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与漂移——丁密金水墨人物画欣赏

2019-3-19 20:12| 发布者: 壹号收藏

摘要: 【艺术简介】 丁密金,1957年生于湖北麻城。湖北美术学院中国画专业研究生毕业,文学硕士。现为北京林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教授,院长,硕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作品入选第九届、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傅抱石奖• ...


【艺术简介】

丁密金,1957年生于湖北麻城。湖北美术学院中国画专业研究生毕业,文学硕士。现为北京林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教授,院长,硕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作品入选第九届、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傅抱石奖•南京水墨传媒三年展、第三届成都双年展、第三届大家之路当代名家邀请展、第六届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全球水墨画大展等主流学术展览百余次,并有部分作品获奖。

作品曾被国内外艺术机构和私人收藏,《美术》《文艺研究》等核心期刊曾专栏推介其作品,出版多种个人画集。其创作研究成果入编《中国当代艺术史》 《中国当代水墨》和《当代画史》,被业界评为最具学术价值和收藏潜力的艺术家。

行走系列《子夜狂歌》 宣纸水墨 220x196cm 2000年


行走·曼舞与漂移

——再谈丁密金的水墨人物画

丁珂文

作为当代水墨人物画的代表画家,丁密金在都市水墨人物画的道路上已探索了数十年。从踏上水墨人物画创作之路的一开始,他就敏锐地感知到此类绘画的生命力所在,并积极地通过一批又一批的作品展现着一种冲击与融合之美。

在当今这样一个消费至上的时代,身处于全球化的大都市,繁复的装饰、明丽的色彩已变得并不稀罕,生活中充斥着与“艺术”相关的设计和刺激,人们的审美神经被轮番轰炸的“美”搅扰得几近麻木。对“审美陌生化”的寻求呼之欲出,此时此刻,“水墨”的冲融与高远正当介入当代人类的审美图景。对于水墨人物画这一源自中国本土的画种来说,如何把握“水墨”这一古老的绘画语言,在画作中传递人们心灵深处的审美通感;如何使这种艺术语言,不脱离当下现代人类的物理感知,在“隔”与“不隔”之间,表现当下,触发通感,创造新的属于时代的审美经验?这,正是当代艺术家需要思考的问题。

行走系列《律动的霓光》宣纸水墨 210cm×200cm 1999年


行走系列《一路风行》宣纸水墨 180cm×195cm 2005年


行走系列《走过虹桥》宣纸水墨 200cm×145cm 2007年


在丁密金的画作中,就体现了这种思考的灵光。他的作品多体现为对社会人物其心理,或者说普遍人性深处的艺术化探究,关注艺术大意识落实到具体主体的反应,而非外向于枯干的宏大叙事。从早期创作《律动的霓光》《子夜狂歌》等作品时,他就开始反思:“写意水墨的传统虽然丰厚,但表现现代都市生活却没有找到灵丹妙药。然而,因传统水墨样式无力承载现代生活而却步,进而疏离现实,堕入形式游戏和笔墨游戏的水墨画,总不免叫人忧心忡忡。”在孜孜不倦地实践中,他找到了水墨“书写性”新生机,探索新的笔墨技法,强化了传统写意花鸟画撞水法的特点,用水脱墨留痕,使墨色晶莹透亮,把渍笔巧妙地运用到人物的造型上,使笔、色、形富于视觉的现代意味。“他用大笔挥扫的几何块面增强画面的冲击感,用蠕动的短笔触表现抖擞的精神和旋转的节奏,用人物刚健的动作和激昂的脸部表情体现内心的狂放情感。”(陈池瑜语)《一路风行》、《流光》、《行走都市系列》等作品正是这一系列水墨技法与人文精神的集中表现。

行走系列《心花 》1宣纸水墨 136cm×68cm 2012 年


行走系列《心花 》2宣纸水墨 136cm×68cm 2012 年


行走系列《心花 》3宣纸水墨 136cm×68cm丁密金 2012 年


在近期的《漫步太空》系列作品中,丁密金画作的“水墨性”又得到了进一步的拓展。“水墨性”是从水墨画形式美学中提取出来,但又超出了水墨画概念的涵盖,即是指水墨材质表现后面的广义审美内涵,体现为一种水墨形式美学增容的艺术意识。这一系列作品,集中表现了动态的舞蹈形象,其原型是流行于街头与舞台的“街舞”少年。尤其是街舞中的太空步,给人一种明明在行走却向后退的魔幻般视觉印象。想要以单纯的、静止的画面去表现这种动感的、甚至以时空错位来造成视觉冲击的舞蹈形象是一个看似无法完成的难题。然而正是这种亦幻亦真的视觉蓝图,激发了艺术家创作的欲望。此外,舞蹈并不是一个局限于青年人的活动,广场上挥舞绸扇的中国大妈,喧闹都市中引起众多陌生人共鸣的“快闪族”,敦煌壁画上长袖飘逸的“飞天”。

曼舞系列《炫舞4》宣纸水墨 50×50cm 2016年


曼舞系列《炫舞10》宣纸水墨 50×50cm 2016年


曼舞系列《炫舞12》宣纸水墨 50×50cm 2016年


实际上,舞,是隐含在人类基因密码中的一份原始冲动,一种自人类茹毛饮血时代就有的伸展与释放,追逐与狩猎的演练。对于当代人来说,已被现代文明准则规劝与训诫太久,举手投足之间似乎都有无形的规范在束缚着我们,此时,内心“舞”的狂想,一部分被舞者的舞步所外化了,而剩下的大部分则更多地留存于普罗大众的心底,内化为“无声的呐喊”,“静默的演练”。这种直指内心的“舞”的狂想,在丁密金的笔下,化作水墨氤氲跃然纸上。在这一批画作中,虚化的块状背景,夸张变形的人物面部,没骨的皮肤肌理,淡墨与柔和色彩的冲撞,苍劲浓墨“写”出的运动态势,创造了独具现代感视觉形象,使整个画面具有极大的冲击力。

曼舞系列《炫舞24》宣纸水墨 50×50cm 2018年


曼舞系列《炫舞26》宣纸水墨 50×50cm 2018年


曼舞系列《炫舞27》宣纸水墨 50×50cm 2018年


与上一阶段的创作不同的是,《飘移》系列作品,在画面上做了一些“减法”,简化了背景,玻璃幕墙、天幕烟云等不再具象化,而是大胆地运用留白、块状墨块的自由组合,营造一种跳脱实际的意象空间。律动中的人物,也并没有确定的空间上的“天”“地”之分,一幅画可以调转180°,甚至360°来看。这种空间上的打破,一方面是基于街舞舞步中一些诸如倒立、绕环、波浪扭动等动作本身的空间颠覆;另一方面只有绘画的陌生化,才能真正做到空间上的错位与超越。

漂移系列《漂移--16》193×500㎝ 宣纸水墨 2016年


漂移系列《漂移--29》145×363cm 宣纸水墨 2017年

这些“简”有助于凸显舞动的人物形象,也使画面的整体构成感更加强烈,更具有现代艺术的超现实性。而在《漫步太空》、《飞天》等作品中,丁密金又将街头的舞者与古老的“飞天”神女拼接在一起,让他们在以苍茫穹宇为背景的画面中,来一场穿越时空的相遇。这类作品的画面更为丰富,水墨传统的那种冲融高远的飘逸遁世气息,在这样一个“太空梦”中得到了新的寄托。我们在欣赏这一系列作品时,一方面感叹着艺术家发掘现实、追寻内心的敏锐感受力和神奇想象力;另一方面也惊喜于“水墨”这一古老艺术形式,仍然能表达当代人类的共同情感。甚至可以说,“水墨”的表现力与感召力长久以来被低估了,水墨人物画的问题不在于它是不是一种旧的材料,而在于如何运用它来创造新的属于时代的意象空间,如何使水墨具有现代性。

漂移系列《漂移--26》180×97cm 宣纸水墨 2017


漂移系列《漂移-27》180x97cm 宣纸水墨 2007年


丁密金的水墨人物画实践,体现了当代中国人文精神的某一特质,即拥抱一种人本的、主体化的生命艺术。主体化的艺术表达的价值,在于个人以感觉的、经验的、生命阐释的方式,来承载其后代表着的政治的、道德的、文化的各种社会命题,并把它们具体化、表征化。从而,将水墨人物画从形态风格学层面,提升到一种视觉文化哲学的层面。与此同时,运用“水墨”这一亟待重构的艺术语言,就是要将其介入当代生活,水墨技法与审美模式也需要符合当代人们的经验感知,追求水墨的现代性。丁密金选择了“水墨”这一艺术语言,把握住了这一穿越古今的画笔,在他的实践中,一直不忘反映当下、追问心灵;积极地钻研、创造新的笔墨技法,大胆追求水墨的现代性。值得期待的是,他将为观者带来更多的画作,带着我们跳离地面,在“天地氤氲,万物化淳”的画面中,喊出心底埋藏的那声:“舞!舞!舞!”

(原载《美术观察》2015--07期)

漂移系列《太空漫舞》 180x185cm 2014年


漂移系列《漂移》1宣纸水墨 68x68cm 2014年


漂移系列《漂移》4 宣纸水墨 68x68cm 2014年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9-12-16 15:35 , Processed in 0.186130 second(s), 14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2842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