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拍!神秘私人藏家花一亿美金私洽买下卡拉瓦乔油画

2019-6-27 09:04| 发布者: 壹号收藏 |原作者: 陈小利|来自: 雅昌艺术网

摘要: 据官方消息,2014年在法国某处的小阁楼间被发现的卡拉瓦乔(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画作《朱迪斯与赫罗弗尼斯》(Judith and Holofernes),估价1亿至1亿5千万欧元,原订于6月27日法国图卢兹进行拍卖, ...
      据官方消息,2014年在法国某处的小阁楼间被发现的卡拉瓦乔(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画作《朱迪斯与赫罗弗尼斯》(Judith and Holofernes),估价1亿至1亿5千万欧元,原订于6月27日法国图卢兹进行拍卖,但在首拍前两日,即被不具名的藏家以约1亿美元的价格收藏。


      “我们收到了一份不容忽视的报价,并且我们已经将这些报价传达给了这幅画的主人。 这个报价来自一位与重要美术馆关系密切的藏家。”

——古典油画专家Eric Turquin

      对于任何新发现的古代大师作品而言,在没有压倒性的铁证,或足够多时间的沉淀之前,想要达成归属的共识几乎是不可能的。尤其这一发现被认为出自西方艺术史上最伟大的艺术家之手,同时还伴随着上亿美元的高昂价格时,围绕在其周边的争议和质疑往往很难平息。

      就像2017年以4.5亿美元天价成交的《救世主》,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神秘失踪后,最近又被卢浮宫踢出了下半年的达芬奇大展,理由是策展人认为这幅画只应该归属于达·芬奇的工作室。大都会博物馆的文艺复兴专家Carmen C.Bambach甚至认为达·芬奇只在这幅画上“微微地润了润笔”而已。

卡拉瓦乔《朱迪斯与赫罗弗尼斯》(Judith and Holofernes)
布面油画 144 x 173.5 cm  1607年作,
估价:1亿-1.5亿欧元
图片版权:Cabinet Turquin

      《救世主》生动地展现了古画归属鉴定的难度,而现在,争议的焦点即将转向了《朱迪斯与赫罗弗尼斯》(Judith and Holofernes)。这件2014年在法国图卢兹一个阁楼中发现的未署名油画,被认为是意大利著名画家卡拉瓦乔(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失落的”晚期革命性作品,自其现世时起,便吸引了整个艺术界及公众的目光。

      卡拉瓦乔《朱迪斯与赫罗弗尼斯》画作所绘为一则旧约圣经故事,描绘了一位犹太遗孀通过引诱一位亚述将军并在将军的帐篷中杀了他来拯救被围困的城市。

      1600年前后,卡拉瓦乔在罗马绘制了这幅作品的第一个版本, 该作现收藏于罗马国家古代艺术美术馆(Galleria Nazionale d’Arte Antica)。在图卢兹发现的这幅画是卡拉瓦乔对这则女英雄故事的二次演绎,被认为是他1607年在那不勒斯所作,画中,朱迪斯的衣着从白衣褶裙变为了黑色的寡妇袍,其眼神也由直视赫罗弗尼斯转向了画外。在此前的一年,卡拉瓦乔在斗殴中刺死一名男子,随后逃离罗马。

卡拉瓦乔《朱迪斯砍下霍洛芬斯的头颅》约1599年 意大利国家古代艺术美术馆(Galleria Nazionale d’Arte Antica)藏

      第二个版本的绘画此前一直通过一幅高质量的复制品而为人所知,复制品由弗拉芒画家路易斯·芬森(Louis Finson)所作,他是卡拉瓦乔崇拜者,第二个版本的原作此前也被认为由他收藏。而图卢兹的画作问世后,长久以来的原作空缺似乎也顺理成章地得到了填补。

路易斯·芬森《朱迪斯砍下霍洛芬斯的头颅》约1607年,那不勒斯私人收藏。图片来源:Wikipedia

      2016年该作问世后,法国政府曾对它实施了出口禁令,以给出卢浮宫时间考虑是否加以购藏。卢浮宫最终并未买下此画,禁令于2018年12月到期后此画得以亮相拍场。不过,与拉巴布拍卖行合作发掘了这件作品的古典大师绘画专家埃里克·图尔昆(EricTurquin)认为原因并不在于作品的真伪。该作品1亿欧元的价格相当于卢浮宫15年的购藏总预算,况且,其馆藏里已经有三件卡拉瓦乔的杰作,实在不必花如此大代价竞争这件作品。

      尽管该作在对外公布前经过了两年的真伪鉴定,包括在卢浮宫实验室的三周时间,法国文化部长甚至称其为“国家珍宝”,关于这件作品真伪的讨论仍不绝于耳。

      2016年11月,米兰布雷拉美术馆(Pinacoteca di Brera)在一场名为“卡拉瓦乔:真伪存疑”(Caravaggio: A Question of Attribution)的展览中,曾将芬森的复制品与拉巴布在阁楼中发现的画作并置展出,并在展览结束之际,邀请各国艺术史家与文物研究者前来共探真伪。

《朱迪斯与赫罗弗尼斯》在巴黎亮相

      不同于当前高端艺术市场的迷雾重重,全球多位专家的介入令此次的销售策略既明智又简单,“艺术史学家将决定是谁画这幅画的,”图尔昆坚持说道。

      部分专家提出了反对的声音,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Art)欧洲绘画部负责人凯斯·克里斯蒂安森(Keith Christiansen)在其研究报告中称,尽管此作的质量毋庸置疑,但部分细节在大多数学者看来太过粗糙。尤其是老仆脸上的皱纹,明显作于浅色的背景之上,而非卡拉瓦乔贯用的棕色底色。

新发现的油画《朱迪斯与赫尔弗尼斯》(局部)

      而佛罗伦萨大学的吉安尼·帕皮(Gianni Papi)认为图卢兹发现的作品是路易斯·芬森的另一件复制品。“这幅画中有几个元素让他认为这不是卡拉瓦乔的作品,比如仆人的头和赫尔弗尼斯的头,他认为赫尔弗尼斯的头画得“太过沉重,有像动物一样的牙齿,在我看来这对卡拉瓦乔来说很奇怪”。

      但支持者也同样坚定,“美术馆研究日”由布雷拉美术馆馆长詹姆斯·布拉本恩(James Bradburne)组织。虽然他不是一位专门研究卡拉瓦乔的学者,但他非常熟悉他自己的美术馆中卡拉瓦乔1606年左右的作品《艾玛斯的晚餐》。布拉本伯恩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说,当他在图卢兹发现的画作中看到朱迪斯精致的左手袖口时,立即想起布雷拉美术馆所藏的画作,“画笔的笔触在叫喊着卡拉瓦乔”。其它相似的精彩细节,如在剑柄上使用的金粉,以及在窗帘左侧所用的极长且自信的笔触,这显示出这是卡拉瓦乔的作品。

新发现的油画《朱迪斯与赫尔弗尼斯》(局部)

      与此同时,两位专家Claudio Falcucci和Rossella Vodret根据他们对图卢兹绘画的科学考察,为辩论增添了新元素。他们通过X光射线对比复制品和图卢兹的绘画得出结论是,那不勒斯的绘画和复制品都是在“由同一地方的画布”上绘制的,并且“它们的基础相似”。

      “更令人惊讶的是,甚至可以在复制品和新发现作品中找到相同的初始想法,然后画家在图卢兹的绘画上进行修改,特别是关于朱迪思的仆人的样子。”

      根据这些专家的说法,“一种可能性”是,两幅是在同一个工作室里完成的。然而考虑到原作和复制品创作过程的差异,“图卢兹绘画中存在更多变化和草图结构,应该被接受作为原始版本”。此外,Vodret在画布上发现了三个切口,这是许多专家眼中典型的卡拉瓦乔的标志。

      “尽管我们因为没有把这幅画带到苏富比或佳士得而受到批评,但我们对他的成交结果有信心”图尔昆说。 “这场拍卖没有设置最低价格保障,没有保证金,什么措施都没有,这将是一场真正的拍卖。” 至今,已现世的卡拉瓦乔画作有68件,其中只有4件在私人藏家手中。图尔昆表示“这不是一件适合挂在客厅或餐厅中的作品”,并暗示买家很可能是博物馆等艺术机构。

《莎乐美与圣施洗约翰的头颅》90,5x167 cm 布面油画 1607年 伦敦国家美术馆藏

      可以预见,怀疑者仍将持续表示怀疑,但市场很快就将给出它认为合适的判断,并且这可能会改变很多事情。如同许多其他“新发现”的卡拉瓦乔作品一样,它们最初时都不出意外地被认为是假货或副本,其中包括伦敦国家美术馆的《莎乐美与圣施洗约翰的头颅》、大都会博物馆的《圣彼得的否认》或是底特律艺术学院通过私洽所得的《马大与抹大拉的玛利亚》(Martha and Mary Magdalene),但如今每场卡拉瓦乔的展览都希望借到这些作品。

《圣彼得的否认》布面油画 94x125.4 cm 1610年作 大都会博物馆藏

卡拉瓦乔《马大与抹大拉的玛利亚》(Martha and Mary Magdalene)1598年作。于1971年在伦敦佳士得流拍,后被底特律艺术学院私洽购得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鄂ICP备11002691号|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 一号收藏   

GMT+8, 2019-8-24 13:22 , Processed in 0.281879 second(s), 17 queries .

壹号收藏网-1号收藏24小时服务电话:400-60-51580

©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2842号

回顶部