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欲向大英博物馆索回千年前复活节岛古雕像

2018-8-23 09:59|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澎湃新闻

摘要:   编译:黄松  几乎每个去过大英博物馆的人,都会对一尊来自复活节岛的雕塑记忆深刻,它叫荷亚·哈卡纳奈(Hoa Hakananai‘a)——其英语翻译为“失落或被盗的朋友”——这座摩艾石像是大英博物馆最受欢迎的展品 ...
  编译:黄松 

  几乎每个去过大英博物馆的人,都会对一尊来自复活节岛的雕塑记忆深刻,它叫荷亚·哈卡纳奈(Hoa Hakananai‘a)——其英语翻译为“失落或被盗的朋友”——这座摩艾石像是大英博物馆最受欢迎的展品之一。这座高2.42米,宽96厘米,直径47厘米的雕像因其突出的眉毛、深邃的眼睛,恰到好处的大小,以及背后的故事,也被作为每年成千上万的旅游者自拍的背景。近日,智利政府宣布将组建一个委员会,试图收回失落在外的复活节岛上千年前的“土著居民”。

 大英博物馆中展示的荷亚·哈卡纳奈(Hoa Hakananai‘a)
大英博物馆中展示的荷亚·哈卡纳奈(Hoa Hakananai‘a)

  8月7日,智利外交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Hoa Hakananai‘a”是复活节岛上历史的“有形联系”。并将“Hoa Hakananai’a”描述为“以硬度和优雅而着称”的玄武岩雕刻,并且背面还有独特的文字雕刻。但智利驻伦敦大使馆的发言人暂没有提供有关雕像归还正式请求的进一步细节。

  目前欧洲各大博物馆都或多或少面临着将藏品返还原籍国的压力,除了智利正试图收回1000年前复活节岛上的雕像外,法国总统马克龙也主动宣布“非洲遗产不能成为欧洲博物馆的囚犯”,并将非洲文物列为法国未来五年的“头等大事”,还任命两名顾问大臣计划归还非洲文物的事宜。

2018年3月,法国总统马克龙和贝宁总统帕特里斯·塔隆在巴黎élysée宫举行了联合新闻发布会

  大英博物馆对于文物归还的压力,素来有之,早在上世纪,希腊便不断要求取回拥有2500年历史的收藏于大英博物馆的埃尔金大理石雕(1805年,英国驻奥斯曼帝国大使埃尔金勋爵(Lord Elgin)为保护它们免遭进一步损坏,将它们拆下来带走,此后它们便被称为埃尔金大理石雕)。但大英博物馆在归还古文物的态度上一直非常强硬,不但排除归还大理石雕的可能性,而且还拒绝回复 “英国归还大理石雕委员会”书信。2003年,时任大英博物馆馆长麦格雷戈表示,曾经属于古代希腊帕台农神庙的埃尔金大理石雕,不应该从英国归还到希腊,他认为,“大理石雕留在目前的地方最好,有更宽广的历史含义。”并拒绝了雅典奥运会期间把埃尔金大理石雕借给希腊展览的请求。大英博物馆的发言人也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我们相信,在大英博物馆展示来自世界各地的文物,以及其背后的文化故事,具有很大的价值。”

大英博物馆内帕特农神殿雕塑

  Jo Anne Van Tilburg是一位考古学家,也是复活节岛雕像项目的负责人,面对历史最悠久的雕像研究项目,她介绍说,1868年英国水手被带到复活节岛上的神圣区域,并找到了“Hoa Hakananai”躯干下建筑物内的‘a’,他们为此进行了交换,并借由当地土著力量把“Hoa Hakananai’a”和“Moai Hava”雕像拖到“Topaze”号航母上,随后把雕像当做礼物送给了维多利亚女王,女王又将其捐赠给了大英博物馆。“然而,这是在复活节岛原住民拉帕努伊人拉帕努伊人遭受极大剥夺的情况下完成的。” Van Tilburg补充道。

  而且在历年的研究中,Van Tilburg发现“Hoa Hakananai’a”很是特别,它是由一整块灰色玄武岩雕刻而成——迄今已知的约900尊石像中,仅有不到15个是玄武岩材质。石像的背面雕刻三条横纹加一个圆圈的腰带,后脑与后背上有浮雕装饰。这些浮雕正是这尊雕塑最神秘的地方,含义尚不明确。其中两个仔细观察半人半鸟(Tangata manu)的形象,代表着拉帕努伊人的原始信仰“鸟人教”。“Hoa Hakananai’a”代表和激发了拉帕努伊人的文化和信仰。

荷亚·哈卡纳奈(Hoa Hakananai‘a)背面

  但这座雕像是否应该归还?

  Van Tilburg以一名专业研究人员的观点看:“那是拉帕努伊人的文化遗产,应该归还”。同时她从游客的角度认为“Hoa Hakananai’a”已经在大英博物馆150年了,在这里有更多的人可以看到它。

  大英博物馆中的许多游客并没有意识到这一争议,但当向他们解释其中原委后,部分游客也持有归还的观点。来自法国的两位20岁上下的年轻人,他们正在大英博物馆以“Hoa Hakananai’a”为背景自拍,他们认为“博物馆通过向公众展示事物来表达对其他国家的尊重,如果一个国家要求退回其文物,却遭博物馆拒绝,那么尊重就会消失。”

全岛仅有一处面海的摩艾群,位于阿胡阿基维

  延伸阅读:复活节岛摩艾石雕

  摩艾石像(Moai,又译复活节岛人像、摩阿仪、摩埃石像、毛埃石像、威杰石像)位于复活节岛。多数为一体成形,也就是说整体是从一块大石头刻出来的,但有时候石像头上会加一块普卡奥(Pukau)作帽子。全复活岛上已知约有887尊摩艾石像。多数的摩艾石像产于拉诺拉拉库(Rano Raraku)。当地的火山采石场似乎是突然被遗弃,留下许多未完成的石像,而当地几乎所有完成的摩艾石像到后来都被岛上原住民推翻了。

  多半摩艾石像只有头,也有不少石像有肩膀,手臂还有躯干。这些其他身体部分现在慢慢地被挖掘出来。摩艾石像的意义至今仍然不明,但是有不少关于这些石像成因的推论。

  最常见的推论指向一千多年前住在岛上的波利尼西亚人,这些石像代表他们去世的祖先(像墓碑的作用一样),或是当时重要的人物,或是代表家族地位的象征。这些石像想必凿起来要耗费巨资,不仅是刻这些石像要花多年的功夫,而且搬运到他们最后的目的地也很费劳力。目前为止到底还不知道这些石像当时是如何搬运的,但可以猜测出当时有用到木橇和滚轮。因为大量木材的需求,使得岛上的森林被砍伐耗尽。森林的耗尽也用来解释为什么火山采石场会突然被遗弃。

  岛上早期的神话说有一位部落首领在寻找新的居住地时,最后找到复活节岛。他死后,岛就被他的儿子们分了。每个部落首领死后,总有一个摩艾石像竖立在他的坟墓。岛民们相信,这些雕像能捕获首领的灵力。他们相信把首领的灵力留在岛上会保佑这个岛风调雨顺。这个传说比最初的传说可能有所改变,毕竟年代久远,很多情节可能是为了让传说更“有味”而加上去的。

拉诺拉拉库的摩艾石像

  拉帕努伊人将这些石像视为守护神,以保佑作物丰收及好运,因此每个部落都拥有自己的石像。但随着人口增长,拉帕努伊人全盛时期曾高达七千人,巨石像的尺寸和数量也随着增加,有些石像体积甚至大到无法搬离采石场。不同于英国的巨石阵有无穷尽的森林木材足以移动巨石,复活节岛的棕榈林规模小,巨石像却庞大无比,最终树木被砍伐殆尽,生态系统完全摧毁,食物逐渐短缺,也无法建造船只离开,被困在岛上的拉帕努伊人,甚至相互残杀取食人肉,并将情绪发泄在巨石像,巨石像一一被推倒,成为今日残存的遗迹,徒留后人凭吊。

  当美国科学家亨特首次踏上复活节岛,他和荷兰人雅可布·洛加文一样为四周的荒凉景象而感到震惊。岛上至今没有一棵树,地上的野草也稀稀落落,只有3个盛满雨水的小湖是淡水的惟一来源。那些建造了巨人石像的人怎么能在这种自然环境下生存呢?为了弄清这个曾经高度发达的文明消亡的原因,亨特在岛上度过了不止一个野外考察季节。

  美国科学界在科考中用的是放射性碳年代鉴定法,首先是对碳14的放射性同位素含量进行测定。这一同位素是在宇宙射线的作用下形成,并蓄积在有机物中。专家们从当地最古老地层收集了用来作年代鉴定所必需的材料,有木片、木炭和奇迹般保存下来的植物种子。

  泰里·亨特将得到的年代顺序去同原有的进行比较,并对其作出一些重要的修正。问题是图尔·海耶达尔1950年上岛考察时,当时的仪器还相当简陋。据亨特说,他的先辈在编制年表时有不少欠精确的地方,经他修正后,岛上开始住人的时间往前提了800年,而且岛上的文明史也比过去认为的时间短。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学者卡尔·利波认为,复活节岛沦为波利西尼亚人殖民地的时间相当晚,大约在公元1200年。为证明自己的实力,也为了恐吓敌人,大家都争相建造石像。

  凭着这些新的数据,科学家对这一神奇文明的产生和衰败有了个大致了解。

波利尼西亚人双体木船

  在欧洲人来到岛上的500年前,波利西尼亚人的木筏在拉帕努伊岛靠岸,这些人很可能是为逃避部落间的冲突和战争来这里寻找新的栖身之地。波利西尼亚人带来了生活的必需品,有家畜和各种农作物的种子。

  一段时间之后,岛上人口增长到数千,形成了具有复杂社会结构的地区性文明。每个部落都有自己的头领,而且还有祭司。有一段时间岛上的生活相当稳定。根据孢粉学数据,在波利西尼亚人上岛初期,岛上覆盖着浓密的亚热带森林,到处长满了各种各样的树、灌木和野草,绝大多数是一种现在岛上已经绝迹的棕榈树。这种棕榈树同智利高达25米、直径达180厘米的酒棕榈有亲缘关系。没有枝叶的高高的棕榈树树干很适合用来建造大型独木舟、运输石像和盖房子。肥沃的火山土壤给拉帕努伊人带来了丰收。岛上还种植香蕉、芋头、白薯和甘蔗。再加上养家畜、捕鱼,岛上居民生活已经过得相当不错。

  但是,时间一长岛上开始了部落之间的纷争。每个部落和它的祭司都在力求表现自己强于邻居。为证明自己的实力,也为了恐吓敌人,大家都争相建造石像。哪个部落建的石像大,就证明它实力强。那些弱小和贫穷的部落雕凿的石像就小得多。

1772年唐·菲利普·冈萨雷斯探险队绘制的复活节岛航海图(该图上南下北)

  18世纪初期,最初踏上这块土地的欧洲人看到这些石像后大为震惊。巨大的石像有些高达几十米,重达82吨,几乎是遍及全岛。有不少是躺在地上,像是途中扔下的。人类学家一直都在琢磨,到底是谁建造的这些奇迹,又是如何让这些庞然大物挪动地方的。有些石像得送到十几公里开外的地方,这也不是个轻松的活儿。有可能是用滚轮来运送,这就需要大量的滚圆的原木和人工。也有可能是靠“滑板”运输,这也缺不了原木。看来,就免不了得大量伐树。

  岛上的石像文化于公元1500年左右到达巅峰,但求大求高的倾向导致岛上的经济和生态灾难,有限的自然资源就这样被白白浪费掉了。树被砍光之后,接踵而来的是饥馑年代。美国考古学家通过对各个时间段的花粉数量进行分析之后,清楚看出正是在建造石像的高峰期岛上的植物急剧减少。据估算,在拉帕努伊人日子好过的年代,岛上的棕榈树总量可达1600万棵之多,到1400年只剩下好几千棵。

  除了岛上居民大量砍伐棕榈树之外,波利西尼亚人带到岛上来的老鼠把种子都吃掉了,极大地影响了这种植物的传播。等岛上只剩下一小块棕榈林,拉帕努伊人就再找不到原材料来建造渔船,捕鱼也就发生了困难。候鸟也不愿再到岛上来休息,这就使得当地飞禽的种类在急剧减少。森林减少会导致什么呢?拉帕努伊人为了养家糊口,开始利用带草的土壤表层。由于没有了树木,风雨加速了破坏肥沃层的进程,土壤贫瘠化开始了。

散落在拉诺拉拉库采石场大量处于雕刻的各个阶段未完工的摩艾石像,全岛绝大多数摩艾石像都是在这里雕刻的。

  岛上开始出现纷争与混乱,人食人的现象也多了起来。如果说当人口减少到近2000人的时候,局势好歹还算稳定,可这时欧洲人又来了。岛上居民本来对客人还持欢迎态度,同他们分享为数不多的食物,可并没料到自己已处在灾难边缘。航海家还带来了鼠疫、斑疹伤寒和天花,疾病夺去了 90%岛上居民的生命……

  当然,美国科学家提出的理论还需经科学界最后证实,还不能说“拉帕努伊人为什么会死绝“这个问题只有惟一的正确答案。

  俄罗斯科学院人类学和民族学博物馆资深科研人员伊林·费奥多罗娃认为,在一些老地图上复活节岛周围还有其他一些岛屿,口头传说中都说这些岛屿是慢慢沉到水底下的。所以,为了得出正确结论,有必要对所有假设来一番验证。而且,由于众多历史学家和语言学家付出了不少劳动,对复活节岛文明的研究必将会出现新的成果。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8-11-21 18:06 , Processed in 0.214537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2842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