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周早期作宝彝簋虽遗憾流拍 但其递藏堪称传奇

2018-9-15 10:01|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雅昌艺术网

摘要:   作为2018纽约亚洲艺术周的重器,作宝彝簋的出现无疑是众人关注的焦点,而从作宝彝簋三千年前面世之后,也注定是不平凡的。 西周早期 公元前十一至十世纪 作宝彝簋 佳士得纽约  纽约时间9月13日11点,西周早期 ...
  作为2018纽约亚洲艺术周的重器,作宝彝簋的出现无疑是众人关注的焦点,而从作宝彝簋三千年前面世之后,也注定是不平凡的。 

西周早期 公元前十一至十世纪 作宝彝簋    佳士得纽约

  纽约时间9月13日11点,西周早期的青铜器作宝彝簋如约出现在佳士得拍卖现场,现场以250万美元起拍,现场很快叫至350万美元,但当叫至380万美元时,因为现场及委托席无人出价,未及最低估价,此前估价为400-600万美元,遗憾遭遇流拍,而在此之前国内行业专家则预估有可能在4000万人民币的价格成交。此次未能成功交易,原因众多,而拍卖前众人热议的“中美贸易战”也有可能是重要因素之一。

  虽然作宝彝簋未能顺利成交,但其堪称传奇式的递藏经历,着实令人赞叹。这是作宝彝簋第二次出现在拍卖市场中,距离作宝彝簋上一次出现在拍卖市场中已经过去了28年的时间,那一次是由世界顶尖古董商埃斯卡纳齐拍下,而委托方则是另外一位收藏界传奇人物仇炎之。

腹内底铸三字铭文“作宝彝”

  这是一件来自于西周早期的作宝彝簋,高约18.8公分,口径约18.1公分,中粮为3020克。簋和鼎一样同为祭器,是礼乐祭祀和葬礼仪式常用礼器,主要用来盛载煮好的小米、黄豆、谷物等,簋多是由圈足承托器物本身,青铜器腹内底铸三字铭文“作宝彝”,“彝”是古代用于盛酒的器具,后来泛指古代宗庙常用的祭器,也是青铜礼器的统称。简单的理解,作宝彝簋是一件青铜礼器。

本件动物蹄足的作宝彝簋实属少见

  西周时期极为重视礼制,严格控制各基层可以使用的青铜器形制和数量,天子九鼎八簋,诸侯七鼎六簋,卿大夫五鼎四簋,士则只能用三鼎二簋。其中值得注意的是,正文上文所言,簋多是由圈足承托,佳士得纽约中成交的这件作宝彝簋是有四足,实属罕见。

  据业内专业考证,目前存世的四足簋的数量不超过15件,且多半藏于海内外各大博物馆,上拍的这件动物蹄足的作宝彝簋更是罕见,目前私人手中仅有的6件,此为其中之一。

  助推这件作宝彝簋不平凡的还当属其曾经的拥有者:乾隆帝、吴大澂、卢芹斋、仇炎之、埃斯卡纳齐、赵不波……

乾隆皇帝(1711-1799)入藏于1749年以前

  正如《石渠宝笈》是为中国古代书画最为权威的著录,流传于世的青铜器在清代也有专门的整理,主持这项工作的也是乾隆皇帝,这件作宝彝簋中最早可查的收藏者正是乾隆皇帝,约在1749年前收藏。

作宝彝簋著录于《西清古鉴》

  痴迷于古代艺术收藏的乾隆帝,在乾隆九年、十年相继完成了《秘殿珠林》与《石渠宝笈初编》,前者是对有关佛教、道教的书画藏品,后者是清宫所藏历代书画,在完成了这两项重要的整理工作之后,乾隆帝把目光锁定在其收藏的青铜器上,乾隆十四年命梁诗正、蒋溥、汪由敦,率于敏中、董邦达、钱维城等八位侍郎编纂《西清古鉴》,这项皇家工程一直持续至乾隆二十年,并在当年刊印成书,其中收录了上周到唐代铜器1529件,这件作宝彝簋就著录于其第14卷第7页。

吴大澂(1835-1902)  入藏于1887年以前

吴大澂在《愙斋集古录》中对作宝彝簋的题字

  乾隆帝之后,作宝彝簋的下一任收藏者就是大名鼎鼎的晚清名臣、鉴藏大家吴大澂,吴大澂除了善于创作书画之外,十分精通古文字,爱好金石收藏。他曾经藏有30件汝窑、13件哥窑瓷器,这件作宝彝簋就是吴大澂旧藏,吴大澂还曾在《愙斋集古录》中作宝彝簋铭文拓片旁亲题“制甚工,虽只作宝彝三字亦市鬻器之精者”。这在偏重铭文的当时是难得一见的对青铜器艺术性的评价。

卢芹斋(1880-1957) 1940年前后收藏

  20世纪上半叶富于传奇色彩的古董巨商卢芹斋是曾经是作宝彝簋的主人。经卢芹斋之手流到海外的中国古董数量庞大,其中以昭陵六骏中的“飒露紫”和““拳毛騧”最为著名,它们大约在1916年至1917年被偷运至美国,被卢芹斋以12.5万美元卖给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青铜器方面,著名的皿方罍就是经由卢芹斋之手流入海外,但关于这件作宝彝簋的收藏已经无从得知了。

仇炎之(1910-1980)  释出于1980年

  正如上文所言,这件作宝彝簋上一次出现在拍卖市场中,两个关键人物分别是仇炎之和埃斯卡纳齐。其中仇炎之是中国太仓人,多年在上海、扬州经营古玩生意,因其眼力极佳,收藏了大量的瓷器精品和高古青铜器,解放前移居瑞士,其逝世后,蘇富比拍卖举办了名为“太仓仇氏抗希斋曾藏珍品”专场,此件作宝彝簋就是该场标的之一。

埃斯卡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