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著名画家刘汝阳绘画艺术赏析

2018-11-12 08:59|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摘要: 刘汝阳 (Liu Ru Yang) 人民美术出版社编审,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李可染画院研究员,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人民日扱神州画院画家,中国画学会理事。 1940年4月出生于山东夏津地藏寺。196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 ...


      刘汝阳 (Liu Ru Yang)

      人民美术出版社编审,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李可染画院研究员,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人民日扱神州画院画家,中国画学会理事。

      1940年4月出生于山东夏津地藏寺。196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同年分配到人民美术出版社。曾任现代美术编辑室主任,编辑《齐白石绘画精品集》等美术图书二百余种。师从李可染先生学习山水画,1984年经李先生和刘继卣先生介绍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多次举办个人山水画展,,经常参加美展及社会公益活动,获多种奖励。作品入选《中国现代美术全集》(中国画山水卷)等多种画册。作品为中国美术馆、中国国家画院、中国美术家协会等中外单位收藏。出版有《刘汝阳画集》、《刘汝阳中国画作品》、《学院派书系·刘汝阳》、《盛世典藏·刘汝阳》等。简历收入《中国现代美术家名人大辞典》、《世界华人文学艺术界名人录》等典籍,以及多家艺术网。


      表现古老建筑和石窟艺术,对于刘汝阳似乎拥有一种特殊禀赋和不凡天分。《天台山道观》、《麦积山石窟》、《云岗石窟》、《大足石窟》一系列佛国巡礼作品同时完成于2001年,这已经够让我吃惊。此后第十个年头,又拿出横幅精品巨制《大足石窟图》、(2010年),将此类历史性人文景观引入山水画,创意颇浓,艺术锤炼之功进入高端、虚空、净化之境。云岗、麦积山等由古人之心手于天然山崖峭壁之上凿出佛国神迹,其千秋伟业,曾先后出现在李可染、郭味渠、吴作人等前辈大师的巡视、考察笔记中,如今这千百年的楼阁殿宇、栈道回廊乃至神灵般塑像,带着斑驳的时光印痕,意外出现在山水图画之中,成为刘汝阳画笔下充满美之光明与历史回响的作品,不能不令人发出来自心灵深处的共鸣。 

——孙美兰《刘汝阳画集序》 


      面对那些跨越2007-2010年的精品,像是画家自创力陡然提高;艺术品格、调性发生巨变。迫使我赏析之余,进一步先后左右、纵横比较,终于发现汝阳掌握着一把钥匙,为他开启了“采一炼十”堂奥之门。可染先生在论述“意境”是山水画的灵魂同时,强调指出“意匠”问题。“意匠”是现实特定意境的加工手段,也可以说是传达“意境”的电源。“意匠六则”:包含构图、造型、笔墨、层次、色彩、气氛。

——孙美兰《刘汝阳画集序》 


      在我看来,刘汝阳立足于多年创作经验基础之上,把钥匙对准了锁眼---“墨”与“彩”对立统一之美。墨彩交融、浑然一体,成为充实和纯化“构图”、“造型”;丰富和协调“层次”“气氛”的要律。许多年来,水墨写意山水发展中的“瓶颈”问题,到了刘汝阳手里,解决得胜出一筹,举重若轻。如《长城新绿》(2007)、《江峡清秋》、《雨后春山图》(2011),以墨为主,用色从容自然,把握整体,突显“意境”,给观赏者带来豁然开朗、精神一振和舒畅愉悦之情。

——孙美兰《刘汝阳画集序》 


      刘汝阳的山水画无论是名胜古迹、江南帆影,还是塞外风光、山村小景,无不笔墨温润酣畅,色彩淡雅平实,风格浑厚沉稳。他从李可染老师那里学到了适合自己的技巧方法,从大自然的山山水水之间发现了美的意蕴,又在反复的实践和思考中找到自己的艺术语言。他的作品注重自然之美,又富有生活情趣,还有一种朴实而稚拙的韵致,这和他的为人性格恰相契合。和汝阳有过交往的人,都会感到他诚恳、亲切、实在;虽言谈不多,而内心之蕴蓄是很丰富的。 

——刘龙庭《浑厚沉稳温润酣畅》 


      一往情深的把笔锋指向密林,幽径,村舍,窑洞,海岛,水乡等,这就使作品披上牧歌式的诗情和浓郁的生活风采,面对他的作品,恰似碰到一瓮新开的陈酒,烈香扑鼻,令人神往。他的创作,得之造化,得之社会,其根蔓来于生活土壤,这样讴歌自然和生活的画,一般闭门造车靠臆造和模仿应世的所谓作品是不可同日语的。

      汝阳的山水画,从物象,境界,语言,气韵看,都有自己独特的设想。他以豪迈甚而放肆的粗笔重墨,任意挥洒,拙中见趣,再加丰满近似西法的构图,淋漓尽致的水晕墨气,画面气氛韵味,异常强烈魅人,耐人寻味。

——秦岭云《自留地里长出好庄稼》 


      他原在中央美术学院攻美术史专业,可是后来从中国画创作中发现了‘自我’。长期来,每到一地组稿,找作者,跑印刷厂,走访院校之余,没有忘记手里的一支画笔,用汗水浸润着一张又一张宣纸,追求着元气淋漓的美感,尺幅中见寻丈的魂魄。刘汝阳以他辛勤诚实的劳动引起社会注目。

——沈鹏《做嫁衣之余的奉献》 


      足迹遍及长城内外,大江南北,领略了祖国山河的雄奇壮美,为山水画创作积累了丰富的感受和素材。早些年,他画得较多的是漓江景色,渔舟帆影;继后则画境趋于广泛,如江南水乡,北国山川,黄山峨眉,石窟佛寺等等,均见于近年的作品之中。他的作品注重自然之美,又赋予生活情趣,笔墨秀润,意境清新,韵味盎然。他的画还有一种朴实而稚拙的情趣,这和他的为人性格恰相契合。和汝阳有过交往的人,都会感到他诚恳,亲切,实在;虽言谈不多,而内心之蕴蓄是很丰富的。

——云鹤《案牍之余山水之间》


      画画一如他的为人,行笔厚笃,心很沉,不事机巧,很注意整体的把握。他喜用中锋,一笔一笔去写,连染也是一笔一笔的,很像李可染先生,追求一种千钧坠石的意味,而不是那种"一挥而就"的才子派头。

      汝阳还有天性浪漫而细腻的一面,所以,他的中锋线条又很抒情,疾徐顿挫由感情需要出发,因此,他的线是活的,是饱含着情感,涌动着神采的线,没大修养的人很难做到这一点。笔下线条功夫非十年八载,更非三年五年所能得来,当是几十年锤炼的结果。写到此,我想起一句"吹尽黄沙始到金"的古话,千锤百炼,删尽冗枝,留下的自是精华。

——程大利《吹尽黄沙始到金》 


      欣赏汝阳的山水画,总有一种生气勃勃、淋漓酣畅的感觉。看他的作品,最不寻常的感受,就是一种特别的亲近感,一种青春的力量,一种同代人的感受。这是因为他的创作就是从生活中来,从他所热爱的祖国壮丽山河和人民当家作主的新的时代生活中来。所谓人化的自然,在汝阳这里,就是这样一种亲和融恰的关系,他的作品因此充满了豪迈乐观的情怀,洋溢着对他目之所及、身之所历的自然山水及其生活、历史内蕴的充分肯定;而他在艺术语言上的追求与探索,则不过是这种强烈感受的外化,它完全是为表达自己的主观情怀服务的。 

——袁宝林《自家面貌》


      语言是存在的家园。在艺术语言上没有相应的驾驭和表现能力,你有再好的构思也无法付诸实现。刘汝阳的机敏和勤奋在这里显示出他特有的优势与威力。他的山水画质朴而清新,笔酣墨饱、热情奔放,色彩沉稳浓郁,层次井然,在异常和谐的多重关系中,尽显大自然的诗意。而慢慢欣赏品味他的大量作品,你又会在那变化多端的各种不同景观、不同季节气候和不同风格情趣的追求中,尽享无穷乐趣而体验感受其丰富。

——袁宝林《自家面貌》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8-12-17 06:53 , Processed in 0.275065 second(s), 18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2842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