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朗库西雕塑时隔百年再现美国 会招来蹩脚诗人吗

2018-9-1 09:46|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澎湃新闻

摘要: 编译:陆斯嘉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这句话用于当今艺术界和展览领域,未必行得通了。为了适应观众们爱分享的观展新习惯,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也在积极做出改变。正在MOMA举行的“康斯坦丁·布朗库西雕塑 ...
      编译:陆斯嘉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这句话用于当今艺术界和展览领域,未必行得通了。为了适应观众们爱分享的观展新习惯,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也在积极做出改变。正在MOMA举行的“康斯坦丁·布朗库西雕塑”展就是一例。身为现代主义雕塑先驱,罗马尼亚籍法国雕塑家布朗库西的11件馆藏精品雕塑,首次集结为特展,配以他生前亲手拍摄的影片和从未示人的档案资料,呈现了丰富的艺术家形象。甚至在MOMA的官网上,读者还能点击收听艺术家生前收藏的音乐。

  1913年,布朗库西的雕塑初次亮相时,曾招致嘲讽和抨击。时隔一个世纪,今天的观众是否可以解开他极简造型中喷涌的生命力?

  “每一条曲线皆蕴含艺术!
  雕塑家斧凿出生命的本质。
  我们知道,他已为你我观察世界寻到了源头,
  那是一枚蛋,仅此而已。”
——莫里斯,1913,“布朗库西《波嘉尼小姐半身像》”

  1913年,美国举办了其历史上首次大型现代艺术展军械库展览,这场接连在纽约、芝加哥、波士顿三大城市的盛会让美国人破天荒地见识了现代艺术。一位《纽约太阳报》的批评家看完展览心绪难平,不无嘲讽地写下以上这首短诗。

  曾被莫里斯揶揄的蛋形塑像,正陈列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下简称“MOMA”)“康斯坦丁·布朗库西雕塑”展览上。展览中,MOMA收藏的11件布朗库西雕塑首次集结呈现,一并亮相的还有他的绘画、摄影和影像。一批从未示人的档案,也揭示出艺术家与友人、模特、赞助人以及与MOMA本身的关联。观众看到的,是一个丰富的艺术家形象,他的冒险精神和富有创造性的艺术形式改变了他之后的艺术进程。

布朗库西,新生儿 版本1,黄铜雕塑,1920(近似1915年另一件大理石雕塑)

  作为继罗丹之后,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雕塑家,布朗库西将雕塑引入抽象领域,他常常在雕塑中选用铜、大理石、木材和石膏等作为原材料,通过切割呈现新月形、鹅卵形及飞鸟等主题,并将它们堆叠起来完成创作,使作品包含无限重组的可能性。

  不过现如今,观众很难从展馆的永久陈列中发现“金子”,更愿意涌向那些适合拍照、分享的特别展览和活动,MOMA显然注意到这一趋势,便特意遴选馆藏珍品,以一场特展让观众走进布朗库西。用策展人的话说,这是一场“焦点展示”。

  1876年,康斯坦丁·布朗库西(Constantin Brancusi)出生于罗马尼亚乡村,1904年前往巴黎定居。在巴黎,他建立工作室,很快融入先锋艺术的圈子。他向具有实验性的现代主义精神张开怀抱,对现代机械和流行文化都十分感兴趣。在摄影师朋友曼·雷的引导下,布朗库西举起摄影机,以镜头捕捉工作室的情景——他与雕塑材料和艺术缪斯共同劳作,通过移动和重组的方式激活作品,从嬉戏的动物、自然的光线和舞蹈中捕获灵感。但直至1957年去世,布朗库西始终骄傲地视自己为“局外人”——他打扮成农夫模样、蓄着胡子、套件工作衫,脚踩拖鞋。这种矛盾正解释了他的艺术创作,既依赖古老的手艺,也蕴含现代技术。

康斯坦丁·布朗库西(1876-1957)
康斯坦丁·布朗库西(1876-1957)
  
  由于展出的雕塑都是熟面孔了,展览最大的挑战是能否找到一种方法再次触发人们的兴奋点,一如它们初次面世。2018年,布朗库西还会招来蹩脚诗人吗?

  应对这一挑战,MOMA给出的策略是,请人们将紧盯雕塑的双眼,转而看一看鲜为人知又动人心弦的布朗库西的影片。展厅的入口处便有一部影片,不同的影片贯穿整个展览。这一系列影视片段均来自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

展厅入口处,播放布朗库西拍摄的影片。
展厅入口处,播放布朗库西拍摄的影片。
  
      布朗库西亲自为他的雕塑拍摄,比起摆放在博物馆白花花的展厅里,户外的它们显然更为生动。影片中,他最杰出的雕塑《无尽之柱》(Endless Column),高100英尺(约4.8米),耸立在家乡罗马尼亚的公园内。雕塑在自然中拔地而起的景象,令布朗库西深深陶醉。随着阳光缓缓照射在Z字型的柱体表面,雕塑本身也慢慢变化。布朗库西用镜头记录下每一个角度的影像。

布朗库西,无尽之柱,摄影,1937
布朗库西,无尽之柱,摄影,1937

  布朗库西创作时,直接在木头或石头上凿出造型,或者在铜上铸型,而与他同辈的雕塑家们往往先用黏土做出模子。布朗库西排斥现实主义,他希望作品不止于形似某物,更需唤起某种情感。布朗库西为许多雕塑制作底座,这些复杂的造型结构成为整个作品的一部分。他还常常把雕塑放在不同的底座上,或索性把雕塑摆在工作室的地板上,让它们挨着日常物品和人,这些雕塑仿佛立于世界,有了生命。

  看过影片,人们会明白,比起做出好看的雕塑,迎合美术馆展示,布朗库西想创造出横空出世的、有生命的东西。在另一个片段中,他将镜头转向了一只踱步的老鹰,它看起来很像他许多雕塑中的“鸟”,倒不是由于形似,而是老鹰呈现的动态,正是布朗库西力求作品展现的。

  展览中,最动人的一段影像,拍摄于布朗库西巴黎工作室。影片拍摄了一台石头基座,这台基座对布朗库西而言同样是雕塑品,在它上面,一块活动挡板不停摆动,好似热情舞动。影片中,一位女舞蹈家也翩跹起舞,着实迷人。用雕塑捕捉生命活力,是布朗库西追求的。或许在艺术家看来,舞动的波西米亚女子与一大块被雕刻的大理石拥有同样美的本质,可以互为转换。

  展品欣赏

布朗库西,空中之鸟,1941,黄铜雕塑
布朗库西,空中之鸟,1941,黄铜雕塑

      1923年,布朗库西提炼出他最具代表性的飞鸟造型。第一件《空中之鸟》采用大理石制作,之后数十年,又以铜及石膏制作。9件存世的黄铜雕塑《空中之鸟》,各不相同。制作时,布朗库西先于大理石上做出一个石膏模型,对着模型调整比例,随后直接以铜铸型,以此保证每件雕塑独一无二。“我从不复制,”布朗库西解释,每件雕塑“都间隔数年……为了让鸟儿飞翔,任何方位的一寸改动,整体比例都要随之调整,这真是一件魔鬼般的差事。”

布朗库西,名称不详,1934,摄影
布朗库西,名称不详,1934,摄影

布朗库西,名称不详(肖像叠影),1933-1934,摄影
布朗库西,名称不详(肖像叠影),1933-1934,摄影

布朗库西,金色黑人女子之二,巴黎,1933(继1928大理石版本)
布朗库西,金色黑人女子之二,巴黎,1933(继1928大理石版本)

金色黑人女子之二(局部)
金色黑人女子之二(局部)

  表面光亮的《金色黑人女子之二》黄铜头像,安置在与视线等高的多层底座上,底座由木头、石灰石和大理石雕刻而成,这4种材料,是布朗库西最常用的雕塑原料。这一系列雕塑,源于1923年的大理石版本雕塑《白色黑人女子之一》,灵感源于布朗库西在马赛见到的一位黑人妇女。

  1920年代,包括毕加索在内的众多艺术家云集巴黎,他们向西方艺术之外汲取养分,纷纷把目光投向非洲各地。《金色黑人女子之二》,像布朗库西很多雕塑一样,与当时西方传统雕塑的现实主义风格相背而行。尽管如此,由于参照了具体的模特来创作,他的作品仍可视为肖像。

布朗库西,鱼,雕塑,1930
布朗库西,鱼,雕塑,1930
  
      这是布朗库西制作的最长的《鱼》,从这块加长的椭圆形中可以看出,艺术家对动态的痴迷。蓝灰相间、夹杂斑点的大理石,不仅看起来像游动的水生物体,它还曾被放在一个旋转轴上,有规律地转动。作品静止时,当人走近,它也会有所变化。由于表面为水平状,从某个特定角度看,它又能收缩成一条细线。

布朗库西,名称不详 (沉睡中的孩童头像及新生儿之二),摄影,1923
布朗库西,名称不详 (沉睡中的孩童头像及新生儿之二),摄影,1923

布朗库西,空中之鸟,1928
布朗库西,空中之鸟,1928
  
      关于这件作品,可以收听MOMA讲解员Nina Katchadourian的音频解说。

布朗库西,幼鸟,雕塑,巴黎,1928
布朗库西,幼鸟,雕塑,巴黎,1928
  
      布朗库西选定一个创作主题后,常常围绕它展开多次变化,而《幼鸟》是一个例外,现存的仅有3件,分别是1925年的大理石最初版本,和1929年更大体型的大理石雕塑。作品中,幼鸟站立于由石灰石立方体和抽象圆柱体构成的底座上,木质的圆柱体让人联想起布朗库西的经典之作《无尽之柱》。

布朗库西,雄鸡,雕塑,巴黎,1924
布朗库西,雄鸡,雕塑,巴黎,1924
  
      布朗库西用一块完整的野生樱桃木雕刻出这件作品,连同其圆柱形底座。寥寥数刀,锯齿形的线条便勾勒出公鸡的鸡冠。布朗库西本打算雕塑尺寸更大的雄鸡,甚至有心将它做成一尊纪念碑式的大型雕塑,但最终他只留下两件小型木质雕塑,而这件是目前仅存的了。《雄鸡》对布朗库西而言意义非凡,他不止一次说:“这个雄鸡就是我。”(Le Coq c’est moi)

工作室中的《夏娃》《柏拉图》和《黄金鸟》,摄影,1922
工作室中的《夏娃》《柏拉图》和《黄金鸟》,摄影,1922

工作室中的《无尽之柱》《世界之初》《亚当与夏娃》《空中之鸟》,以及《女孩塑像》,摄影,1922

布朗库西,苏格拉底,雕塑,1922
布朗库西,苏格拉底,雕塑,1922
  
      在橡树上,直接雕刻出苏格拉底的头部,而眼睛与嘴巴都被镂空,一副瞠目结舌之状,好在修长的颈部与肩膀调和了夸张的上半部分。布朗库西认为“伟大的思想家抓住了一切。他无所不知、无所不见、无所不闻。他的双眼即在双耳中,双耳又在双眼中。”这件雕塑不仅是布朗库西向伟大的古希腊哲学家致敬,也暗含了他与法国作曲家萨蒂(Erik Satie)间的友情,1920年,萨蒂的歌剧苏格拉底在巴黎上演。事实上,布朗库西称年长十岁的萨蒂为苏格拉底,而萨蒂反称布朗库西为柏拉图。雕像《苏格拉底》是MOMA收藏的第一件布朗库西木雕作品,MOMA首任馆长阿尔弗雷德·巴尔爵士(Alfred H。 Barr, Jr。)苦苦追寻数年才请到这尊雕塑。

名称不详(影像中为雕塑黄金鸟),1919
名称不详(影像中为雕塑黄金鸟),1919

布朗库西,艺术家工作室,水粉及铅笔画,1919
布朗库西,艺术家工作室,水粉及铅笔画,1919

  布朗库西画下近200张绘画,其中一部分描绘了他的工作室,这一主题也频频出现在他的摄影中。他常常将作品或堆积、或分层放在空间里,每件作品以其个性化和独立的形式,与其他物品构成相互间的关系。

布朗库西,无尽之柱,版本1,雕塑,1918
布朗库西,无尽之柱,版本1,雕塑,1918
  
  这是现存最早的《无尽之柱》。在过去很多年,布朗库西都为此配上一或两个锥形底座,但最终他认为,抽象的柱形本身已凭借自身成为独立完整的作品。雕塑以橡木制成,连续的锥形体形成了富有波动感的几何形,象征着无限的延伸。一如其他重要主题,在此后一生,布朗库西都反复雕塑《无尽之柱》。1920年中期,他为摄影师朋友制作了一件,高度为23英尺(约7米)。

  1937年,他在家乡罗马尼亚做了一件钢制《无尽之柱》,高度超过98英尺(约30米),直插空中。当时,作为《无尽之柱》系列中的最后一件,它与另两件大型雕塑《吻之门》、《无言之桌》,成为布朗库西留给公共空间雕塑的唯一一次合展。

布朗库西,与“第一步”有关的研究,粉笔画,1913
布朗库西,与“第一步”有关的研究,粉笔画,1913

布朗库西,波嘉尼小姐,版本1,雕塑,1913(继1912年大理石版本)
布朗库西,波嘉尼小姐,版本1,雕塑,1913(继1912年大理石版本)

  雕塑的主人公是匈牙利女艺术家玛格丽特·波嘉尼,1910-1911年她在巴黎学画期间,数次为布朗库西当模特。她回到匈牙利后,布朗库西雕塑了一尊大理石塑像作为留念,后来他又以石膏模为母本,制作了另外4件雕塑,展出的即为其中一件铜像。

  这件作品区别于传统的人物雕塑,采取了高度概括化和简洁的形式。椭圆脸蛋上,杏仁形的大眼睛占去大半,黑色铜锈代表了头发,从头顶一直延伸到发髻和颈背。波嘉尼小姐的题材也是日后布朗库西反复琢磨的主题。

布朗库西,火鸟(Maiastra),雕塑,1910-1912
布朗库西,火鸟(Maiastra),雕塑,1910-1912

  《火鸟》是布朗库西“鸟”之系列的鼻祖,名称Maiastra来自罗马尼亚传说中神秘的火鸟。作品以白色大理石雕刻而成,流线的造型展示了火鸟颀长的脖颈、饱满的胸部和尾部羽毛。它站立在底座上,有着皇家般的优雅仪态。底座以石灰石制成,中间部分为两个人,各自头顶石块,这是古希腊建筑中女像柱的风格。自《火鸟》之后,布朗库西开始为雕塑制作底座,并将这个习惯延续终身。

名称不详 (年轻女子头像),摄影,1910
名称不详 (年轻女子头像),摄影,1910

  展览将持续至2019年2月18日。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8-11-18 22:14 , Processed in 0.245498 second(s), 18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2842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