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情笔墨见精神:实力艺术家张凌超作品欣赏

2018-11-21 08:38|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摘要: 走进张凌超艺术馆 河南荥阳地处中原,文化底蕴深厚,自古人杰地灵,名家荟萃,孕育了法家鼻祖申不害、禅宗二祖慧可、唐代诗书画三绝郑虔、文学大家刘禹锡、李商隐这些先哲。成长和工作在荥阳的张凌超先生是一位具有 ...


走进张凌超艺术馆

      河南荥阳地处中原,文化底蕴深厚,自古人杰地灵,名家荟萃,孕育了法家鼻祖申不害、禅宗二祖慧可、唐代诗书画三绝郑虔、文学大家刘禹锡、李商隐这些先哲。成长和工作在荥阳的张凌超先生是一位具有独立学术品格的画家,他把多年来精心创作的胡杨和描绘家乡的100幅国画作品无赏捐献给荥阳人民,2015年被评为感动荥阳十大楷模人物之一。为此,荥阳市人民政府专款建立了荥阳美术馆暨张凌超艺术馆。艺术馆在风景秀丽的禹锡园里,四层仿古中式建筑,中国传统的文化神韵和清新的艺术风格,在这里显现。艺术馆长期展示张凌超捐赠的国画作品。



      张凌超  1941年生,河南省荥阳市人。¬¬¬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山水画研究班、中国艺术学院教授、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胡杨艺术研究院院长、河南省荥阳书画院院长。出版有《张凌超画集》、《张凌超山水画精品集》、《张凌超山水新作》、《中国近现代名家张凌超画集》、《名家风范张凌超中国画解析》、《当代实力派名家收藏研究》、《怎样画胡杨》、《中国高等美术院校教学范本精选》、《荣宝斋画谱》等十几部专集。自 2000年至今,先后十八次带领学生深入我国新疆、内蒙、甘肃等胡杨生长分布的几十个地区,考察、研究、体验、感悟、采风。十几年来创作了《春之韵》、《夏之歌》、《秋之赋》、《冬之魂》、《天人合一、天地和谐》等五个篇章胡杨系列作品一百余幅。

大漠长城 100×360cm


戈壁绿洲 160×500cm


胡桐万树连天长
--观张凌超胡杨画有感
邵大箴

      张凌超先生是一位才华横溢且具有独立学术品格的画家,在创作中,他能一如既往地固守住自己的一片天,以洒脱自由而又扎实沉稳的心态怀抱世界。他有着深厚的国画功底和灵敏的捕捉形象、撷取生命激情的能力,作品具有民族意蕴和现代意识,设色严谨,灵心见骨,体现出卓越不凡的生命气象。观张凌超的胡杨画组图,我不能不肃穆而立,向那些或荣或枯的伟岸身躯敬礼;我也无法不“视通万里,思接千载”,向那些或立或卧的伟大灵魂叩问。这不禁使我想到了清人宋伯鲁《胡桐行》中“君不见额林之北古道旁,胡桐万树连天长“的诗句。这是专门写胡杨的诗。若用它来评价张凌超的胡杨画,则庶几近之。

仙山甠境图


雪山滋春林


      在我国古代,胡杨被称为”胡桐“或”梧桐“,是新疆古老的珍奇树种之一,曾被世人誉之为“英雄之树”、“不朽之树”、“传奇之树”……它扎根地下50多米,抗干旱、斗风沙、耐盐碱,生命力极强。它“生而一千年不死,死而一千年不倒,倒而一千年不朽”,令人称奇。

      以水墨为法,以胡杨入画。这就是张凌超。他的胡杨画,讲究构图、布局。无论远近分布、高低错落、大小搭配、疏密相间、动静结合,都既合法度,又独具匠心。一幅幅胡杨画,耐看,耐咂摸,回味无穷,美不胜收。

生命的赞歌 180×80cm


森林畅想曲 144×366cm


      数年来,他穿梭于胡杨林间,潜心积累,反复探索。其胡杨画气象雄魄、意境高远。他运用水墨简朴、素净、率性、本真的特性,表现胡杨独特的品格。他的胡杨作品《洗礼》、《苍龙抱月》墨色苍劲、姿态张扬、浓淡相宜,层次清晰、富有纵深,形神兼备、气韵俱盛,将胡杨不屈的生命张力以及生死强烈对比的生存环境,表现得酣畅淋漓,具有极强的视觉冲击力。他用独创的皴法勾勒、描绘胡杨奇异的生存状态。他先以遒劲的线条,勾勒胡杨枝干骨架。然后,区别对象,在留白处运用各种皴法加以不同的皴擦渲染,将老与新、枯与荣、死与生各种状态胡杨的肌理、质感、天然野趣,刻画得栩栩逼真。这是他在笔法技巧上对林木画的突破和贡献。

神山圣水英雄树 140×360cm


碑林(局部) 3600×100cm


      品读张凌超的胡杨画,有如聆听生命礼赞、英雄颂歌。他的《风云突变》,仿佛风暴沙尘正呼啸扑来,胡杨毫无惧色,挺身迎战;他的《冬之魂》,《雪山滋春林》数九寒天,胡杨笑傲冰雪,期待雪化时难得的源头活水;他的《夏之歌》,《神山圣水英雄树》,《生命赞歌》骄阳似火,大漠生烟,胡杨撑起一片片浓荫,护卫着绿洲中的生灵……他画中所有的胡杨都无愧是大漠英雄树、绿洲守护神!

风云突变100×240cm


      品读张凌超的胡杨画,有如展开历史长卷,走进时空长廊。他的胡杨《历尽沧桑》,《不朽丰碑》似眺望过秦时明月、汉时烽火,伴随中华走过数千年磨难与辉煌;他的胡杨《仰天长啸》,《大漠卫士》似正惊闻鼓角震天、战马嘶鸣;他的胡杨是《铜墙铁壁》,《中流砥柱》,替丝绸之路的商旅遮阳挡沙,为屯垦守边的将士洗尘接风;他的胡杨《任重道远》,与时俱进,与腾空的蘑菇云同起舞,与飞天的神舟号共欢唱……胡杨是精怪,是神树,它蕴藏的丰富历史信息和文化情感,通过画家的画笔,穿越时空,直达人的心灵。

古曲 68×138cm


      打开张凌超的胡杨画组图,分明听到命运敲门的声音,听到贝多芬《第五交响曲》和《第九交响曲》在胡杨林的上空反复交替的轰响。生与死,命运与英雄,悲怆与欢乐,多个主题纠结缠绕,时而激越冲突,时而把手言欢。最后,命运敲门之声骤退,所有的搏击归于沉静,万籁俱寂。此时,我仿佛看到沙丘上坐立倒卧的都是佛。是的,胡杨的生命史最能表象佛教所言之成、住、坏、空。千年而成、千年而住、千年而坏、千年而空,然后又是轮回。此是大劫数,亦是大悲怆,又何尝不是大欢喜?

峥嵘岁月 100×240cm


      我看此画,悲欣交集。

      张凌超的胡杨画艺术已然形成鲜明的个性风格,其雄浑大气、昂扬刚健,在中国画坛独树一帜。他的画是体现了时代精神的艺术佳作,有永恒的审美和收藏价值!

      本文作者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主任委员、著名美术史学家、美术评论家。

苍龙抱月 80×150cm


张凌超画胡杨
禹化兴

      1980年,郑州美协成立,作为中原省城美术事业复兴的标志性团体,集结了所属六市七区的画界精英,其中代表荥阳美术界的一位理事,便是张凌超。此后在我主持郑州美协的17年中,与他虽有无数次的会议与工作接触,他从未因为是故乡同道而有过格外的寒喧和亲近,而是比其他人更加谨言慎行,从不高谈阔论,更不轻言是非。也许其他38位理事时常疏忽了他的存在,但是我注意到他对美协会议的任何大小议题都格外关注、办事更为严谨认真,几十年来始终如一,平心静观,无得无失,大智若愚,气定神闲,令人肃然起敬。

春风吹又生 96×180cm



      当年荥阳焉有今日之繁荣?然而,在电影公司从事美术专业的张凌超,凭借银幕上无所不包的信息量,其视野遍及中外,已非一般作者可比。凌超的山水画,取法乎上,一入手便技高一筹。在我后来发起的22年世界五大洲巡展活动中成为骨干作者,每年走进一个国家,在各国深受好评。在这项以世界和平为主题的公益活动中,张凌超山水画作出了突出贡献。他什么时候因何缘由开始画胡杨,我不得而知,但是,我第一感觉便是“理所当然”。因为我深知凌超其人朴实无华而又刚强自在,应该是同胡杨深交已久的知音了。

朝挥 68×135cm


      上世纪六十年代,当我在人民画报上第一次看到那茫茫沙漠中一片金光灿烂的胡杨林时,就被胡杨的顽强生命意志所震撼,我决定要画胡杨。然而,动笔不久,终因胡杨远在千里之外而不能亲临其景,笔下形象空泛而无奈作罢。今日凌超画胡杨,迎难而上,谈何容易!   
      
      在科学高度发达、世界日趋一体化的今天,中外画坛如万花筒般异彩纷呈。东方、西方、传统、现代、抽象、具象、观念、行为、新潮、前卫,众说纷纭,“存在就是合理,”不可以“是”、“非”二字论定。但是,艺术模式无论如何令人眼花缭乱,艺术的主流,艺术的根本规律不会变。笔者以为:画家对所要表现的对象是否有“真知”、“真情”、“真功夫”,永远是高下成败的根本。李可然先生提出“苦学派”一说,决非故作姿态。

春舞曲 96×180cm


      毋庸置疑,为胡杨所动的画家大有人在。但是,鲜见有如凌超之不畏艰辛而执着其中者。一个画家,无论才华如何过人,如果只靠走马观花、照片资料,凭借一时灵感作画,即使有传神之作,终究也只能是一鳞半爪。凌超画胡杨,如同画山水,从师造化始,步履坚实,不取巧,不跟风。以古稀之年六进新疆大漠,辗转林中,历春夏秋冬风狂雨骤,俯仰天地,感悟沧桑世界生生不息,他是把胡杨的一枝一叶,融化于心,把胸中激情注入笔端,借胡杨的千姿百态书写出一首首壮烈激越的生命赞歌。与达尔文五年义工走天下,与刘海粟八十高龄十上黄山异曲同工。正所谓“苍天不负有心人。”那一本大红袍作品集,是凌超以自己的殉道精神铸就的。

      这本评论集见仁见智,多有高论。与作品集相辅相成,乃当今胡杨艺术不可多得之典籍也。

大漠卫士 220×145cm


坚守 68×138cm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8-12-13 04:54 , Processed in 0.187929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2842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