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贤谈艺】第二届钟鸣师生作品展研讨会实录

2019-1-22 10:21| 发布者: 壹号收藏 |原作者: 彭云燕

摘要: 开幕式部分嘉宾合影 近日,“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写意新时代•第二届钟鸣师生作品展”在翠荷堂隆重开幕。展览由湖北省美术家协会、湖北省工笔画学会、湖北美术学院国画系、香港翠荷堂艺术中心联合主办, ...

开幕式部分嘉宾合影


      近日,“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写意新时代•第二届钟鸣师生作品展”在翠荷堂隆重开幕。展览由湖北省美术家协会、湖北省工笔画学会、湖北美术学院国画系、香港翠荷堂艺术中心联合主办,翠荷堂(武汉)文化有限公司承办,共展出湖北美术学院教授钟鸣及其22位学生的作品51件,展期将一直持续到2019年1月28日。

研讨会现场


研讨会现场


  

研讨会现场


研讨会现场


研讨会现场


湖北美术学院国画系系主任叶军主持研讨会


      本次展览以研讨代替热闹的开幕仪式,直奔主题,学术至上。武汉众多著名书画家、艺术院校教授齐聚于此,从各自关注的角度出发,对湖北美术学院教授钟鸣及其学生的作品展开了深入探讨。研讨会由湖北美术学院国画系系主任叶军主持。现将研讨会发言摘要整理,以飨读者。


      参展艺术家代表、湖北美术学院青年教师韦伶: “参加此次展览我有两点感受,一是感恩,二是感悟。首先是感恩,第二次师生展在钟老师的精心策划和指导下,在同学们的共同努力下顺利举办。经过多次遴选,共有50多件作品入选本次展览,这些作品以人物为主,花鸟山水为辅,又以写意突出,工笔兼而有之。参展艺术家既有退休后仍笔耕不辍的50后老艺术家,又有意气风发、充满朝气和活力的90后画坛新秀。不得不让我们感叹,究竟是怎样一股力量将这些五零后和九零后的新老艺术家们凝聚在了一起?答案除了对艺术的共同执着与热爱之外,还有便是我们需要感谢的钟鸣老师。

      其次是感悟。梁岩先生在前言中提到,传统笔墨是国粹,是民族之魂。这既是给予了本次师生展的高度评价,也更是指明了方向。清代画坛巨匠石涛曾经说过非常精到的一句话:‘墨授与天,笔操与人。’意思是,授与天是自然天成的,不是人所精确控制的,是有天意在里面的。而授与人是说笔和墨与用笔的人的功力、修养、胸怀、经验等有影响因素。取决于人的思想观念、思维、涵养、知识、所受教育程度等等。同时也道出了笔墨的精髓与魅力,中国画的精髓,需要我们用心去领悟和感悟。如何运用传统笔墨去写意现代精神,是每一位学子都需要思考的问题。有笔有墨谓之画,笔墨二字应该是我们需要去修炼的功课。

著名画家梁岩


      著名画家梁岩: “首先要肯定的是第二届师生展比第一届优秀,希望这个师生展可以一直办下去,更希望以后的作品都能上一个新台阶,不断前进。提高作品质量,是一个艺术家最重要的事情,我希望今天的学术研讨会也不要走过场,要确实地提出一些问题。

      钟鸣是美院教师队伍中比较著名的有成就的老师了,他教会学生如何理解艺术的真谛,理解什么是笔墨。在国画里面笔墨是根,这是非常重要的。这次展览看到一批继承传统水墨的画家,感觉很欣慰。但是我想问大家在笔墨上学到了什么?老师很用心地在教,还经常去写生,大家能从这些写生中看到什么,学到什么,是否能够紧追这种水平的速写?

      我觉得基本功非常重要,从本科到研究生,七年的时间,大家修炼的基本功在哪?我今天看到的作品,说实话还没有让我叹为观止的画作,这些构图、画面的处理、都不太到位。修养、技法是非常重要的。技法上不足和修养是有关的,修养不好跟技法也是联系在一起的,二者要相辅相成,共同进步。

      当然,现在画国画不是要完全遵循传统笔墨,而是既要继承传统,还要创新,其实很多人现在都偏离了方向,都为了获奖而去创作,受到画坛某些人、某些思潮和作品的误导,以为艺术就是那个样子的,大家要走出迷局,认真扎实地学到真本领,多思考什么是真正的艺术,什么是真正的人物水墨画。

 湖北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李峰


      湖北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湖北省美协国画艺委会主任、湖北省工笔画学会常务副会长李峰:我对这种师生展的模式是非常赞同的,一是可以培养人才,二是可以向社会推广中国画的审美,三是可以跟翠荷堂这种艺术机构合作,这也是跟社会联系的一种方式。

      我的很多观点也跟梁老师一样,在学校学习阶段,基本功是第一位,基本功培养,基本功训练,基本功修养的积累。我们如此关注基本功目的是什么?这是很值得关注与思考的。运用我们的基本功所展现出来的作品,运用这种高度的艺术形式,该如何表达我们的审美态度,怎样对社会产生一些良好的影响和作用,从而把传统文化在高标准的平台上推广继承下去,应该引发我们的深思。

      基本功是表达艺术态度的基本手段,不可能用不成熟的艺术手段表达成熟的理念。中国画的未来走向是什么?现状是什么?问题在哪里?让中国画积极向上发展的方式在哪里?在学习和研究的过程中要始终把这些问题放在主要位置,并进行有目的有计划地研究,我们才不会迷失前进的方向。西方的绘画有他们的长处和独特的思想,我们在接触和学习的过程中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态度以及切入点去判断他们的绘画,也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这次师生展是有可取之处的,从作品中的基本功可以看得出来,学生们从不同的画风不同的表达内容反映出钟鸣老师的教学内容,老师主张关注现实,对生活要有接触,画面里一定要有对生活关注的具体体现,我认为这种观点要坚持下去,因为艺术离开了生活,就意味着死亡,也就不可能有更新鲜动人的故事涌进我们的生活。

      这次展览反映了相对全面的国画面貌,我相信,钟鸣老师会带着他的学生群体,继续在高标准中学习下去,同时也希望学子们在未来能创作出更优秀的作品。

著名画家、湖北美术学院教授乐建文


      著名画家、湖北美术学院教授乐建文: 坚实的基本功很重要,有了坚实的基本功,才能有更多的未来可言。梁岩老师谈到的修养问题,那是一辈子都要努力的东西,我们现在看中国画,不仅要看现代的中国画,还要看上一辈大家的画作。中国画讲究传承,研究名家名作对自身绘画的进步有很大的帮助。

      这次参加这个师生展开幕式和研讨会让我觉得举办这个画展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它没有商品化的气息,这点非常的好。一个画家的画作,没有铜臭味而有功底和韵味,才会受到尊敬。现在观念虽然在变,但是继承传统的理念是不变的。大家有时间可以多看看书和一些艺术方面的节目,提高自己的见识,让自己的学识更进一步。
      
      展览很好,但是希望大家的画风要进一步拉开距离,画家需要有自己的画品。希望大家继续学习和进步,能各有各的面貌,艺术家最重要的就是这些。

 湖北大学艺术学院原院长严家宽

      湖北大学艺术学院原院长严家宽:虽然我退休隐退四五年了,但是之前自己也是做老师的,所以对老师这个职业很有感情。这个师生展,体现了老师的责任与担当。当老师,要怎么发挥出老师的能力,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这个展览不同于社会展览,社会展览很容易定上框架,很容易被吹捧,就像做销售一样,绘画还是要内行看才能看出门道。学校的展览相对有学术性,社会展览很有商业性。今天来了很多老师,感觉武汉的艺术氛围很好,在广州就是谈钱的问题,在北京就是谈权的问题。在这里可以踏踏实实谈学术问题是非常好的,希望继续能保持下去,画家要坚持自己的初衷。

      有个话讲,年纪大了,笔法自然就老道,水到渠成就好。现在这么多人画写意,要经历时间的磨练,基本功和造型能力才能不断提高,切不可急躁。我曾说过画油画,四十岁出名;画国画人物画,50岁得道;画花鸟画60岁;山水画70岁出名。所以要多画多练,以量取胜。

湖北省工笔画学会副会长、著名画家徐晓华


      湖北省工笔画学会副会长、湖北省美协国画艺委会委员、著名画家徐晓华:钟鸣教授是我多年的好朋友,湖北省工笔画学会成立后我们又是同事,在中国画教学方面,很多的前辈给了他很多中肯的评价。我就来谈谈我的看法,关于师生展,我觉得这个形式很好,导师带着学生办展览,一是总结教师的教学成果,二是促使学生拥有更多自己的想法经验,创作更多好的展品,三是学生在毕业之前,进行一次这样的展览,是很难得的。

      今天到这边,一路上感觉沿途风景很好,让人非常享受。看到这些路,就像看到人生一样。我们有时候可能会走上歧途,会失败,但是都会得到经验和体会。在创作中失败也是一种经验总结。所以不要怕留痕迹,不要怕失败,实际上最关键的在于态度。在创作中不论是失败还是成功,都是好的经验积累。 

湖北美术学院原国画系副主任张导曦


      湖北美术学院原国画系副主任张导曦:刚才大家都谈到注重基础这个问题,钟老师现在在基础部当老师,在国画系带研究生,因为他在本科期间非常注重基本功,所以我们看他的写生作品,比如他在今年云南的写生作品,画的很灵活,钟老师跟他的画一样人也比较灵活,到全国各地下乡写生,到某个地方拿出笔,马上就有作品出来,我希望在他的学生里面也能看到这些东西。

      这个展览有个特点,就是把一些巨幅作品用照片的方式来展示,我倒觉得要根据这个展厅的大小来筹展,可以根据人数,分几批展示,尽量展示原作,这样给大家的视觉冲击力会更强一些。

湖北美术学院国画系教授陈运权


      湖北美术学院国画系教授陈运权:我和钟鸣缘分很深,我刚调到学校的时候,乐建文老师将我安排到钟鸣那个班带素描人体,从造型来讲,我个人觉得画家后期的作品好坏,跟当年有没有好好画素描有关。当然我们那时并不知道素描该怎样教学,老师指导的是西化素描,我读书时碰到一个好老师,是尚涛老师,他教我们的就有别于传统的苏派和法派以及欧洲的素描教学方法,基本上属于以结构为主的,近乎于明清肖像画素描,所以来湖美教学以后,我也按照这个体系教学,还加了些白描课,当时给他打的最高分,那个时候比他们大不了几岁,大家像兄弟姐妹一样。

      今年我刚好60岁,马上退休了,我个人还是很感激湖北这个环境的,缺点就是湖北的藏家对画家的关注度不够,艺术家的生存很艰难。我之前总想帮学生,但十分艰难,每次都是找到外地的藏家来买我学生的毕业创作。所以我看到钟鸣老师帮助学生卖画,并且一届届的做师生展,就很感叹,我觉得一个老师能够坚守在这样一个环境里面,坚持做这种真实的东西是很让人动容的,是十分不容易的。

      但湖北有一个最大的环境是外省不及的,第一,湖北的画家能够生存,养活自己;第二,湖北的画家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信息量大,这个地方追求楚风,我们从历史上看,湖北的画家从来不追求和别人一样,拼命在做自己的风格,画家都有个人的代表风格,都有基本面貌,这个很不容易。所以我觉得湖北的优点是有别于其他省的。

      中国画笔墨技法的探索上钟鸣老师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他刻苦钻研用水墨画层次空间的造型方法,有人归为“钟鸣皴”,我觉得这个对钟鸣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鼓励,因为研究一个技术很难。此外,钟鸣带着学生做展览让我很感慨,钟鸣比我厉害,他已经做第二届了,我才刚刚开始,钟鸣带学生做展览对钟鸣个人实际上没有多大意义,艺术家要有这样的心胸,这一点我觉得钟鸣是十分值得肯定与赞扬的。

      我觉得学生应该爱老师,学生最重要的是不要造假画,不要伤害老师,我希望可以引起一些品德不好的学生的注意。钟鸣老师的学生已经开始有些自己风格的苗头,我觉得要从理论上解决问题,可以引导大家多读些书,给学生一些书目,历史上的文论、画论、小品等等包括一些理念的东西,都是非常优秀的,老师让文化充实学生的精神世界。

      在风格样式上我觉得有三句话是作为学生要记住的,一个就是艺术品可解,一个是艺术品不可解,第三句话是艺术品不需解,意思就是艺术品不可过分的解读,会丧失其中的美感。不需解是一种超然的态度,画家在创作当中,尤其是人物画和工笔画,最艰难的是因为有一个对象,人物画的造型不好就很难画,工笔画没有形也画不好,这两个东西都会束缚我们,所以我们说诗意的传达、绘画趣味的把握以及我们所要达到的东西,要从理论上、精神上解决。

      这个展览的作品已经在往这个方向努力了,所以要引导大家不要把画画的像写生作品,我觉得写生只是一个打基础的过程,创作应该将画面当作艺术品来做,你的想法、艺术趣味、研究的精神投入是最重要的。我建议那些有题材选项的同学,注意不要曲解,艺术品过于写实,过于说明会伤害艺术品质量的高低,希望大家能学有所成,能拿出更好的作品,这是我的期望,谢谢大家!

湖北省国画院副院长、湖北大学艺术学院教授谭崇正


      湖北省国画院副院长、湖北大学艺术学院教授谭崇正:展厅很小,人气很旺,看了大家作品感觉画的很好,师生展这种形式,像乐老师这样的国画系泰斗,都对钟老师的这种举动给予充分肯定,这种模式是值得称赞的。我看了一下展览,今年的展确实是比去年做得大,做得好一些。虽然有的是照片,不足以呈现作品的面貌,但是还是能感受到作品的魅力,还可以看得出来,有的是毕业了,有的是在读,特别是在读的学生可以在这个年龄段画出这么大的作品,真的让人觉得欣慰。这反映湖北美术学院的这个教学现状,的确是八大美院的水平,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另外一部分的作品是湖北省国画院高研班的学员作品,湖北省国画院除了注重创作研究以及文化传承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就是要关注社会人才的教学培养,把社会上一些对绘画有想法的画家聚集起来,做研究,到目前为止已经八届了。

      刚才很多老师讲的基本功,我感觉基本功是多方面的,现在很多老师说基本功还有待提高。他们可能是站在更高的要求来说,是有一定道理的。基本功除了造型、笔墨之外,还有个基本功就是生活的历练,切勿操之过急,因为画画是一辈子的事,不可能一蹴而就。但基本功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叫行万里路,另一方面叫读万卷书。读万卷书,并不是说去背课文,其实吸收很多绘画以外的知识也是很重要的基本功。现在的学生的水平比我们当年要高很多,因为现在网络很发达,信息量很大,学习新知识的途径很多,所以学生的眼光也很高。现实生活中很多学生有的方面甚至比老师还厉害,不光是大学生,还可能是中小学生,学生知道的,老师都不一定知道,所以这个就引发了老师的思考,就是教学还要不要像以前一样,按部就班的上课,是不是唯一的途径?我现在就发现要不断的学习,要接受年轻人朝气的感染,不能固步自封,要永远学习永远年轻。

      有人说90后是垮掉的一代,80后是没用的一代,但事实上不是这样的,80后现在已是国家的中流砥柱,社会现在是靠他们支撑着。90后是年轻的力量,是像现代化的工具一样创造生产力,推动社会前进的。90后这个年龄段正好在读大学的年龄段,他们很有才华所以一定要在大学里好好学习,要不然在大学会被拉开很大的差距,在大学阶段可以把一个很优秀的人变得很平庸,也可以把一个很愚笨的人变得很智慧,这就是一个黄金时代。所以看到这个展览从内心里面还是比较高兴的,感受到了90后的朝气和努力,也感受到了钟老师的认真教学,刻苦钻研的精神,让我收获颇丰,不虚此行。

 襄阳市美协副主席黄大军


      襄阳市美协副主席、世纪天润集团艺术顾问黄大军:我来自于基层,是襄阳市美协的副主席。35年前我拜梁岩老师为师,有了梁岩老师的指导,我开始画人物画。我的创作道路走的比较坎坷,因为从部队回到襄阳以后,我误打误撞成为了公务员,一干就是30年,但是后来我后悔了,老师也说我当什么官呢,艺术家应该终生为艺,因为骨子里细胞里都是艺术,所以我在从艺的道路上中断了17年。12年前我又拿起了画笔,这几年紧追紧赶,也算是入了门,最近这两年算是比较集中的在进行创作。

      我们来自基层,这样的展览研讨会的机会是很少的,这种见其他艺术家们的机会对于我来说也是非常宝贵的。我是信奉名师出高徒的,虽说我跟梁老师学画,我不一定是什么高徒,但是我在襄阳跟其他人相比,平台还是比他们高一些。有些话想跟学生们讲,因为我现在还是个学生,梁老师批评起来也是很严肃的,但是难得听到他的批评,今天梁老师来了以后为每一幅画都提出了建议,这是非常难得非常珍贵的。

      在艺术道路上,要不断的超越自己,艺术的成长路程,不是抛物线,是锯齿状的,尽量不要退步,在保持不退步的情况下不断上升,就会慢慢成长。我们总会有迷茫的时候,总觉得自己不够好,但又不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这个时候我觉得同学们应该放下笔,再读书,再研究,再请教,再观摩。这每一步的进步,很可能是灵光一现产生的进步。

 武汉工程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副院长邱裕


      武汉工程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副院长邱裕:我希望这种展览以后可以多举办,除了在美院的这个区域范围里面举办,还可以将范围扩大,扩大湖北美术学院的影响力。钟教授可以把这个展览作为一个契机,以提高湖北美术学院以及自己的影响力,还可以有好多学校可以在展览的时候参与进来,这个规模便不小了,通过这个扩大影响,利用这个契机很容易把艺术的圈子带动起来。

 湖北美术学院教授黄勇


      湖北美术学院教授黄勇:我和钟鸣是同学也是朋友,这个展览我全部看了一遍,梁老师提的基本功的问题,对学生期望的要求的问题,这都是对的,确实该严格要求,抓基本功。但是在现在这个大环境下很难体会到钟老师做到这样一个事情是多么的难。

      写意人物画其实很难的,它的难点我是这样理解的,拿笔墨去贴近素描,它会成为一个直接的素描的反转。但是作为一个写意人物画,又要剔除素描的痕迹表达出笔墨,达到一种和谐的状态才能有好的写意人物作品,探索这个东西是非常难的,所以钟鸣老师专心研究写意人物画很辛苦,还举办这种展览更是难得。

      还有一点要强调的是,学生要有判断力不要跟风,我最不愿意看人物画没有一个正确判断,要确定好自己的风格,是画写实还是抽象,都要按照各自正确的逻辑关系画,不要刻意的打破这种关系,会让作品丧失美感。对于画家来说画风有特点是好事,但是正常的特点才是特点 ,现在学画画最缺的一点是正常的逻辑思维,有了正常的逻辑思维和判断才会出好作品。

      最后一点,我一直从事教育事业,我认为学到知识不能指望和老师深入的谈,自己要付出很多努力,课上要用心课外也要用心这样才能学好。

      办了两届这个展览,我是真的很佩服,因为师生展是个风险很大的模式,牵扯到对老师的评价。艺术家是个手艺人,要靠手活,不能靠嘴皮子随意吹嘘。作品是个框,画好了什么都可以往里面装,作品好才有说话的资本,但是年轻人往往忽视这一点,总是趾高气扬的说一些空话。钟鸣老师很用心的为学生铺路,也给了很好的引导,希望学生能把握机会去领悟去学习知识,要有自己的追求和规划,不能老指望老师,这样才能有自己的未来。

 湖北美术学院教授段岩


      湖北美术学院教授段岩:我非常感动钟鸣教授对学生的这份如父亲般的关爱和教导,兢兢业业教导学生,严格要求他的学生,无论是在专业探索还是在处世为人上处处无私地将自己的学养和资源分享给他们,这种人生导师的力量会影响到学生们的一生。

      看了这次学生们的作品,也都能感受到他们的勤奋和努力,在关注社会、关注现实生活上很下功夫,能看出“钟门子弟”在现实主义表现手法中,努力传达真善美的可贵精神。虽然有些研究班的同学没有科班出身的同学那种坚实的基本功和学院知识结构背景,但他们对艺术的热爱和执着追求是非常感人的,在钟教授的悉心严格要求下,进步卓然。祝贺钟鸣教授师生展圆满成功!也非常感谢翠荷堂给大家提供一个这么好的交流空间,对艺术家和学生们的无私帮助。 

策展人一莲


      策展人一莲:谢谢各位领导、艺术家、老师、同学们的光临!我的身份挺多,但总体只有一个愿望,就是把艺术分享出去,不管是做翠荷堂这个平台,还是作为策展人,甚至作为一个学生,我希望艺术生活化,生活艺术化,希望更多的人支持艺术,让翠荷堂能够茁壮成长。今年是翠荷堂成立五年,我一直很感恩身边的老师同学一路的陪伴,做这样一个平台,美院的老师在学术上给了很多指导,让我对艺术标准这样一个问题有了更好的把握。我相信路会越走越远,也相信翠荷堂的平台会越来越大,也希望老师领导们能够多多的关注翠荷堂,多给我们提宝贵的意见。

      今天的讨论会是很真诚的,每位老师说的都很好,我也希望以后我们的这种学术探讨能够在2019年有更多的交流,在学术上,我也希望各位老师能够一如既往地对我们关注给我们提意见,谢谢你们。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9-2-20 06:56 , Processed in 0.381465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2842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