。”

  4日下午,一位男性村民捧着两块黑色石头请李博方鉴定,他的手掌在发抖,但李博方毫不留情地说:“假的。”

  一旦鉴定到真的,他也不忘说声:“恭喜你!”他说,村民很聪明,很快就认识什么是陨石。

村民展示搜寻到的陨石

  他初步判断,此次降落在勐遮镇的陨石为普通球粒L6型,该型号与普通球粒H5型占据了所有目击降落陨石总量的一半以上,“陨石的价值之一是科研,但这种类型的陨石,即便研究,也只能是对之前的一些结论做进一步的佐证。”

  他认同勐遮陨石的收藏价值。去年10月1日,香格里拉出现过火流星,但那次陨石降落在荒郊野外,至今无人找到,“这次它落在人们的生产生活区,还砸中了老百姓的房子、庄稼地,意义明显不同。”他估计,此次降落的陨石不低于50公斤。

  李博方更喜欢那些定向坠落的陨石,定向坠落的陨石,对地一面会因为大气高温摩擦产生融壳,背面则有陨石的初始风貌,“定向坠落的少,所以更为珍贵”。

  他介绍,勐遮陨石之所以疯狂,主要受两个外来因素的影响,“自封的专家想借助此次陨石事件炒作,目的是为了出售自己手里的假货,恶意挑拨村民的心理预期;云南当地的企业老板出于对‘掉在本地’的东西的喜欢,进行高价收购。”

  “陨石收藏的市场价从几元至几万元/克不等,但普通陨石多价格低廉。”他说,“到6日左右,村民摸清楚了陨石的行情,才真正愿意出手。”

  政府呼吁:勿信一夜暴富

  遮镇境属亚热带高原气候,境内居住着傣、哈尼、布朗、佤等多个民族。勐遮镇党委宣传委员何北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除了种植水稻外,当地百姓还从事边贸,此外,勐遮人还将烧烤生意做到了全国。

  他说,陨石降落后,勐遮镇政府发现有大量外地人涌到当地村寨,立刻组织民警、村寨联防队员进行排查,以防止群体性事件发生。“虽然陨石交易是民间行为,政府不宜过度干预,但农村早稻已经抽穗,这个季节,村民仍需要在田间地头打理,我们已经通过村寨广播做出上述提醒”。

  当地镇政府还专门发文称:外来不知名人士进村找陨石的越来越多,部分人士甚至鼓吹陨石价格一克价值5万,导致甘蔗地、水田、村寨内外到处都有陨石搜寻者,给村民的正常生产生活带来一定影响。

  该文称:陨石尚未得到官方权威部门认定,请大家不要相信外来不知名人士的鼓吹,不要盲目地想通过找到陨石来达到一夜暴富的目的,美好的生活需要自己的努力和付出来创造。

陨石交易现场的陨石展示与讨价还价

  北京天文馆原工程师张宝林也担心,部分人士鼓吹陨石价格,一方面会导致老百姓的东西卖不出去,深层次的危害则是“可能破坏当地民风民俗”。

  “掉在田地间的东西找不干净,村民一门心思寻宝,不但会误了农业生产,还可能造成家庭不睦。”他告诉记者,他听说有一户人家的三兄弟,为了利益分配,将找到的陨石一分为三。

  好在,这种狂热劲逐渐过去了。李博方说,6日起,成交的陨石更多了,“虽然几十万的现金摆在桌子上,但看起来双方都显得理性了。”

  一直“不敢下手”的吕金成,也终于有机会去收购自己喜欢的陨石,之前那几天,他一直喊着“买不起”。6日晚,他开始打听勐遮镇有哪些银行,“是时候出手了”。

  玉儿说家的烦恼也快结束了。前些天,来她家参观陨石的人一波接一波,屋前的马路挤满了车辆,“什么人都有,来了又不好意思不给人家看,可是他们是什么身份?我们想想就怕。”

  玉儿说家一度将陨石供奉,认为这是来自天上的“星星”。8日,这块80余克的陨石卖了十几万的好价钱。玉来姑娘则说,多余的陨石会卖掉,但会留一块当传家宝。

  李博方说,这几天下雨,泥水流动会堵住陨石的窟窿眼,加之当地有大量的水稻田,不排除到收割稻谷或农田翻耕时,会有更多陨石被发现。

  但到那时,“人们肯定不会如此狂热了。”他说。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8-6-24 22:19 , Processed in 0.327710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