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石油展引发馆长下台 博物馆有无艺术自由可言

2019-1-4 08:47|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artnet报道

摘要: 让·诺埃尔·勒杜(Jean Noel Ledoux)拍摄的《拉尔夫·贝尔》(Ralf Beil)  上周四下午,律师通知沃尔夫斯堡艺术博物馆(Kunstmuseum Wolfsburg)馆长,他必须在第二天下午两点整之前清理完办公桌并离开办公室。 ...
让·诺埃尔·勒杜(Jean Noel Ledoux)拍摄的《拉尔夫·贝尔》(Ralf Beil)
让·诺埃尔·勒杜(Jean Noel Ledoux)拍摄的《拉尔夫·贝尔》(Ralf Beil)

  上周四下午,律师通知沃尔夫斯堡艺术博物馆(Kunstmuseum Wolfsburg)馆长,他必须在第二天下午两点整之前清理完办公桌并离开办公室。拉尔夫·贝尔(Ralf Beil)离职的消息令公众大为吃惊。此前博物馆参观人数并未锐减,媒体也都有出现在展览开幕式上,该馆财政状况也良好。然而他为什么被忽然解雇?

  德国媒体对此纷纷猜测。讨论很快集中在2019年的一个展览上:题为“石油时代的美与恐怖”(Oil-Beauty and Horror in the Petrol Age),围绕化石燃料的一场雄心勃勃的群展。那问题出在哪里呢?出在博物馆所在的沃尔夫斯堡是汽车制造商大众(Volkswagen)的全球总部。而大众艺术基金会是该艺术博物馆的唯一赞助商,博物馆董事会主席汉斯·迪特尔·波什(Hans Dieter Potsch)是大众汽车的董事会主席。“在沃尔夫斯堡,几乎所有东西都与大众有关,”贝尔在接受artnet新闻采访时通过电子邮件如此说到。

  这位馆长于2015年加入该博物馆,任期五年,本将于2020年1月结束。他说:“但我却在一天之内就被赶出了博物馆。”在博物馆的公开声明中,他们表示贝尔的合约将于2019年6月底被终止。他怀疑这是因为他的展览项目。

  该艺术博物馆则坚持认为,贝尔被解雇的原因不是展览,不过博物馆发言人拒绝提供另一种解释。大众艺术基金会的董事会也拒绝置评。

位于沃尔夫斯堡奥莱广场的艺术博物馆。图片:Kintaiyo via Wikimedia Commons
位于沃尔夫斯堡奥莱广场的艺术博物馆。图片:Kintaiyo via Wikimedia Commons

  艺术自由处于危机之中?

  贝尔说,刚开始的时候,尽管博物馆有它自己的资金结构,但他相信自己能够在那里自由工作。(对于博物馆来说,企业赞助并不罕见,但大多数机构都不是唯一个企业实体支持的。)贝尔说:“我的合同明确规定,对于博物馆的所有项目,我在艺术上负有绝对的责任。”

  他的一些选择是对抗性的。在2016年的“沃尔夫斯堡无限”展览中,贝尔让人们注意到这座城市与纳粹政权的历史联系。他还在节目中播放了一段新闻发布会的视频。在视频中,大众汽车(Volkswagen)前董事会主席马丁·文德恩(Martin Winterkorn)承认,大众汽车存在系统性的尾气造假行为。

  但贝尔说,有时他还是会感到来自董事会的压力。例如,在2018年“面向印度”展览的筹备阶段,他告诉记者,一名董事会成员问他,“我们为什么不做一个关于中国艺术家的展览呢?中国是如今大众汽车最大的市场。”我只是简单地回答说,沃尔夫斯堡美术馆不会以大众的市场为基础来规划项目,因为我相信艺术和策展独立的好处。(那场展览继续进行下去了;博物馆的一位发言人说,大众艺术基金会(Volkswagen Art Foundation)的董事会从未干涉博物馆的运营。 )

理查德·威尔逊的《20:50》的展览现场视图(1987)。图片:艺术家,由2018年海沃德画廊提供;由马克·柏罗尔拍摄
理查德·威尔逊的《20:50》的展览现场视图(1987)。图片:艺术家,由2018年海沃德画廊提供;由马克·柏罗尔拍摄

  石油展

  当然,这里还有一场计划中的展览“石油时代的美与恐怖”。贝尔坚持说,这次展览不是一次激进的活动。相反,他希望讨论石油在战争和塑料时代的作用,展览包括艺术家伦敦工作装置艺术家Gayle Chong Kwan,波兰装置艺术家Monika Grzymala,和英国艺术家Richard Wilson,其今年早些时候在伦敦海沃德画廊展出的作品石油房间《20:50》广受好评。

  贝尔没有立即回应关于董事会第一次了解展览的确切时间的后续询问。他说,他最初于今年夏天被告知博物馆已经聘请了一位猎头来寻找他的继任者。

  “如果这是董事会外一些有影响力的人的问题,他们从根本上误解了该展览的目的,”他说。“我总是强调,这不是关于激进主义,而是关于伟大的艺术和对文化史的深刻见解。”

  博物馆则表示,新馆长和展览的联合策展人将于明年1月会面,“讨论在没有拉尔夫·贝尔博士策展贡献的情况下执行展览的机会。”与此同时,参与的艺术家们仍然蒙在鼓里。Grzymala曾计划在博物馆的门厅里展示她的作品《Raumzeichnung (Bass)》(2012)的修改版。

  这位艺术博物馆的女发言人坚称,这场展览不是贝尔下台的原因,并指出,今年10月,艺术博物馆举行了一次名为“真正的石油”(True Oil)的国际会议。旨在于展览前讨论石油现代主义的范式和原则。

Monika Grzymala,《Raumzeichnung Galerie Crone(Bass)》(2012)。图片:由柏林维也纳的Galerie Crone提供
Monika Grzymala,《Raumzeichnung Galerie Crone(Bass)》(2012)。图片:由柏林维也纳的Galerie Crone提供

  放眼未来

  博物馆没有在宣布贝尔的继任者上耽误一点时间。安德里亚斯·贝丁(Andreas Beitin)曾是亚琛路德维希论坛(Ludwig Forum in Aachen)的成员,他将于明年春天加入该博物馆;他的头像已经出现在博物馆的主页上。

  据《Monool》杂志称,贝丁是一位久负盛名的知名艺术史学家和策展人,最近他因为无视一些城市法规,并由于他策划的项目为城市产生额外成本而受到批评。贝丁在给记者的电子邮件中证实,他确实偶尔违反该市“极其严格的规定”,但他遵守了所有的预算。“(这一点)在上周得到了政府的证实,”他表示,“因此纳税人的钱没有被浪费。”

  在贝丁到来之前,大众艺术基金会董事总经理兼董事会成员奥马尔·波默(Otmar Bohmer)将担任临时董事。

  贝尔表示,他希望新领导层“不必为了生存而进行内部审核”。“我们生活在一个道德价值不断下降的世界,”他说。“我想我们只需要贴近我们自己和我们的信念——其他还有什么意义呢?”我仍然相信,博物馆最好的情况是一处极为鼓舞人心的静修场所,人们可以在那里对艺术和生活的基本问题进行非商业的、基本上毫无目的的反思。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9-1-24 08:17 , Processed in 0.330517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2842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