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的盛宴:漫谈西南青铜礼乐文化

2019-2-12 09:19|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澎湃新闻

摘要:   “王的盛宴——见证《史记》中的大西南”展览正在贵州省博物馆举行,以七个单元分别介绍了蜀、巴、滇、夜郎、百越五种文化。展览体现了西南最高等级青铜礼乐文物研究的最新水平,可从学术角度进行品读。对普通观 ...
  “王的盛宴——见证《史记》中的大西南”展览正在贵州省博物馆举行,以七个单元分别介绍了蜀、巴、滇、夜郎、百越五种文化。展览体现了西南最高等级青铜礼乐文物研究的最新水平,可从学术角度进行品读。对普通观众而言,展览集聚了西南14家文博机构的馆藏青铜重器,是一个令人大开眼界的精品文物展。

  近日,由贵州省博物馆等西南十余家文博机构共同举办的“王的盛宴——见证《史记》中的大西南”展在贵州省博物馆开幕(展期至2019年5月3日)。展览的主标题《王的盛宴》一方面从考古学角度展现了商周秦汉时期西南各文化最高等级的青铜礼乐文物,另一方面寓意了贵州省博物馆在2019年己亥猪年新春为观众奉上的文化盛宴,而展览的副标题《见证<史记>中的大西南》则从历史学的角度寓意了通过《史记》、《汉书》、《后汉书》、《华阳国志》这四部史籍来解读《王的盛宴》这一考古学概念。主副标题的结合,代表了考古学与历史学的互证,由此也向王国维先生所提出的二重证据法致敬。

展览开幕场景
展览开幕场景

  对于学术界而言,本展览体现了西南最高等级青铜礼乐文物研究的最新水平,可从学术角度进行品读;对普通观众而言,本展览集聚了西南十四家文博机构的馆藏青铜重器,是一个令人大开眼界的精品文物展。可谓老少咸宜、雅俗共赏。

  展览分七个单元分别介绍了蜀、巴、滇、夜郎、百越五种文化,下面分别对其特点做简要介绍,以飨读者。

  1、蜀文化

  蜀文化源于成都平原的宝墩文化,其下限与三星堆一期相接,到三星堆三、四期时古蜀文明达到鼎盛。三星堆一、二号祭祀坑是三星堆遗址最重要的考古发现之一。两坑坑室内器物分层放置,多数器物明显已被焚烧和破坏。出土器物有青铜制品、黄金制品、玉石器、象牙、海贝、骨器等,共计6662件(含残片和残件)。其文化面貌复杂,造型神秘奇特,制作精绝而规格极高,充分反映了古蜀国高度发达的工艺技术,独特的审美意识和宗教信仰。

三星堆祭祀坑发掘现场
三星堆祭祀坑发掘现场

铜人头像
铜人头像

  大约在距今3200年前,三星堆文化逐步被十二桥文化取代,十二桥文化以成都十二桥遗址、成都金沙遗址为代表,金沙遗址位于成都西郊,现已发现大型建筑基址区、大型祭祀区、墓葬等遗存,出土青铜器、金器、玉器、象牙等,极有可能是三星堆文明衰落后在成都平原兴起的又一个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是古蜀国在商代晚期至西周时期的都邑所在,也是中国先秦时期最重要的遗址之一。

太阳神鸟金箔
太阳神鸟金箔

金蛙形饰
金蛙形饰

  1980年,在四川新都马家公社发掘了一座战国时期的木椁墓,其可能是开明朝某代蜀王之墓。该墓葬所见列罍、列鼎、列鍪等青铜器组合,遵循同样器物两件或五件成组的特殊数量关系,特别是五件一组的组合关系,当是蜀人在器用上的特殊礼制。五件成组的列器制度可以认为是蜀王的器用制度。不论是墓葬中的楚式器,还是蜀地特有器类,都遵照此种礼制特征。马家木椁墓“器以尊楚”的特征表现颇为明显,体现出楚文化对蜀地影响的深厚。

新都马家木椁墓腰坑内随葬器物分布情况
新都马家木椁墓腰坑内随葬器物分布情况

  2、巴文化 

  巴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国,关于其起源众说纷纭。据《左传》昭公九年记载,周景王派大臣詹桓伯对晋人说:“我自夏以后稷,魏、骀、芮、岐、毕,吾西土也。及武王克商,蒲姑、商奄,吾东土也;巴、濮、楚、邓,吾南土也;肃慎、燕、毫,吾北土也。”据此可知,巴在西周时就已出现。战国时期,《华阳国志》中记载,巴人的居住地在“东至鱼复,西至僰道,北接汉中,南及黔涪。”之地。

  位于重庆涪陵以南约20公里的小田溪墓群在40余年内出土了数百件巴国珍贵重器。小田溪墓群因规模大、规格高、文物数量多且珍贵,被多数专家认为是巴国时期王室重要墓葬。据《华阳国志·巴志》载:“巴国先王陵墓多在枳”,枳即今之涪陵。巴王墓葬的位置在史书中也得到印证。

小田溪墓地全貌
小田溪墓地全貌

  在巴人历史上,以“白虎”崇拜最为引人注目,学界也基本形成认同,巴国墓葬中出土的虎纽錞于、虎纹青铜戈等虎饰、虎纹器物也体现了这一点。“虎历四郡,害千二百人”,在秦昭襄王时期,甚至已经因白虎崇拜造成了虎害。巴人将白虎作为图腾崇拜,《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也有记载。图腾崇拜在人类的历史进程中是普遍现象,但是每个民族和部落的图腾会有所不同,究其原因,其实与当时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有着密切联系。巴人居住在山环水绕、植被茂盛之地,也是老虎常常出没的地带,这与巴人的白虎崇拜想必也不无关系。还有学者认为巴人把白虎作为巴人祖先廪君的化身,甚至加以供奉。善歌善舞的巴人对精神世界的构建尤为丰富,充满了神秘与奇妙的色彩。

虎纽錞于
虎纽錞于

  3、滇文化 

  “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其西靡莫之属以什数,滇最大;自滇以北君长以什数,邛都最大:此皆魋结,耕田,有邑聚。”“滇”是《史记》中记载的仅次于夜郎的大国。滇王所统辖的地域应主要集中于云南滇池盆地一带。1956年,云南晋宁石寨山古墓群中出土“滇王金印”,证实了《史记》中汉武帝“赐滇王印,复长其民”的记载。

石寨山6号墓发掘现场
石寨山6号墓发掘现场

滇王之印
滇王之印

  在滇文化墓葬中,出土了大量带有动物元素的青铜器等器物,其活泼生动,极具动感。不仅有单一的动物形象,还有“虎噬牛”、“虎噬猪”、“二人猎猪”等搏斗或狩猎场面。广大的欧亚大陆草原是北方游牧民族的活动区域,由于流动性较大,四周辐射现象明显,生活在草原上的斯基泰人与动物相伴,器物中也有很多动物元素。滇文化中的动物形象与其具有很大的相似性,说明同样受到了斯基泰文化的影响。丰富、生动的动物形象不仅展现了我国西南与欧亚大陆源远流长的沟通交流,也证明了滇人已掌握精湛的冶炼铸造和加工技术。

孔雀形铜镇
孔雀形铜镇

牛虎铜案
牛虎铜案

  4、夜郎文化

  夜郎是战国秦汉时期活跃在云贵高原东侧的一个重要地方王国。《史记·西南夷列传》载:“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现学界普遍认为夜郎国活动主体在今贵州境内,贵州常被称为“夜郎故地”。以赫章可乐、威宁中水和普安铜鼓山为代表的贵州中西部地区很可能是古夜郎人的活动区域。“套头葬”、铜鼓、铜釜彰显着该区域墓葬的特有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