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默格林&德拉塞特《过热》将在香港展现废弃工厂

2019-3-12 08:56|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来自: 新浪收藏

摘要:   艾默格林 德拉塞特的个展 “Overheated” 将在Massimo De Carlo香港画廊的三楼改造成一个不一样的布置:一个废弃的地下锅炉房。艾默格林 德拉塞特延续他们把艺术空间改造成其它环境的做法,这二人组艺术家又一 ...
  艾默格林 & 德拉塞特的个展 “Overheated” 将在Massimo De Carlo香港画廊的三楼改造成一个不一样的布置:一个废弃的地下锅炉房。艾默格林 & 德拉塞特延续他们把艺术空间改造成其它环境的做法,这二人组艺术家又一次将白色立方体变成了一个艺术观众不常到的地方。不同尺寸和颜色的工业管道纵横交错于整个空间,透过在场内行走时要跨越、弯身或绕行于那些大管道,重新引导观众的路径。此装置的特性使观众了解到其身体处于建筑间与建筑之关系。

Elmgreen & Dragset The Whitechapel Pool 2018 mixed media dimensions variable Courtesy: the artists, Whitechapel Gallery Photo by: Jack Hems
Elmgreen & Dragset The Whitechapel Pool 2018 mixed media dimensions variable Courtesy: the artists, Whitechapel Gallery Photo by: Jack Hems

  在美学上,该装置借鉴了 Michael Asher和Charlotte Posenenske 等艺术家早期的简约主义和概念性的作品,并令人想起巴黎庞比杜艺术中心的外露结构。金属管以工业风格的铆钉连接 - 看起来像是穿透地面、墙壁和重力柱,创造出既带有某种功能性,亦好像超越了画廊本身空间的幻觉。该装置突显了原本已悬挂和外露于画廊天花板的通风系统,与艾默格林 & 德拉塞特的其他作品一样,它展示出通常不被注意的东西。就像在排水和供暖系统中不为人注意的工人- 这些劳动力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看不见的,但对我们的日常生活至关重要。艺术世界也是依赖于庞大而常被忽略的劳动力才能运作的。

  艾默格林 & 德拉塞特的个展 “Overheated” 将在Massimo De Carlo香港画廊的三楼改造成一个不一样的布置:一个废弃的地下锅炉房。艾默格林 & 德拉塞特延续他们把艺术空间改造成其它环境的做法,这二人组艺术家又一次将白色立方体变成了一个艺术观众不常到的地方。不同尺寸和颜色的工业管道纵横交错于整个空间,透过在场内行走时要跨越、弯身或绕行于那些大管道,重新引导观众的路径。此装置的特性使观众了解到其身体处于建筑间与建筑之关系。

Elmgreen & Dragset The Whitechapel Pool 2018 mixed media dimensions variabl
Elmgreen & Dragset The Whitechapel Pool 2018 mixed media dimensions variabl

  在这个庞大的装置中,我们还能体验到艾默格林 & 德拉塞特的其他雕塑作品中,模棱两可地描述人类活动痕迹的意味:观众可以想象这些作品与过去看守者,或有关某人一直以这个废弃空间用作临时居所的联系。其中的作品包括一件将废弃的黑色汽车座椅铸入青铜,以及把以大理石造成的烧焦蜡烛雕刻置于铜铸的小木箱上用作桌椅。乍眼看,这些作品看起来只是简单的现成品,实际上它们都是精心制作的雕塑。在空间的一个角落里,摆放着一堆金属和手绘的秋叶,喻意逝去的时光。

Elmgreen & Dragset Death of a Collector 2009 Swimming pool, silicone /gure, Rolex watch, pack of Marlboro cigarettes, clothing, shoes 100 x 600 x 200 cm
Elmgreen & Dragset Death of a Collector 2009 Swimming pool, silicone /gure, Rolex watch, pack of Marlboro cigarettes, clothing, shoes 100 x 600 x 200 cm

  “Overheated” 以香港作为背景,一个曾被视为世界主要制造业中心,现在以环球知名金融中心和艺术市场枢钮更广为人知之地。香港制造业已经转移到其他地方一样,且与许多人的日常现实续渐疏离。连‘锅炉房’这个术语的含义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它最初是指用于住宅楼、工厂或船只的锅炉及与加热相关的设备,到现在更常见的是应用于夜总会和有DJ设施的活动或者水疗设施场所,或者用作从事高压诈骗电话的办公室 - 当中不涉及任何工业机械或体力劳动。同样,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废弃的工厂或建筑物被活化为时尚的餐馆、商店、阁楼或艺术家工作室。在往昔和现今相互动之下,“Overheated” 聚焦于人类近来历史中的文化流动力。

Elmgreen & Dragset The Whitechapel Pool 2018 mixed media dimensions variabl
Elmgreen & Dragset The Whitechapel Pool 2018 mixed media dimensions variabl

  艾默格林 & 德拉塞

艺术家迈克尔·艾默格林(左)和英格·德拉赛特(右)
艺术家迈克尔·艾默格林(左)和英格·德拉赛特(右)

  迈克尔·艾默格林(生于1961年,丹麦)和 英格·德拉塞特(生于1969年,挪威)居于柏林,自1995年以来一直以二人组方式合作创作。 艾默格林 & 德拉塞曾在世界多家知名机构举办个展,包括:This Is How We Bite Our Tongue, 伦敦白教堂画廊 (2018); Die Zugezogenen, Museum Haus Lange, 克雷费尔德艺术博物馆(2017)(2017); Changing Subjects, 纽约FLAG艺术基金会(2016); Van Gogh’s Ear, 洛纽约克菲勒中心,公共艺术基金会 (2016); Powerless Structures, 特拉维夫艺术博物馆(2016); The Well Fair, 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2016); Aéroport Mille Plateaux, PLATEAU, 三星首尔艺术博物馆(2015); Biography, Statens Museum for Kunst, 哥本哈根 (2014); Biography, Astrup Fearnley Museet, 奥斯陆(2014); Tomorrow, 伦敦维多利亚和艾伯特博物馆(2013); The One and The Many, Boijmans Van Beuningen 博物馆 ,鹿特丹 (2011)。 他们的团体展览包括:Like Life: Sculpture, Color, and the Body, The Met Breuer,纽约(2018); WAITING。 Between Power and Possibility, Kunsthalle, 汉堡(2017); Slip of the Tongue, Punta Della Dogana, 威尼斯(2015); Panorama, High Line Art, 纽约(2015); GOLD, 迈阿密巴斯艺术博物馆(2014); Do it Moscow, 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莫斯科(2014)。他们还参加了曼谷(2018年),伊斯坦布尔(2013年,2011年,2001年),利物浦(2012年),Performa 11(纽约,2011年),新加坡(2011年),莫斯科(2011年,2007年),威尼斯(2009年)。 ,2003年),光州(2006年,2002年),圣保罗(2002年),柏林(1998年)双年展以及2008年日本的横滨三年展。

  Elmgreen & Dragset 被任命为第15届伊斯坦布尔双年展(2017年)的策展人。他们在第53届威尼斯双年展(2009年)的丹麦和北欧馆收藏家获得特别奖,并在柏林汉堡火车站获得了著名的Prege。

Elmgreen & Dragset Van Gogh‘s Ear 2016 Fiberglass, stainless steel, lights 900 x 500 x 240 cm
Elmgreen & Dragset Van Gogh‘s Ear 2016 Fiberglass, stainless steel, lights 900 x 500 x 240 cm 

  展览详情:

  Massimo De Carlo, Hong Kong|香港中环毕打街12号毕打行三楼

  26.03.2019 起至 28.04.2019

  星期一至六,10:30am – 7:00pm

  开幕酒会:星期一, 25.03.2019,6.00pm – 8.00pm

  对话艾默格林 & 德拉塞

  1、 你们对香港这座城市最初印象是什么,这次来香港有什么不一样的理解吗?

  2014年,我们在Perrotin’画廊做了首次展览。这个展览名叫“旧时代的世界”,意指香港殖民化的过往和旧世界秩序的变化,在这个旧世界里欧洲曾视自己为终端权力中心,而这种状况再也没有了。自这个展览以来,越来越多的国际画廊在香港开业,国际艺术市场上演了疯狂的淘金记,无论积极还是不幸。随着新的公共机构的开放,如K11、还有M+画廊,香港逐渐成为亚洲重要的艺术中心之一。

  2、据悉,“梵高之耳”这个项目在纽约市曼哈顿展出后,今年也会来香港展出。对你们而言,展出的地点(城市文化)变化了,艺术作品本身的语境会随之改变吗?

  纽约和香港在很多方面有相似之处。两个城市同样居住着众多疲于奔命的商人,他们需要被人唤起各种各样的生活方式,诸如在泳池边享受休闲时光。在香港,泳池的新位置靠近水边,超赞!作品也运用了室外抽象雕塑的现代派传统手法,其叙事功能的阅读同等独立呈现在它所展示的地方。匆匆第一眼的感觉似乎是一件已完成的作品,但当你靠近看,就会发现它的雕刻感。从后面看,水池的形状就像Hans Arp书面语的一种新阐释,反之看前面,它的形状又像一个游泳池。

  3、从“无力结构”,到这次香港的新展,你们的作品似乎都在挑战着人们对现实空间的常规感知。错位的时空感在你们的创作表达及日常生活中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空间是塑造我们自我意识的一个组成部分,同样也把控着我们的行为模式。建筑唤醒我们身体的表现模式,这些今天看来十分重要,在某个年龄段我们耗费大部分时间在虚无的、非物质化的现实情景中。通过改变艺术领域里的空间形态展现我们的作品,我们试图创造新的条件来审视艺术作品,以及产生新的创作模式。我们将英国的怀特查佩尔变成一个废弃水塘,或者将丹麦和北欧馆变成集藏者之家,观众们会自然而然地参与进展览当中,假如他们置身一个普通美术馆里,也会用与众不同的方式接近展览品。在香港毕达行的Massimo De Carlo画廊里,我们将空间演绎成电影《锅炉房》里地下老学校的部分场景。色彩柔和的巨型金属管道在空间里纵横交错,穿行整个画廊,你需要弯腰低头或者跨过这些工业化管状物。

Elmgreen & Dragset “Overheated” 2019 Massimo De Carlo Gallery, Hong Kong Rendering by Studio Elmgreen & Dragset
Elmgreen & Dragset “Overheated” 2019 Massimo De Carlo Gallery, Hong Kong Rendering by Studio Elmgreen & Dragset

  4、如果说《过热》是连接人们和工业化记忆的结构洞,或许可以认为艺术创作就是连接你们两个人之间的结构洞,我很好奇你们创作的灵感是如何闪现的,你们的艺术实践是怎么和彼此对接起来的?

  创作的每一样东西都基于我们之间的对话。观念经过产生、过滤和转换,偶发形成一些新的事物。24年之后,我们还有可能造出一些不可思议的两头怪物。

  5、你认为艺术的目的是什么?

  让观众少一些恐惧。但缺乏明确的目的和解释,艺术会抱怨它的存在权。

Elmgreen & Dragset “Overheated” 2019 Massimo De Carlo Gallery, Hong Kong Rendering by Studio Elmgreen & Dragse
Elmgreen & Dragset “Overheated” 2019 Massimo De Carlo Gallery, Hong Kong Rendering by Studio Elmgreen & Dragse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9-10-15 12:13 , Processed in 0.662145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2842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