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原创性和批判精神带动公共文化和美术馆的创新

2018-8-3 11:53|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摘要:   朱青生  编者按:新浪当代艺术·国际,推出上海宝山的艺术与学术的系列回顾展览和论坛文献,在这个时候是非常及时的,因为我们正在讨论公共文化如何建设的问题,而作为公共文化的承接方——美术馆如何以创新的 ...
  朱青生

  编者按:新浪当代艺术·国际,推出上海宝山的艺术与学术的系列回顾展览和论坛文献,在这个时候是非常及时的,因为我们正在讨论公共文化如何建设的问题,而作为公共文化的承接方——美术馆如何以创新的姿态来引领公共文化,这是需要地方政府的具体政策和美术馆以及机构和专家的具体实践。上海宝山国际民间艺术博览馆从2012年开始就以“水+墨”为展题持续了6年,其间还有学术的个别展和高端论坛、高端讲座,并以出版物为文献成果。在今年的“水+墨:从新海派到当代艺术”的展览项目上,上海宝山国际民间艺术博览馆继续以政策优势和与专家建立起来的信誉度再次建立了新的起点,并以“公共文化与美术馆创新”为论坛主题将这样的议题推向了社会化讨论,本次新浪当代艺术·国际专门将这样的文献系列呈现给公众,以期待有关公共文化政策与艺术学术建设话题上的广泛讨论。艺术激活宝山,宝山带动学术。

论坛嘉宾朱青生发言
论坛嘉宾朱青生发

  朱青生(北京大学教授,国际艺术史学会主席):我是专程来参加这个会议的,因为我觉得这个题目非常重要。这个题目主要有两个重要含义。

  一、美术馆创新的含义与方向

  我们怎么在这样一个地方,甚至是一个城市里相对来说比较边缘的地方办美术馆。今天,上海是全国美术馆最多的地方,上海已经有82个美术馆。我们对于美术馆的调查是因为在北京大学有“中国现代艺术档案”,所以对于美术馆的发展一直作为调查的方向。美术馆的方向有两个特点:一是博物馆的方向,二是在美术馆里做实验。

  1、博物馆的方向。博物馆收藏的都是过去我们做的东西,有些是博物馆的,但是我们认为它是美术馆。比如说卢浮宫,它是法国的国家博物馆,但是我们以为它是个美术馆。还有冬宫,它是俄罗斯的国家博物馆,我们也以为它是美术馆。为什么?就是因为多少年来我们都把“美术馆”这个词翻得有点文雅,原来“Museum”的意思就是缪斯所在的地方,缪斯就是西方的美之神。也就是说,本来博物馆就应该做得好看。我们今天在各个博物馆里面越来越注重这一点了,这是事情的第一个方面。

卢浮宫外景图
卢浮宫外景图

俄罗斯冬宫外景图
俄罗斯冬宫外景图

  2、我们今天说到的“美术馆”又有了新的含义,除了有博物馆的全部含义之外,还多了个方向,这个方向就是我们把它称之为第四功能——在里面做实验。做什么实验?凡是不适合于在社会上做的事、不适合于在一般的情况之下做的事、不适合于在一般的意识形态里面做的事,都可以在美术馆的特殊范畴之内实验。为什么要实验?因为只有实验才有开拓,只有实验才能领先,只有不断地实验,一个国家才能复兴,一个民族才能发展。

  所以这个美术馆慢慢地就变成了一个地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可缺少的一块。如果没有这一块,有些事情就做不起来了,所以美术馆就变得重要。我们本来开会是说宝山区的美术馆应该怎么做,我们也知道这里有个民间美术馆。今天上午也在和两位文化局长讨论这件事,我们认为今天的“民间”也有刚才说的两个方向:第一、收集民间曾经有过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我们的生活变化快,凡是生活中逐步被取代、逐步被遗忘的部分都要有个地方把它保存起来。这个保存的就不是一个人的记忆,而是一个地区、一个民族、一个文化的遗迹和传统,这就是民间美术馆要做的事。它收集的不一定是美术,有的时候是比美术更多的生存和生活的痕迹。第二、今天的“民间”就是我们正在生活的人,在社区、在街道中,在自己的业余时间所做的任何事情,尤其是用新媒体、新方法做的事情。就是说如果我们用手机拍一段录像,这本身就是一种新的民间艺术。这样的话“民间”就扩大了,以后“民间博物馆”就是把人民的真实生活状态和未来的幻想都放在里面进行。这是我们讨论问题的一个方面。

“水+墨:公共文化与美术馆创新”论坛现场
“水+墨:公共文化与美术馆创新”论坛现场

  二、重新建构公共文化

  我更想说的,也是我到这里的原因。刚才王南溟老师反复地介绍我的身份,我的身份是上海美术学院当代艺术研究所的所长,我为什么会接这样的事?是因为我们今天所有的艺术其实都应该是由当代艺术感觉和意识的艺术。

  大家一听到“当代艺术”就头发晕,因为当代艺术既不好看又看不懂。问题就在于所有的事情如果都是好看和看得懂的,那就只能是民间艺术,对不对?我们虽然重视民间艺术,但是艺术并不能以民间的水平作为水准。那么艺术应该以什么作为水平和目标呢?就是要将解决我们十年到五十年以后将要遇到的问题作为目标。我们现在觉得日子过得很好,但是我们要往后看一看,有无数个问题和无数个希望如何着陆,如何事先进行探索、设计和建造,这个工作就是我们当代艺术要做的事情。

  当代艺术要做,其实在全中国也没几个地方可以做。其实我到过很多地方,各地都想把自己的地区变成一个引领中国,甚至是引领世界的地方。但是有些地方的基础要想达到这一点需要准备太多,或者无论怎么准备都找不到那个基点。但是在上海,就有可能达到,而且也应该去做。那么这就是我们跑到宝山地区来谈论当代艺术的原因。

  今天的当代艺术其实是全民的素质和基础课。因为当代艺术追求两点:

  第一、每做一件事都要比过去突破一点;第二、做出来的事情都要比以前多出来一点。那这两个东西加在一起是什么?就是原创性、批判精神。有了批判精神和原创性,那这里人民的素质、国民的素质和地区的能力就强了,有了这样的能力就可以拿来专门做很多的事情,比如说发展经济,比如说推动社会进步和改造,这些东西都是要有原创性和批判性的。

  而原创性和批判性的练习就在当代艺术中做。平时不能在街上搞原创性、批判性,因为那没有着陆,所以专门做这件事的活动就叫做当代艺术。实际上现在世界上最好的艺术创作地方不在美术学院,而是在美国的麻省理工学院,专门有个媒体实验室(Media Lab)。现在这个媒体实验室在世界艺术教育中已经排名第一、第二位,超过了哈佛、英国皇家美术学院。为什么,它在做什么?它就是用最新的媒体和最新的技术来实验怎么跟人发生关系、什么令人向往、怎么能解决30年以后人类将遇到的问题。我们将遇到什么问题,我们怎么知道?但是不试,我们连知道的机会和可能都没有。所以我们就把这样的地方看成是艺术学的最前沿。

美国麻省理工媒体实验室(Media Lab)外景图
美国麻省理工媒体实验室(Media Lab)外景图

  而这个地方做的方法,如果说在全中国或者全上海哪些地方有机会?其实宝山是一个地方,为什么?因为这里有上海美术学院,上海大学在这里,而这个地方又遇到了所有老工业区共同遇到的困难,就是工业时代的衰落以及产业变换和更新。当我们在新媒体时代,在新的图像时代和信息时代中,有什么样的事情可以让我们向前发展?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个就是要把今天的实验性和马上要出现、正在出现的新技术紧密地结合起来,让它变成一种创造经济的力量。

  在宝山这个地方可能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要转型,转型朝哪里去?这个问题我们当然可以问政治家、思想家、科学家,但是如果只问他们都是不够的,因为能解决这个问题的是现在的艺术家。这个“艺术家”不是指画画的人,不是指写书法的人,也不是指画油画或者做雕塑的人,而是指那些指向未来的人。这些人是谁,是我们每一个人,也是我们年轻一代学艺术的走向新媒体的新人。

宝山区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局长王一川和副局长赵剑瑾在“水+墨:从新海派到当代”展览现场
宝山区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局长王一川和副局长赵剑瑾在“水+墨:从新海派到当代”展览现场

  如果这个问题能够作为一个未来发展的可能性,也就是说这就是我们未来的最重要的几点。其实在德国也是如此,德国的卡斯鲁尔是老工业区,但是这个地方的艺术学院ZKM现在在德国排名第一,ZKM中文的翻译就是“艺术与媒体的中心”。在法国,国家媒体实验室也是它们现在最活跃的地方。英国,皇家美术学院排名第一是因为它的新媒体艺术发展得特别快。

德国媒体与艺术中心——ZKM
德国媒体与艺术中心——ZKM

  这些问题都指示着我们,上海美院如果想成为中国的九大美院很容易,但是想成为“九大美院之首”不容易,必须要找到一个切入点和超常的决意方法才能过去,这个地方正好提供了这个方法的可能,这个方法就是咱们的问题。咱们的问题就是“你们的问题,也包括我的问题”。

  因此我跑到这里来,很冒险地担任了当代艺术研究所的所长,也很冒险地说了我刚才的建议,谢谢大家!

  (未完待续)

“水+墨:公共文化与美术馆创新”论坛海报
“水+墨:公共文化与美术馆创新”论坛海报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8-10-19 14:11 , Processed in 0.178356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