碑帖收藏的取与舍

2018-7-9 10:43|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美术报 文/梨白

摘要: 张迁碑   碑帖拓本收藏技术含量较高,但是,也不是说不能碰。比如我们可以在历代碑帖的拓法和装裱、碑帖拓本的特点以及历代书法家的生平、特长和代表作等方面,来寻找一些门径。  多读书 读好书  碑帖收藏和字 ...
张迁碑
 
  碑帖拓本收藏技术含量较高,但是,也不是说不能碰。比如我们可以在历代碑帖的拓法和装裱、碑帖拓本的特点以及历代书法家的生平、特长和代表作等方面,来寻找一些门径。

  多读书 读好书

  碑帖收藏和字画收藏有所不同。一幅画挂起来,画面构图如何、气韵是否生动,一眼可观,也会有各自的感受;但在碑帖里面,极少有画面性、观赏性的东西,而那些墓碑、墓志之类的,一般人也有忌讳,不大愿意把它们挂在家里。所以玩碑帖实际上更多的是讲考据,求善拓,要想玩得好,读书恐怕是少不了的功课。

  眼下有关碑帖鉴藏的书出了不少。对初学者而言,古典文献学家陈麦青推荐了几本比较重要的书,首先是施蛰存先生的《金石丛话》,虽然这本书只有薄薄的五六十页,但绝对简明扼要、学术精准。通读这本书,可以对金石碑帖鉴藏中最基本的概念和常识,有比较切实有用的掌握和了解。其次是叶昌炽的《语石》。这是研究金石碑版的经典名著,里面讲到历代碑刻的盛衰,各地碑刻的分布,碑刻的种类、体例,乃至书家刻工,拓本优劣,纸墨装潢等等,几乎无所不及。而后来许多讲碑帖的书,往往也超不出它的范围。柯昌泗的《语石异同评》,又根据其新见材料,补充了不少有用的内容。中华书局把它和《语石》印在一起,方便使用,应当说是最好的本子。还有一些比较常用的工具书,不必通读,需要时查一下就行了。比如张彦生的《善本碑帖录》,马子云的《石刻见闻录》,王壮弘的《增补校碑随笔》《帖学举要》,容庚的《丛帖目》以及仲威的《中国碑拓鉴别图典》等。这些书各有特点。其中有一个地域的问题,如果是一直流传并收藏在京、津等北方地区的碑帖,张彦生和马子云的记录就比较可靠;如果是上海和南方的东西,王壮弘的说法就相对可信,因为他们对自己亲眼见过、比较熟悉的重要东西,大都作过研究,更有把握和心得。

  学会自己找破绽

  除了看书,最好还要养成自己校碑的习惯。因为前人碑帖著录中那些考据点的记录,反过来也经常会成为造假者们的“造假指南”。比如:专家们书中提到某碑某帖宋拓本的考据是其中某个字的完好程度、损泐状态等等,造假者就会专门在这些考据字上做手脚。如果初学者仅仅只是根据书中那些记载去刻舟求剑,碰到被动过手脚的东西,往往容易上当。但造假者其实也多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余,因而在做假时常常会顾此失彼,露出破绽。藏家如果养成自己校碑的习惯,就比较容易发现这些破绽——著录书上有记录的考据点他做好了,没有的地方却反而已有残损,那这个拓本肯定是用差的“做成”好的,甚至是翻刻假造的。

  陈麦青建议,如果你得到了一件碑帖拓本,最好设法到博物馆、图书馆等收藏机构去找同一碑帖的善本细细比较一下:我手里这个东西的考据、纸墨等等,究竟是比它好还是比它差?好在哪里?如果没有条件看到实物,至少可以找一些印得比较好的影印本来进行比对。除了老的印本,现在很多出版机构又新印了不少善本碑帖,比如上海古籍出版社的“翰墨瑰宝”系列、上海书画出版社的“碑帖名品”系列、上海人民出版社的《宝晋斋法帖》等等,还有日本二玄社,尤其是它的原色法帖系列,有49种,迄今为止仍然可以说是做得最好的影印本。当然,再好的影印本也有它的有局限:只能校字口考据,无法辨纸墨气息。

  一般一本碑帖多的大概三四十开,少的十来开左右,自己动手每天校三到四开,最多也就十天、一周的功夫。这是一个很好的玩赏和提高的过程。慢慢地积累多了,你的眼力、学养就能不断提高,就会有自己的心得。

  拓本的年代越早越稀罕

  也许很多人知道,碑帖拓本的年代越早越稀罕。唐拓本虽有存世,但绝对少,所以一般来讲,最好的就是宋拓本。以唐代欧阳询的《九成宫醴泉铭》为例,宋拓肯定最好;明拓现在来说也算可以,清拓的就不行了,因为《九成宫》碑石到了清代,由于石碑本身年久风化,加上拓得太多、又屡经挖洗而几乎面目全非了。所以,与其花高价去追逐一个已经不乏宋、明善拓的名碑的清拓甚至更晚拓本,倒不如去关注那些相对后出之碑的真正初拓。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8-7-17 02:32 , Processed in 0.350235 second(s), 13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