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预告】深度阅读:毛旭辉文献展将在合美术馆开幕

2018-9-14 10:28|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摘要: 展览海报 展览信息: 展览名称:深度阅读:毛旭辉文献展 主办单位:合美术馆、中电光谷 展览地点:合美术馆5、6、7号厅(武汉市洪山区野芷湖西路16号) 展览时间:2018年9月14日—2018年12月14日 开幕时间:2 ...

展览海报


      展览信息:
      展览名称:深度阅读:毛旭辉文献展
      主办单位:合美术馆、中电光谷
      展览地点:合美术馆5、6、7号厅(武汉市洪山区野芷湖西路16号)
      展览时间:2018年9月14日—2018年12月14日
      开幕时间:2018年9月14日(星期五)16:30
      出品人:黄立平
      学术主持:鲁虹
      策展人:张光华
      展览执行:王玮琪、明哲平
      设计:柯明、曹筝琪娜
      展览委员会:黄立平、鲁虹、姚华、甘行松、李红、柯明、仇海波、姜宇微、艾小铮、王玮琪、孙江舒

前 言

      从1973年能够独立完成素描作品开始,毛旭辉已经走过了45个艺术年,期间亲历了轰轰烈烈的改革开放的大时代,见证了中西艺术的激烈碰撞与融合,从对艺术的懵懂向往,深入到对私人空间的关怀,对现世规则的质疑,探寻一个又一个人性的“远方”——他始终以平凡的视角窥探着这个不具体的概念。他说,不具体才会充满魅力,任何具体的都不是远方。因为生命就是从未知来,向未知去,充满各种变化。我们渴望这个社会的变化,但往往对变化产生的实际情况估计不足。这样的现实是残酷的,然而画画创造了他的幸运,画笔下的境遇写生,使他从一个人的切身之痛画到一个时代的风风雨雨,从平平凡凡的日常生活画到一个社会的生存史诗。艺术之于他的价值不仅仅是理想和事业,更是最简单、最朴素的幸福。

      即便如此,艺术又绝非轻而易举的事,更何况是把艺术视作生命之重,毛旭辉艺术创作的本质是反思生命的存在价值,无论是象征还是隐喻,无论是发泄还是思辨,无论是呐喊还是抒情,无论是绘画、拼贴、诗歌、随想、摘抄、书信、草稿、音乐还是疯狂阅读,路径是分裂的,初衷是坚定的。思想、激情、怀疑、矛盾、混乱、困惑、信仰、爱恨、生死,都是存在,都是艺术。所以,认识毛旭辉不能用符号,分析毛旭辉不能用公式,理解毛旭辉不能用标本题,对象和时间的纠缠不清为他的艺术增加了深度,也为梳理他的文献制造了难度。

文献是时间的载体,是已发生的历史时空留存下的印迹,无论价值几何,也无关媒介属性,具体才是其最根本的意义。在像老葛朗台一般吝啬珍藏的卷帙浩繁中,只言片语与华彩文章,经典论著与展览帖册,信手涂鸦与恢弘巨构,不相上下,不分贵贱,都是毛旭辉存在的映射。如何为有限的空间挑选更合适的文献,是一个痛苦的减法过程。姑且循迹于时间线索,把个体生命与社会、与他人、与哲学、与文学、与音乐、与自然的关系轨迹整合在一个假定的线索中,去繁就简,客观陈列。

      毛旭辉文献展设定“艺术启蒙(1956-1983)”“现代思潮(1984-1989)”“具象图式(1990-2017)”三个以现代主义艺术价值体系为创作取向的主单元,附加呈现毛旭辉非方法论艺术主张的“红土恩赐(1979-2016)”单元。为配合工作室状态的日常化呈现,作品装裱与展陈设计力求朴素,展出作品悉数纸本。灵感多于成品,储备胜于完成才是毛旭辉的正常状态,这些纸本作品均为系列主题中激情饱满的完整创作,无关媒材,生动而精彩。
——张光华

      艺术家简介:

毛旭辉(宣彭摄于2016年)

      毛旭辉,1956年生于重庆,同年迁居昆明,1982年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油画专业,2001年至2016年任教于云南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

      展览结构:

      一单元 艺术启蒙(1956-1983)

读了《给初学画者的信》开始正规学习素描,读了《人·岁月·生活》初识光怪陆离的现代艺术,从一名业余爱好绘画的少年工人到一位学生气十足的美院青年,阅读使毛旭辉对艺术的向往由萌动走向干涸,亟待更多知识灌溉。然而,在资讯闭塞、印刷品差强人意的年代,学院教学模式的单一和图书资料的匮乏,只能激发有志者的叛逆和出走。在紧盯书店、订阅期刊、互相传阅、剪贴、抄录之外,利用寒暑假进行采风考察,参观各地美术馆,走访知名美院和著名艺术家,游览历史文化名胜,速写古代造像,写生风土人情,是更为直观的学习途径。当然,最具震撼力的学习莫过于直面大师原作,在原作展开的人性长河中启智艺术之灵。

▲《爱》,27.5×20cm,纸本炭精笔,1983


▲《从得胜桥看盘龙江》,23×30cm,纸本油画,1975


▲《大观河一角》,20×28cm,纸本铅笔,1973


▲《董家湾夜晚的路灯》,18.5×16.5cm,纸本钢笔,1982


▲《挂着列宁帽和衣服的凳子》,27×20cm,纸本铅笔,1973


▲《法国电影<沉默的人>记忆》,27.5×20cm,纸本水粉,1978


▲《领袖去世》,27×39cm,纸本油彩,1976


▲《夜》,20×27.5cm,纸本钢笔,1982


▲《月光下的护城河》,29×19cm,纸本水粉,1982


      二单元 现代思潮(1984-1989)

      行动——呈现——超越,是毛旭辉统一生命、生活与艺术的逻辑内核,也是“’85思潮”重要群体运动“新具像”的精神纲领。换言之,“新具像”崇尚直觉,追求生命本体、自然意识、宗教情感的统一。他们把直觉视作本能的最佳形态,艺术语言通常表现为运动的流向、团块的交叉、纯粹虚幻的境界,把震撼人的灵魂作为自省和省人的使命感。作为“新具像”的灵魂人物,毛旭辉热烈、偏执甚至疯狂地构建表达路径,一方面以多样化语言呈现于作品,与他大量阅读的混杂哲学和矛盾的生存境遇相关;一方面宣泄于书信和文章,在见字如晤的最后时节,笔尖下的文字串联起中国现代艺术潮流中的关键会议和运动。

▲《版面设计》,70×72cm,纸本拼贴,1985


▲《红色人体》,23×14.5cm,纸本水彩,1984


《夜》,31×43.5cm,纸本水墨,1985


▲《自画像》,22×15.3cm,纸本油彩,1988


▲《自画像和圆凳》,27×37cm,纸本水墨,1987


       三单元 具象图式(1990-2017)

       毛旭辉的艺术痕迹即是一部日常史诗。他的题材通常来自日常生活的物品、形象和情景,他说他要描绘的恰是普遍而平凡的生活。日常生活中被艺术家偏爱的那些部分和片断,不是即兴写生,而是艺术家敏感性和深刻性的渗透,艺术家能够从这些资源创造出一种独特的世界——一个与现实有关,又有所超越的精神世界。他赋予这些日常物品以庄严的图式,于是身体、楼房、海报、信封、药瓶、剪刀、钥匙、中山装、靠背椅……一系列日常物品在他的画面中渲染了安宁、真实、炽烈、肃穆、孤独、权力、悲壮、永恒等人文色彩,它们的凝视使我们的存在更真实,更具体。

▲《基本的位置》, 20×28cm,纸本水彩,1993


▲《日常史诗·书架》, 27×38cm,纸本炭笔淡彩,1996


▲《日常史诗·自行车和垃圾桶》,40×55cm,纸本水粉、报纸,1993


▲《永远·她安详的走了之二》, 39.5×55cm,纸本色粉,2009


▲《紫色·创作草图(三)》,14×9.5cm,纸本碳素,2014


▲《剪刀和沙发》, 20×27cm,牛皮纸本油画棒,1995


▲《倾斜的剪刀》,80×70×60cm,玻璃钢,2005


▲《权利的词汇》, 55×79.5cm,纸本油彩,2003


▲《权利的词汇·钥匙》, 55×39cm,纸本水彩,1993


      附一单元 红土恩赐(1979-2016)

      圭山不是一座山,而是群山环抱中的撒尼人村落,它是毛旭辉的精神乌托邦,也是受教于毛旭辉的学生们的艺术摇篮。它像巴比松、维克多、塔西提、蒙马特一样,是创造力的故乡,铭刻着艺术家深沉的爱。毛旭辉第一次到圭山写生是1979年暑假,拥挤的喀斯特山丘,炙热的红土之母,着民族服装赶羊进山的牧羊女,使他确认了时间可以永恒。对于明知没有梦却渴望做梦的城里人,圭山就是真实的梦,一处治愈城市虚无症的梦。圭山,就像毛旭辉情感盛开的宗教,无论现实世界如何流逝,回到圭山是时间的重复,是感觉和生命的重复。

▲《圭山·牧归》, 28×55cm,纸本水粉,1984


▲《圭山写生·村口的石头房子》,44×35cm,纸本油彩,1982


▲《圭山之夜NO.2》, 40×55cm,之本彩色炭精条,2006


▲《太阳落山了》, 25×39cm,纸本毛笔、炭精笔,1987


▲《夏天的核桃树》,24.5×30.5cm,纸本水彩,2016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8-9-26 14:16 , Processed in 0.358033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