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刘宇甲披露:文怀沙豁达“生死观”折服众人

2018-6-29 09:57|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扬子晚报

摘要: 文怀沙与刘宇甲  《108岁楚辞专家文怀沙先生仙逝,曾言:淡看生死,笑对争议》的报道见报后,南京著名山水画家刘宇甲先生给记者打来电话,称报道令他感动,文老确是豁达看待生死之人。他披露了自己一家与文老20多年 ...
文怀沙与刘宇甲
文怀沙与刘宇甲

  《108岁楚辞专家文怀沙先生仙逝,曾言:淡看生死,笑对争议》的报道见报后,南京著名山水画家刘宇甲先生给记者打来电话,称报道令他感动,文老确是豁达看待生死之人。他披露了自己一家与文老20多年相交相知的过程,并讲了一段很有意思的故事:应一位朋友的请求,文老为尚在人世的她写了悼词,词中透露的豁达生死观折服了大家,不少名人、学者写了观感,如二月河、高占祥、蒋子龙、沈鹏、庞中华、陈学超等,最后竟集成了一本小册子《生与死的思索》。

  很多人奇怪文老何以会在东京去世,据刘宇甲了解,文老患肠癌很长时间,因大儿子在日本,他赴日本治疗休养,但也知自己时日无多,也是希望与家人团聚后再走。

  刘宇甲的父亲是著名诗人刘工天,兄长是著名油画家刘宇一,一门诗文风流。看到刘宇一油画《良宵》后,文怀沙非常喜欢;读到刘工天以马致远《天净沙·秋思》词句为题创吟的七绝十二首后,文老十分欣赏,在京请人打印,散赠诗友,并赞其是“未经包装的雀巢咖啡”。因为这样的世交,刘宇甲先后出了两本画集,都有文怀沙的题字。其中一本亲笔题曰:“刘郎笔妙善通神,顿觉寒斋二我生。一我行将归去也,犹留一我迓新人。”意思是刘宇甲的笔墨语言太妙,使他这个即将大归之人,不知不觉生发出另一个我,来迎接他的到来。另一本题“留看书斋,可省登临筋骨”,意思是你的山水画挂在我的书斋里,让我欣赏,就省去我再劳累登山、磨损筋骨了。

为刘宇甲画集题字

为刘宇甲画集题字

  刘宇甲儿子结婚时,文怀沙特意写了贺词:“昂旸振泰、五世其昌”,从广州快递到南京。这八个字是对家族几代人的美好祝愿。现在,这幅字也悬挂在刘宇甲儿子家中。


  而让刘宇甲特别感叹的是他寄过来的小册子《生与死的思索》。起篇《神州有女耀高秋——献给林北丽的悼词》写于林北丽尚在人世之际。据悉,林北丽是文怀沙的忘年好友,在行将大归之前,她请求文怀沙为自己写悼词,而文怀沙也不以为异,欣然答应,一挥而就。一个多月后,林北丽怀抱悼词,安然而逝。

  文中写:

  生,来自“偶然”

  死,却是“必然”

  “偶然”是“有限”

  “必然”是“无限”

  一滴水如想不干涸

  最好的办法是滴入海洋

  “时间”无头又无尾

  “空间”无边又无际

  从“个人”到“人类”

  乃至我们居住的地球……

  所占据的时空都十分有限

  因而我们所知也都十分有限

  我们不知道的领域却是无限

  对于“无限”我们理应“敬畏”

  劳我以生,息我以死

  生不足喜,死不足悲

  不必躲避躲不开的事物

  用欢快的情怀,迎接“新生”和“消逝”……

  刘宇甲觉得可以歌之咏之,词中透露出怀沙翁哲人的睿智,把生死与有无比并,可谓高明。正如画家崔自默所言:有无相生、方生方死。从理想与现实的夹缝之间走过来,高唱一曲浪漫的悲歌——文怀沙翁给好友林北丽的悼词,竟然那么轻松自在地把重大的事情娓娓道来。



  附《神州有女耀高丘——献给林北丽的悼词》

  文怀沙

  生,来自“偶然”

  死,却是“必然”

  “偶然”是“有限”

  “必然”是“无限”

  一滴水如想不干涸

  最好的办法是滴入海洋

  “时间”无头又无尾

  “空间”无边又无际

  从“个人”到“人类”

  乃至我们居住的地球……

  所占据的时空都十分有限

  因而我们所知也都十分有限

  我们不知道的领域却是无限

  对于“无限”我们理应“敬畏”

  劳我以生,息我以死

  生不足喜,死不足悲

  不必躲避躲不开的事物

  用欢快的情怀,迎接“新生”和“消逝”

  对于生命来说,死亡是一个陈旧游戏

  对于个体而言,却是十分新鲜的事

  科学最高峰通向哲学

  哲学最高峰通向宗教

  因而,人类最高的学问

  是谦虚和无愧,善良和虔诚

  我童年时代的伙伴

  今年九十一岁的林北丽哟

  想不到你竟先我而行

  无论先行、迟到都应具备安详的心态

  生命不能拒绝痛苦

  甚至是用痛苦来证明的

  死亡具备疗治一切痛苦的伟大品质

  请你在彼岸等我吧

  我们将会见一切生活中忘不了的人

  他(她)们之中至少有我们共同的朋友

  其中包括柳亚子、陈仲陶、林庚白、小高……

  如果死亡是黑暗,可以武断:黑暗后面必然是光明

  北丽哟,林隐哟,童年时代的朋友

  我的小老友或老小友哟

  一百年才三万六千天,你我都活过了

  三万天,辛苦了,也该休息了

  结束这荒诞的“有限”

  开始走向神奇的“无限”

  只要想通这浅显的道理

  我们就顿时进入了“极乐世界“

  乖乖的,九十岁的“林妹妹”(柳亚子这样称呼您)

  听我的话,不要哭

  但不妨流一点幸福的留恋生命之泪

  那是照耀心胸的阳光

  我不送你了,请为我祝福,让我将手头的工作妥善完成,属于我的工作

  也是属于你的工作,那是我们遗赠给我们子孙的啊

  天上降下的“林妹妹”哟

  你理该回归天堂,祝你一路平安

  我不会死皮赖脸的老是贪生怕死

  别忘了,用欢笑来迎接我与你们重逢

  2006年9月14日子夜灯下

  于北京云何孤斋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8-8-14 18:30 , Processed in 0.394469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