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界最受关注的女性:全球头号艺术买家卡塔尔公主玛雅莎

2018-11-12 10:34|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艺术市场通讯

摘要:   提到卡塔尔,所有人都会想到石油、天然气,还有遍地的土豪、财富。但由于能源始终是会耗尽,必须要考虑国家之后何去何从,而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无疑是提升国家整体竞争力的有效着力点。近年来,卡塔尔不断重金收 ...
  提到卡塔尔,所有人都会想到石油、天然气,还有遍地的土豪、财富。但由于能源始终是会耗尽,必须要考虑国家之后何去何从,而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无疑是提升国家整体竞争力的有效着力点。近年来,卡塔尔不断重金收购重量级的艺术品,势必要成为全球最重要的艺术重镇。而作为他们的艺术买家代表,卡塔尔公主玛雅莎的购买行为已经成为了艺术市场的追逐焦点与引领风向。

  最无可争议的艺术界女王

  在去年的这个时候,达芬奇《救世主》以4亿美元的价格落槌,加佣金接近30亿人民币,成为世界最贵艺术品。而这当中其实有乌龙的成分,英国《每日邮报》独家消息称,当日沙特王储与阿联酋现任储君穆罕默德·本·扎耶德相争这件拍品,由于双方事前没有通过气,都以为自己是在与卡塔尔王室较劲,以至于互不相让、争相抬价到这个令人震惊的价格。

▲2017年11月15日,拍卖行佳士得以4.5亿美元售出《救世主》,创下单一艺术品的最高拍卖价纪录。

  能让两位富甲一方的王子相争的人物,会是何其厉害的角色?

  这位神秘买家经常出现在拍卖纪录的名单册上,并且鲜见亲自出面举牌,但又往往出手不凡,不断刷新着艺术品的最高拍卖指数。2007年,罗斯科的《白色中心》(White Center)成交价超7000万美元(约合4.3亿元人民币),成为罗斯科作品的最高拍卖价格;2007年6月,达米安?赫斯特“药柜”系列中的《摇篮曲之春》以1900万美元的价格,创下当时在世当代艺术家的拍卖纪录;2011年,塞尚的作品《玩牌者》(Card Players)成交价达到了2.5亿美元,创下当时单幅画的最高成交价,并且是这位艺术家已公开作品以往最高成交价的四倍。

▲罗斯科《白色中心》
▲罗斯科《白色中心》

  出于艺术市场的保密性,在当时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空前的高价是谁出的,而好奇的媒体总能得到他们想要的答案:这些名作以及其他很多作品都与一个名字联系在了一起,那就是“卡塔尔王室”。

  除了上述创下拍卖纪录的作品之外,卡塔尔王室还以同样的大手笔,将一系列公认的现当代名作收入囊中,其中包括弗朗西斯?培根、罗伊?利希滕斯坦、安迪?沃霍尔和杰夫?昆斯的作品。2015年,法国印象派著名画家保罗?高更的画作《你何时结婚》更是以3亿美元的天价成交,无一例外,背后的大手笔买家依然还是卡塔尔王室。

▲保罗?高更《你何时结婚》
▲保罗·高更《你何时结婚》

  菲利普斯拍卖行首席业务发展官帕特里夏?G。汉布雷克特曾如此评价卡塔尔王室的“采购”行动:“他们是当今市场上最重要的艺术品买家。他们花出去的金额高得令人难以置信。”

  后来人们发现,在一片神秘面纱之后,卡塔尔王室在全球艺术藏品领域热烈采购的行为竟是由一抹美丽的倩影,即一位女人在操控。她自2011年开始出现在《Art Review》每年一度的艺术领域“最具影响力人物榜”上,那一年她排名第90位,仅仅过了两年,这个长长的名字便窜升至第一位(2013年)。人们猜想她近年在艺术品市场上收购西方绘画作品、雕塑作品及各种装置艺术,每年的花费至少在10亿美元以上。她被《福布斯》称为当今“最无可争议的艺术界女王”。

▲玛雅莎公主
▲玛雅莎公主

  她就是卡塔尔的玛雅莎公主,她最正式的名字叫谢赫?阿尔?玛雅莎?宾特?哈马德?本?哈利法?阿勒萨尼阁下,每年掌控着卡塔尔王室购买西方现当代艺术品最大的资金储备。

  “全球化”梦想的萌芽

  玛雅莎的艺术大国梦,早在十几年前赴美留学时,便已埋下了种子。在母亲谢赫·莫扎王妃的鼓励下,2001年,18岁的玛雅莎已熟练掌握法语、英语和母语阿拉伯语,勇敢地带着妹妹远赴美国杜克大学学习政治学和文学。

▲玛雅莎公主
▲玛雅莎公主

  杜克大学的一位教授对玛雅莎的人生影响很大,无论走到哪里,玛雅莎都在思考,“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利用,让卡塔尔——这个富裕而封闭的国度——成为更好、更世界性的地方”。在必读书目中,阿敏·马卢夫的小说《非洲人莱昂》深深吸引了她。故事的主人公、16世纪著名非洲旅行家在小说开篇说道:“我虽然叫非洲人,但我并不来自非洲、欧洲或阿拉伯。我并不来自任何国家,任何城市,任何部落。我是旅途的儿子,商队便是我的祖国,我的生命是最意想不到的航程。”

  2004年,玛雅莎向杜克大学宗教系教授布鲁斯·劳伦斯和中东研究系教授米里亚姆·库克建议组织一次旅行,追随莱昂的脚步,前往西班牙格拉纳达、摩洛哥非斯、埃及开罗和意大利罗马。起初,她的父母并不同意掌上明珠这个危险的念头,直到她愿意带弟弟同去。由于预算有限,由18名学生组成的旅行团只能住没有空调的二星级酒店,从小锦衣玉食的玛雅莎没有抱怨。到格拉纳达的第三天,玛雅莎告诉教授,自己的父母来了,“想带大家出去吃饭”。尽管他们已打扮得尽量低调,还是难掩特殊气质:父亲哈马德身宽体胖自不必说,莫扎王妃无论是否穿西式服装,都要戴上伊斯兰头巾。短暂的“奢华体验”后,玛雅莎再次回到二星级酒店。

▲玛雅莎在TED发表演讲
▲玛雅莎在TED发表演讲

  一次,玛雅莎不小心把火车票和食品包装纸一起扔掉,尽管再买一张并非难事,但这似乎并非她应做的“正确的事”。她和弟弟翻了半天垃圾桶,终于找到这张车票。对玛雅莎来说,这是一次“自我表达和自我实现的旅程”。今天财富和地位让玛雅莎成为西方主导的艺术世界中站在金字塔尖的人物,她依然希望找到阿拉伯世界“最伟大的启示录”——打破东西方之间的障碍,让“地方全球化,全球地方化”。

  作为家族第二代艺术收藏领军人物,玛雅莎公主在将“卡塔尔王室”塑造成当今世界最大现当代艺术品买家的同时,也正将卡塔尔这个国家打造成一座冉冉升起的多元文化国际中心。在阿拉伯这片神奇之地,如天方夜谭里的神话故事般,从来不缺想象力和惊喜,而玛雅莎公主,就正在上演着属于她的真实版“天方夜谭”。

  构思艺术王国

  卡塔尔位于波斯湾西南岸的一个半岛上,与阿联酋和沙特接壤,主要经济来源收入靠石油和天然气,该国的天然气总储量为全世界第三名,人均GDP达10.27万美元,位居世界第二。真正的卡塔尔人生来就可以什么都不干,他们看病的钱、生活用的水电煤气统统由政府买单。因为国内盛产石油,这里满大街都是宝马、奔驰,或者骑个骆驼满大街闲逛。

▲卡塔尔空中俯瞰图
▲卡塔尔空中俯瞰图

  “文化建国”的思考源自卡塔尔王室家族对国家未来的担忧。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再多,也终有用尽的一天。如何为将来的后石油时期做准备,及时将卡塔尔由一个碳氢经济国家转变为一个知识经济国家,是举国民众时刻都在惦念的课题。为了让年轻的卡塔尔既成为地球村的一部分,同时又得以改善和发扬自己的传统文化,成为沟通东西方文化与艺术的桥梁,玛雅莎公主将其眼光投向了西方现当代艺术领域。

  玛雅莎公主可以说是家族第二代艺术收藏领军人物,她于2006年被当时还是国王的父亲任命为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Qatar Museums Authority,简称QMA)主席时,便等于从前辈手中接过了艺术文化建国的重任。作为QMA主席,玛雅莎公主正在努力实现其兄长,也就是现任卡塔尔国王提出的宏伟蓝图——“卡塔尔展望2030”。而玛雅莎公主在其中担任的角色就是“艺术改变卡塔尔”。她有着与众不同的新念头和野心:“在未来几年,我们会拥有自己的毕加索和塞尚。”

▲小贝与玛雅莎公主
▲小贝与玛雅莎公主

  玛雅莎公主的团队在全球范围内广纳贤才,其成员主要来自国外,尤其是高层领导。此前卡塔尔曾扬言要收购佳士得拍卖,最终虽未能如愿,但“虏获”了不少佳士得前高管为卡塔尔服务。在艺术品及博物馆管理问题上,QMA还经常同外国高校在当地的分支机构合作。它招募了大量的海外人才,尤其是那些资深级别,有着世界顶端的专家为之出谋划策。

  玛雅莎在一次演讲中说,“我们不断试着跨越不同世界和文化,试着面对不同期望带来的挑战。”就像在收藏上,除了西方现当代艺术,中国艺术品也在玛雅莎的购藏范围(2000年,中国清宫画师郎世宁的《萍野鸣秋》,被玛雅莎以1764.5万港元购入)。

▲郎世宁《萍野鸣秋》
▲郎世宁《萍野鸣秋》

  打造中东艺术中心

  玛雅莎的文化艺术之梦可不是只有购藏艺术品那么简单。作为卡塔尔的首都多哈从本世纪初便开始了一系列博物馆的工程建设,有人说玛雅莎公主和她的QMA正在把整个城市变成一个博物馆大工地。

  借助卡塔尔王室雄厚的财力,玛雅莎遍访全世界最伟大的建筑师和艺术家,请他们创建卡塔尔的“文化城堡”。除了已建成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和阿拉伯现代美术馆(Mathaf),还有为2022年举办世界杯而建的体育和奥林匹克博物馆等将近20座博物馆的宏伟的计划,其中最庞大的当属卡塔尔国家博物馆,玛雅莎请来了获普立兹克建筑奖的著名建筑师尚?努维尔负责设计。

▲伊斯兰艺术博物馆
▲伊斯兰艺术博物馆

  伊斯兰艺术博物馆(MIA)是QMA旗下最重要的博物馆。伊斯兰艺术博物馆位于卡塔尔首都多哈最繁华的滨海大道上,是著名华裔建筑设计师贝聿铭的收山之作,采用伊斯兰建筑风格设计,遥向宏伟的历史致敬。

  从远处看,那些白色古朴的石灰岩方块,堆叠得像一艘远航归来的巨轮,停泊在波斯湾特有的蓝绿色海水的港湾里,满载着来自欧洲、美洲和远东的瑰宝。这座博物馆如今已被认为是全世界最好的六大博物馆之一,因为它的建成,一向矜持的《纽约时报》还将多哈列为“2009年艺术之旅的十大目的地”之一。

▲阿拉伯现代美术馆
▲阿拉伯现代美术馆

  玛雅莎的办公室就坐落在博物馆顶层,房间的墙面用淡色的山毛榉木装饰,在她宽大的办公桌后面的墙上挂着一排家人的大幅相片。从窗户放眼望出去,多哈同相邻的另外两座海湾新兴城市迪拜和阿布扎比一样,像一个现实版的梦工厂。就像古代的波斯是连接东西方的丝绸之路上重要的交通枢纽一样,今天这三座海湾新兴城市也希望成为连接东西方商业、金融和文化艺术的中转站。迪拜最先开始发力,它用十年的时间把自己打造成金融、商业、会展中心和拜金主义者的天堂,多哈和阿布扎比则在随后声称“世界一流的艺术和文化就是我们的艺术和文化”。阿布扎比的策略是与国外著名博物馆合作开“分店”,比如卢浮宫和古根海姆博物馆,而卡塔尔或者说是玛雅莎选择了独立作战——发展自己的博物馆。

▲卡塔尔国家博物馆
▲卡塔尔国家博物馆

  在玛雅莎的努力之下,多哈在近年也的确正广泛地被西方媒体称作中东地区“冉冉升起的艺术之都”。尽管玛雅莎公主优越的身世和璀璨的财富令世人皆叹,然而事实上,她因由这份财富所推动的卡塔尔艺术与文化的变革,才更是令世界瞩目。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8-12-17 06:10 , Processed in 0.266853 second(s), 18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2842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