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见众多古蜀遗珍集中展览 210件古蜀宝藏亮相国博

2018-7-20 09:01|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华西都市报

摘要: 纵目青铜面像“邵之飤鼎”铭青铜鼎戴金面具辫发青铜人头像双鞘青铜剑青铜眼形器太阳轮形青铜器“古蜀华章”展厅。  今年1月,一场“张大千艺术展”亮相中国国家博物馆,6月26日,“江口沉银——四川彭山江口古战场 ...

纵目青铜面像

“邵之飤鼎”铭青铜鼎

戴金面具辫发青铜人头像

双鞘青铜剑

青铜眼形器

太阳轮形青铜器

“古蜀华章”展厅。

  今年1月,一场“张大千艺术展”亮相中国国家博物馆,6月26日,“江口沉银——四川彭山江口古战场遗址考古成果展”又在国博隆重开幕,向世人展示着如同传说一般的蜀地历史。在“江口沉银”展览如火如荼进行时,又有数百件古蜀遗珍跨越崎岖蜀道来到北京,蜀地文化将再次在首都绽放夺目的光彩。

  7月19日,由中国国家博物馆与四川省文化厅、四川省文物局共同举办的“古蜀华章——四川古代文物菁华”展览,于中国国家博物馆正式拉开帷幕。此次展览将持续两个月,有四川省内共计9家文博单位参展,参展文物达到210件(套),其中132件一级品。如果想要更深层次了解蜀地文明,目睹精妙绝伦的古蜀遗珍,聆听数千年的历史回响,那么,这场展览一定不可错过。

  罕见众多古蜀遗珍集中展览

  一级文物就有132件

  古蜀文明,是我国古代文明中重要且瑰异的一支。它与华夏文明、良渚文明一同,并称中国上古三大文明。

  长期以来,古蜀文明遗址被掩埋于尘土之下,湮没于岁月无痕之中。然而,上世纪八十年代,三星堆两个埋藏坑的发现,揭开了古蜀文明的神秘面纱。其中出土的人像、头像、神树等各种造型奇异的青铜器,以及多种制作精美的金箔制品震惊海内外。本世纪初金沙遗址发现后,随着太阳神鸟金箔片、金面具、金冠带、青铜立人等重要文物陆续现世,同时揭露出大量礼仪性的玉器、铜器埋藏坑,将古蜀文明又一段璀璨的历史浮现于世人面前。

  “此次‘古蜀华章’展览,相较于之前的古蜀文物展览来说,是参展文物数量最多的一次。不仅参展的文物数量达到了210件(套),并且其中一级品有132件。据我所知,这还是古蜀文物第一次如此集中在省外进行展览。因为以前,可能大家对三星堆文化、金沙文化比较熟知,但是晚蜀时期的文物很少出省展览。所以这次,‘古蜀华章’要把整个古蜀文明发展的三个阶段,完整地呈现给全国的观众。”四川博物院陈列展览部策展人员郭军涛说。

  据郭军涛介绍,此次“古蜀华章”展览一共分为五个部分,从序章“自然造物”里的远古记忆,到“伴月三星”里描绘的三星堆文化时期,再到“金沙光芒”里的十二桥文化时期,还有“马家风尚”中的青羊宫文化时期,最后再到尾章“水润天府”,清晰地描绘出了古蜀文明的发展脉络。

  神秘而悠久的古蜀文明,承载了其精华的历史遗珍和精美文物,自然是此次展览中最大的看点。在这些数量众多、精美异常的文物中,郭军涛表示,首先要提到的肯定是“纵目青铜面像”,它是展览中的“开篇文物”,引出古蜀文明远古的记忆。“这件硕大的青铜面像是三星堆文化最具标识特征的器物之一。据《华阳国志·蜀志》记载,蜀人的先王蚕丛‘其目纵,始称王’。三星堆的这件纵目面像,应当是古蜀人对先王传说的朦胧记忆,是古蜀人用以祭拜或供奉的神像。”

  全面囊括古蜀文明各个阶段

  马家乡木椁墓出土文物罕见出川

  对于了解四川的观众来说,可能三星堆文物和金沙文化早已不陌生,但是到了古蜀文明发展第三个阶段,即青羊宫文化时期,又可称晚期蜀文化,一直以来不被观众熟知。所以,此次“古蜀华章”展览不限于考古遗址的个案陈列,而是将古蜀文明作为一个整体来观察,第一次比较全面地囊括了古蜀文明发展各个阶段的重要历史遗珍。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起,晚期蜀文化的考古发现成果十分丰硕,尤其是1980年发现于新都马家乡的大型木椁墓。该墓规模宏大,虽多次被盗,但置于椁室底部腰坑内的珍贵文物躲过了数劫。”郭军涛说,此次在展览第三篇章“马家风尚”中,就重点展示了此墓中的珍贵文物。

  “就拿文物‘邵之飤鼎’铭青铜鼎来说,一般认为此“邵”即楚氏之“昭”,与屈、景并称楚国三大氏。并且这件文物中有着浓厚的‘楚风’,与战国时期楚国好多器物的风格几乎相同的。所以,铜鼎上聚焦的楚文化风格,可能正反映了开明王朝王族来源于荆楚地区的历史渊源。”郭军涛着重介绍。

  除此之外,四川博物院的“镇馆之宝”——成都百花潭出土的嵌错宴乐水陆攻战纹铜壶,也参加了此展,同属于青羊宫文化。

  “马家乡的大型木椁墓中出土的文物,几乎没有怎么出过四川省。所以,这次能在国博进行展览,对于省外的观众来说也是十分难得。”郭军涛说,并且从该墓葬规模和出土文物来看,足可彰显古蜀文明末期恢弘磅礴的王者之气,墓主应是一代蜀王。本次展览重点呈现的这组王之遗物,也是目前考古发现规格最高的古蜀遗珍。

  这样一场精彩的展览,错过的话实在是太可惜了!透过一件件古蜀遗珍,观众们不仅可以体味古蜀文明的神奇、神秘与辉煌,还可以领略古蜀文明对华夏文明乃至世界文明的贡献与影响。

  十大珍宝 绽放古蜀文明璀璨光芒

  纵目青铜面像

  这件硕大的青铜面像是三星堆文化最具标识特征的器物之一。面像呈方脸、宽颐、臣字形眼,脸型与同时出土的其他人面像或头像相近,但双耳巨大、瞳孔纵出,显然是古蜀人在人面像基础上所做的艺术升华,是蜀人精神世界的写照。

  “邵之飤鼎”铭青铜鼎

  这件鼎的盖内有铸铭“邵之飤鼎”,一般认为此“邵”即楚氏之“昭”,与屈、景并称楚国三大氏。青铜鼎附耳,蹄足,盖顶伏有三只卧牛,铸制精美,带有典型的楚风。铜鼎上聚焦的楚文化风格,可能正反映了开明王朝王族来源于荆楚地区的历史渊源。

  爬龙柱形青铜器

  柱形青铜器上有一只趴于顶端的龙,龙首有盘卷的大犄角,龙口大张,颏下有须,龙身、尾垂于柱侧方,两后爪攀附在柱侧。残器的龙与柱身构思巧妙,颇有生态。

  璋形金箔饰

  古蜀文明的玉璋多属于牙璋,即射部有凹陷的形态,应是中原地区传入的类型。

  戴金面具辫发青铜人头像

  三星堆埋藏坑面世以来,话题的焦点集中在大量颇为写实的青铜人像、头像及面像。尽管这批铜器埋藏前被砸损及焚烧,仍有数件头像的面部残留金面具,显得卓然出众。

  双鞘青铜剑

  1992年,阿坝茂县牟托村山脊积石冢旁发现一座石棺墓及三座陪葬坑。墓葬发现的器物十分丰富且规格较高,以双鞘青铜剑为代表的一类兵器为蜀文化的代表器物。

  青铜眼形器

  这件青铜眼形器的瞳孔近圆形,内眦勾回很明显,显然是从中原地区兽面纹上取材而得,反映出古蜀人对外来艺术形式和其精神信仰需求的关系。

  青铜尊

  在华夏文明的生成过程中,产生了庞大而复杂的青铜容器群作为礼仪制度的核心,这是中国古代青铜文明区别于世界其他青铜文明的一大特征。

  太阳轮形青铜器

  青铜太阳轮形器是三星堆埋藏坑出土器物中最为神秘的器物之一,应是太阳的抽象写照,是古蜀文明太阳崇拜的物证。

  金冠带

  金冠带是古蜀文明权力道具的重要载体,是十二桥文化时期权力具象的新形态。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8-10-16 11:49 , Processed in 0.346675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