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市博物馆回顾维多利亚时代“女英雄”

2018-7-23 10:01|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澎湃新闻

摘要:   文:Nadja Sayej 编译:钱雪儿  维多利亚时代的纽约见证了各种社会变化,以及中产阶级的崛起,然而这一时期的妇女地位却发生了倒退;另一方面,一批充满反叛精神的女性通过各种方式为妇女权益而斗争。近日,纽 ...
  文:Nadja Sayej 编译:钱雪儿

  维多利亚时代的纽约见证了各种社会变化,以及中产阶级的崛起,然而这一时期的妇女地位却发生了倒退;另一方面,一批充满反叛精神的女性通过各种方式为妇女权益而斗争。近日,纽约市博物馆的新展《反叛的女性》通过照片、服装、海报和诗歌等,展现了维多利亚时代激进的纽约女性的生活。策展人玛赛拉·米库奇(Marcela Micucci)认为,可以将展览同时下的“#MeToo”运动联系起来,“历史在重复自己,追溯早期女性平权行动非常重要。”

  由于性别政治的倒退和法律制度的限制,在人们的记忆中,维多利亚时代并不是一个为女性赋权的时代。不过,纽约市博物馆的新展“反叛的女性”展现了一群被遗忘的人物:19世纪的女英雄们。展览展示了超过50件收藏品,其中包括老照片、服装、海报和诗歌,描绘了那些激进的纽约女性的生活,她们为男女同工同酬、堕胎、离婚、自由恋爱等问题而抗争。

 展览中展出的维多利亚时代海报
展览中展出的维多利亚时代海报

  “当人们想到19世纪的女性时,脑海里浮现的总是一个身穿紧身胸衣的家庭妇女,但事实上,这一时期的纽约女性有截然不同的另一面,比人们想象的要反叛得多。”策展人玛赛拉·米库奇(Marcela Micucci)说道。“有些女性看起来非常男性化,她们关心时政,直言不讳,会因为挑战了固有的性别准则而陷入麻烦。”

  在展览上,你可以看到非洲裔美国纽约人伊丽莎白·詹宁斯·格雷厄姆(Elizabeth Jennings Graham),1854年时,她拒绝从一辆有轨电车上下来,去等“有色人种”专用车辆。你还会看到赫蒂·格林(Hetty Green),这位富有的女商人被称作“华尔街上的女巫”。此外,展览还展现了维多利亚·伍德哈尔(Victoria Claflin Woodhull)的生活,1872年,她成为第一为竞选总统的女性,虽然有人对她的竞选是否合法存在异议;在那个女性会因为离婚而遭到排挤的年代里,她积极拥护女性的离婚权利。

  “她是一个性别上的激进分子,”米库奇说道,“她的个人思想超越了那个时代传统的性别角色,当时,人们普遍认为女性就应该嫁人生子。她的‘自由恋爱’观念完全在这样的教条之外。”

  整个展览像是为19世纪女性主义者铺设的“好莱坞星光大道”,只是这大道上并没有明星,取而代之的,是承载了她们精神的物件,其中包括一张伍德哈尔的政治漫画,这张漫画出现在当时的纽约杂志《哈珀周刊》上,漫画中伍德哈尔被称为“撒旦女士”。“漫画刻画了她的反叛精神,无论是她对自由恋爱的提倡还是她的政治主张,”米库奇说道。

伍德哈尔的政治漫画
伍德哈尔的政治漫画

  与此同时,展览还展示了体现维多利亚时代女性美的物品,比如遮阳伞,这些通常由象牙和丝绸制成的阳伞装饰华丽,非常笨重,当时的女性必须随身携带它们来遮阳,此外还有紧身胸衣和羽毛手套等等。“我们想要显示出维多利亚时代女性在身体上受到的束缚,那时的人们希望女性无论何时都是优雅的。”米库奇说道。

身穿淡色服装、携带装饰华丽的遮阳伞是维多利亚时代女性的典型形象
身穿淡色服装、携带装饰华丽的遮阳伞是维多利亚时代女性的典型形象

  在那个只有涂着粉彩、身穿淡色服装才会被当作“真正的”维多利亚淑女的年代里,一双红色的缎靴可谓是另类女性反叛精神的代表。

  “在19世纪的纽约,只有那些叛逆的女性才会穿鲜红色的鞋子,”米库奇说道。“在那个年代,身穿任何奇装异服上街都是一种大胆的剧中,所以展览上的这些鞋子是叛逆女性的标志。”

展览上展出的红色缎靴
展览上展出的红色缎靴

  并非每个女性都原因屈从标准。在展览中,你还能看到过去的工人阶级女性,她们曾奋力争取同工同薪和劳动权利。展览关注了纽约的第一次全女性工人罢工——1832年的“女裁缝罢工”,这场罢工由裁缝莎拉·梦露(Sarah Monroe)领导,她质问道:“如果男性用沉默面对压迫是不合潮流的,为什么女性就应该在压迫下沉默呢?”

  展览还展出了阿代·艾萨克斯·孟肯(Adah Isaacs Menken)的诗歌,她是那个时代收入最高的女演员。孟肯是个敢言的平权人士,她总是渴望自己的作家身份得到认可——她发表过20篇散文和100首诗歌,经常在其中表达自己对婚姻的看法。“她总是在热烈地捍卫自己的权利,”米库奇说道。

阿代·艾萨克斯·孟肯
阿代·艾萨克斯·孟肯

  展览中提到的女性并非都来自纽约,不过它聚焦女性在这座城市里所做的工作和发起的行动,要知道,纽约并非一直是一座先进的城市。

  “19世纪的纽约见证了社会、经济、文化的变化,以及中产阶级的崛起,然而,女性却被告知应该待在家里,”米库奇说道,“也就是在那时,我们看到了那些具有反叛精神的女性,她们以积极分子或政客的身份站出来,或是进入那些原本拒绝女性的行当,比如律师和医生;那是令人振奋的时代。”

  展览回顾了一些先锋职业女性的人生,比如首位在纽约获得执照的非洲裔美国女医师苏珊·麦金尼·斯图尔德(Susan Smith McKinney-Steward),以及调查记者伊丽莎白·简·科克伦(Elizabeth Jane Cochrane),她以笔名“娜丽·布莱”(Nellie Bly)著称,曾经在72天内环游全球,打破世界纪录。

  有趣的是,展览专门有一个部分关注“黑社会”的女性。索菲·莱昂斯(Sophie Lyons)是个扒手,她善于施展魅力,从有钱男人那里偷窃;安·特罗·罗曼(Ann Trow Lohman)是一名专为女性看病的医生,她在第五大道有自己的诊所,在那里,她秘密地为女性提供避孕药或是进行堕胎。

  历史上记载的最早的跨性别女性之一玛丽·琼斯(Mary Jones)的故事也出现在展览上。琼斯曾在格林街上的一家妓院工作,那里原来是红灯区,后来,她因为偷窃被捕。当她身着女性服装出庭时,曾激起群愤。

  “法庭上一片哗然,人们原本以为出庭的罪犯是个男人,”米库奇解释道,“她被判有罪,媒体在报道中讽刺她,称她为‘男人中的怪物’,她身穿白裙,看起来优雅美丽,然而他们还是将她形容为怪物。”

 从左至右依次为赫蒂·格林、海伦杰·维特,伊丽莎白·詹宁斯·格雷厄姆和阿代·艾萨克斯·孟肯
从左至右依次为赫蒂·格林、海伦杰·维特,伊丽莎白·詹宁斯·格雷厄姆和阿代·艾萨克斯·孟肯

  这些女性是否是被历史埋没的女权主义英雄?“我不认为她们是被埋没的,”米库奇说道。“无论她们是否有名,她们所有人都为女性的历史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当然,我们可以将展览与如今的#MeToo运动联系起来,”她补充道。“我们展示了历史是如何自我重复的,追溯早期女性平权行动非常重要。”

  展览“反叛的女性”将持续至2019年1月6日。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8-10-16 11:29 , Processed in 0.200872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