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市场:一个明星般的馆长能给美术馆带来什么

2018-8-16 11:15|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artnet

摘要:   每周,artnet新闻都会推出“灰色市场“专栏,带你深入观察最近艺术圈发生的重要事件,以独一无二的灼见供你了解这一行业内部运作的行情。本周,透过表面看本质……詹姆斯·弗兰科(James Franco)和克劳斯·比森 ...
  每周,artnet新闻都会推出“灰色市场“专栏,带你深入观察最近艺术圈发生的重要事件,以独一无二的灼见供你了解这一行业内部运作的行情。本周,透过表面看本质……

詹姆斯·弗兰科(James Franco)和克劳斯·比森巴赫(Klaus Biesenbach)。 图片:Photo: Will Ragozzino 

  本周,我们要来讲讲关于选择艺术的权利,以及作出错误的极大可能性。 

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LA MoCA)的正门。图片:Image courtesy of MOCA
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LA MoCA)的正门。图片:Image courtesy of MOCA

  走马上任的比森巴赫 

  上周二,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LA MoCA)宣布他们已经聘请了MoMA PS1馆长、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特约策展人克劳斯·比森巴赫(Klaus Biesenbach)担任该馆馆长一职,接替离任的馆长Philippe Vergne。根据MOCA方面的说法,他们经过层层筛选,最终从40人的候选名单中一致决定选择比森巴赫,而他的具体上任时间目前还没确定。 

      相关阅读:下一站接近好莱坞!艺术界“最明星“的策展人要跳槽了

  尽管比森巴赫能够同时在MoMA和MoCA身兼两种职位,代表了他拥有出色的综合能力,但公平点来说他的策展人身份比艺术管理者身份在艺术圈中更为人所熟知。在他参与过的MoMA PS1和MoMA的重要展览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无论好坏)几场便是他策划的2010年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回顾展(展览“艺术家在场“所创下的相关记录,毫无疑问让比森巴赫几乎成为了全世界最知名的博物馆管理人士),以及2015年的为冰岛女歌手比约克做的展览(这场以艺术家比约克命名的展览成为了艺术圈人人批评的对象)。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与Klaus Biesenbach。图片:由Sylvain Gaboury拍摄, ?Patrick McMullan

冰岛女歌手比约克(Bj?rk)在MoMa举办同名展览“比约克"。图片:鸣谢MoMA
冰岛女歌手比约克(Bj?rk)在MoMa举办同名展览“比约克"。图片:鸣谢MoMA

  如果你了解过比森巴赫在MoCA会采取下一步什么行动的话,就会明白他与美术馆之间还是存在很多紧张的对立关系。不过,我猜测这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管理和目标方面。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MoCA和洛杉矶另外两家竞争对手(或民主点来说,“同行机构“)之间长久以来的挑战已经早早地等候着比森巴赫,而那两家对手美术馆目前都处在华丽的转变期中。

洛杉矶郡立美术馆(LACMA)官方网站“Transformation"页面
洛杉矶郡立美术馆(LACMA)官方网站“Transformation"页面

  我们如果上网浏览一下洛杉矶郡立美术馆的“Transformation Campaign“或是哈默(Hammer)美术馆的“Transformation”页面,就会看到目前这座城市已有的两家美术馆都在进行耗资数千万甚至上亿美元的大升级。网页上刊登出了非常详细的改进细节和看上去十分诱人的效果图。哈默美术馆进行的重磅扩建工程在进行中。LACMA的升级筹资情况也进展地相当顺利。不过无论如何,LACMA馆长Michael Govan已经与余德耀签订了具有突破意义的藏品共享协议,并准备在发展一向较为落后的南洛杉矶地区开设分馆。

哈默美术馆官方网站“Transformation"页面截图
哈默美术馆官方网站“Transformation"页面截图

  最基本的一点是:尽管上述两家美术馆的项目都涉及很多艰难的工作,但这些同时也是十分令人振奋、具有广阔视野的工程,能够吸引更多有影响人物的关注。相较之下,MOCA的董事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踏踏实实地做好一些管理工作。

  每当涉及一些艺术商业的问题,我通常会和《洛杉矶时报》的艺术评论人Christopher Knight站在两个不同的阵营。不过,对于在比森巴赫上任的消息宣布后的第二天他所举出的新馆长需要做的一系列事情,我却非常赞同。在那种列表上,四项任务中只有一条是关于策展内容的(“以洛杉矶为中心的展览“)。

  其他三项则完全落在了被我定义为“无趣却很重要“的工作领域内,包括: 重建一支稳定且牢固的员工队伍(尤其是在策展部门)、改变备受诟病的董事会(已经离任的艺术家兼董事会成员Lari Pittman今年早些时候称,自己对董事会和馆长之间的关系不抱有任何信心)、以及取消门票(MOCA是洛杉矶少数几家仍坚持收门票的艺术场馆,哈默、洛杉矶当代艺术研究所、加州非洲裔美国博物馆、Marciano艺术基金会、盖蒂博物馆甚至附属于MOCA的Underground博物馆都不收取门票。)

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MOCA)为纪念艺术家Mark Grotjahn获得MOCA特别荣誉特别制作的“日期“(SAVE THE DATA)卡片。但Grotjahn最终决定拒绝荣誉,博物馆的一位艺术家董事会成员也已经辞职。 图片:鸣谢洛杉矶时报

  而现在关键问题是在于比森巴赫是否已经做好了准备投身于此。Jori Finkel在上周四的“记者手记“(Reporter‘s Notebook)中写道,对于人们对于比森巴赫普遍的批评——他已经越来越倾向于做一些和名流、流行文化相关的项目——他本人予以了反驳,认为造成这些印象的项目只不过是过去工作的某个系列,而且是为了“从事不同媒介的人”而做的,但他以后不会再做这样的项目。 

  尽管我自己对这种说法保持怀疑,但我还是相信比森巴赫能在这点上说到做到。我更担心的是我们越来越不宽容,不让别人有机会弥补自己所犯下的一小点失误。比约克展览遭受的滑铁卢已是三年之前,但到现在都有人换着花样对此津津乐道。

  即便比森巴赫在他个人时间继续和名人们形影不离,成为一个优秀的博物馆馆长和对名流生活的向往并不是一定对立的两件事。我曾在洛杉矶的艺术圈生活了13年,所以我有足够的信心说Michael Govan在重新带领LACMA期间所作出的最令人欣赏的工作,就是将博物馆成功地置于了聚光灯下。 

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MOCA)。图片:Denis Freppel/Esto,鸣谢纽约时报
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MOCA)。图片:Denis Freppel/Esto,鸣谢纽约时报

  同时,摆在眼前的事实是:如今在整个洛杉矶博物馆版图都被笼罩在宏伟的愿景中时,MoCA的复兴之路则需要从眼前最微不足道的工作开始。当MoCA的其他竞争对手都在努力兜售自己的宏大愿景之时,比森巴赫是否会把一些基本的管理工作置于其个人和美术馆的远大目标之上?或者说,他在还没将美术馆拉回脚踏实地的工作之前,就屈服于用华丽的作风来对付竞争者大手笔的冲动? 

  我也不知道结果会怎样。但我认为这个问题的结果或许会决定他作为MOCA下一任馆长的成败。

  译 | Elaine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8-11-17 23:08 , Processed in 0.224180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2842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